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86.八年前的筹谋
    陆展星笑了笑, 说道:“我杀都杀了, 又有什么好说的。”

    “陆展星!”墨熄黑眉怒竖, 厉声道, “你知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形?”

    “什么情形?”

    “凤鸣山一败, 你的七万手足战死, 剩下三万至今仍受监押等候判决, 死了的连块墓碑都没有, 活着的不知今后何去何从!还有顾茫……所有的功勋都被抹去,再也得不到君上的重用,他在乎的东西差不多都毁得彻底了,换来的却是你一句‘杀都杀了’?”

    陆展星沉默地听着, 粗粝的手指一直在转着手里的骰子, 过了一会儿, 他咧开他的嘴角,露出个戏谑的笑。

    “再也得不到君上的重用, 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墨熄蓦地一怔!

    陆展星这是……什么意思?

    他对顾茫的这个兄弟太缺乏了解了, 大抵是因为陆展星从小和顾茫一起长大,两人亲昵无间, 墨熄曾经无数次看到陆展星把顾茫按在怀里揉脑袋哈哈大笑, 又看到过很多次顾茫帮陆展星裹伤涂药。他心里堵。

    虽然得到过反复确认,知道陆展星喜欢女人喜欢得不得了, 顾茫也对他毫无别的意思,但墨熄心里就是堵,就是看到陆展星就浑身上下不舒服。

    而相对的, 陆展星对墨熄也没什么好感。

    从陆展星的角度而言,自己的总角之交莫名其妙就多了个贵族少爷当挚友,本来就有些被第三者插足的不爽感。更别提这个贵族少爷总爱独占顾茫的闲暇,巡夜要顾茫陪着,修行要顾茫陪着,有时候自己受伤了,要顾茫多照顾,结果人家贵公子也立刻跟着破了皮流了血,害得顾茫两头跑。

    一次这样是巧合,次次这样,陆展星都怀疑这姓墨的小子是不是故意的了。

    所以陆展星一开始对墨熄还客客气气的,后来就有些不爱搭理,两人见了面总是互相当没看见,要么就是碍于顾茫在场,敷衍了事地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种关系直接导致了墨熄对陆展星的了解基本流于表面。墨熄原以为陆展星多少会对自己闯下的祸事心存悔愧,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对方竟会是这种“我巴不得瞧见如此结局”的态度。

    陆展星见墨熄脸色青白,在床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着,又继续抛起了他的双骰,边抛边道:“反正我也是快死的人了,有的话我不妨和你直说。”

    墨熄咬牙道:“你还有什么混账遗言要吐。”

    陆展星嘿嘿一笑:“混账算不上,我觉得我自己机灵的很,就是多少付出了那么一点不该付出的牺牲。但该达到的目的,我差不多也都已经达到了。”

    “……什么意思。”

    陆展星犹如狼狗似的龇了龇牙,充满挑衅地斜睨过眼,看着墨熄:“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斩杀那个使臣,是因为怀疑他居心叵测,又被他的言语不恭所激怒,所以才一时冲动,将他于军帐中斩首?”

    墨熄嘴唇微动,轻声地:“难道不是?”

    陆展星晃着架着的二郎腿,冷笑两声:“羲和君,您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茫儿啊。”他语调晃晃悠悠地,眉眼里颇有些不羁,“茫儿从小与我一道长大,若我真是那么愚钝蠢笨,冲动行事之人,您觉得他会命我做他的副帅吗?他是战争的妖孽,而非意气用事的傻子。”

    天牢的幽烛无声地淌着烛泪。

    陆展星言语里的意思简直让墨熄觳觫。

    “你是故意的……”

    “那么多年,我随他南征北战,我几时因为一时情绪上头,做过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陆展星悠然道,“对啊。我是故意的。”

    蓦地风起,陆展星猛地被墨熄提起来,狠抵到石墙上!牢狱中的烛火因为这劲风而倏地灭去两盏,屋内更暗了,但墨熄的眼睛却反显得更亮,在昏黑的牢房中淬着火,溅着光,满是愤怒与不可置信。

    他的指节咯咯作响,几乎要把陆展星的喉骨就此掐断。

    “陆展星!你他妈的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差不多毁了他一辈子!!”

    陆展星一张脸在墨熄手掌之下涨得通红,他憋着一口气,眼珠下睨,都这样了,居然还能挤出一副张扬的嘲笑来。

    “我毁他一辈子,也好过看着他毁掉自己和更多人的性命。”

    一字一字都从牙缝里挤出,陆展星眼中光芒闪动。

    “也好过……让他怀着一腔注定不得善报的幻梦,带着一群傻子……替你们……出生入死……”墨熄扼得太紧了,他额头上的经络都爆了出来,却还是嘲讽道,“痴傻……卖命!他的权,君上削得好!!”

