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94.师兄今日不宠你
    墨熄被他这样似笑非笑地赤/裸裸地盯着, 竟生出一种久违的窘迫来。他抿了一下嘴唇, 把脸转了开去。

    慕容楚衣自然不会真的主动帮顾茫去问另外两个人。但既然他已点头答应了顾茫, 也就是表明了他的立场, 那对于墨熄和江夜雪而言就确实值得考虑了。

    顾茫单手抱臂, 靠在石壁上转着刺刀:“怎么样?合作吗?”

    帮罪犯隐瞒情况, 乃是欺君罔上的重罪。但顾茫此刻的提议也没错, 他们现在确实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江夜雪看了慕容楚衣一眼, 说道:“既然小舅愿意……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只要你之后不做什么令人为难的事情,我便帮你保守秘密。”

    顾茫笑着朝他拱了拱手:“识相。谢了啊。”

    说罢扭头看着墨熄,那种笑容便淡去了。

    “羲和君怎么说?”

    墨熄沉默一会儿:“……我不会把你交给君上的。”

    “那敢情好。”顾茫懒洋洋地笑道,“诸位都是君子,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我帮你们做事, 你们帮我保守秘密,两不相欠。”

    慕容楚衣问:“你现在就打算去岛上捉人?”

    顾茫坐下来, 说道:“不急, 之前为了从雾燕手下逃脱,我灵力消耗太大, 你们先容哥哥我吃个饭再说。”

    说完又翻了两圈串在树枝上的烤肉。墨熄这才发现他正架在篝火上烤的是一只肥美的鹅。

    墨熄虽傲, 但他见到了顾茫昔日之痛,心中难受得厉害, 仍想要与顾茫和缓,所以他低声问:“……你哪里来的鹅啊。”

    顾茫不搭理他。

    墨熄:“……”

    江夜雪见状尴尬,温声接话道:“这是我的核舟上储着的。”说罢将之前一行人来岛时乘坐的核舟又取了出来。

    他将核舟放在地面, 指尖一点,舟楫立刻从拇指盖的尺寸抻长了十数成,犹如一只木盆大。

    江夜雪嗓音温雅:“船家,劳烦您再送些茶点出来吧。”

    “来啦!”木盆大的核舟内传出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嗓音,带着口吴侬软调,咯咯笑道,“有鲜果和糕点,茶叶咱家还存着灵山妙雨和乌冬单丛,主上要哪一些?”

    “每种都拿几样。”

    那银铃脆声笑道:“好呀,这就上啦。”

    说罢,核舟的船舱帘儿一掀一落,竹帘后头转出个捏得栩栩如生的泥人小船娘,她在船上的时候只有半掌大,一下地,立刻化作一只半人高的泥佣,手捧着木托盘,里头摆满了浆果点心,还有两壶热茶。

    墨熄看着泥船娘把托盘笑嘻嘻地摆到了火塘边,问道:“这只偶人我在船上的时候,怎么没有见过?”

    “她比其他偶人都聪明,是我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做出来的,我们在核舟上的时候,她就负责去驭船飞行,不露面。”

    泥船娘抬起一张柳眉凤目的脸庞,确实能看出她是江夜雪的用心之作,明明只是一只泥土人,却拥有着一张与真人极似的精致面庞,丹砂彩漆都上的非常细致,行动举止也都较其他泥人更加灵活。

    船娘向众人行了一礼,俏生生道:“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船上去啦。”

    “哎哎哎,姑娘不急着回。”顾茫看得有趣,拦住她,笑着试问道,“你船上可有荔枝木?”

    “船桅就是荔枝木做的,可惜不能给你。”

    顾茫奇道:“你知道我要荔枝木作甚?”

    船娘咯咯笑着,指了指那噼啪燃烧的篝火:“荔枝木烤肉最是滋味独特,公子怕不是在打那馋虫主意。”

    “……”顾茫颇为惊讶地转头看向江夜雪,“她怎么连这都清楚?”

