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一年前
    思绪一顿,顾清欢又想到了什么,“莫非……”

    她怔了怔,“那男人……不会真把我的话听进去了?”

    白日谈话时,她洗刷了自己的嫌疑,表示自己是可以信任的人。

    言昭……真愿意信她了?

    “不论是不是真的,这信看完都得烧掉。”

    顾清欢很冷静,言昭真愿意信她自然再好不过,有这样一个人做盟友,一年后顾家被盯上时,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可若言昭还是不愿意信她,那么这封信就是个诱饵。

    她要是留下来用到别的地方,将会面临很严重的后果。

    所以,烧掉不留痕迹,是最好的选择。

    想着,顾清欢展开信纸。

    信纸上不过寥寥数行,内容信息却不小。

    已找到为丁未打造牌子的女子。

    现住城东黄粱大道近清流湖处,名娴娘,是假名。

    真实身份为帝都远郊花尤村村长之女尤纤儿,一年前失踪,下落不明。

    看到最后一行,顾清欢眼皮一跳,一年前失踪?

    莫非是跟丁未情投意合,考虑到丁未身份不能见光,所以私奔了?

    信纸上没有别的讯息,顾清欢想问都没机会。

    “刚刚还想夸你,现在搞这么一出,话只说一半……小气男人。”

    顾清欢无奈,抬手将信纸放到烛火边烧了。

    其实,言昭不告诉她全部,也是情理之中。

    这种事,想要说清楚,非三言两语可以描述。

    言昭与她并不熟,何必要为了这点事给她写那么长的信?

    “看来回头要去找言小姐问问了。”

    顾清欢对尤纤儿的事其实好奇心并没有那么大,但这幕后牵扯到蒋悦、蒋家,更与司修远有关!

    司修远是害她顾家的真凶,顾清欢怎么可能放过他?

    前世,她能杀了司修远,这一世,她也能!

    让知秋进来清理了烧掉的黑灰,见时间不早,顾清欢便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她就收到了言锦的口信。

    言锦只说让她去一趟靖国公府。

    顾清欢也能猜出来,言锦是从言昭那儿听说了尤纤儿的事,所以来给她报信了。

    收拾一番后,顾清欢就去了靖国公府,到了言锦的院子。

    “清欢。”言锦迎了上来。

    “言小姐。”顾清欢笑了笑。

    言锦却嗔道:“你我认识也有些日子了,又是手帕交,我叫你清欢,你却叫我言小姐,是不是太疏远了点。”

    “锦儿。”顾清欢立刻改口,她之前只是习惯了那么称呼言锦,倒没有疏远的意思。

    言锦闻言,笑弯了眼,“嗯!”

    “进去说正事吧。”顾清欢道,“这么突然的找我,是查到什么线索了?”

    “清欢,你可真是聪明。”

    言锦讶异,脸上的笑意褪去,她轻叹一声,点头道:“是。”

    见言锦表情不对,顾清欢疑惑,与她一同进入屋里。

    没有其他人后,顾清欢才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也不是。”

    言锦摇头,“事情比想象的要顺利,那个为丁未打造牌子的女子,在昨晚已经被我哥哥找到了,也问清楚了她与丁未的纠葛,只是……”

    “只是?”顾清欢听出了异样。

    “这事,我与你从头说起吧。”

    言锦道:“找到那名女子时,认识她的人叫她娴娘,实际上这只是她的假名,她的真实姓名叫尤纤儿,乃是帝都远郊花尤村村长之女,一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在大概半年前化名为娴娘,搬到了帝都居住。”

    顾清欢点头,表示了然,她其实昨晚就知道这些信息了。

    但,也只知道这么多了。

    “其实,她并不是无故失踪,是被她爹娘赶出来的。”言锦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信息。

    顾清欢一愣,她还以为尤纤儿是为了与丁未在一起,私奔逃跑,谁料真相与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好端端的,为何要把女儿赶走?”顾清欢问道。

    “清欢,你应该还记得我与你提到过的,三个月前来帝都的采花香吧?”言锦又道。

    “记得。”

    顾清欢点头,猜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变,“莫非那尤纤儿……”

    “没错。”

    言锦叹息一声,神色冷凝,“一年前,尤纤儿被采花香盯上,然后……”

    说到这里,言锦停住了,不忍继续。

    顾清欢默了默,才道:“可采花香每次作案后,不是会将受害者杀害吗?那尤纤儿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言锦看向她。

    顾清欢很快明白:“丁未?”

    “是的。”

    言锦道:“是丁未从采花香手里救了尤纤儿。”

    “这……”顾清欢目露诧异之色,丁未那种杀手,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心?

    “人有许多面。”言锦摇摇头,“丁未对我们来说十恶不赦,但对尤纤儿来说……是救命恩人。”

    缓了缓,言锦才继续说道:“一年前,尤纤儿遭遇那般祸事活下来后,第一时间跑回了家,因为是夜里,无人看见,只有她爹娘知道,只是看着女儿那副狼狈模样……她爹娘只怕丢了脸面。”

    顾清欢一顿,轻叹一声:“不是所有父母,都能无条件的爱护子女。”

    “她爹是村长,怕被人知道女儿的遭遇,变成全村笑柄,她娘觉得,都遭遇这样的事了,活着也没意思……夫妇俩都不希望尤纤儿继续活着。”

    言锦缓缓说道:“可他们又不忍心对女儿下手,于是绑了尤纤儿,趁夜将她扔到了荒郊野外……若是不被人发现,机会饿死,抑或是被饿狼吞食。”

    顾清欢面色微冷:“这叫不忍心?呵!自欺欺人!”

    嘴上说着心软,做的事却恶毒到了极致!

    言锦也是面露不忿之色,“即便如此,尤纤儿也求我哥哥不要追究她父母做的事!那对狠毒心肠的夫妇,真不配有这样的女儿!”

    顾清欢冷着脸不说话。

    “后来,尤纤儿又被丁未救了。”

    言锦道:“丁未对她说,只是路过,可尤纤儿也心知肚明,丁未上次救她是路过,这一次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只是……尤纤儿想到她遭遇过那种事,自认为配不上丁未的心,便想自行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