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95.两个外甥
    听岳辰晴这么喊, 江夜雪立刻看向慕容楚衣, 而墨熄则回头去看岳辰晴:“他做噩梦了?”

    岳辰晴蜷在大氅下面, 只露出一小缕墨黑的头发, 梦呓愈发哽咽:

    “四舅……你不要生气……”他啜泣道, “你不要怪我, 别不理我……”

    慕容楚衣不喜与人有什么感情交流, 因此岳辰晴虽然清清楚楚地在梦中唤他, 他却充作听不见,闭着眼睛管自己打坐。

    可岳辰晴似乎被梦魇折磨得厉害,这呓语非但没有停,反而念叨地越来越多, 到最后嗓音里的那种迷茫和痛苦几乎已近实化。

    稚气未脱的青年啜泣道:“四舅……”

    “……”慕容楚衣蹙着眉心静了片刻, 终于忍不住, 起身宽袖一拂,飘然行至岳辰晴身边, 在身旁坐下。

    他低下头, 那张月照冰湖般的清俊脸庞分明是心不甘情不愿,且颇为不耐烦的。但最后还是撩开岳辰晴盖着的衣物, 将瓷玉一般的手探向岳辰晴的前额。

    一探之下, 慕容楚衣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江夜雪问:“怎么样?”

    慕容楚衣道:“高烧。”

    尽管伤寒烧热对修士而言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有时候一帖药剂喝下去便可药到病除, 但岳辰晴的状况却不容乐观。

    江夜雪过去,先替岳辰晴将盖着的大麾仔细拢了拢,然后也抬手试过岳辰晴的体温, 一触心惊:“这么烫……”

    “他不该烧热的。”慕容楚衣低头看着岳辰晴那张红扑扑的脸,“我方才救他的时候,用的是圣心术。”

    墨熄蓦地抬眼看向慕容楚衣,圣心术那不是--

    江夜雪的脸色也不好看:“小舅,你怎么……”

    慕容楚衣冷冷地:“怎么。”

    “那是禁术!”

    “又怎样。”

    江夜雪:“……”

    指望慕容楚衣遵循重华国律,就像指望鲤鱼在陆上生活,全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圣心术,这是一种药修禁术,它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愈合一具伤痕累累的身躯,并且保证受术者三日之内不会染上诸如风寒、疟疾之类削弱体能的急病,总而言之一句话:效用强大,简单粗暴,哪怕不是专修医者道的人也非常容易掌握。

    照理说如此妙手回春的医术应当大力倡行才是,但人无完人,术无完术,圣心术也存在着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那就是它对施术者的心境要求极高。所谓“圣心”,无尘无垢乃为圣洁,施术者救人的时候内心必须非常纯粹,不存有半分杂念,不可有任何心虚波动,否则必然会损及施术者的心脉。

    轻则元气大伤,重则暴毙身亡。

    江夜雪心知与他说理也没用,于是担忧道:“那你的身体……”

    慕容楚衣没搭理江夜雪的话,只管自己低头探着岳辰晴的颈脉搏动,过了一会儿,睁开阖着的凤目,说道:“圣心术能免去所有寻常缘由所致的伤寒病痛,但岳辰晴却依旧起了高热。”

    江夜雪道:“……是因为蛊虫吗?”

    慕容楚衣不答,但剑眉禁不住微微蹙了起来。

    这种情况别无他种可能,确实是因为蛊虫。可连圣心咒都压制不住的虫子,想必处理起来会非常棘手,此刻他们对这蛊虫特性毫无所知,也只能待顾茫回来之后才或有解决之道。

    “先等吧。”慕容楚衣摸了摸岳辰晴的额头,顺带将岳辰晴额角的乱发捋好,“等顾茫回来再说。”

    没有办法,三人只得守着岳辰晴,一边恢复打坐,一边在岩洞中静候顾茫返归。

    他们之中以墨熄禀赋为最高,加上他原本只是被时光镜削损了灵力和元神,并未受太多真正的伤,所以不出一个时辰,他就已经恢复了八成。

    墨熄睁开眼睛,看到慕容楚衣和江夜雪都还处于入定养气的虚弱状态,尤其是慕容楚衣,一张清冷的面颊犹如冰玉,嘴唇的血色非但没增,反而变得愈发青白。

    他心觉不对,起身走到慕容楚衣身边,半跪下来看着他:“慕容先生?”

