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我是天才!
    斳云昕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起初还以为师弟醒悟了,开始为门派着想,以大局为重。yz5a.cOm

    可谁曾想,稳定下来没一个月,这师弟就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终日一个人待在房子里也不出来,唯一能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午饭晚饭的时间。

    斳云昕也不是没劝过林洛,可是这个掌门师弟总是满口答应,说得很好可是一转头就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劝了几天见没有效果,斳云昕只得叹气不再理会林洛,每天独自在练武场练剑。偌大的门派每天就她一个看上去还活着的人。

    该死的师弟每天窝在房间里,山下的偶尔兴起下山一趟,看会不会遇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顺便拐带有天赋的孩子或者找几个带艺投身的弟子。

    起初林洛忙的要死没有发觉,之后三番四次发现斳云昕不在,最后才知道斳云昕天天跑出去搞“传销”。

    为此林洛狠狠的训了斳云昕一顿,这把人忽悠过来了,又没有本事教人家,这不是耽误孩子么!而且弟子弟子,就是要保证门派传承的,当即收的弟子可就是大弟子,那是注定以后要继承师门的,怎么能随便找?

    为了不让斳云昕再动这种坏心思,林洛直接摆出了凌云派掌门人的身份,勒令她不准下山,更不能带陌生人上山。

    听到这个结果,斳云昕的肺都要气炸了,当即甩下筷子气哄哄的回闺房去了。

    夜里晚饭的时候,斳云昕摆着一张臭脸。她明明做的都是为门派好的事情,怎么在师弟嘴里就成了门派传承的千古罪人,现在这偌大的门派只有他们两个人,名义上的门派罢了,连一个小辈徒弟都没有,怎么称得上是一个门派?

    越想越气,越想越怒,斳云昕放下筷子,黑着脸问到:“林师弟,如今我们也算安定下来了,但是门派里毫无生机,若是这般,怕是经营不了多久。”

    斳云昕说的没错,现在门派里少的就是跑腿的小辈。现在没有传人弟子,凡是都需要林洛和斳云昕亲力亲为,被琐事困住了身子,必然会减少修炼增进的时间,实力也提升的越来越慢。斳云昕是通过这个侧面告诉他,现在是时候收徒壮大门派了!

    而师弟现在天天躲在房中,想必刚捡起来的功夫又生疏了。如果又有人欺负上门,到时候不过又一次被欺辱罢了。

    “林师弟……”林洛听到斳云昕对自己的称呼,越听越不对味。

    林师弟,是个太监啊!

    其实斳云昕是误会林洛了,这几日林洛废寝忘食的修炼内功,打坐久了就站起来练练拳脚马步,刺剑挑剑什么的,这些个动作在屋子里都还是可以做的。所以林洛并不是像斳云昕说的,天天待在屋子里研究什么奇淫巧技。

    被斳云昕变相的训斥,变相的说不负责任,林洛也没有恼怒。

    斳云昕已经比后世那些泼辣的女子强太多了好伐!这么能武能持家的好师姐,好女子,林洛怎么会怒呢,“师姐无需担心,这几日我在修炼内功,如果能成功凌云派就又能多一门可以修炼的功夫了。”

    “自创功法!?”斳云昕显然不相信,林师弟一个下品剑徒,堪堪入门,就眼高手低的想要自创功法,这简直——简直是异想天开!在她的记忆中,能自创功法的无一不是江湖豪侠,门派大能,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自创出来的功法,能用吗?

    如此想来,斳云昕就直接自动无视了林洛的“谎言”。看到斳云昕一副苦瓜脸表情,林洛就知道师姐肯定不信他的话。

    “师姐,你在这里稍等,我回房一趟!”林洛略加思考,心底便有了决定。

    瞧着林师弟一溜烟又跑回房里,斳云昕的新一轮苦口婆心宣告失败,忿恨的跺了几下脚,这个师弟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哼!气的斳云昕都爆了粗口,可见被林洛气成什么样。

    林洛匆匆赶回卧室,找齐了笔墨纸砚,把「金关玉锁诀」秘籍摊开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始在白纸上誊写。

    林洛是想把这门内功教给斳云昕。为了圆自己独创的谎话,所以林洛需要誊写下来,这原本秘籍肯定不能交出去,一下子就露馅了。

    斳云昕本来的实力就比他强,不过林洛苦修了一个月的内力,也已经冲击到上品剑徒,和斳云昕到了同一个境界,而且他还有「天外流星」这等杀招,此时就算和斳云昕对上也丝毫不怵,要是能用出「天外流星」,林洛可以保证自己必胜!

    在这种情况下,内功秘籍就没有藏下去的必要了,况且门派复兴也不能靠他一个人不是?

    至于师姐得了秘籍变得比他还厉害,新的一月到了,又可以抽取秘籍了,你说林洛还会害怕吗?

    内功秘籍一共十三张,每一诀一页,加上开头的介绍和结尾处的总纲,共计二十六页。林洛消了大半个时辰,抄的手酸臂麻,貌似从高中之后,就再没这么用功的动笔抄写过东西吧?

