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娘娘比我美多了。
    来的人是丽贵妃身边的心腹内侍, 送来的东西无非就是宫用的绸缎头面等, 却又额外带来了一句丽贵妃的话,她想要见见阿珠。

    温氏看了看阿珠。

    这些年, 沈家人从来不去招惹丽贵妃。甚至, 因白荷儿进宫, 顾老太太都不再出席宫宴。

    白荷儿也甚是识趣, 自从老国公过世后, 便知道沈家人只怕已经将自己恨到了心上。除了私下里和妹妹有些勾连外, 倒是从未打扰过其他人。

    这一次, 想要见阿珠?

    心思急转,温氏便想要拒绝。

    阿珠却抢在前头说道:“既是贵妃娘娘惦记, 阿珠明日便进宫去, 亲自谢过了贵妃娘娘。”

    内侍满意地走了。

    温氏却皱起了眉, “三丫头,你何苦?”

    阿琇左看看温氏,右看看阿珠, 直觉这里边怕是又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幕。

    三太太知机, 寻了个借口, 带了几个姑娘要出去。见阿琇不大想走,也不勉强, 只将屋子留给了温氏母女三个。

    见人都走了, 温氏才对阿珠说道,“明日,我同你一起进宫。”

    她犹豫了一下。她明白, 白姨娘被靖国公送到了庵里头,这次知道的人,除了她和靖国公外,就只有顾老太太了。丽贵妃想要再从白姨娘这里动什么手脚,已经找不到人了。

    她正是圣宠之际,想要九皇子借着机会起来,怎么会甘心?

    赏赐阿珠东西,叫阿珠进宫,无非也就是想打了亲情的牌子,笼络阿珠,继而拉拢林沉。

    甚至整个武威侯府。

    其实,这种情形下,顾老太太出面,陪着阿珠一起进宫去见丽贵妃,才是最好的。

    可是顾老太太性子执拗刚硬,不说恨丽贵妃入骨,起码不会给她好脸色看。话不投机之下,抬起龙头拐杖给丽贵妃两下子都是可能的。

    丽贵妃到底是宫妃,且如今在宫中地位尊贵,温氏怕顾老太太会吃亏。思索了一下,决定自己陪着阿珠去。

    阿珠摇了摇头,轻声道,“太太的心意,我都明白。只是有些话,我也想对娘娘说开。”

    白姨娘被送进庵堂之前,靖国公亲自带着她去看了一次白姨娘。靖国公等在门外,只让阿珠一个人进去的。

    想到白姨娘消瘦的许多,凄凄惨惨的样子,在看到自己一刹那,发红的眼睛里猛然迸发出了亮光,一把抓着自己,拼命摇晃,要自己不要嫁到林家去,贵妃娘娘会给她寻更高的门第,甚至凭着她的容貌,进宫,进王府,都是轻而易举的。

    她的母亲,从来没有问她一句话,亲事如何,嫁妆如何,一应物事是否都齐备了,甚至,连她最近过得是不是好,都没有过半句。

    不由自主地,阿珠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那天,白姨娘也是这样摩挲着她的脸,笑得瘆人,“我的阿珠,这样的倾城容貌,一个武威侯府的小子,如何消受得起呢?合该是天下最尊贵的人,才能有这个福气呀。”

    阿珠的一颗心都凉透了。

    她终于知道,靖国公为什么要在她成亲之前,把白姨娘送到庵堂里去了。

    本来,她多少还是有些不满的——白姨娘纵然有错,送到了庄子上,还不够么?

    看着状似疯狂,一口一个贵妃娘娘如何说的白姨娘,从来都很是坚强的阿珠,在走出那个小院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她明白,送到庵堂里,是靖国公对白姨娘最后的保护了。

    白姨娘只是个小女人,心机浅的很,最多就是个恃宠而骄。如果不是丽贵妃暗中挑拨,她知道什么王公皇族?

    若说顾老太太对丽贵妃是恼,阿珠对丽贵妃就是实打实的恨了。

    她也想进宫去看看,这位亲姨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从个孤女爬到了如今的地位。

    温氏却是不愿,劝阿珠,“你就要成亲,往后有着大好的人生……”

    “太太您多心了。”阿珠绝色的脸上漾出浅笑,“贵妃娘娘到底是我的亲姨母,赐下如此多的好东西……”

    她的目光落在两个大大的箱子上,那里边装着许多光华璀璨的绫罗绸缎和各色精美华丽的头面,甚至还有一匣子流朱生晕的红宝石。

    这一箱子,变卖出去,只怕不下万金。

    “我自然该去谢谢她的。”

    嘴里说着谢谢的话,阿珠的声音却有些发冷。

    阿琇左看看严肃的温氏,右看看面色清冷的阿珠,直觉这里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她回来的时候,头上发髻被阿珠揉的乱了,这一动,插在发间的一只蝴蝶钗就歪了下来。

    阿珠很是自然地替她别了回去。

    动作熟练,显然是做惯了的。

    她看着阿琇的时候,眼睛里是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的。

    温氏在旁边,将阿珠温柔的神色看得清楚,心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姐……”阿琇昂起脸,怯生生地看着阿珠,“你要进宫去见贵妃吗?”

