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五章 为什么?
    “哈啊、哈啊……”

    言锦喘息着,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劲逃跑,她时不时扭头朝后方看去,远处隐约有两个黑影飞速靠近,这一幕让她心肝震颤——

    完了!

    跑不掉了!

    这密林又是偏僻小道,来人救她的可能……

    是零啊!

    莫非她今日真会命丧于此?!

    言锦眼前阵阵发黑,她天生体弱,能撑到现在已是不易。

    跑不动了……

    她真的……跑不动了!

    绝望涌上心头,言锦只觉窒息,眼眶泛起阵阵酸涩,她只想扑倒在地大哭一场,她还不想死啊!

    “唰!”

    就在这时,旁边一人高的芦苇丛中,忽然伸来一只手,将言锦拖了进去!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十分熟练地捂住了言锦的嘴巴,避免她在惊慌之际叫出声。

    “唔……唔唔?!”

    言锦下意识挣扎,她把林子里出现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来杀她的黑衣人!

    “冷静一些,我是来救你的。”

    这时,一个清幽镇定的女声,在她耳侧响起:“不要挣扎,弄乱了芦苇丛,会被他们发现踪迹的。”

    这声音带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威严,言锦莫名觉得对方可以信任,尽管心中仍有些惊慌,但还是努力克制自己,不再挣扎,与对方一起蜷缩在芦苇丛中。

    那人空出另一只手,把她蹬乱的芦苇拨回原样,与此同时对她低声说道:“先别说话,学着我的样子,我们慢慢走远一些。”

    言锦立刻点头。

    那人见她冷静下来,这才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

    言锦得了自由,转头想要看清救她的人是谁,却只看到了一个猫着身,在不惊动芦苇丛的情况下,缓慢前行的背影。

    在这人身旁,还跟着另一个人,看背影皆是女子,穿着打扮倒不像什么大家小姐,但也不寻常,大约是哪个大户人家有头面的丫鬟。

    思考间,言锦学着她们的模样,猫腰前行。

    三人刚走出二十多米远,芦苇丛另一边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言锦浑身一僵,吓得不敢动了。

    是那两个黑衣人!追到了这边!

    他……他们会像杀掉自己的车夫、婢女那样,也杀了自己吗?!

    言锦浑身颤抖,指尖发凉。

    就在这时,一片温软覆在她的手背上。

    言锦一愣,抬头对上一双深幽淡然的眼瞳,那平静的眼神,在无形之中抚慰着她焦躁不安的心。

    前方女子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对她做了一个嘴型:“走。”

    说完,她牵着言锦,无声前行。

    大约是有人牵着自己的手,所以安心了些,言锦终于抬起原本僵硬的腿,跟着这名陌生女子朝芦苇丛更深处行走。

    “人呢?!”

    这时候,芦苇丛另一边响起一个粗哑的男声,带着腾腾杀气:“一个小娘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

    “或许是躲起来了。”

    又一个尖细的男声响起,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似金属钗在琉璃上用力划过:“这附近能藏身的地方不多,你找那边,我找这边!可不能让那小丫头跑了!”

    “妈的……少命令我!”

    那粗哑的男声不耐烦,“我找这边,你找那边!”

    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随你。”尖细男声被驳了面子,语气也不太好,似乎碍于在执行任务,才没跟对方吵起来。

    三十多米外的芦苇丛深处,言锦边走,边听着两人的声音,后背的衣裳都被冷汗浸湿了,要是那两人进了芦苇丛该怎么办啊?

    这么近的距离,她们想跑,也跑不掉啊!

    “趴下。”

    就在这时,耳旁忽然想起一个声音。

    言锦一愣,就见牵着她手的女子,示意她趴到地上去。

    尽管不明其意,言锦还是乖乖照做。

    “知秋。”

    那女子对同行的人低声道:“待会帮我把他的腿摁住。”

    她的腿?

    言锦一愣,忍不住低声问道:“摁我的腿做什么?”

    女子闻言,微微一顿,多看了言锦一眼,对她轻轻摇头。

    言锦立刻明白,自己会错了意。

    可是这里,除了她,那名被称作“知秋”的女子,还能去摁谁的腿?

    再去看知秋,言锦发现,知秋也是一脸茫然,似乎没明白女子的意思。

    “沙拉沙拉——”

    就在这时,芦苇丛另一边,一阵脚步声响起。

    言锦心中一紧,黑衣人过来了!

    女子也发现了,她耳朵一动,拉着知秋往斜边退后两步,两人隔了大约一米的距离。

    言锦离她们两米远,隐约看到女子两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可惜现在天色渐暗,芦苇丛中更是光线模糊,也看不真切。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高大的人影若隐若现,大步朝这个方向走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长刀,时不时把碍事的芦苇砍倒。

    黑衣人离女子那边越来越近,五米、三米、两米……

    这个距离,若是眼尖一些,就能看到那女子了!

    言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要是被发现的话……

    “唰!”

    就在黑衣人离女子只剩一米时,女子猛地发难,从地上蹿起,朝黑衣人袭去!

    黑衣人只想着找到言锦,并未防备——

    不过是一个拿药罐子吊命的小娘们,有什么好怕的?

    可谁能料到,芦苇丛中,会出现一个行动迅捷的第四人?!

    等对方近身,黑衣人才终于回神,刚要一刀砍过去——

    “咔嚓!”

    耳旁,传来了蛋碎声。

    黑衣人浑身僵住,失去知觉,唯一有感觉的,是他的腿间……

    剧痛无比!

    黑衣人刀都握不住了,掉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他张大了嘴巴,“嗬嗬”的倒吸凉气。

    就在这时,一团布被人塞进了他的嘴里,堵住了他的低吟,对方趁他不备,将他猛地扑倒在地,借着这股力,顺势将一根金簪斜刺入他的喉管,将他的喉咙划拉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皮肉翻卷,鲜血喷洒而出!

    一气呵成!

    黑衣人还没从蛋碎的痛苦中回过神,喉咙的剧痛将他所有的声音都封住了!

    他垂死挣扎,想要引来远处同伴的注意。

    可不知是谁死死摁住了他的腿,让他挣扎不能!

    黑衣人只觉眼前发黑,喘不上气来,脸从红色憋成了紫色,再这样下去……

    他会死的!

    不行!

    必须要找人来……救自己!

    黑衣人只能借着最后一丝力气,猛地摇晃了一下旁边的芦苇——

    妈的……快来救老子啊!

    “发生什么了?”

    立刻,芦苇丛另一边,数十米外的同伴发现了不对劲,尖细的声音迅速靠近:“丁未?”

    芦苇丛中的丁未头一次觉得同伴的声音如此动听,他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就在这时——

    “妈的!别过来!”

    一个熟悉的粗哑嗓音从丁未耳旁响起,带着气急败坏:“老子踩到屎了!”

    丁未瞪大眼睛,用见鬼似的眼神,死死盯着离他不足半米的陌生脸庞,用他最熟悉的声音咒骂着:“妈的!臭死老子了!”

    说话间,那女子还摇晃了几下芦苇丛,好似这儿有人在动作,比如……

    擦屎。

    芦苇丛外,黑衣人的同伴一听这话,立刻顿住脚步,迅速后退:“我去那边继续找人了!”

    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跑远了!

    丁未眼中的震惊凝固,逐渐被绝望覆盖,最终化为空洞,失去神采,没了声息。

    直至死掉的前一刻,丁未都不明白——

    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小姑娘,会与他有着一模一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