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两百二十章 大起大落
    宁兮闻言,良久没能说出话来。

    无论早晚,他终究……

    是错过了啊。

    “她是早产儿。”

    宁兮看着墓碑上“白芷”二字,眼神空洞,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她的娘亲身体也不好,刚生下她,就咽了气,她来到这世上后,没过几天健康的日子。我不想她重复她娘亲的老路,便弃文从医,好生照料她,可直至她失踪,我也没治好她……”

    “等我找到方法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宁兮神色落寞,先前尚且有些精神气的他,此刻就像被抽走了生命力的枯木,摇摇欲坠,“先前听到你提起她的名字时,我以为一切都还来得及,但没想到……我还是晚了一步,若是我能早些治好她……”

    “她,不是病死的。”顾清欢知道这个真相很残忍,但宁兮作为白芷的父亲,有权利知道这些。

    宁兮闻言,浑身一震,他猛地抬头,看向顾清欢“你说什么?!”

    “她是被杀的。”

    顾清欢直视宁兮锐利的眼神,缓缓说道“被人扭断了脖子,伪装成上吊自杀的模样……”

    “是谁?!”

    宁兮暴怒,从地上唰的站起,抓住了顾清欢的肩膀。

    顾清欢感觉肩上传来剧痛,宁兮学医多年,在山中各险地采药,身体素质自然不差,暴怒之下,她感觉自己的肩膀要碎掉似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宁兮见此,冷静了些,连忙松开顾清欢,又道“明日我会给你配好药膏。”

    顾清欢摇头“无碍。”

    她能理解宁兮的心情。

    白芷的经历太坎坷,连带着宁兮这个父亲的人生,也跟着起起落落,没有过什么安定的日子。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有放弃他们的人生。

    可偏偏,有人将白芷的希望掐灭,同时也将宁兮这么多年的坚持与努力打碎,一切变成了泡沫。

    宁兮怎能不愤怒?

    那可是他唯一的女儿啊!

    “凶手的身份还不确定,我与言公子还在追查。”

    顾清欢看着神色激动的宁兮,决定暂时向他隐瞒陈家的事,免得宁兮冲动之下,走上不归路,“宁先生,你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给你一个答复,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些,因为那个杀害白芷姐姐的势力,或许是一个庞然大物,冲动并不能做什么,反倒会坏事。”

    “你们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宁兮沉声问道。

    顾清欢却没有回答,只是道“宁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若是宁先生想,我可以让人准备纸钱与香烛。”

    失散十七年的女儿,如今化为一把白骨,躺在这冰冷的底下。

    顾清欢想,宁兮大约有许多话,想和白芷说一说。

    宁兮见顾清欢不愿意回答,心中愠怒,却也不至于被冲昏头脑,他大概明白顾清欢的顾忌,是怕自己冲动之下坏了事。

    沉默了一会,宁兮决定向顾清欢妥协。

    尽管面前的少女不过十五六岁,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一轮,可从见面最初,直至现在,顾清欢的冷静,给了宁兮很大的好感。

    更重要的是,顾清欢叫他的女儿姐姐。

    宁兮决定相信顾清欢一次。

    “那些就不用准备了。”

    宁兮开口,神色有些疲惫,夹杂无法消弭的悲伤,“人死后,便不再留存于此世,即便烧再多的纸钱,有什么用?还不如生前多陪她一会。”

    顾清欢闻言,沉默下来。

    她明白这种感觉。

    死了便是死了。

    烧再多的纸钱,都不是给死人用,而是给活人安心。

    与其死后悲痛,不如生前尽欢。

    可惜的是,生死无常,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多已经来不及了。

    “那我先离开了。”

    顾清欢说道“我会留下侯府侍卫,宁先生若是有事,可以让他传话。”

    “嗯。”宁兮点头,不再说话,而是盘膝坐在白芷的墓碑前,静默不语。

    顾清欢没有打扰宁兮,离开了墓地。

    回到惜欢院后,顾清欢去了红鸾的房间,知秋守在里面。

    “小姐。”

    知秋见顾清欢回来了,忍不住问道“宁神医他……”

    “还算冷静。”

    顾清欢道“但……也不算好。”

    知秋一叹“真是世事无常啊……”

    白芷太苦。

    作为父亲的宁兮,更苦。

    “谁说不是呢?”

    顾清欢没有再说什么,她看向床上的红鸾,如同先前那名侍卫说的,红鸾的气息平稳,不再像先前那般气若游丝,仿佛随时会停止,“红鸾的情况还好吗?”

    知秋学过武功,对这方面,要比她敏感。

    其实,红鸾的情况,问宁兮是最好。

    可看宁兮的模样,顾清欢不想因为这些事,打搅到宁兮。

    前世在平乐馆,她学会的,最熟练的,便是虚情假意,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情绪的人,她都能很好的应对。

    但对于亲近之人,她并不想用那些虚情假意去应付。

    可实际上,真正的她,也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

    她与白芷亲近,宁兮是白芷的父亲,也是红鸾的救命恩人,顾清欢对宁兮,自然不比外人那般虚假。

    对于悲痛之中的宁兮,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能留给宁兮一片清净,便是她的心意。

    “红鸾的伤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知秋说道“若是宁神医还有其它手段,过不了多久,红鸾就能醒来,至于痊愈一事,恐怕要养上两三个月。”

    尽管红鸾的伤没有波及筋骨,仅在皮肉。

    可红鸾这一战后元气大伤,不费些时间,也养不好。

    顾清欢了然,“那就好。”

    时间就一些也没关系,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小姐……”

    知秋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说起来……等红鸾醒了,你还准备关着她吗?”

    顾清欢道“若是她愿意告诉我,她是谁派来的,我可以考虑别的选择。”

    知秋闻言,露出思索之色,带着些许不确定。

    顾清欢见她有话想说,便道“你我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

    知秋听了这话,也不再犹豫,她开口道“小姐,其实这件事,奴婢也不太确定……毕竟,奴婢唯一看到红鸾出手,是她制住奴婢的那瞬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