    “……”慕容楚衣不答声,眉心处有灵流激荡,一双剑眉低低蹙着,隐有痛苦之色。

    墨熄伸手一探,竟绝他灵气紊乱有走火入魔之象,微微吃惊,立刻伸指抵在他的额侧,将自身灵力输于他体内。

    “咳咳咳!”

    过了好一会儿,慕容楚衣身子前倾,蓦地呛出一口淤血!

    他从入定状态脱出,慢慢地抬起眼来,有些涣散地看着墨熄的脸。

    须臾后,慕容楚衣反过神来,他倏地垂了睫毛,拭去血迹,哑声道:“……多谢。”

    墨熄知道他性冷孤僻,原本不想多言,但又见他虚弱的样子,最终还是抿了抿嘴唇,说道:“你自己应该也感受到了,你之前以一人之力去吸引火蝙蝠,后来又妄用圣心术,连心脉都受到了损毁,这种情况下再贸然打坐回力,只更易入了心魔。你为什么不早说?”

    慕容楚衣道:“没什么好说的。”

    “……”

    “我损耗之事,还请羲和君帮我守口。”慕容楚衣道,“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无论是岳辰晴,还是……”

    他顿了一下,瞥了一眼入定聚气状态的江夜雪。

    “还是他。”

    这个眼神实在是有些古怪,都说痴仙此人清冷出尘,不染凡俗烟火,平日里总是闭关不出,显与世人往来。墨熄从前只知道他待两个外甥的态度都不好,但这几次相处下来,却能感觉到慕容楚衣对江夜雪和岳辰晴的恶劣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

    作为长辈,慕容楚衣对岳辰晴虽是爱理不理,懒得废话,但若是岳辰晴真的缠得他厉害,撒个娇,使劲夸,慕容楚衣还是会看他一眼,哼个一声。而且慕容楚衣也愿意为了岳辰晴动用禁术,甚至为此受伤。

    这也就是说,不论怎么样,岳辰晴在慕容楚衣心里至少是有那么一块位置的。

    但江夜雪不一样。

    或许因为当年,慕容楚衣义姐慕容凰和江夜雪母亲共侍一夫,慕容凰没少因江夜雪之母而受气,所以慕容楚衣对江夜雪是一个全然敌意的状态。

    不但有敌意,还有仇恨。

    甚至还有一些……墨熄说不上来,但总觉得还有一些更隐晦的负面情绪笼在慕容楚衣的眼睛里。

    “四舅……疼……”

    隐隐的又是一声微弱的低吟,岳辰晴在烧热模糊中无助地喃喃道,“我的头……好疼……”

    慕容楚衣瞥向缩在角落的那个孩子,只见岳辰晴喊了他一会儿,低低地抽泣,忽然哑着嗓子,又念叨道:“娘……阿娘……”

    慕容楚衣一下子就僵住了,墨熄见他以来,他一直都是那副淡然出尘,无所谓人情冷暖,死生喜怒的模样,清透如白玉的面庞上也极少会有什么涟漪波动。可此刻慕容楚衣的脸上像是叠了千重情绪万顷纠葛。

    他咬了咬牙,瞧上去是又恨又怒:“总也不争气,又不听话,有什么颜面再叫她?”

    但还是握住了岳辰晴颤抖的手。

    少年的体温高的可怕,慕容楚衣扣着他的手指,严厉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一丝悲伤,最后硬邦邦哄道:“好了,没事了。”

    岳辰晴依旧梦呓着:“疼……”

    “有我在,会好的。”

    “好疼……”

    慕容楚衣剑眉怒竖,慈悲终于到了尽头:“忍着!”

    墨熄:“……”

    就这样又过一阵子,江夜雪的灵力也大抵恢复了,他从入定中缓然睁眼,环顾四周。

    “顾兄还没回来吗?”

