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两百二十一章 告知
    顾清欢闻言,心中一跳“你想说什么?”

    “她的武学,或许和奴婢是一个路子的。”

    知秋说道“那个擒拿的手法,让奴婢太熟悉了……尽管不太确定,但的确和奴婢学的很像。”

    顾清欢沉声问道“你是说……她很可能与我娘亲有关?”

    “奴婢也不能保证。”知秋也很犹豫,她一直都不太确定,所以拖到今天,才跟顾清欢提起。

    顾清欢闻言,沉思许久,才道“等她醒了,我再问问她。”

    “嗯。”知秋点头,又道“小姐,现在太晚了,您还是早些去休息吧,这儿有奴婢守着。”

    “好。”

    顾清欢也有些困了,先前是担心红鸾的伤势,才没睡好,如今红鸾的情况稳定,她也放下心来,便去休息了。

    第二日下午,宁兮才再次上门,还带了为顾清欢配好的新药膏。

    顾清欢听守在墓地那边的侍卫说,宁兮在白芷的坟前守了半夜,直至天明许久,宁兮才离开。

    现在,宁兮还给她配了药膏,恐怕根本没怎么休息。

    “宁先生,白芷姐姐的事,一时半会也无法解决,您不必操之过急。”

    顾清欢劝道“若是伤了身体,只会得不偿失。”

    宁兮帮红鸾把脉,听了顾清欢的话后,抬了抬眼皮,语气波澜不惊“我这身体伤不伤,已经没什么了。”

    十七年前,他没有找到白芷的尸体,可以安慰自己,或许白芷没有死。

    他想的没错,白芷那年的确没死。

    可后来,还是死了。

    不是身体病症的缘故。

    而是被人杀害。

    宁兮的希望破灭,现在唯一支撑他没有崩溃的,是为女儿报仇的恨意!

    顾清欢见此,也不好多劝什么,这些事,外人开口,无论多么真心,本质上都是风凉话罢了。

    “你这奴婢也是命大。”

    宁兮又道“恢复的不错,三日内醒来不是问题,我会再配一些药,帮她调理身体,不出两个月,她就能恢复如常。”

    顾清欢闻言,连忙道“多谢宁先生。”

    宁兮“嗯”了一声,又道“先前给你的药膏,每日入睡前涂一次,两天就能消除青紫痕迹。”

    他昨天太激动,下手多重,他心里也清楚。

    顾清欢点了点头,她的肩膀的确青紫了一片。

    “这段时间,我每日下午会来一次。”

    宁兮道“其它时候,我会在靖国公府,治疗他家小姐。”

    “您有办法治好锦儿的病?”顾清欢闻言,心中一喜。

    先前,她还担心宁兮出山早了大半年,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

    “自然是有的。”

    宁兮看了眼顾清欢,问道“你与她关系很好?”

    “她是我的朋友。”顾清欢道。

    “哦。”

    宁兮应了一声,想到了什么,忽道“昨晚……你提到你和什么言公子一起查我女儿死亡的案子……就是靖国公府请我来帝都的那个?”

    言昭的人找到宁兮时,他还有些诧异。

    要知道,他久居深山,一身医术皆是为了他的女儿,偶尔出手,不过是一时兴起,也不曾在尘世留下姓名。

    却没想到,会被远在帝都的言昭注意到。

    “是啊。”

    顾清欢点头,她看出宁兮的疑虑,便解释道“他之所以会找上宁先生,也是因为我与他说,白芷姐姐提起过你,说你的医术高超,是神医。”

    听到女儿的事,宁兮的眼神柔和了些,神色却愈发落寞,他叹了一声“我算什么神医……芷儿与我失散前,我都没能治好她。”

    白芷失踪后,宁兮一边寻找她的踪迹,一边疯魔似的钻研医术,只盼哪天找到了白芷,将白芷身上的病痛治愈。

    可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努力,终究是白费了。

    顾清欢见宁兮神色不愉,便转移话题道“宁先生待会还有事要做么?若是没有,不如留在侯府做客,晚些再回靖国公府吧?”

    宁兮见顾清欢留自己,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好。”

    “知秋,吩咐石夏,准备茶点。”

    顾清欢说着,带宁兮到了院子外,想了想并未让知月伺候。

    白芷的事,不适合被太多人知晓。

    “芷儿走之前……过得如何?”宁兮隐约明白了顾清欢留自己的目的。

    犹豫再三,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有关白芷的事。

    尽管白芷已经不在,可他还是想多知道一些女儿的事,尤其是白芷与他失散的这些年里,到底过得如何。

    “有好有坏。”

    顾清欢道“她被她的丈夫救回来后,过得比较清贫,但听闻她丈夫做事勤勉,不然也不会从帝都郊外的村子,搬来帝都。”

    听到这话,宁兮还算满意。

    “只是……他们成亲没几年,白芷姐姐的丈夫因为进山帮她采药,意外身亡。”

    顾清欢垂下眼眸,说道“后来的几年,白芷姐姐过得有些累,我遇到她的时候,她仍是很消极。”

    宁兮拿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闭上了嘴。

    顾清欢说到这里,有些不太想说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比起先前那些,更让人愤怒。

    饶是她也难以平静,遑论宁兮?

    沉默一阵,顾清欢道“再后来……也就是我与她吵架,不再联系的时候了。”

    “后来的事,你也不知道了吗?”宁兮有些遗憾。

    顾清欢摇头“也不是不知道,只是……”

    宁兮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见顾清欢犹豫,沉声说道“直说便是,我……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呢?”

    话已至此,他已经不认为有什么事,能比那些人杀害自己的女儿,更让他心痛的了。

    顾清欢见宁兮坚持,还是说了“与我认识的那段时间,白芷姐姐确实很消极,但也慢慢好了,似乎准备做什么事,当我与她不联系时,她也确定了接下来该怎么生活,也做出了努力。”

    “您回靖国公府后,可以向言公子提一提粥的事,他家厨子曾买过白芷姐姐想的熬粥方子。”

    顾清欢道“白芷姐姐卖给那厨子方子后,赚了几十两银子,而后又去拿这些银子,做了别的事,也就是那件事……才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