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42.同居
    虽然李清浅的风波暂且算翻了篇, 但墨熄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情远还没有过去。

    且不说坊间都在猜测的——姜夫人到底和李清浅讲了什么。便是其他细枝末节, 也都让墨熄有一种此事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的直觉。

    不过,就像他说的, 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他也一样。将心比心,他不想去没事找事, 把姜夫人的旧事刨根问底。更何况他还有顾茫的事要安排。

    先前君上说过,谁先拿到真凶, 便把顾茫的监看之权交与谁。但李清浅最后是被姜夫人那神秘的几句话逼散了执念的, 与羲和望舒都没有什么关系。君上对此很是苦恼:“难不成要把顾茫交给姜府?”

    富可敌国的姜府派人答道:“养不起了,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不要。”

    于是君上又想,姜夫人是慕容楚衣请出来的, 那便交给慕容楚衣吧。

    慕容楚衣给的回复只有一个字:“穷。”

    君上气得仰倒, 这两个家,一个卖药, 一个炼器, 是重华数一数二的富豪, 如今两方都不接纳顾茫, 显然是不想卷到望舒与羲和的斗争里。结果到头来, 得罪人的事情还得由他自己来做。

    仔细斟酌一番, 君上最终还是下旨,允准墨熄把人领回府邸,“神坛猛兽”最终还是挪了新窝。

    于是墨熄便去岳府接人。

    他来到岳府时, 看到慕容楚衣正在井栏边负手看着落花,一身白衣恍若月华,风姿清隽,眉目却是薄情。

    见他到了,扫一眼,没多搁什么情绪。只简略道:“人在东厢卧房里。”

    墨熄颔首谢了,正要往东厢房去,却又被慕容楚衣叫住了:“羲和君,留步。”

    “怎么?”

    慕容楚衣沉吟一会儿,问道:“羲和君是否怀疑过,顾茫是否真的已失记忆?”

    “……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慕容楚衣道:“昨夜我去厢房看他的时候,听到他在说梦话。”

    这件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当时在阴牢里,顾茫昏沉之际,也说了“想有个家”这样的呓语。但墨熄仍是心中一动,强自镇定地道:“是么,他说了什么。”

    慕容楚衣道:“一个名字。陆展星。”

    “…………”指捏成拳,经络突起。

    陆展星是顾茫的旧友,也是顾茫叛变的直接导/火/索之一。尽管知道陆展星一贯只爱漂亮女人,但因为他和顾茫的关系曾经太过亲密无间,以至于墨熄一直就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好感,此时听到顾茫睡着的时候居然唤他的名字,不由地心口一窒,眼前都有些发晕。

    但他平素好强,尽管血流都凉了,却还是点了点头,矜冷道:“确实可疑。”

    “虽然可能只是一些记忆残存。”慕容楚衣道,“但既然你要把他接回府上,仍当多作提防。毕竟他曾为燎国作伥,若是真的佯作痴傻,蓄谋他事……那么他闯的祸,恐怕远比李清浅更难收拾。”

    这个不用慕楚衣说,其实墨熄自己也很在意,无论是为了重华,还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他都想要早日试探清楚。

    墨熄在慕容楚衣的陪同之下,来到了东厢房,推门进去,却发现房里没人,只有一个竹武士呆呆傻傻地在床边杵着。

    墨熄脸色一变:“他人呢?”

    竹武士抬起手,指着床底下。

    两人过去一看,果见顾茫戒备满满地蜷缩在床底下,一双蓝眼睛幽幽地望着他们。

    见他们低头找自己,还狠戾地质问:“看什么?”

    墨熄:“……”

    慕容楚衣对竹武士下了命令:“把他弄出来。”

    武士得了令,关节咯吱甩动,啪地侧倒下去,往床肚子里钻。顾茫哪里会坐以待毙,他一脚踹开竹武士欲抓住他的那只手,继而迅速窜出床底,单手一撑就要往外跑。可跑了还没两步,就砰地撞在了一个坚实的怀里。

    墨熄沉着脸道:“跟我回去。”

    顾茫原本对这人印象还不算差,可最近这几次,不是被他打了,就是被他绑了,遇到他自己就总是没有招架之力,甚至连脖子上的咒印都不管用。于是他自然不愿被墨熄所左右,他盯了墨熄一眼,抬脚便踹。

    墨熄眼都不斜,一手便狠狠制握住了顾茫的脚踝,脸上的黑气愈发浓深:“已经这样踢过一次了,还来?”