    等到林洛拿着厚厚的还未来得及装订的十几张纸回到修心殿的时候,斳云昕竟然还真乖乖的待在那里……

    林洛抄写了大半个时辰,天也由亮转黑,此刻斳云昕坐在修心殿中,小桌上只有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照到斳云昕脸上,竟然泛出了淡淡的红色,不知是灯红还是脸红,琢磨在一起让人无法辨识。

    “师姐,你还没走?”林洛自然有些吃惊。他起初以为抄写起来会很快,薄薄的小册子,整篇加起来也不过千字,外加几幅粗浅的运行经脉图。

    可是等到拿起毛笔,林洛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尼玛忘记咱不会写毛笔字了!

    虽然不会正确的拿毛笔的姿势写字,不过林洛还是照猫画虎的用执钢笔的样子书写起来,不过这下速度就慢了很多,再加上经脉图中经络一定要标的正确,速度又降下来不少,所以在林洛誊写的时候,就已经想到或许斳云昕早就走掉了呢。

    斳云昕接过林洛手上厚厚一沓宣纸,虽然没有封面,但是粗略的扫了几张,颇有见识的斳云昕就瞧出了所以然,“内功心法?”这时代虽然武林门派众多,如雨后春笋一般,招数虽多但是内功心法对练武的人来说,依旧是属于高档货,奢侈品。

    想想岐山剑派开山的祖宗,能在岐山建门派,内功却还是粗浅的吐纳心法,就知道这东西是有多么可遇不可求了。

    现在一个实力低微的师弟真的拿来了一份内功心法,而且听他口气还是他自创的,怎的叫斳云昕相信?会不会练死人啊?

    斳云昕一脸狐疑的看了看林洛,发现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躲闪神色匆忙局促,只好静下心低头瞧一瞧这一堆乱糟糟的宣纸。

    展开宣纸,里面有口诀和配图,的确是关于如何运气练功的。

    林洛在誊写的时候,特意将有关全真教的话语打了马赛克,唰唰唰春秋笔法直接忽略掉。

    运气的方法倒不是很难,修炼过多年内功的斳云昕自然也看得明白,除了个别地方涉及到儒家、道家的晦涩的专业术语,其他地方都看的很明白。看的同时斳云昕也一心多用,分了一丝精神搬运着内力按照纸上的方式运转。

    效果的确不一般!和之前练习的吐纳心法有些共通之处,不过整整二十六张的宣纸,比吐纳心法百字的口诀要复杂的多,配好的图文上涉及的经脉,也比吐纳心法宽裕很多。

    直到现在,斳云昕才算是真的相信了手上拿着的是门内功心法

    再次看向林洛的时候眼神都变了,“林师弟,这真的是你自创的,内功心法?”

    斳云昕说出的这番话,让她自己都难以置信。

    一个只有下品剑徒的师弟,竟然能够自创出这么绝伦的内功心法,如果此刻非要用几个字来形容他,那就是天纵奇才,仲尼转世了。

    虽然修为比较低,但是斳云昕的眼界还是有的,这门内功心法,足够她练到剑者境界!

    听到斳云昕又叫他林师弟,林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千万不能让这妮子叫惯了,叫惯了林洛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师弟,那是太监的名字啊!

    “只要不叫我林师弟,一切都好商量!”林洛的脸色有些阴暗。

    斳云昕不知道为什么林洛会突然间的生气,难道不应该叫他林师弟吗?

    不过既然师弟生气了,那也就不叫了。

    “掌门师弟,这内功心法真的是你自创的?”斳云昕换了个称呼继续问到。其实现在问不问她心底已经有数了,林洛脸上丝毫没有骗人的迹象,而且师门一共几门功夫她是掌门女儿自然比林洛清楚,所以这不会是爹爹悄悄传给林洛的。这段时日两人也都住在山上,更不用说林洛在什么地方发现的了。

    如此想来,也只有是他自己埋头在房间里钻研出来的,而且瞧这秘籍,里面有儒家,有道家,甚至还有些佛偈,只有师弟博览群书,才能想到引用这些东西。想到最后,斳云昕心底已经肯定这东西是林洛自创的了。

    林洛本来就是为了圆谎,在二十一世纪,各种毁三观的事情都见过了,只是小小的开一个善意的谎言,林洛怎么可能脸红,那也太次了,简直就是对他修炼二十年的侮辱!

    见到林洛点头,斳云昕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师姐,这门内功我已经修习过了,只要平稳修炼,想必你很快就会突破剑徒,进入剑士品阶了。”林洛说着,提剑迅速的刺出。

    斳云昕实力在上品剑徒,自然能看清林洛的出剑。

    一剑刺出三点星芒,这是打通三条经脉成就上品剑徒的标志之一。

    斳云昕干脆看的愣住了!

    短短两个月,师弟就从下品剑徒修炼到了上品剑徒,怒冲两道经脉,这——简直不可思议!

    震惊,震动,最后斳云昕竟然哭了出来,林洛的飞速成长,让她看到了门派复兴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