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两百二十五章 答案
    红鸾初醒,本该十分虚弱,好在顾清欢体贴,派了阿秀照顾她吃了些东西,恢复精神。

    睡了一会后,红鸾便醒着,躺在床上发呆,没过多久,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醒了?”

    接着,顾清欢的声音响起。

    红鸾早早听到了顾清欢的脚步声,此时也不意外,她只是动作缓慢从床上坐起,似乎想要给顾清欢行礼,“小姐……”

    “躺着吧。”

    顾清欢道“你昏迷那么多天,身体还很虚弱。”

    尽管外伤痊愈了七七八八,可红鸾元气大伤,此刻虚得很。

    红鸾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了顾清欢的话,乖乖躺下。

    顾清欢反手关上房门,来到床边,没有像先前红鸾昏迷时那般,坐在红鸾的床边,而是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这个角度,红鸾刚好能看到她,她也能看着红鸾。

    “你是我娘亲的人?”顾清欢开门见山。

    红鸾一怔,诧异地看着顾清欢。

    顾清欢盯着她看了一会,才道“看来我没猜错?”

    听了父亲的话后,顾清欢一度排除红鸾是娘亲留给她的人这一选项。

    可当知秋说,红鸾的武学与她是同一脉,顾清欢又开始怀疑起红鸾的来历。

    或许,有些事,顾以贤也没有知道全部。

    所以才导致信息的偏差。

    顾清欢如此,也是为了试探。

    “……是。”

    红鸾第一次承认了她的身份,“小姐……怎么会知道?”

    她应该隐藏的很好才对。

    “知秋说,你的武学,与她是一脉相承。”顾清欢道。

    红鸾恍然想起那晚的事,然后才道“她很敏锐。”

    不得不说,知秋是她遇见的,十分强劲的对手。

    “后来,我也想了许多。”

    顾清欢又道“在你来惜欢院后,知秋用来保养双手剩下的牛乳,总是会用不完,先前被她喂养的那些流浪狗,似乎在哪里吃饱喝足了,所以对知秋的牛乳,兴致缺缺,现在想想……你跟知秋有一样的习惯,会用牛乳泡手吧?”

    红鸾点头,被顾清欢戳破身份后,她也没有再隐瞒的意思。

    教导她的师父,也跟她讲过,若是小姐聪明到想清楚一切,那就告诉小姐真相。

    “奴婢会比她早一些处理那些牛乳。”红鸾说道,“避免我们撞上了时间。”

    “你看出知秋会武功的事了?”顾清欢有些意外,知秋藏了这么多年都没被人发现,红鸾居然一来就知道了?

    红鸾默了默,说道“奴婢也是从小跟在小姐身边,所以知道。”

    这一回轮到顾清欢惊讶了“你说什么?”

    从小跟在自己身边?

    红鸾看着顾清欢,平静的说道“在小姐八岁时,奴婢就认识小姐了,只是那时,与奴婢一样的,还有其他人,我们只是备选,在没有竞争出最后一人前,是禁止与小姐接触的,师父说,小姐身边,只会留下最好的那个。”

    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却巨大。

    顾清欢心中一跳,“你背后还有一个势力?你的师父又是谁?”

    尽管早早猜到红鸾是出自某个势力,却没想到那个势力居然是为了自己运转,竟然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就开始为自己培养保护者了!

    这样一来,也能解释红鸾对她异常的忠心。

    而红鸾口中的“师父”,大概就是培养红鸾的人。

    这群人……到底是谁?

    顾清欢脑海中灵光一闪,父亲提到过,娘亲出自一个*屏蔽的关键字*组织!

    莫非……娘亲并非普通的*屏蔽的关键字*,反而身份特殊,足以让组织的人为娘亲卖命?

    顾清欢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谈不上势力……”

    红鸾言语模糊,她说道“奴婢只见过师父,还有同期那些人……师父说过,我们的存在不能被外人知晓,不然会招来大祸。”

    “两年前,奴婢就成了最后一人,同期的竞争者早被淘汰。”

    红鸾说道“但因为外面还很危险,有许多人围绕在小姐身边,盯着小姐,还有永安侯府,师父怕身份泄露,让奴婢继续在暗处守了小姐两年,直至最近,师父才说,我们有贵人相助,不必像以前那般畏畏缩缩,奴婢才得以由暗转明,来到小姐身边。”

    顾清欢闻言,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沉默着,消化红鸾话中的信息。

    她……一直被人盯着?

    谁?

    顾清欢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小到大,她可都没什么被人监视的感觉,即便侯府也是如此。

    可直到重生后,她才发现诸多异常。

    尤其是,前世侯府的灭亡。

    与言昭联手对付蒋家后,顾清欢才知道,前世皇上给永安侯府降下的惩罚,到底有多严重,超出了*屏蔽的关键字*罪该承受的程度!

    接着,顾清欢联想到宁有惟死前,怜悯的对自己说出的那两个字——

    “名单。”

    尽管还没找到什么确凿的证据,顾清欢却觉得,宁有惟所说的“名单”,与永安侯府的灾祸有着极大的关联!

    那些盯着她,盯着永安侯府的家伙,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名单”吗?

    红鸾也好,她口中的师父也好,他们的名字,会被记录在名单上吗?

    名单到底代表了什么?

    还有,红鸾师父说的那个帮助他们的贵人,又是谁?

    顾清欢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

    心中有疑问,她便问了出来“第一个问题,盯上我,还有侯府的人,是谁?”

    “不止一个人。”

    红鸾说道“而是某些势力……至于是什么势力,奴婢不清楚,师父没有说。”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盯上我,还有侯府?”顾清欢又问道。

    “因为名单。”红鸾说道。

    名单!

    又是名单!

    不,应该说……

    果然是名单!

    顾清欢沉声问道“名单……到底是什么?”

    红鸾看着顾清欢,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名单牵扯到了许多人的生死。”

    顾清欢能看出红鸾没有骗她。

    看来,红鸾在她背后的组织里,也算不上什么核心人物,只是边缘的存在,即便是知道一些事,也不全面。

    顾清欢却没有失望,红鸾的话,已经给她解开了很多疑问。

    “那个帮助你们的贵人,又是谁?”顾清欢问道。

    这个问题,很关键。

    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力量,让一个躲藏了许多年都不敢现身的势力,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被监视的她的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