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讲故事的老道士
    黄知轩和老娘想法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其实主要是随着家里面金银渐多,老娘的想法改变了。y。z5。a.coM

    之前老娘看不起奴籍的香竹,黄知轩表示理解,可是老娘却突然看不起商人了,这让黄知轩有些郁闷。

    之前娘俩达成共识说要开酒楼的,现在老娘突然不同意了,说这会影响儿子的才子之名,非要拿着金银去买地,让自己当地主婆,儿子当地主家公子。

    没办法,虽然最近黄知轩堪称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个家还是老娘说了算,黄知轩即使已经开了挂,拥有穿越的光环,也不得不在老娘面前妥协和低头。

    通过这件事情,黄知轩也算认识到了古人对土地的热衷,不过这并开不难理解,毕竟这个时代还是以农业为主导的经济,生产力底下,地方和家庭主要还是自给自足。上到君王,下到百姓,都必须重视土地,否则没法活下去,特别是刚刚经历了五代十国的乱世,金银和商铺什么的在乱世都是浮云,能够产出粮食的土地才是最实惠的。

    经过娘俩一天一夜的艰苦谈判、对峙和交流,以及说服与被说服,最终达成了一个折中的意见——三分之一的钱拿来买地,三分之一的钱用来开酒楼,三分之一的钱存起来给黄知轩娶媳妇用。

    买地的事情曹韵寒去张罗,开酒楼的事情黄知轩只能自己操心。

    正要到街上转转,看能不能盘下一个两层的酒楼,黄知轩刚出巷子口就被人堵住了。

    看着堵住自己的人,黄知轩眼睛发亮,心想终于来了。

    自从自己作的画在卫国公夫人寿宴上传看,并得到在场所有贵族和勋贵的认可之后,黄知轩便知道自己的独门生意要出现了。

    试想一下,在后世全世界就你手中有一个相机,其他人都没有手机更没有摄像机,你的生意会有多好?

    全世界每个人都想找你来照相。如今黄知轩特殊的作画之法,所作的画逼真的和真人几乎一模一样,这就相当于整个天下就他一个人手中拿着个相机。

    ……

    眼前堵住他的人虽然是熟人,甚至是自己的福星,乃至是贵人,但成名之后,第一单生意不能免费,最多打个折。

    “石兄,你可来了,可想死小弟了。”黄知轩欣喜无比的向石保吉的马车走去。

    石保吉看着黄知轩如此热情和欣喜,顿时心中感动,笑着挥了挥手,便要下车。

    “石兄,你不用下马车了,为节省时间,我直接上车。”黄知轩说着话,越过几名护卫,麻利的钻进了车厢。

    石保吉愣了一下,笑道:“看来黄小弟是猜到我来找你所为何事了。”

    黄知轩打量石保吉的马车,发现和对方送自己的马车差不多,随口道:“这还用得着猜,那天见你爹几位如夫人看我的神色,就知道你爹这两天必定是很烦。”

    “哈哈哈……你说的对,我爹的确快要被烦透了,所以让我来请你去给她们作画。”

    ……

    ……

    黄知轩给石守信四个美妾作画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整个过程神色平静,眼睛灰暗无光,不敢在一些敏感部位停留哪怕超过一秒时间,更不敢多说任何的废话。

    总之,后世摄影师肆无忌惮的观赏美女顾客,甚至借机揩油的事情他是半点都不敢做的,至于如后世一些不良摄影师那样勾搭美女顾客的事情想都不敢想,那简直是作死啊!

    只是,石守信这四个小妾个个容貌美丽,身形妖娆,都是熟透了的美妇,又穿着最能体现自己身材的衣服,且尽可能的将自己打扮得最美,这对黄知轩的自控能力可真是极大的考验,四幅画作下来,出了一身大汗。

    等四幅画作完,黄知轩旁边也多了四个小箱子,这是四个美妇给他的赏赐,分别是一百两银子,一颗成色不差的珍珠,一柄玉如意和一锭二十两重的金元宝。

    刚作完画,还没有来得及听这四个美妇赞美之意,黄知轩便被叫到了石守信面前。

    相比盯着四个美妇,石守信这张有些黝黑,略显粗犷的脸实在是有些辣眼睛,特别是作完了画,卫国公府貌似没有额外再付报酬的意思,更让黄知轩心情低落。而听了石守信说的话后,他心情已经不止是低落了,还有些惊悚。

    “你说的‘杯酒释兵权’那个故事,老夫这这两天好好琢磨了一下,越想越有意思,你给老夫说实话,到底是从何处听来的?说书人之类的鬼话你不要再拿出来说了,我派人去向阳镇打听过,你们镇上就一个说书人,他从未听过这个故事。”石守信一见面便问了一个让黄知轩心惊肉跳问题。

    来卫国公府之前,黄知轩便想到石守信可能会再次纠缠这个问题,所以不管心中多么惊惧,面上倒也能做到面不改色,沉着说道:“伯父,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冬天,那天下着大雪,早上我起床,打开院门,正要扫雪,发现门口有一个老道士要和我们家化缘吃喝,我就给了他半个饼子,倒了一碗热水,然后他就给我讲了这个‘杯酒释兵权’的故事。”

    石守信似笑非笑的看着黄知轩,不怀好意的说道:“那你说说,那老道叫什么名字?”

    黄知轩装作没有看出石守信的怀疑,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哦!对了,他当时讲完那故事后,摸着我的头说这孩子注定不凡,然后就躺我们家门口睡着了,我担心把他冻着,就把他搬到我们家里面,结果伯父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石守信随口接着话,但眼露凶光,准备教训一下说谎话的黄家小子。

    “这老道竟然连着睡了七天七夜,怎么叫都叫不醒,要不是看他还有呼吸,我都把他埋了,后来他醒了之后,说有缘再见,然后便离开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哦!对了,我记得他自称是扶摇子,又说有个皇帝赐他‘白云先生’的称号。”

    石守信突然神色一凝,猛的站了起来,失声道:“什么,扶摇子,白云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