    就像被一条疯狗咬到,听到他最后□□裸地喊出这句话,墨熄猛地将他松开,站在原地喘息着,气得手都抖了,却也惊得周身冰凉。

    八年前隐瞒在血腥与死亡中的,到底还有多少他未知的真相?!

    他一松手,陆展星就猛地弯下腰,弓着身子剧烈咳嗽着,大口大口地缓了好一会儿气,这才偏着脸抬起眼来。

    墨熄的声音简直有些虚渺:“你是故意害他到这一步的?”

    “你错了。”陆展星舔了舔唇角,慢慢地站直身子,“我是在救他。”

    墨熄像看着一个最荒谬的笑话看着他:“救他?”

    “是。”陆展星道,“你这种出身优渥的贵公子又哪里会真的懂我们的处境?茫儿被先君破格启用以来,打了大大小小无数的胜仗,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败北。然而他走得越高,遭受到的莫名其妙的非议就越多,那些人的议论,羲和君可曾听到过?”

    “……”

    那些流言蜚语不知从何传出,似无数魑魅魍魉在夜幕里群魔乱舞,墨熄又怎会没有听到过。

    初时顾茫还只是个小将领时,那些碎语闲言也只是三两句。可后来顾茫越来越悍勇卓著,军功震主,那些冰冷恶毒的话语也就像无数条滑蛇,不知顺着谁的舌头滑出来,最后都死死地缠绕在了顾茫身上。

    ——

    “培植势力,只手遮天。”

    “什么神坛猛兽,我看也没什么本事,他那些兵法幻术甚至还有些歪魔邪道的意思,你们不觉得他生冷不忌,似乎对燎国黑魔诀也并不避讳吗?”

    “他本来就是个奴隶,又不是什么名门正统出身的修士,心志不洁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君上要是再那么信任他,呵呵,说句大逆不道的——重华迟早会出事。”

    更有甚者,直接将顾茫与昔日的魔头相比照。

    “他就是下一个花破暗!”

    “养虎为患!养虎为患!”

    陆展星看着墨熄的脸色,抿着弧度纤长的嘴唇,轻笑了两声:“看来羲和君也不是全然无耳闻啊。”

    他走到小桌边,在桌旁坐下来。将那两枚骰子丢在桌上,然后给自己倒了小半盏酒,凑到唇边慢慢地饮着。

    “这些话,茫儿他自己或多或少也都听到过。我气不过,他却总是跟我说不必介怀,说只要我们做的足够好,这些声音迟早会慢慢地弱下去,越来越多的人会明白世上的奴隶不是只有花破暗,还有他顾茫,还有我陆展星。”

    陆展星惨然一笑。

    “他就是这么天真一个人。或者说,也不是天真。是他总想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想,明明活在泥潭里,却偏偏要去抬头看着阳光万丈。”

    墨熄轻声道:“是。他一直都是这样。”

    “你也应该清楚他为什么是战神。”陆展星道,“他是不会气馁的,再难打的仗,只要看到他,所有人就会觉得其实也没什么。他好像有无穷无尽的热血,足够……”他顿了一下,嗤笑道,“足够重华这只蚂蟥在他身上吸到饱胀。”

    “那是你觉得!”这句话刺耳至极,墨熄目光冰冷地盯着陆展星的脸,“所以他是战神而你不是。他曾经是自己愿意去拓土开疆的,他曾说想要替自己证明一些事情。”

    陆展星只是冷笑。

    “不是每个走向战场的人都会觉得自己在被吸血。”墨熄道,“顾茫他说过,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是心甘情愿选了这条路的。”

    “哈哈……哈哈哈,心甘情愿……心甘情愿……”陆展星仰头笑了起来,锁链在他腿脚双手间哗啦晃动,“所以我说他傻啊!你看看他,那么多年功名显赫,他证明了什么?那些对他指指点点的声音停下来了吗?他只不过让老士族越来越惶恐,看到一张与花破暗越来越相似的脸——这么多年了,随着他不断地证明自己,我没见到厌憎他的人对他转投为好,只见到曾经宽容他的人也开始对他疑心惴惴。羲和君,你告诉我,他证明了自己什么啊?证明了自己有和花破暗一样起兵的实力吗?!”

    墨熄也蓦地怒了:“那你要怎么样?你是要为了不让他再这么傻下去,干脆逼他到绝境,逼他真的走上花破暗那条路吗?!!”

    陆展星拍案道:“我只希望他能消停!!”

    酒花在他猛击桌案时洒出来,骰子也在斑驳破旧的小桌上骨碌滚动。

    “……我只希望他最后能消停。”陆展星重复着,这句话像是戳中了他自己那颗粗糙内心的某处柔软,他的目光逐渐有些恍惚,声音渐渐地轻下来,喃喃地,“我太希望他能清醒过来……消停下来……不要再那么天真。”

    陆展星闭了闭眼睛,情绪激动时脸上的红还未消退,嗓音却已有了些无力回天的沙哑:“这么多年了……他看似风光无限,你看他消去了奴籍,看他威加海内万人称颂,但是我看着他,我却觉得他是站在一座即将消融的冰山上,周围都是要等着他一朝落水将他啮撕千块的凶鲨。”

    “功高震主这四个字,莫说是他了,便就是你。”陆展星抬头看着墨熄,“羲和君,你要的起这句评价吗?”