    顾茫道:“闪开。”

    飞起另一脚腾空而起,打算借力把墨熄侧踹在地。

    可谁知就算他换了下一步的打法,墨熄还是对他的举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在他跃起腾空的一瞬,墨熄已经侧身相避,紧接着抬手一肘击在顾茫的膝侧,卸去他的大半力道。而后身法迅狠出奇,只一眨眼,顾茫就已经被他扛在了肩上。

    顾茫受制于人,挣脱不得,但心却不服,仍低喝道:“你给我放手——”

    墨熄原本心绪就乱,什么陆展星,什么真疯假傻,此时见顾茫反抗,更是怒火中烧,只是因为在岳府不应发泄,才沉着脸忍着。

    但仍对慕容楚衣道:“有没有绑带。”

    “绑不住他。”

    “不绑他。”

    “那你要做什么。”

    “封他的口。”

    慕容楚衣:“…………”

    这种事情慕容楚衣自然不会去做,墨熄也松不开手,于是只能劳烦竹武士效力。竹武士呆呆抬起手,站在顾茫面前,等顾茫一张嘴,布条勒过去,正好勒在顾茫口齿之间。

    如此绑法极为情/色,但慕容楚衣是个毫无床笫经验的人,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还淡定道:“羲和君走好。”

    所以墨熄把顾茫扛出去时,仍对竹武士的杰作全不知情。

    直到他把人往自己马车上一扔,才发现他居然被绑缚成了这幅德性。不由怔了一下。

    他下意识道:“你……”

    顾茫根本说不出话,也不能完全合上嘴,粗布在他的贝齿之间卡着,还被反捆了手。他眼中含怒,看样子气的要死,但此刻骂也骂不得,动也动不得,只能衣冠凌乱地躺在车幰间,竹苫上,低喘着望着墨熄。

    墨熄的眼眸一下子便有些暗了。

    无奈他会有些不太好的联想,盖因他的顾师兄从来都是个很坚强的人,不会因为难过而轻易掉泪,可在床上却是另一回事。

    顾茫的体质一向敏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就会本能地流泪。

    过去他还因为这个,很无奈地跟墨熄说过,你别觉得我哭是因为不高兴,其实我就是控制不住……

    言下之意就是哥哥我不是被你操哭的,我就这身体不争气。

    那时候墨熄忍着笑,说好,我知道。

    他其实很喜欢看顾茫在床上哭的样子,尤其是那么倔气那么拼命地隐忍着,却还是哽咽了,眼尾是纤长的,嘴唇是温软的,眼泪顺着烫热的脸颊滚下来,流入鬓角里。

    每当此刻他才会确定,原来那悍厉强势的猛兽,他所向披靡的顾茫哥哥,也会有触碰不得,无法承受的软处。

    墨熄曾对床上的师兄那么怜爱,那么痴迷。

    痴迷到哪怕过了那么久,只消想起那时候的顾茫,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尝过人世间最极致的性事,从此再也看不进任何一个人的脸。

    而此时的顾茫就像当年两人情浓时一样,被布条紧勒着,口齿湿润,眼睛微濛,蓝润的瞳眸,湿作一片积雨云……

    风雨欲来,旧欲难消。

    墨熄像被这水汽烫到似的,猛地将脸转开去。

    他因自己可怖的欲望而感到心惊,感到耻辱——他怎能对一个叛徒食髓知味,恋恋不忘?!

    他如今做这一切,皆不为欲,只为旧恨情仇有个了结。

    他怎能再对这具躯体有所渴望,有所沉沦?