    墨熄道:“还没。”

    江夜雪也去到岳辰晴身边,不过既然有慕容楚衣在,他便也没什么可以容身的位置,也不是那个该握着岳辰晴手的人。

    他在岳家从来都是这般地位,从前没有离开时是这样,如今仍是这样。小舅也好,兄弟也罢,他都是被挤在最边缘的,可有可无的那一个。

    江夜雪对此也已经习惯了,只是他的目光仍在被慕容楚衣握着那只手上多停留了会儿,那眼神里分明有几分黯然,然后才道:“要是再烧的话……不如换我来再用一次圣心术,或许能——”

    话未说完,忽听得洞外一阵脚步疾响:“我们回来啦我们回来啦!”

    只见顾茫一头扎进了洞里,在他身后,还犹犹豫豫地跟进了一只半化形的小妖,躲在顾茫后面探头探脑地张望着。

    这实在出乎了三人的意料,需知道顾茫走的时候说的可是去“捉一个妖怪回来”,可这阵仗,这小妖怎么看也不像是顾茫“捉”回来的,而是自愿“跟”回来的。不但跟着,甚至还用一只毛绒绒的褐毛小爪子攥着顾茫的袖角,一副深入虎穴而只有顾茫可信赖的样子。

    如果这时候岳辰晴醒着,一定会问一句:兄弟你喂它吃迷药啦?

    不过在场三位都不是会问这种话的人,墨熄盯着那小爪子看了一会儿,那小妖只在刚刚进洞的时候闪出来了一下,后来便一直紧贴着顾茫,把那小小的身躯缩在顾茫后面,半点儿也不肯露面。

    顾茫吐了口气道:“久等了,岛上妖怪虽多,但知道内情的却没几个,而且雾燕四处在搜寻我们的踪迹,所以费了些功夫——小岳公子怎么样了?”

    “有烧热,应当是蛊虫发作所致。”慕容楚衣顿了顿,目光也往顾茫身后掠去,“你带了谁回来?”

    “哦。”顾茫笑了,他抬手摆了摆紧攥着自己的那只小爪,“绒绒,过来吧,这就是我刚跟你提过的那几个人。”

    几许沉默,半张小脸犹豫着从顾茫身后伸出来,又迅速缩回。

    顾茫回头安慰道:“没事的,没有人会打你。”

    小妖这才又非常缓慢地从顾茫身后怯生生地走出来。原来是一只小女妖,年岁捉摸不透,不过光瞧那体型似乎只是人类十六七岁的模样,再仔细看,她原来也不是蝙蝠,覆着她娇小身子的是黄褐色的雀鸟绒羽。

    “她叫绒绒,是一只小仙鸟,不是妖怪。”顾茫笑着解释道,“来,绒绒,这位是慕容楚衣,慕容兄,这位是江夜雪江兄,这位……”

    他看了墨熄一眼,也没刻意避开,依旧笑容不坠:“这位是墨熄墨兄。都是好人,你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吧。”

    绒绒似乎很胆小又很害羞,一直低着头,听顾茫这么说了,她才慢慢将脸抬起来——那张面容豆蔻年华,闭月羞花,娇美的脸庞上一双美目顾盼流情,嘴唇不施丹朱而嫣红,光洁白剔的额头之心天生有着三道花蕊红痕。

    她柔声怯然道:“我、我叫阿绒,我不是什么仙鸟,我只是……是九华山羽民部族的半仙……”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去看啦,就是咽炎导致的干呕,职业病= =木有其他问题~~~不用担心鸭!蟹蟹小宝贝儿们~~么么哒!

    《上届失败长辈见面会·师尊篇》

    菜包吃菜:本剧场特邀嘉宾,上一届剧组中最失败的人民教师楚晚宁教授,友情对接本剧组慕容楚衣先生~~~

    楚晚宁:我有三个徒弟。

    慕容楚衣:我有两个外甥。

    楚晚宁:我的两个徒弟经常内斗。

    慕容楚衣:我两个外甥关系也不佳。

    楚晚宁:我有个徒弟眼睛盲了。

    慕容楚衣:我有个外甥俩腿瘸了。

    楚晚宁:我有个徒弟是我的脑残粉,我做什么他都觉得对。

    慕容楚衣:我有个外甥也是我脑残粉,我做什么他都觉得好。

    楚晚宁:那真的很巧了,请问阁下的外甥中有没有一个成日里看你不顺眼但是你不在他又作天作地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角色?