    江夜雪垂眸笑道:“我炼化她的时候,往她的颅腔内融了一本《九州食记》。”

    “可以啊。”顾茫忍不住拍了两下手,“几年不见,江兄的炼器造诣是越来越高了,做的东西活灵活现不说,还很聪明。”

    江夜雪却看了慕容楚衣一眼:“比小舅仍不及。”

    慕容楚衣对江夜雪的夸赞充耳不闻,双手抱臂靠在岩壁边一声不吭。

    他这个态度,江夜雪却仍是微微一笑,他命船娘回到船舱里,重新将舟楫变成核桃大小,收回了乾坤囊中。而后温声称赞慕容楚衣道:“我小舅是最了不起的炼器宗师,能拈花成舟,点雨成楼。”

    言语中竟有些哄的意思。

    可慕容楚衣并不吃这套,他干脆把凤目都阖上了,竟似很嫌恶心。

    墨熄:“……”

    顾茫:“……”

    墨熄心道,这个痴仙也不知有何种能力,两个外甥全都上着赶子地捧他,只不过岳辰晴捧得热烈如火,逢人就吹。江夜雪与外人倒不太提及自己这位舅舅,可没想到真被拉到一起比对时,江夜雪作为学宫第一炼器长老居然也是毫不犹豫地将慕容楚衣供于高位。

    不过,江夜雪这样自降身段的捧法和岳辰晴一通胡吹毕竟是不同的,岳辰晴被慕容楚衣无视了,只会让人觉得岳辰晴很好笑。

    而江夜雪如此真心实意、不惜奉上自己为衬的夸赞被慕容楚衣无视了,却会让人觉得江夜雪很可怜。

    大抵顾茫也觉出这尴尬的气氛,顾茫道:“慕容先生好歹是长辈,江兄你比不过正常的。来,烤鹅快好了,咱们吃东西先。没吃过我的脆皮鹅吧?尝尝看。”

    顾茫虽然与重华有仇,但江夜雪原本就恨不起顾茫,慕容楚衣更是毫无邦国归属感,何况目前他们都有共同的目的,所以谁也没有去与他多计较些有的没的。

    烤鹅熟了,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油脂。顾茫把它从架子上取落,挑了肉质最饱满的鹅脯,拿小刀嚓擦嚓片成薄片,肉香和焦油香扑面而来,金黄酥脆的皮连着紧实滚烫的肉,片皮脆额被摆在芭蕉叶上,顾茫又往上头撒了一点粗盐,正好两份的量,分别递给了慕容楚衣和江夜雪。

    江夜雪尝了一口,顾茫笑道:“怎么样?”

    “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顾茫哈哈笑道:“要是用荔枝木烤的会更好,烤的时候里面再填一点浆果,味道绝对没话说。”

    江夜雪问:“你什么时候学的?”

    “无师自通,自学成才。”顾茫说着,又去准备去片一些新的烤鹅肉下来,“饱口福了吧。”

    江夜雪道:“以前怎么不见你做过。”

    墨熄望着那温暖的篝火,忽然低声道:“以前他也做过。”

    江夜雪微怔,随即温和地展颜笑道:“也是啊,那时候你俩关系好。我记得顾茫确实总照顾你……”

    顾茫却似不想与墨熄有太多瓜葛似的,立刻甩了甩手道:“举手之劳,也没什么照顾不照顾。”

    说完对墨熄笑了笑,但那笑很有些敷衍的意思。

    “多久了你还记得那只烤鹅,我印象里当初烤的那只火候,受热都把控得不怎样,吃来味同嚼蜡。羲和君你就算再恨我,也别在这时候揭我的短啊。”说罢摸了摸鼻子,无意在鼻尖留了一撮灰黑,“我也要脸的。”

    墨熄隔着火光,看着顾茫那似是嬉笑又似是无情的模样。

    有太多话卡着,可问出来又注定不会有结果。

    而他自己此刻又拿捏不好对顾茫说话的语气,他觉得自己只消一星半点的推力就会做出什么非常冲动的事情。只要一开口只要一释放情绪就注定难以收回。

    于是他干脆不再多言。

    顾茫有意疏冷他也好,真心想继续与他敌对也罢,他想如果自己能忍,那就都先忍耐着。

    脆嫩酥香的鹅肉又片了一芭蕉叶,顾茫把刀收了,自己捧着叶子坐下来吃。

    江夜雪心细如发,觉出这其中的微妙,停下了吃着烤鹅的手——顾茫给他片了肉,给慕容楚衣片了肉,唯独就没打算帮墨熄也弄一些,这本就有些尴尬。加上墨熄又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根本不可能会处理切片烤鹅,气氛便是尴尬叠着尴尬。

    正想说些什么带过去,就见得顾茫抬了头:“想起来了,忘了羲和君你的。”

    墨熄:“……”

    “要不要我帮你切?”

