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57.我抱着你
    王师祭队姿容庄严, 棨戟遥临, 从帝都一路向东,浩浩汤汤往唤魂渊方向而去。

    这一路大约需要走上三日, 第一日傍晚, 他们到了凫水边。仆役们开始负责安营扎寨,给主上们收拾居处, 而贵胄们则被唤到了王帐中用膳。

    墨熄进去的时候,大部分贵族都已经到了, 法术撑出的偌大营帐里布了百余席, 侍女引他去了他的位置,他看了一眼对面, 慕容怜与他隔道相望。和所有参拜的世家子弟一样,慕容怜也是一身祭衣打扮, 繁冗复杂的宝蓝色祭祀袍上绣着蝙蝠纹图腾, 端端正正束着蓝金一字巾,衬得他脸庞愈发病态苍白。

    望舒府和墨家, 那都是英杰辈出的名门望族, 慕容怜祖上福荫, 他有资格佩戴一字巾也无可厚非, 只是在座众人心里都有一把标尺, 谁家后嗣如今配得上英烈荣光, 谁家传人又糟践了先人碧血,每个人都门清。

    等人陆续来齐了,君上开腔了:“赶了一天的路, 你们也都累了。传菜吧。”

    宫娥端着盘盏飘然而入,姿态纤盈地跪在对应的贵族跟前,开始斟酒布菜。他们是行路途中,食脍虽不多,四冷四热一主食,却都料理得很精致。

    四冷碟是水晶肴肉,拌脆三丝,丹桂甜藕,霜天鱼脍。四热菜是葱油四鳃肥鲈,虾爆鳝,醋蘸蒸蟹,荷塘小炒。至于主食则是御厨拿手的蟹粉小笼包。

    墨熄昨天和顾茫吵了一架,心情很差,根本吃不进什么东西,倒是比平日里多喝了几盏酒。

    其实重华每一年的这场尾祭,与其说是祭拜,不如说是对逝者的一个交代——今年又打了几场胜仗,得了怎样的法器,是否国泰民安。

    若是过去的这一年过得并不顺遂,那么尾祭的气氛就会很沉重,而若是重华国运昌盛,则更像是告慰英烈在天之灵,酒宴间众人也尽皆酣畅。

    “今年熄战养病,虽有波折,但也算是个好年头。”

    “哈哈,是啊,东境之前还收复了一块失地,喜事啊。”

    岳辰晴则在不远处缠着他小舅窸窸窣窣:“四舅四舅,这个甜藕,你最喜欢吃了。不够的话,我这里的也给你!”

    他父亲岳钧天已于不久前回城,这次尾祭,他自然也来了。见到儿子又缠着慕容楚衣讨好,脸上不免有些挂不住,咳了两声,警告地瞪了岳辰晴一眼。

    墨熄瞥见了此情景,不免想起了顾茫第一次参加这种祭祀的旧事。那时候顾茫刚被老君上敕封,意气风发,甚至还破例允他参加这原本只有亲贵才能同行的祭典。

    当年顾茫为了这份殊荣开心坏了,他的席位就在墨熄身边,他忍不住兴奋,一直不停地和墨熄说话。那时候他也和岳辰晴一样,兴高采烈地说:“这个鱼生真好吃,我听说是御厨从凫水里捞出来的鲜鲤片成的,你尝尝看喜不喜欢?”

    墨熄闭了闭眼睛,烈酒入喉。

    直到宴终,桌上的霜天鱼脍,他也一口没动。

    回到自己的营帐区,墨熄正准备歇息睡觉,却见带来的卫队长正紧张地立在风里来回走动,一见到他,立刻迎将过去,惶然道:“主上!”

    墨熄抬眼道:“怎么了?”

    “我……李总管命我看着顾茫,给他服药。但是我刚刚去他的帐篷找他,找不见他的人,他连晚饭都没和我们一起吃,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墨熄倒没有太紧张,锁奴环佩在顾茫身上,他能感知到顾茫就在这片驻地。他叹了口气,说道:“药壶给我,你去休息吧。”

    “可、可您……”

    您难道要亲自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么?

    墨熄不想多说,只又重复一遍:“去吧。”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卫队长纵是觉得不妥,也不会再多言。他恭恭敬敬地把药壶递给了墨熄,依令离去。

    夜晚的凫水边,风很湍急,墨熄原地站了一会儿,醒了醒酒精的残韵,然后在这属于自己的这片驻地走了一圈。

    顾茫果然还在这里,他靠坐在一棵水杉树后,蜷成一团已经睡着了。

    墨熄垂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慢慢地矮下身去,半跪在他面前。昨晚的余怒未尽数消退,两人之前的气氛十分尴尬,墨熄沉默良久,才道:“……醒来了。回帐篷里睡。”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个营帐,搭都已经搭好,可顾茫却要跑到树底下以天为盖地为席。

    “醒来。”

    唤了几遍,顾茫都没有动静。墨熄不禁有些心烦,抬手推了推他。

    可谁料就这一推,顾茫就像稻草人似的径直侧倒在了地上。月光透过杉树林错落的针叶照着顾茫的脸——

    那张脸已经完全弥蒙上了病态的潮红,原本苍白的皮肤就像在暖雾中蒸过了一样,他的双眸紧闭着,长睫毛簌簌发抖,湿润的嘴唇因为透不过气来而微张着喘息,眉头也下意识地痛皱着。

    墨熄一惊:“顾茫?”

