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两百二十三章 疑惑
    知秋虽没有细看,但找到碎玉时,她的手指拂过碎玉表面,摸到了刻字的凹凸感。

    顾清欢闻言,立刻将碎玉放到眼前,果然刻了字!

    虽然因为碎裂,文字残缺不全,顾清欢也认出了这是哪个字,她眼底暗光一闪,立刻将碎玉贴身收好。

    这时,知月捧着那个破了的布袋走到近前,问道“小姐,那碎玉是白姑娘的吗?”

    “还不知道。”顾清欢没有细说。

    知月识趣没有多问,而是将手里的布袋捧到顾清欢跟前,问道“小姐,这个怎么办?都怪奴婢,没想到下面还会藏着一个布袋,挖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破了个洞,里面的盐都撒一半了。”

    “没事。”

    顾清欢道“知秋,去找个能装东西的,将这个装起来。”

    “是,小姐。”知秋去马车内找了平时用来装茶点的盒子,将知月挖出来的两个布袋分层装了进去。

    顾清欢又将屋内检查了一遍,还让知月上房梁看了看,再没找到什么后,便派了几个侯府侍卫,命他们轮流再次守着,绝不可让闲杂人等靠近。

    回到侯府后,顾清欢又遣了人去衙门那儿,买下了白芷的屋子,但没有把地契留在自己手里,而是派人送到了靖国公府,宁兮的手中。

    派人送地契时,顾清欢也将一封信送到了言锦那儿。

    靖国公府那边,言锦收到信后,找到了言昭。

    “清欢说,她从白姑娘的屋子里,搜到了一些东西,若是哥哥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言锦说着,有些狐疑的打量着言昭,她说道“哥哥,你和清欢,到底在偷偷做什么事?”

    “你不必知道。”

    言昭并没有透露给言锦任何信息,他只是道“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养病,别忘了宁大夫的嘱托。”

    宁兮来到靖国公府后,为言锦诊断,表示言锦的病症并非无药可救,只要给他半年时间,便可调理好言锦的身体。

    只是这半年里,言锦切忌操劳忧思。

    言锦自然记得,这可是关乎她未来的大事,若是能治好她的病,她再也不需要像这般三步一喘,出门都得小心翼翼,带着药怕自己犯病了!

    言昭将了妹妹一军,使得言锦只得作罢,不再过问。

    “明明是我先认识清欢……”

    言锦心里嘀咕,“怎么现在反倒哥哥和清欢更熟了?”

    两个人竟然还有小秘密瞒着她!

    言锦心情复杂。

    第二日,言昭借着最近得了千年人参的由头,上永安侯府给顾何氏送礼,对外表示两家的友好关系,实际则是来找顾清欢。

    顾清欢在云梦斋里,装作偶遇言昭,又说要带言昭到府上看看,两人得了独处的时间。

    “听闻你买下了白姑娘的家,派了侍卫看守?”

    知秋知月,以及杜小厮都远远跟着,言昭才开口对顾清欢道“你发现了什么?”

    “卤盐,和盐。”

    顾清欢道“就在灶台旁边的木柴堆下埋着,很隐蔽,我发现了装着卤盐布袋上露出的棉线,才找到了这些……我们的推测没有错,白芷姐姐买下新锅,就是为了将卤盐制成可食用的盐。”

    “看样子,证据确凿。”言昭目色沉沉,“唯一差的,就是关键性的证据……现在仅有的这些,都只能算推测罢了。”

    即便这些消息公布出去,人人都觉得陈家抢了白芷的成果,可只要没有证据,陈家就能继续逍遥,甚至能倒打他们一耙!

    言昭只觉得有些可惜,这件事发现的太晚,证据早就被陈家的人处理干净了。

    “不。”

    这时,顾清欢的声音响起,她停下了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言昭,自信满满。

    少女神采飞扬,让人感觉耀眼,又舍不得移开视线。

    言昭看着顾清欢,似有所感“你还找到了别的东西?可以作为证据?”

    “嗯。”

    顾清欢点头,背着知秋等人,将那块碎玉递给言昭。

    后方三人只能看到顾清欢晃了晃手,没什么异常。

    言昭不动声色接过那块碎玉,细细打量一番,看到上面的刻痕,他一挑眉梢“这上面刻的字是……裘?”

    尽管文字残缺了一部分,但大部分都完整保留到这块碎玉上了。

    “裘”字清晰可见。

    “是。”

    顾清欢点头,这块被知秋从角落缝隙里扒拉出的碎玉,上面正是刻着一个“裘”字!

    陈晚山之子,陈羽裘的裘!

    “虽不知是陈羽裘本人,还是与他相关的人,但这一证据,也算铁证了。”顾清欢道。

    言昭不由得问道“你是怎么找出这块碎玉的?陈羽裘此人我曾有过接触,心思细腻,不好对付,若是他,大概不会留下这样的东西才是。”

    “这块碎玉掉落的角度很刁钻。”

    顾清欢解释道“恰好卡在了床腿与墙的缝隙中,若是不把握好角度,即便你举着火把去看,也只能看到一片阴影,知秋之所以能看见,大概是……她的脸比较小,贴近墙壁后,就能看见。”

    尽管这个理由很荒唐,但根据顾清欢亲自探测后,真相的确如此。

    “杀害白芷姐姐的人,大概率是个男人,男人的脸大一些,贴近了墙壁,也会因为视线的盲区,看不到这块碎玉。”

    顾清欢指了指言昭手里的碎玉,不过指头大小,又卡在那样角度刁钻的缝隙里,也是老天爷开眼了,才留下这样的巧合。

    “不过……”

    顾清欢仍有些不解,“我有些没想明白。”

    “怎么了?”言昭收好了碎玉,顾清欢将这个给他,自然是为了让他查出碎玉的主人。

    “陈羽裘身份尊贵,不会做杀人掩盖罪行的事,于他而言,这样是脏了他的手,所以做这件事的,大概率是他的属下,可问题是……”

    顾清欢道“寻常凶手在杀人时,磕碎了自己的玉,恰好是有关于身份,极为重要的玉。看样子,凶手应该将其它的碎片都回收了,唯独漏了这么一块,言公子,若是你回去拼接自己碎掉的玉时,发现少了一块,你会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