    可身体某处却克制不住地硬烫得厉害,几近焚身。那么多年,美色当前而不乱,这是自顾茫走后,从来也没有过的事情……

    他不可遏制地回想起曾经有过的那些肌肤纠缠,耳鬓厮磨。

    曾经顾茫在他身下,被他咬着耳坠,欺负得不成样子,却还是不服气地说你顾茫哥哥哪有这么容易腰软?你可以再深一点,但最后又总是崩溃了,哽咽着说不要了,师弟你进的太里面了,你太大了,我受不住了。

    不是他受不住了。

    是他们都被彼此折磨得受不住,烈火烹油,爱欲煎熬。

    竟到如今,余韵也难消。

    墨熄暗骂一声,干脆抄起车上的软枕砸在顾茫脸上,盖住那张脸。自己转头看向窗外。

    一路无言。

    回到自己府上时,车舆停落。车夫在外头道:“主上,到地儿了。”

    墨熄原想把顾茫就这样拎下去的,但掀开软枕,看了顾茫一眼,又迅速把枕头丢了回去。

    他并不希望其他人看到顾茫现在这种样子,车夫也不行。于是点了顾茫的昏迷穴,松开绑带,这才黑着脸,把人拎下了马车。

    可没成想,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凉飕飕的声音:“哟,羲和君,这么快就把人带回来了?”

    墨熄下意识把顾茫往怀里带,但随即觉得不对,又往外面推。

    慕容怜手中提着杆烟枪,眼波纤柔地往他们这处看。

    “……”墨熄压下心头邪火,吸了口气,冷淡道,“你在我府前做什么?”

    “我路过。”

    “那你接着路过,不陪。”

    “你——!”慕容怜桃花眼眯起,咬牙切齿道,“姓墨的,咱们走着瞧!你要窝藏这个孽畜,有你后悔的时候!”

    后不后悔不好说,但是麻烦却是真的。

    墨熄从出宫门起就在思考该如何安置顾茫——让他舒舒坦坦过日子那是绝无可能的,但像慕容怜那样把他丢出去伺候人,那也不在考量范畴内——所以直到回了府,墨熄仍然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之法。

    书斋内,墨熄闭目养神,恰逢手下进来换灯烛,他便把人唤住。

    “李微,你先别走,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李微虽然话痨婆妈屁事多,但却有一副铁打的忠心,胆子大的出奇,而且总能出些新奇主意,做事也很仔细。

    而且某些时候,比如此刻,他还是墨熄的狗头军师。

    “主上。”狗头军师把灯罩搁回原位,行了个礼,“主上请问,洗耳恭听。”

    墨熄沉吟道:“你说……一个人若是假装乱了神识,会在怎样的情形下最易露陷?”

    李微:“……”

    您直接说您还是贼心不死,想看看顾茫是不是装的不就好了,这问的还不够明显么?

    但谁都清楚墨熄心高气傲,要是戳破他内心的小九九,这位年轻的将帅不知会气得几天不说话。

    李微只得装作什么也没听懂,说道:“若是存心装的,一定时时刻刻都在提防。”

    “嗯。”

    “这种人,特意设局是试不出来的,那就和谨慎至极的野兽一样,嗅一步走一步,几乎不可能会掉入陷阱。”

    墨熄点点头:“接着说。”

    李微献计道:“那既然他时时刻刻都在防,主上不如顺其自然,也时时刻刻都试探他呀。”

    “……什么意思?”

    “多让他做点事情。”李微心里的偷懒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洗衣做饭擦地劈柴,睡觉进餐沐浴习武——总而言之一句话,给他找事情做。他做越多的事情,暴露给主上的细节就越多,如果是装的,就越容易露馅儿,就好像设下一个陷阱,野兽来得及避闪,但处处都是陷阱,他总有一时疏忽会掉进去。”

    墨熄沉默地看着他。

    几许死寂,李微开始有些心虚:该不会是自己懒得干活儿想栽培个得力助手,被羲和君发觉了吧……

    可就在这时,墨熄却把脸转了开去,背对着他立在窗边:“可以,那就这样,不过这人我瞧着就烦,你去安排。”

    这要换成蠢一点的,肯定就应了,说“好嘞羲和君属下这就去安排。”,但是狗头军师李微显然不蠢。

    他装懵装到底,茫然道:“啊?羲和君是说谁?把谁安排下去?”