    他抬手去探他的额头,竟是烫得惊人。

    他忙把烧热昏迷中的顾茫扶起来,一路架着他去了属于顾茫的那个小帐篷。所幸羲和府的驻地位置偏,带来的人也都歇下了,这一幕并没有被任何人看见。墨熄掀开帐帘,把顾茫往床上放。

    顾茫恢复了一些知觉,他睁开惺忪迷离的眼,几近朦胧地望了墨熄一眼。

    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挣扎着起身,要翻身下床。墨熄单手抵住他,一面压着心里的焦急,一面咬牙低声道:“躺好。闹什么?”

    顾茫咬了咬自己濡湿的下唇,眼睛里的蓝色好像都要化成水汽溢出来了。墨熄被他这样看着,心跳陡然加快,不由得捏紧了手指,直起身子,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可顾茫还是这样怔忡地看着他,或许又不是看他,顾茫眼睛里的光泽更多地聚在墨熄佩着的帛带上。

    病中的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真等开口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于是又重新咬住了嘴唇,过了须臾,忽然又要起来。

    墨熄一把将他按住:“你干什么?”

    顾茫整个人已经烧迷糊了,他揪着墨熄的衣摆,那么固执地要往下爬,想往地上去。

    墨熄厉声道:“顾茫!”

    自己的名字似乎唤回了他的一点意识,顾茫瑟缩一下,身形更佝偻,甚至可以称之为猥琐了。他几乎像是一团烂泥,扒着床沿从上面滚落。

    可他被墨熄制住了,他被墨熄拦了去路。

    他原处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喃喃道:“你放我下去吧……求求你,放我,下去……”

    “你发烧了。躺好。”

    “放我下去,我不要……我不要在这里……”

    墨熄心口又疼又恨,又烦又烫,他重新把顾茫扶正了试图让这人躺下,可顾茫不听,顾茫这次竟直接死死揪住了他的衣襟,烫热的额头抵在墨熄腰腹。

    “我不要睡在这里……”

    那从来不愿真正低落的颈椎,如今看来就像随时随刻都会断去一般。

    顾茫趴在他身上,意识已经烧模糊了,他想推开墨熄,但却又觉得自己好像抱住了什么温热的东西,像是漂泊在冰河里的人,忽然拥住了浮木。他推着,最后却成了无助地抱着。

    顾茫抱着墨熄的腰,脸贴在墨熄腰际,沙哑地低喃:“你的床……太干净了……”

    墨熄怔了一下:“什么?”

    顾茫蓦地哽咽了:“我是……脏的……”

    墨熄只觉得胸腔像被什么钝器狠狠撞了似的,痛得那样厉害。

    可这个抱着自己的人还在断断续续含混不清地哆嗦着,不知是因为烧热的痛苦,还是因为在惧怕别的什么,他抱着他,嗓音近乎是残破地呜咽着。

    “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睡……才不会……弄脏……所以……”

    “让我走吧……放我……走……”

    墨熄轻声道:“你要去哪里……”

    顾茫像被这个问题问到了,像被打击到了,他茫茫然睁大眼睛,喉咙里的声音近乎呜咽:“我,我也不知道……”

    墨熄喉头就像噎了一枚苦榄,他低头看着他,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已经脏了,满身污浊,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我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啊……

    墨熄心腔抽痛,低头看着顾茫,从这个角度,隐约能瞧见顾茫半侧的脸颊,隐约还有昨天自己掴下的浮红——那一耳光他真的一点力道都没有留。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脏!”

    声犹在耳。

    后悔么?

    不……不。他的心早已固若磐石。他不后悔。

    只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忽然蹿升出一张明灿的笑脸,是某一年,他们还都年轻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还并没有发展出什么柔软的爱恋。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同袍战友。

    他中了埋伏,受困敌腹,苦熬增援。

    等了很久,等到近有死念,最后天地猩红,是他的顾师兄银铠朝日,甲光映天,一骑扈尘向他驰来。

    顾茫下了马,将受伤的师弟紧紧抱在怀里。墨熄浑身都是燎国恶兽喷溅的毒液,枯干的嘴唇开合着,哑声道:“松开……”

    “师弟!”

    墨熄喘息道:“别碰我,我身上……很脏…都是毒血…”

    很脏,会把你也染脏的。

    会连累你也生病。

    我与你,只是共战一场,非亲非故,你又何必……与我同伤。

    可顾茫那时候对他说的是什么?

