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错了
    厉晓湖神色微变,盯着顾清欢,他貌似镇定的问道“顾小姐此话何意?”

    他不是傻子,顾清欢这么直白的话,他怎么会听不懂呢?

    顾清欢一眼看到厉晓湖眼瞳的颤动,这是人在紧张时的表现,尽管厉晓湖努力装作镇定,但细节部分还是暴露了他不平静的心理。

    果然……吗?

    顾清欢盯着厉晓湖,缓缓开口“白芷。”

    厉晓湖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顾清欢“你?!”

    顾清欢心中明了,转身就走。

    她已经知道凶手了。

    所以,没什么必要耗下去。

    至于从厉晓湖口中探出消息、证据等事,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去做。

    因为,厉晓湖冒用白芷的名字,拿出那烟花的事,也是圣上亲自封赏。

    即便她戳穿真相,也不会拿厉晓湖怎么样,反倒会被圣上认为打了皇家的脸,对顾家心怀不满。

    找厉晓湖杀害白芷的证据?

    不需要。

    她只用知道,厉晓湖是凶手,就足够了。

    这样,她就不用担心冤枉了人,放手去报复!

    “慢着!”

    厉晓湖没料到顾清欢会直接走人,他以为顾清欢都说到这个地步,起码会再问点什么,他连忙叫住顾清欢。

    然而,顾清欢脚步不停。

    “你!”

    厉晓湖脸色微变,迅速朝顾清欢跑了过去,伸手就要拉住顾清欢——

    “唰!”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顾清欢好似后边长了眼睛,飞快躲过了他的手,然后旋身一个扫腿——

    正中他的腿中间!

    或许是疼痛导致的幻觉,厉晓湖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他瞪圆了眼,眼里多了一些血丝,捂着腿间,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张大了口抽气,发不出多余的声音。

    顾清欢居高临下看了他一眼,难掩眼中嫌恶,继而用鞋子蹭了蹭旁边的草丛,像是要把什么脏东西弄干净。

    紧接着,顾清欢就要离开花园。

    “等……等一下……”

    就在顾清欢快要离开时,厉晓湖气若游丝的声音艰难响起“你为什么……会……认识……白姑娘?”

    白姑娘?

    听到这个称呼,顾清欢脚步一顿,她眉头微皱,转身看向厉晓湖。

    沉默一会后,顾清欢收回朝外迈出的步伐,转而走向厉晓湖,停在厉晓湖五米外的距离。

    “你又是如何认识她的?”顾清欢反问道。

    “我和她……是朋友……”厉晓湖仍是疼的直抽凉气,声音颤抖。

    可见顾清欢那一脚的杀伤力多可怕。

    “朋友?”顾清欢冷笑一声,却是不信厉晓湖的话,“朋友就能侵占对方的成果,将一切名誉荣华都拢在自己名下?你说她是你朋友,她会认吗?”

    厉晓湖闻言,一下子沉默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神色黯淡。

    顾清欢冷笑着不说话。

    过了一会,厉晓湖张了张口,有些颓丧的说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她……”

    顾清欢眼神森然“这么说,你承认杀害她的事了?”

    话音落下,厉晓湖瞪大眼睛“什么?!我杀害她?”

    厉晓湖震惊的看着顾清欢,“白姑娘她……不是自杀吗?”

    见厉晓湖这副不敢置信的模样,顾清欢眼中森然褪去,化为失望,“果然……”

    先前厉晓湖称呼白芷为“白姑娘”时,顾清欢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了。

    要真是厉晓湖杀了白芷,怎么会在下意识称呼白芷时,语气如此客气,甚至带着一丝尊敬?

    看来,厉晓湖这条线是断了。

    那么,凶手到底是厨子,还是陈家?

    顾清欢想着,转身就要走,将厉晓湖一人丢在原地。

    厉晓湖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等、等一下!顾小姐,你等一下!”

    顾清欢脚步一顿,扭头看他,神色漠然“还有什么事吗?”

    你居然问我还有什么事?

    先是说出那番让我震惊的话,又差点将我踹的断子绝孙,接着跟没事人一样的离开……

    你怎么好意思?

    厉晓湖确认了一个事实——

    顾清欢真的很有问题!

    “你刚刚说……白姑娘是被人杀的?”

    厉晓湖盯着顾清欢,似乎想确认顾清欢是否撒谎,“你没开玩笑吗?”

    “这是什么可以开玩笑的事吗?”顾清欢面无表情。

    反正她都踹了厉晓湖一脚,也不必继续伪装了。

    厉晓湖闻言一噎,他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

    “你是如何知道白姑娘被人杀害的事?”

    厉晓湖还是有些不信,“我当初去过白姑娘的家,问过她的邻居,也问过官府的人,他们都说白姑娘是自杀的。”

    “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顾清欢讽刺的说道。

    厉晓湖一噎,他道“顾小姐对在下似乎意见很大。”

    “独吞‘朋友’成果,享受所有人赞誉的家伙,也要做好被人发现真相,嘲笑讽刺的准备。”顾清欢淡淡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厉晓湖无法反驳顾清欢,他一阵沉默后,才道“我也想告诉所有人,那烟花并非我一个人的功劳,可是……有些事,我也是身不由己。”

    顾清欢嗤了一声,那意思很明显了。

    厉晓湖也没有在意顾清欢的讽刺,他只是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白姑娘被人杀害的事?”

    “你去过官府,没有问问他们白芷埋在了哪里吗?”顾清欢反问道。

    “你找到了白姑娘的尸体?”

    厉晓湖一怔,“我当初也去找过,但我没找到……”

    “是不敢找吧。”顾清欢淡淡道,“你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她?”

    听到顾清欢再三的讽刺,厉晓湖虽心有愧疚,但也忍不住恼怒“你又知道些什么,就在这里将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

    “我知道结果。”顾清欢看着厉晓湖,神色不改。

    厉晓湖听到这句话,好似被抽干了力气,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双眼无神的盯着地上的青石板,他道“我也……努力过的……我想将白姑娘的名字,放到我的名字前面,因为那烟花的灵感,甚至雏形方案,都是她告诉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