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两百零九章 查探
    “嗯。”

    顾清欢也没否认知月的猜测,在这里的只有她、知秋知月三人,这件事,没必要瞒着谁。

    “蔡玉屏虽喜欢招惹别人,但也有几分小聪明,恶心人是真,也不至于把人得罪到非杀她不可的地步。”

    顾清欢淡淡道:“我知道的人当中,唯一与她有血仇的,只有青遥的弟弟。”

    当初,蔡玉屏让青遥出来顶罪,害死了青遥。

    顾清欢为了侯府的脸面着想,没有同蔡玉屏计较,但也没打算轻易放过蔡玉屏,于是将蔡玉屏害死青遥的消息,告知给青遥的家人。

    青遥家中,还有个弟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知晓姐姐被人推出去顶罪,害死了,怎么会一点想法都没有?

    顾清欢当年只是埋了颗种子。

    如今,种子似乎破土发芽了。

    “奴婢明白了。”

    知月道:“待到晚一些时候,奴婢去打听。”

    现在风声紧,她若是贸然行动,很可能给顾清欢带来不好的影响。

    “嗯。”

    顾清欢也明白,没有多说,吃过了饭后,便叫来石夏将碗筷收拾带走。

    看了眼身旁守着自己的知秋,顾清欢无奈道:“你的伤势未愈,不必勉强自己。”

    知秋才刚能下床没几天,就坚持要在她身边伺候,不肯休息。

    顾清欢拗不过她,只能点头,但还是担忧知秋的身体。

    知秋只是笑笑:“小姐不必担心,奴婢体内的毒素早已清除,陪着小姐四处走动,对身体更好。”

    “可你身上还有伤。”顾清欢可是亲手帮知秋包扎过那些伤口的。

    “没事的。”知秋摇头。

    一旁,知月无奈道:“知秋,你不如听小姐的,回去好好休息,你坚持跟在小姐身边,心是好的,可小姐会因此忧虑,担心你的身体……”

    见两人都说自己,知秋只得沉默。

    “是啊。”

    顾清欢道:“你与知月不同,又不是习武之人,受了伤,好的慢,若是不注意调养,只会坏了身体。”

    这话听着是关心,但也有暗示在里面。

    因为刺杀的事,知秋太担心她了,伤还没好就跟在她身边,放在旁人眼里,总是会招来怀疑的——

    一般的丫鬟,受了重伤,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事,还能忍着那样的疼,在小姐身边伺候?

    这几日,知月看知秋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顾清欢看出了这点,才不想知秋硬撑。

    知秋闻言,听出顾清欢话中深意,她心中一凛,面上勉强笑了笑,像是真的受不住那些伤,可又担心顾清欢的样子,“奴婢若是不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不会不方便么?”

    “祖母将卷云借给了我,有什么不方便?”顾清欢说道。

    知月在旁边接口道:“知秋,你也别太操心了,先照顾好自己吧。”

    她看知秋的样子,确实很勉强。

    那些皮肉伤,她一个习武之人,都难以承受,更别提知秋这样的普通女子了。

    “这……好吧。”

    知秋勉强点了点头,不再硬撑,“那奴婢先回房间了。”

    “知月,你送她回房。”顾清欢道。

    “是,小姐。”知月点头,扶着有些无力的知秋回房间。

    半途,知月见知秋倚着自己,无奈道:“你都这样了,居然还撑了两天,真是服气。”

    知秋无奈一笑,说道:“做奴婢的,不在主子身边伺候,反倒在房间里偷懒,像什么话?”

    “你那哪是偷懒?”

    知月无言以对,“明明是养伤!磨刀不误砍柴工,这话你总该听过吧?”

    听知月教训自己,知秋也没话反驳,只能点头:“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这不是准备回去休息了吗?”

    很快,知月将知秋扶回房间,将知秋吃力的躺回床上,她也帮了知秋一把。

    给知秋盖好被子,知月道:“真不知道你这模样,那天是怎么和小姐一起逃回来的。”

    知秋眼底一闪,很快恢复自然,她毫无破绽的说道:“还能怎么逃出来?拼命逃跑呗,那些刺客可能以为我跟小姐不过是两个弱女子,没急着抓我们,好巧不巧,让我们拖到了红鸾赶来。”

    说到这里,知秋脸上浮起庆幸之色,“我与小姐能活下来,真是运气占了大部分!”

    “也有人为。”

    知月想了想,说道:“那些刺客在追杀你与小姐前,还与家里的侍卫打斗,想必是受了些伤,如若不然,红鸾一人,也难以抵御。”

    “我想也是。”

    知秋点头,她与那些人交手时,其实也发现有些人受伤了,如若不然,她恐怕要与红鸾一样,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你好好养伤,切莫走动。”

    知月道:“我待会将阿秀叫来陪你。”

    “嗯。”知秋点头。

    知月这才离开了房间,找了阿秀后,便回顾清欢身旁伺候。

    “知秋休息了?”顾清欢问道。

    “是的,奴婢还叫了阿秀去陪她,若是有什么事,她也好找阿秀帮忙。”

    知月说完,又叹了一声,“知秋这几日,也是受苦了。”

    顾清欢闻言,垂下眼眸,“谁说不是呢?”

    “还好红鸾及时赶到。”

    知月心有余悸,又道:“也不知红鸾是什么来历,武功竟然那般高强。”

    顾清欢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可惜红鸾不开口。”

    知月也明白,顾清欢为了红鸾的事,做了不少应对,可面对一个软硬不吃的人,是真的没办法。

    “明日我要去靖国公府。”顾清欢忽道。

    知月闻言,问道:“是去找言小姐么?”

    “嗯。”

    顾清欢道:“这些日子,我身体不好,没能与她们联系,过去报一报平安。”

    她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里,言锦与楚萱相继上门看过她,但那时她仍有些不适。

    如今,她已经恢复了许多,是该去与朋友见一见面了。

    知月道:“奴婢会去安排的。”

    “这事交给卷云就好。”

    顾清欢道:“你去好好查查青遥弟弟的事。”

    知月道:“明日奴婢不陪小姐去靖国公府?”

    “嗯。”

    顾清欢点头:“查这件事,要隐蔽一些,你先前受了伤,现在正好可以借此理由,不必跟在我身边,方便私下偷偷查探。”

    “奴婢明白了。”知月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