    没等墨熄说什么呢,又管自己笑吟吟地捧着芭蕉叶,毫无诚意道:“哎呀算了,我一个满手血腥的人切出来的东西,羲和君如此清正高贵,哪里愿意吃啊,还是你自己来吧。”

    墨熄道:“……不用了。我不饿。”

    江夜雪知道墨熄这死倔的性子,不忍道:“羲和君,你身体才刚恢复,还是垫一些——”

    “没事。”墨熄起身道,“你们吃吧。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

    “可是……”

    “他说有数就有数。”顾茫拉住江夜雪,笑道,“羲和君如今又不是十五六岁刚刚入军营的小家伙了,他说话你信他就是。对了江兄你要不要再来个腿儿?”

    江夜雪:“……”

    吃完了烤鹅,又用了些茶点,顾茫稍事准备,就唤来了魔武永夜,准备出发。

    “你们在山洞里打坐调息,恢复灵力。等我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之后我还找不到合适的妖怪抓回来,我就会按老方法告知你们。都清楚了吗?”

    他说的老方法就是灵蝶传音,从前他们在战场上,做斥候的那个人都会以这种方式将前线情况传给后方的同袍。

    江夜雪道:“好,你放心。”

    顾茫将刺刀藏握在袖里,说道:“那我走了。”

    说罢身影疾掠,迅速遁入了夜色之中。

    墨熄立在洞口,顾茫走的时候,与他擦肩而过,他们谁也没转头看彼此,但等顾茫行远了,他却又立刻将目光投向顾茫背影消失的方向。

    江夜雪来到墨熄身边,问道:“你怎么了?”

    “……”墨熄绒絮般的睫毛垂了下来,并没有答话。

    “你从时光镜里出来后就一直怪怪的。我方才问顾茫原因,他只说他被镜子刺激了恢复了大部分的记忆,其他也没再说太多。我想他这人逼不得,于是也没多问。”江夜雪顿了顿,“现在他走了,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在镜子中看到了什么吗?”

    墨熄道:“……我们回到了八年前。”

    江夜雪微微睁大眼睛:“是顾茫叛变之后?”

    “不。之前。”墨熄道,“我回到了他叛变的前夕。”

    江夜雪见他提及此事脸色灰败,便迟疑道:“你在时光镜里,莫不是去劝顾茫了?”

    “嗯。劝了,但没用。”墨熄疲倦地,“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些过去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江夜雪搭在木轮椅扶手上的手微蜷起,亦是关心心切:“什么事?”

    墨熄沉默一会儿:“我还不能说,我现在捋不出一个清晰的脉络,很多情况也只能看到冰山一角。所以我想等回城之后,再重新查一查八年前的旧案。”

    江夜雪正想再说些什么,忽听得山洞深处,岳辰晴微弱的声音带着哭腔,喃喃地喊道:“四舅……”

    作者有话要说:  我肉汉三又回来啦!!!!我好像讲话太多= =不知是咽喉炎还是怎么回事总是干呕,已经好久了,之前想应该自己会好,但好像越来越严重,所以我这几天会好好休息,然后去医院看看,不过我还是会努力更新哒,如果真的吃不消我会提前请假个一天彻底天昏地暗睡一觉,呜呜呜真滴很抱歉QAQ我很想每天晚上,每个留言都回复但,只是回帖今天应该木有力气了,明天我尽量爬上来八~~~么么扎!!