    慕容楚衣:……那倒没有。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楚晚宁(叹气):没什么,只是作为过来人,多少有些感同身受。想提醒阁下一句,好好教导你的两位外甥,如果哪天有了第三个外甥,会撒娇又有小脾气还没文化的那种,阁下就要特别注意,当心马失前蹄。

    慕容楚衣:………………

    顾茫茫:蟹蟹“三月世木虫”“莳萝” “南墨湘橋”“喵与鱼的碎碎念”“瑾瑜”“蔓蔓呀呀(原名蔓草丫”“疏于你”“谢苏”“晚夜玉衡_谢绝造访”“沈晏”地雷x2“洛洛”“琳酱”“辞呈”“昴樱花开了”“昵称不重要”“意迟迟”“白酒”地雷x2“江山客”“榆木想吃糖”“晚宁的小锦囊”地雷x2“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 “肥鸡” “姒苡”“我对晚宁哥哥一心一意”“叶风眠”“理想是从医”“猫小姐”“题春词”“看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相思一叶”“Cassie Luo”“36531551”“篱。”“当时明月在”“黎明”“阿芊”“公子墨。”地雷x3“ryota24”“Vic南辞”“31729408”“橘子洲的小花花”“黎明”“每天都为燃晚流lui”地雷x2“野小仓”“岛田鸣门卷”地雷x3“腿儿腿儿”“灬亦辰”“墨氏兄弟我的爱”投掷地雷~~~

    “文竹”“每天都为燃晚流lui”投掷手榴弹~~~

    “吃饭团的曳总”“每天都为燃晚流lu”火箭炮x2“眼神君”投掷火箭炮~~

    “黑丁饭团”投掷深水鱼雷~~~

    大狗子:2019-04-14 22:38:29灌溉5瓶营养液的小伙伴被抽掉了艾迪,2019-04-15 16:49:43灌溉1瓶营养液的小可怜被抽掉了艾迪,谢谢你们~~“终是自在”,“谢让酒”,“晏”,“玉兔阁”,“Vic南辞”,“ryota24”,“球球”,“野花一”“莫上尘”,“草莓草莓”,“慢懒啊”,“蔓蔓呀呀(原名蔓草丫丫头)”,“factor”,“给我生小猫崽吗”,“秋娘”,“微微微微微w”,“怒不遏”,“沐樱”,“Cassie Luo”,“卿辰”,“RainyIsnd”,

    “饮虹虹”,“夜雨轻雷”,“是巫名哇”,“卡卡”,“初蔻”,“八面伪善”,“夏目”,“一根萌草草”,

    “灵幻新隆的女人”,“LDDD”,“星月”,“观凌艾草”,“茳芏”,“陌城月i”,“陌城i”,“Senmoun”,

    “秋菌”,“拾肆”,“Sunshine”,“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榆木想吃糖”,“素还真好吃”,“9er”,

    “Lolipopligo”,“集兰尚雪”,“昵称不重要”,“唐骨骨”,“罗生堂下”,“Yooooga?”,“尘”,“lions1325”,“糖包不吃糖”,“沧沧沧沧云”,“昵称不重要”,“菱芽的哑铃”,“糖包不吃糖”,“Iris”,“疏于你”,“背时时\\嗖酱(”,“Asdfgg”,“秋迟家的言说”,“茶夜白”,“梧雨叶生”,“嫄爱喝脉动&白开水”,“冰蓝色”,“专看百合文的小号”,“癫语客”,“野小仓”,

    “二进制治疗法”,“这位蚊子兄请你闭嘴”,“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琳宝宝”,“桃花三两三”,“黎明”,灌溉营养液~~~

    日常感谢追文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