    这尘封的,久远的,他一直不愿意回顾的记忆,像疯了般翻沸溢出。

    顾茫说:“不怕。师兄陪你。”

    总有一个人得不畏生死,把你从毒血污血里捞出来。

    没关系的,我不怕。我既然选了这条路,我既然走上疆场,我就没打算康健无损地回来。无论是贵族,是奴隶,是庶民,你我同袍,这一劫,我便与你生死与共。

    我顾茫是奴籍之身,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剖证自己,我不怕死,我只想让重华看到,让君上看到,让你们明白……就算是卑贱入骨的奴隶,也是和你们一样的。

    一样有热血丹心,讲生死义气。

    我对得起你们喊我一声师哥,叫我一声兄弟。

    把血染在我身上吧,把手给我。

    再脏,我抱着你。

    再痛,我陪着你。

    再远,我带你回家。

    墨熄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利爪攫住,血肉模糊地撕开——一边是国仇,一边是深恩——为什么?为什么给予他至痛至爱的,都是同一个人?!!

    他被逼到绝路,竟是喘不过气来。

    昏暗的烛火里,他死死地盯着顾茫的脸,那么恨,那么爱,那么……那么……

    那么生不如死。

    抱着我,没事的,我不怕。

    我不怕。

    墨熄陡地闭上眼睛,几许死寂,忽地灯火摇曳,他俯身把顾茫整个打横抱起,走出小帐,走进自己的帐篷里。

    他将烧得不清醒的顾师兄轻轻放在自己宽敞柔软,铺着厚厚雪狐绒褥的大床上。

    抬起手,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抚上了顾茫烫热的脸颊。

    就这么轻轻一碰,顾茫却好像是被昨天那一巴掌打怕了似的,微阖着眼,本能地瑟缩着颤了一下。

    “……”墨熄慢慢把手放下了,他坐在床榻边,半晌,将脸庞埋入修长的指掌之间。帐营内灯花流淌,他的身影那么疲惫,好像要被无数沉重却又矛盾的感情撕碎掉。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顾茫支撑不住睡去了。墨熄回头看着身侧蜷眠着的男人,怔忡地出了很久的神。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

    祭祀大典……祭牺牲之英魂。祭那些死在顾茫手下的亡灵。

    可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照顾一个叛国之贼吗?

    他闭了闭眼睛,起身,走出帐营。药壶还在手边,原本想刚才就让顾茫喝掉的,但是现在……还是等顾茫睡一会儿再给他喝罢……

    墨熄站在外面吹了会儿夜风,内心乱做一团。虽然他并不想再与顾茫有什么柔软之意,但是仍然无法忘掉卫队长说顾茫连晚饭都还没吃,他犹豫矛盾了许久,最后还是向御厨所在的营地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昨晚的留言好虐好爽呜呜呜我看得好激动你们太有才啦QAQ,本来今天白天想回复的,结果被老板盯着一直不敢乱来呜呜呜,然后回家一看昨天的评论数量,心觉我是一定回不完的QAQ只能哭着谢罪了!不过我还是摸鱼一条条看着感慨辽好久,有的还反复看了很多遍意犹未尽呜呜呜蟹蟹各位大佬!!哐哐磕脑瓜!!

    大狗子:谢谢“岛田鸣门卷”地雷x2“琳酱”“江山客”“满海”“伍陆柒”“六六六牌冰淇淋”“腌不死的鱼”地雷x2“Bilgewater”地雷x2“洛洛”“Linko”地雷x3“梦里有海有鲸”“入江晏晏”“江”“落水成川”“伊伊”地雷x3“小甜甜的体育课代表”“昵称不重要”“大萌砸”“恨骨埋蒿里”“疏于你”“晚夜玉衡_谢绝造访”“当时明月在”地雷x3“寒冬巡礼”“癫语客”“战战兢兢吃泥巴”“微微微微微w”“土真好吃”“城南旧梦”“季先生”“公子墨。”地雷x2“白话真仙”“婧兮”地雷x2“洛淩泱”地雷x3“殿下怀了朕的龙孙”“喜欢肉包鸭”“今天肉包发糖了吗”地雷x2“彻彻今天啃肉包了吗”地雷x2“化衣”“生活不易剂剂自闭”“谢苏”“灬亦辰”“江边晚风吟”地雷x2“一米阳光”“三月世木虫”“外州客”“文竹”“莳萝”投掷地雷~~

    “江边晚风吟”手榴弹x2“文竹”“生活不易剂剂自闭”“蛀牙要吃巧克力”“不知东方已既白”“霜雪”“黑泽空”“朝哥滴小朋友”投掷手榴弹~~

    “Jack”投掷火箭炮~~

    顾茫茫:蟹蟹“微晴qing”,“战战兢兢吃泥巴”,“终是自在”,“Youre”,“橘子猫”,“大王叫我来巡山”,“哂之”,“凌迟”,“rainbow”,“肥绵”,“依稀往梦”,“沈笙筱”,“然然”,“意难平。”,“希希”,“平平”,“落水成川”,“儿雨”,“罪罚临界”,“终终终终子”,“我超级棒的”,“笨蛋”,“青空之蓝”,“Linko”,“终是自在”,“琳酱”,“岁止曰归”,“阿嫄要多喝白开水”,“紅豆繆繆”,“祁姬”,“阿衍衍”,“生活不易剂剂自闭”,“容曦”,“今天肉包发糖了吗”,“不喜起名”,“(?>?”,灌溉营养液~~~

    日常感谢追文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