    大狗子:谢谢“喵与鱼的碎碎念”“猫小姐”“WiFi~汪叽”“Bilgewater”“满海”“有毒”“吃可爱多了的”地雷x4“君莫笑” “喵喵”“清沐回首望青木”“阿莲在我的小黑屋戒烟”“容曦”“短儿”“狼糊糊”“奈何红尘里”“方知鶴鸣” “叶风眠”“肥嘟嘟左卫门”“墨骨尘”“Noce”地雷x4“沉晔-”地雷x7“毛毛”地雷x2“抹茶奶盖” “34130440”“王罐罐 ?” “糯米燕” “搞事搞事搞事儿!”“鹊南”“35535593”“子春云杪”“小知峙”“腿儿腿儿”“鸢冶狂人”“江水临照”地雷x4“灬亦辰”“AQE”“夜空的花散落在我后”“白酒”“晚夜玉衡_谢绝造访”地雷x3“沈晏”地雷x2“三月世木虫”“捧火锅的包包”“晓晓晓”“意迟迟”“背时时\\\\嗖酱”“梵无”“鸢冶狂人”“琳酱”“谢苏”“嫄爱喝脉动&白开水”“黑眼圈小喵”“蔓蔓呀呀(原名蔓草丫”“鹤乔”“墨远近瞳”地雷x2“莳萝”“泠琊”“昴流君樱花开了”“流氓丙”“小甜甜的体育课代表”

    “瑾瑜”“理想是从医”地雷x3“自渡”“江山客”“一乐同学鸭”地雷x3“李安麟”“吃可爱多了的”地雷x2,投掷地雷~~~

    “文竹”“榆木想吃糖”“岛田鸣门卷”“shhhhhh”“是巫名哇”手榴弹x2“鹊南”“恨晚”投掷手榴弹~~

    “吃饭团的曳总”“玄青”投掷火箭炮~~~

    “黑丁饭团”投掷深水鱼雷~~~

    顾茫茫:2019-04-12 23:20:56灌溉1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2019-04-12 22:23:46灌溉1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蟹蟹你们~~“vicar”,“阿衍衍”,“无题者”,“居富贵”,“辞呈”,“行尸走奈”,“zhenai珍”,“U乐”,“9er”,“渊薮”,“草莓草莓”,“搞事搞事搞事儿!”,“陌城月i”,“好”,“半夏微澜ぺ”,“爱喝的瓶子”,“取这名字没毛病”,“_简名”,“蓝二哒哒的苏兮”,“逢软”,“卷毛鸟阿鸢”,“歪歪”,“叶风眠”,“甜米饭”,“杜尔西内亚”,“长生不息”,“nati南提”,“沈家阿匿”,“玉鹅好似画中仙”,“Lolipopligo”,“fzyyyy”,“C+”,“烛深”,“辙纸”,“猫宁宁”,“一只刀子精”,“庄纯”,“夏目”,“陌城月i”,“月见山的小妖精”,“是爱肉包的清宴鸭”,“凶猫晚宁喵呜!”,“白脆好捏w”,“拾肆”,“玄青”,“边沁”,“大萌砸”,“0元我家的”,“秋迟家的言说”,“茳芏”,“灵幻新隆的女人”,“Asky°”,“Skyr”,“秋菌”,“昵称不重要”,“野蔌”,“12589314”,“素还真好吃”,“夜雨轻雷”,“懷藥傾櫻”,“lions1325”,“小甜甜的体育课代表”,“苏苏苏南栀”,“飘飘不想飘”,“故里寻踪”,“流氓丙”,“59-晚夜玉衡”,“小妖UU”,“凌翼翼”,“shhhhhh”,“唐骨骨”,“菱芽的哑铃”,“岛田鸣门卷”,“晓晓晓”,“榆木想吃糖”,“捧火锅的包包”,“梧雨叶生”,“沧沧沧沧云”,“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江水临照”,“糖包不吃糖”,“冰蓝色”,“AQE”,“举世无双小糖饼”,“于于于”,“嫄爱喝脉动&白开水”,“癫语客”,“南烛秋石”,“二喵”,“不愿透露姓名的孙先生”,“小知峙”,“活着好烦”,“阿月”,灌溉营养液~~~~

    日常感谢追文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