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章 我也是没办法
    “知秋。”

    顾清欢打断知秋劝慰的话语,低下头,那双桃花眸中一片清冷淡淡,好似一汪深潭。

    知秋差点以为自己要陷进了小姐的眼瞳中。

    她一愣神,数息后才反应过来:“小姐?”

    “你相信我吗?”顾清欢认真问道。

    “奴婢当然相信小姐!”

    别人不了解小姐,她怎会不知小姐是什么样的人?

    若不是小姐八岁时那场变故,小姐也不至于变得……

    可无论顾清欢变成什么样,知秋仍旧相信,她的小姐,是全天下最好的小姐!

    “如果我说,不是我推楚家小姐下水,凶手另有其人,你信我吗?”顾清欢又问道。

    “信!”

    知秋下意识点头,随即大惊失色:“凶手另有其人?!那小姐岂不是被人——”

    陷害?!

    “没错。”

    顾清欢点头,拉过知秋的手,严肃道:“所以知秋,我一定要尽快回去!要不然,等害我的人把证据都毁了,一切就来不及了!”

    知秋从震惊中回神,喃喃:“我就说……以小姐的性格,真要闹什么不愉快,当场跟楚小姐互扇巴掌还有可能,怎么会在背后害人?”

    顾清欢:“……”知秋,这么多年,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

    似乎察觉到顾清欢微妙的视线,知秋连忙转移话题:“小姐,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说这话时,知秋感觉眼眶微微发热。

    七年了。

    自打顾清欢八岁那年的变故,她不顾小姐当时的心情,情急之下说了不该说的话,再加上听雨之流趁此机会在小姐面前露脸。

    与快言快语的她不同,听雨格外顺从小姐,小姐说一便是一,绝不会提一个二字,久而久之,便彻底替了她的位置。

    在那之后,知秋就被顾清欢冷落了七年,作为贴身大丫鬟,时常连小姐的房门都进不去!

    知秋偶尔会想,如果她不是小姐娘亲带回侯府的,是不是早就被贬到外头扫地了?

    即便如此,知秋也不曾怨过顾清欢,她相信她的小姐,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用心良苦,还有耿耿忠心。

    终于在今日,顾清欢愿意重新信她了!

    知秋无比珍惜这一机会,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听顾清欢讲话。

    “首先,我要在今天内离开归宁寺,回帝都。”顾清欢道。

    听到这话,知秋忍不住道:“小姐,这怎么可能?老夫人让您抄的一百零八篇佛经,您可是……”

    一个字都没写啊!

    这几日在归宁寺,顾清欢摔过碗,绝过食,爬过墙……

    就是没抄过经!

    可这佛经抄不完,老夫人派来的卷云与门口那两个粗使婆子,怎么可能放顾清欢走?

    “所以啊,我不能用常规手段离开这里。”顾清欢一脸淡定。

    知秋心领神会,瞪大双眼:“小姐,您要偷跑吗?!”

    “嘘,小点声。”

    顾清欢捂住知秋的嘴,她压低声音,道:“也不算偷跑,我准备扮成卷云的样子,骗过门口那两个婆子,离开归宁寺,所以我要你待会把卷云骗过来,从背后把她打晕,我要换上她的衣服和首饰——对了,你带了胭脂水粉没?给我拿过来,我要用。”

    “带是带了……”

    知秋挣开顾清欢的手,脸跟苦瓜似的:“可是小姐,不说别的,易容换脸一事,也只存在于话本里头,您哪能真装成卷云的模样啊……”

    “我也不是真能变成卷云的模样,但有那么几分相似,就够了。”顾清欢对此轻车熟路。

    前世,她可是戏院里最好的戏子,就连带她的师傅也自认不如。

    而她所在的戏院,又是整个帝都里最好的。

    她的水平,不容置疑。

    是最强的。

    “可是小姐——”知秋还有话要说。

    “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

    顾清欢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她已经没时间跟知秋浪费了,便态度强硬道:“反正这几日我闹的事也不少了,真要失败,卷云也不能把我怎么着!若是成功,我便能回到帝都,自证清白!你只需要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帮我?”

    “当然愿意!”知秋毫不犹豫的点头,她等了七年,才等到小姐重新信任自己,怎能放过这个机会?

    就算是计划失败,她被卷云或老夫人盯上,她也不在乎!

    知秋在意的,从来只有她的小姐,顾清欢。

    顾清欢满意的点点头:“那就照我说的办。”

    “是。”

    知秋应声,立刻松开顾清欢的腿,从自己房里拿了一堆胭脂水粉盒后,想着顾清欢教她说的借口,又朝卷云的房间走去。

    半刻钟后。

    “……大小姐又绝食了?”

    卷云看着一脸无奈的知秋,叹了口气,“也是苦了你了。”

    知秋勉强笑了笑:“做奴婢的,哪有什么苦不苦的?只是麻烦卷云姐姐陪我走一趟,去小姐那儿,劝劝她了。”

    眼前这名身材娇小,样貌甜美的女子便是卷云。

    卷云是顾何氏的人。

    这次来归宁寺,卷云得了顾何氏的命令,专门看管顾清欢,避免闹出乱子。

    “知道了。”

    卷云点点头,“走吧。”

    说着,卷云腰肢轻摆,迈着轻缓的步伐,朝顾清欢的房间走去。

    知秋连忙跟在她身后,眼底闪过一丝心虚,捏紧的手心里沁出了一层薄汗。

    “咚咚。”

    到了顾清欢的门前,卷云敲了敲门,轻声道:“大小姐,奴婢可以进来么?”

    “……哼!”

    顾清欢的声音隐含怒意,“何事?!”

    卷云有些头疼,这小祖宗,可是顾家公认难应付的啊。

    刚来归宁寺的三天,她没少被折腾!

    不过是起个夜,就能看到小祖宗爬墙逃跑,苦了她这不到一米六的小个子,用吃奶的劲跳起去抱顾清欢的大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位“红杏出墙”的小祖宗给扒拉回房。

    也不知道这次,屋里的小祖宗又要给她出什么难题。

    想着,卷云推开门。

    意料之外,门内没有被摔的一片狼藉。

    原本以为会大发雷霆的顾清欢,穿着一身单衣,亭亭玉立在屋内,那张明媚张扬的脸上,较于平常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沉稳恬淡,真叫人……

    移不开视线了。

    大小姐,可真是好看啊。

    卷云心想,若不是大小姐脾气太糟,名声太差,别人提起永安侯府的小姐,恐怕只会想起顾清欢,而不是那什么顾灵仙!

    区区的庶家小姐,怎能代表侯府小姐之名……

    “卷云。”

    就在卷云发呆之际,顾清欢的声音响起,没有之前在门外听到的山雨欲来,反倒带了一丝无奈:“我也是没办法。”

    “啊?”卷云一愣,什么?

    “砰!”

    还没等卷云反应,她只觉后颈一痛,顿时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