    墨熄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才道:“哦,忘了跟你说。”

    李微虚心求教状。

    墨熄道:“是顾茫。人我已经带回来了,点了昏迷穴,这会儿还在……我房里里睡着,没管他。你看着给他找个地方住,再找点事做吧。”

    李微心中先是一惊,心道,主上的卧房居然还有第二个人可以睡?他不是洁癖很严重吗?但脑筋一转,很快又想通了。

    主上曾和顾茫行军打仗,那时候两人也都不是什么名士,想来住的也不好,大概曾在一个帐篷里凑合过,那现在顾茫再睡一睡主上的床,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想通这节后,李微便松了口气,暗自翻着白眼,腹诽道:您和望舒君吵翻,把神坛猛兽领回窝里的事情,还没进门大家就都知道了,您还在这里装什么随意。

    脸上却故作惊恐:“啊,是、是那个顾、顾,顾……”

    墨熄不耐烦道:“对,顾茫。你什么时候结巴的?”

    “对对对!顾茫!”李微简直是戏骨精投胎,“天啊,居然是他!重华上下谁不知道他能打?这恐怕是要了属下的命啊!”

    “……”墨熄道,“我已经在他身上落了啸叫咒印,如果他有灵力波动,我会立刻知道,你不必担心,去吧。”

    李微几番确认,百般谢过,直把墨熄磨得眉心冒火指捏成拳了,这才狗腿巴巴地说:“是,那属下这就大胆行事了。”

    墨熄已经一点耐心都没了,挥挥手赶人:“快滚。”

    李微立刻颠颠地溜了,着手去安排顾茫即将在羲和府度过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上班第一天的状态》

    大狗子:井井有条,从容不迫,办公桌干干净净,必须完美解决所有事情,加班到深夜也没有关系。

    顾茫茫:此人上班第一天就请假了。

    岳辰晴:此人实习生,混吃等死。

    四舅:选喜欢的事情做掉,不喜欢的全部丢还给老板,特级技术男,不怕得罪人。

    江夜雪:不但把自己的事情做了,还帮实习生岳辰晴把活儿也都做了。

    姜拂黎:此人自己就是金主大老板,过年期间不给自己放假,沉迷生意无法自拔。

    大狗子:谢谢“外州客”“落叶纷飞”“伍陆柒”“沈晏”“莳萝”“腌不死的鱼”“终南”“南墨湘橋”“柴柴”“花玖”“三木爻”“橙子”“江汨”“入江晏晏”地雷x6“小红花”地雷x2“鸢溯”地雷x2“解晚渺”“蓝箫”“子晞”“疏于你”“落水成川”“一颗猪”“江边晚风吟”地雷x3“公子墨。”“六小喵啦~”地雷x2“昵称不重要”“岛田鸣门卷”“ツ”地雷x2“殿下怀了朕的龙孙”“三月世木虫”“漠淮想做四舅妈~~”“生活不易剂剂自闭”“彻彻今天啃肉包了吗”“鸢冶狂人”“谢苏”地雷x2“生活不易剂剂自闭”地雷x2,投掷地雷~

    “半截入土的铁柱”“落水成川”“入江晏晏”“文竹”“三月世木虫”“34912559”投掷手榴弹~

    “朝哥滴小朋友”火箭炮x4,“仙乐好国民”投掷火箭炮~~

    顾茫茫:2019-02-12 17:31:35灌溉5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蟹蟹你~蟹蟹“ruins”,“背时时”,“北笙”,“聿聿”,“苏苏苏南栀”,“大红袍”,“土豆没有豆。”,“倔强的秃头”,“扬沭沭沭”,“江于辑”,“溯之”,“桥桥桥桥”,“六小喵啦~”,“陌里墟”,“桥桥桥桥”,“桃小词词词词”,“花无妄”,“晓月猫咏”,“景华君”,“月见山的小妖精”,“琳酱”,“薛定谔的阿灵”,“祁姬”,“骤雨初歇”,“癫语客”,“三木爻”,“灬亦辰”,“铭刻时光”,“Youre”,“岁止曰归”,“落叶纷飞”,“鸢冶狂人”,“lions1325”灌溉营养液~

    日常感谢追文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