    相比于阿珠的淡定,她反而有些个忐忑。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丽贵妃,那妥妥的都是个宫斗小能手啊。皇宫里,又是丽贵妃主场……天哪。阿琇脑补了一出梳着眼角眉梢都透出野心的宫斗高手形象。

    阿珠进宫去,简直是羊入虎口!

    “我陪着姐姐一起去!”阿琇的手一握拳,“进宫亲姐妹!”

    阿珠和温氏:“……”

    “胡说什么呢。”阿琇没好气地把怀里的阿琇推了出去,对温氏正色道,“九妹妹最近是不是玩得太疯了些?人都傻了,太太不如给她寻些事情?”

    阿琇嗷的一声就张牙舞爪要抓阿珠,被温氏按住了,清叱了一句,“你安分些。”

    再看阿珠,“你当真要自己进宫去?”

    阿珠点了点头。

    “也罢了。明日,叫你父亲送你过去,也叫他在宫门口等着你。”

    阿珠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次日,靖国公果然告了假,亲自陪着阿珠到了宫门口。

    那里,早有丽贵妃的内侍在等候。见到了马车里先下来的是靖国公,满脸堆笑上前,与靖国公寒暄了两句。靖国公恼火丽贵妃屡次生事,尤其是这次竟然动到了阿珠头上,也就没什么好脸色。

    阿珠自己跳下了马车。

    进宫请安或是谢恩的女眷,是不能带着服侍的人的。所以阿珠索性连丫鬟都不带,只跟着靖国公来到了宫门口。

    对着父亲点了点头,阿珠便转身跟在那内侍身后,往宫门里走去。

    靖国公就开始在宫门口溜来溜去。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阿珠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来了。

    靖国公:“……”

    从宫门口,到内宫中丽贵妃所居的瑶华宫,路程可不算近。靠着两条腿走进去的话……靖国公在心里头默默地算了一下,阿珠在瑶华宫里,似乎没待多久?

    宫门口也不是说话的地方,靖国公连忙把阿珠扶上马车,自己也钻了进去,命车夫赶紧回府。

    路上,靖国公不时地瞟一眼阿珠,忍了半天没忍住,问阿珠,“贵妃与你都说了什么?”

    “贵妃啊……”阿珠歪了歪头,难得露出一丝调皮,嘴角都扬了起来。

    丽贵妃无疑是个极为美丽的女人,虽然已经年华逝去,没有豆蔻少女那样的鲜艳明媚,但久居宫中,身上也自然带了一股少女所没有的风韵。

    靖国公不满,“什么叫做你像她?”

    白荷儿进宫多年了,他努力回忆她住在国公府里的时候到底长了什么模样,但想了半晌,也只能记起白荷儿姐妹两个是有几分相似而已。

    阿珠也很有些个气愤愤的,“我也是再这样想。就说,纵然容貌有相似,我还是跟她半点都不像,出身性情没一处相同的。”

    靖国公吸了口气。

    “贵妃……没有生气吧?”靖国公更想问问,阿珠这么直接,丽贵妃会不会被气死了。

    掠了掠鬓边的碎发,阿珠笑道:“贵妃娘娘心胸宽广,哪里会跟晚辈计较?况且我性子泼辣不会说话,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呢?”

    想当初,林沉不就是因为她在铁梨山上一通骂,才从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靖国公咂了咂嘴,很想告诉阿珠一句,这似乎也并不能算什么优点。

    阿珠浑然不觉,甚至为此还很有些得意。

    在她口中,心胸宽广的丽贵妃这会儿正在瑶华宫里狠狠将桌子上的茶盏扫落在地。

    她被阿珠气了个半死,还要压着火气,维持着一副长辈的慈爱形象,将人送出去!

    这就是她妹妹口中的,倾国倾城的女儿?

    是,阿珠那张脸,倒是真好,可着京城里约莫也挑不出第二个来。可那又有什么用?

    粗浅,鄙陋!

    俗不可耐!

    她是想笼络阿珠,哪怕是为了沈家,为了阿珠即将嫁入的武威侯府,为了新贵北宁伯呢,这个外甥女,她也准备好了以情动人,好好儿地感动一番。

    结果呢?

    她一句“咱们娘两个很像”,但凡识趣的,立刻就得顺着话茬接下去,然后你好我好,大家活儿都好。

    偏偏那丫头睁大眼睛,摇头,“娘娘比我美多了。”

    这还像句人话。

    只是她正要微笑,就听见那丫头后边接着就说了,“不过我比娘娘幸运多了,我爹是国公呢。他特别疼爱孩子,我姨娘都说,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半分的委屈,不像你们那会儿战战兢兢的,每天都要想前程在哪里。”

    丽贵妃觉得,自己还能清醒着听阿珠巴巴儿地说了一大通谢恩的话,实在是这些年在宫里的涵养功夫愈发精纯了。

    作者有话要说:  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