    “……”

    “可偏偏他不以为意。”

    陆展星说着,又抬手,捻着一枚红漆白底的骰子,在桌上慢慢转着,“所以你看,他没有败过,他的军队也没有败过。没有人能够真正找到一个理由对他如何——可他不会一辈子不打败仗的。而他失败的结局,注定会比任何一个功高震主的将军都来得更惨。”

    墨熄心头一紧。

    陆展星毫不客气道:“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你们相中的一条狗而已。”

    若是在进入时光镜之前,有人敢跟墨熄说这些话,他们得到的只会是墨熄的否认。可是“顾茫不过就是一条狗”这个意思,他刚刚才从八年前的君上口中听到,他竟一个字都无法辩驳。

    知道的真相越多,心就越痛,血就越冰。

    那心中的火,就好越似要渐渐将熄。

    陆展星叹了口气道:“新君刚刚继位,茫儿触怒到他的地方还不多。这时候因我之过败了,不过是削权贬黜,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而若是他继续这样不管不顾地走下去,等他走到权力的巅峰,那时候他要是败了,他就只剩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墨熄喉头发苦:“所以,你就故意……”

    “是啊。”陆展星淡笑着,双手抱臂道,“我陆某人神算,窥见天道。对,是我故意要他败的。是我故意要断他前程。事实也证明我猜的不错——你看看他,他果然什么也不剩了。”

    墨熄的指尖都在发颤了,他盯着陆展星的脸,直到今天他才多少有些懂了陆展星这个人。

    一个疯子。

    孤注一掷的疯子。

    字字句句从牙缝中挤出:“陆展星!你可知道……七万热血——因你而死?”

    陆展星道:“总好过今后死十七万,七十万。”

    “你可知道,顾茫他一生所求……为你断送?!”

    “总好过他日后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愤怒的炎流蓦地裹挟了墨熄,他心脏剧烈跳动,一把将陆展星拽起来,指尖颤抖着,抬手猛地扇在了对方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陆展星是怎么恨上熄妹的》

    陆展星:茫儿,我们去巡夜。

    顾茫:好啊好啊。

    墨熄:师兄,巡夜我没经验……

    顾茫:……啊?那我还是带你吧。

    陆展星:茫儿,我们去修行~

    顾茫:好啊好啊~

    墨熄:师兄,我没有研究过这个术法,师兄教我?

    顾茫:啊……这样啊……那好,没关系我教你。

    陆展星:茫儿!!!我受伤啦!!!过来给我涂药!(心道:这回姓墨的不能搞我了吧!!)

    墨熄:(冷笑,自己拿火球砸自己)我没事,你去照顾陆师兄吧。(心机boy)

    顾茫茫:来我看看,你要不要紧?

    陆展星:告辞!

    顾茫茫:蟹蟹“沈晏”地雷x2“意迟迟”“黑丁饭团”“瑾瑜”“榆木想吃糖”“谢苏”地雷x2“莳萝”“岛田鸣门卷”“笛怨箫清”“理想是从医”“江山客”“九黎”“外州客”“琳酱”“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晚夜玉衡_谢绝造访”“惨绿少年”“怒不遏”“蔓草丫丫头”“最帅的小十一”“三月世木虫”“粟米团儿”“江汨”“阿嫄爱喝脉动&白开水”“朝闻道”“喵與鱼的海闊天空”“疏于你”“沈臣”“猫宁宁”“性感顾肨谙吡蒙”“妈妈爱你”“江中一尾卿”“筱郁衍”投掷地雷~~~

    “真蛀了牙的咩崽很性感”“墨”“文竹”投掷手榴弹~~~

    “寄相思。”投掷火箭炮~~~

    大狗子:2019-04-03 23:45:40灌溉5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2019-04-03 23:30:37灌溉25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蟹蟹你们~~谢谢“白北”,“今天阿宋被催更了吗?”,“伊城”,“宣玑今天掉马了吗”,“终终终终子”,“妤沛。”,“木安”,“猫宁宁”,“反贱委主席”,“气呼呼的”,“卿辰”,“月见山的小妖精”,“寄相思。”,“疏于你”,“草莓草莓”,“泠琊”,“楚晚宁的死忠粉”,“12589314”,“blue”,“秋迟家的言说”,“rainbow”,“怒不遏”,“临鲤”,“昵称不重要”,“故里寻踪”,“快乐裴擒虎”,“阿嫄爱喝脉动&白开水”,“灬亦辰”,“阮猫”,“榆木想吃糖”,“溟琊”,“李赫宰的老婆”,“老阿姨”,“小妖UU”,灌溉营养液~~~

    日常感谢追文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