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七章 老毛病
    顾清欢洗净了脸上的血水,同时伪装用的胭脂水粉也被洗掉了,露出了真容。

    “啊。”

    言锦看到她,抬手掩在嘴边,“你……”

    自己是看错了吗?这张脸貌似……

    “我叫顾清欢,你认识我?”

    顾清欢面上没什么变化,心中却诧异,言锦居然认识自己,她都不记得言锦的样子,还是通过刺杀事件,才推断出言锦的身份。

    “你真的是……顾清欢?我叫言锦,我父亲是靖国公,想必你也听说过我。”

    言锦看着眼前这名气质清幽淡漠的少女,掩不住的惊讶,“我还以为我记错了……两个月前我偶然在宴会上见过你。”

    顾清欢容貌出众,言锦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朝身旁的楚萱好奇问道:“那是哪家的小姐?长得可真好看啊。”

    楚萱顺着她的视线看到顾清欢,顿时嗤笑一声:“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脑袋空空,堂堂永安侯家的嫡系大小姐,却被庶家小姐玩弄于鼓掌,草包一个!”

    言锦一开始还不信,顾清欢长得太明媚张扬,看着哪里是被人玩弄鼓掌的?

    她玩弄别人还差不多!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倒真应了楚萱的话。

    宴会中,顾清欢因堂姐顾灵仙三言两语的挑拨,竟然跟别人吵了起来!

    而始作俑者顾灵仙,却神隐在旁边,一副置之度外的样子。

    那时,言锦还在可惜,居然又是一个草包美人。

    “两个月前?”

    顾清欢的声音打断言锦的思路,她眼底闪了闪:“是宣宁侯蒋家大小姐,蒋悦的及笄宴?”

    说话间,三人顺着官道往回帝都的路走。

    “是啊,顾小姐与蒋小姐还是朋友吧?”言锦道,她看蒋悦十分巴结顾清欢,两人看着也比较亲密。

    朋友?

    顾清欢差点嗤笑出声,是啊,她跟蒋悦确实是“朋友”呢!

    还记得前世她家落难后,蒋悦还特地领了一大群昔日好友,来戏院看她,“赏”了她不少铜板!

    也是那一日,顾清欢才看清,原来过去那些聚集在她身边的朋友,不过是想借着她的身份,蹭好处的吸血虫罢了!

    宣宁侯虽然也是侯,可不同于她家世袭的爵位。

    蒋家的爵位每传一代,就会降一等,若是子孙辈没什么出彩的人物,过不了两代,就会从上流圈子里被踢出去,回归平庸。

    再加上蒋家是靠着运气新晋的贵族,自身没有根基,虽说是侯爷,可府邸里过得日子却寒酸,配不上这个身份,又怎么能跟作为开国功臣,将荣耀延续三百多年,根基深厚的顾家相提并论?

    蒋悦的兄弟又不争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蒋家注定要败落,连带着蒋悦也被贵族圈里的小姐们瞧不起。

    最后,她也只能巴结比较好打发的顾清欢。

    前世,顾清欢因为顾灵仙与蔡玉萍在旁边挑拨,只信堂姐表妹才是对自己好的,于是与不少小姐都闹僵了关系。

    蒋悦与这两人臭味相投,自然也能通过她们的关系,讨好顾清欢,玩到一起。

    在外人看来,她们确实是朋友。

    至于真实情况……

    前世,顾清欢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所以看不清自己被淤泥包裹,瞎眼瞎心。

    可这一世——

    “我和蒋小姐并非朋友。”

    重活一世,顾清欢要是再看不清,她就真的无药可救了,“只是她与堂姐关系好,堂姐爱拉着我跟她们一起玩,我平时又是一人,不好拒绝。”

    三言两语间,顾清欢就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她也不想跟蒋悦一起玩。

    可顾灵仙跟蒋悦是朋友,就把她拉着凑到蒋悦那边。

    她平时又是一个人,没有借口拒绝,只能依了顾灵仙。

    言锦闻言,立刻信了大半,她忍不住打抱不平:“你那堂姐,不过是你父亲的庶兄生的!区区一个庶家小姐,也能如此嚣张,勉强你去跟那种货色……咳咳咳!”

    察觉到自己差点失言,言锦赶忙用咳嗽掩盖,然后干笑:“可能是之前逃跑吹了风,喉咙忽然不舒服了。”

    顿了顿,又道:“顾小姐,作为外人,我也不好对你家的姐妹关系说三道四,但作为永宁侯家的嫡大小姐,你也不能太顾着姐妹情面,任由那些人骑到你头上撒……咳咳咳!”

    “喉咙又不舒服了。”

    言锦的演技很拙劣,她话锋一转:“总之,有时候性格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啊,偶尔也要硬气一些才行!”

    顾清欢在旁边听着,眼神微怔,她没想到言锦会跟自己说这些。

    如果自己心思坏一点,把今天言锦的言行传到外头,保管第二天言锦多年的好名声就会碎的连渣也不剩。

    这一点,想必言锦心里也清楚。

    可她为了提醒自己,却还是直言直语,这真是……

    “多谢言小姐提醒。”

    顾清欢的笑里多了几分真心,“待我这次回府,会好好清算过去那些事的。”

    言锦以真心待她,她也愿意以真心待言锦。

    言锦见顾清欢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完,她想到了什么,支吾了一会,忽道:“顾小姐,今日遇到你之前,我也曾听信他人的话,错怪了你,实在抱歉。”

    顾清欢没有在意,反而淡淡笑道:“彼此彼此。”

    言锦先是一愣,继而掩嘴笑了——

    是啊,自己在他人口中,也不是今日展现给顾清欢的模样啊!

    只是,刚笑没一瞬,言锦脸色一变:“咳咳咳——”

    这一次,不是伪装的,而是真的不舒服。

    顾清欢立刻反应过来,顿住脚步,抚着言锦的背:“你没事吧?”

    “老……老毛病……咳、咳咳……”

    言锦呼吸不畅,话都说不了了,白皙的脸颊转为通红,隐隐发紫,她抬手艰难的指着自己的腰带。

    顾清欢会意,从言锦腰带里翻出一个纸包,从里头找到一颗小小的黑色药丸,塞进了言锦嘴里。

    努力咽下药丸,过了一会,言锦终于恢复,她浑身发颤,抓着顾清欢的手臂,虚弱道:“多谢……”

    顾清欢看她满头冷汗,便朝知秋吩咐:“知秋,你背着言小姐,我们要加快速度,尽快回帝都了。”

    “是,小姐。”

    知秋背起言锦,三人重新上路。

    言锦趴在知秋的背上,缓了一会,才有力气说话,她环顾四周后,秀眉轻蹙:“奇怪了……为何我家里还没派人来找我?”

    一旁,顾清欢听了这话,心中微微一跳——

    该进入正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