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柏林少女
    电话这头的容榕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能用沉默应对老爷子的质问。y。z5。a.coM

    老爷子理所应当的认为她是心虚:“臭丫头, 我教你打牌不是为了让你去骗合作伙伴的!你要是把他得罪了怎么办?你赶紧把邮轮给人家还回去!”

    那边愤怒的摔掉了电话。

    漫长的“嘟——”声过后,容榕咬唇, 大步流星走到书房门口,顿了几秒敲响房门。

    没有回应。

    她犹豫着将手伸向门把手,短促的摩擦声过后, 房门被推开了。

    没开大灯,护眼台灯只照亮了书桌的范围。

    男人趴在桌上,睡颜安静。

    容榕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原本想问他为什么要送自己邮轮, 见他睡过去了又生怕自己会打扰到他。

    他的头发还有湿,碎发乖巧的遮住他的额头,眉眼英挺, 眼睫覆下, 勾出朦胧的阴影。

    沈渡的瞳孔颜色很深, 眼轮廓却清俊细长, 让人觉得冷清孤傲。

    他也不太爱笑, 看什么都是一副淡淡的神色。

    如今难得看他斜靠在胳膊上睡着, 呼吸平静, 嘴唇微抿,靠着桌子的那边侧脸被他挤压的凸出一块肉。

    灯光下,面如冠玉的男人看着毫无防备,且秀色可餐。

    容榕撑在桌上,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那块鼓起来的肉。

    沈渡的脸凹下一小圈。

    她越看越喜欢, 又揉了揉他的头发。

    柔软的短发摩擦着她的掌心,容榕找到发旋,凑过头轻轻用嘴唇碰了碰。

    男人眼睫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眸色清淡,他也没有动作,面前的人视线都在他的头顶上,微微弓着腰,丝质的睡袍包裹着曲线在他眼前晃动。

    他唇角微勾,又将眼睛闭上了。

    容榕见他没反应,胆子又稍稍大了一些,撩开他的碎发,在他额前轻轻烫下一吻。

    随即又在他的鼻尖上亲了口。

    寂静的书房里忽然冒出一声低笑。

    容榕浑身一震,腰间一紧,猝不及防被人拦腰抱住。

    等她反应过来后,已经坐在了男人腿上。

    沈渡随意的靠在椅背上,挑了挑容榕的下巴,声音松懒:“做什么呢?”

    被抓了犯罪现场,容榕慌忙眨眼:“没做什么。”

    男人笑着微微侧头,想要吻她。

    他敛眸看着她的唇,喉结上下滚动。

    呼吸渐进,容榕不安的侧头躲了躲,沈渡掐了下她的腰,用了点力咬她的脸颊,语气低哑:“去床上?”

    他眼中已然泛起撩人的情·欲。

    和刚刚安静入睡的样子截然不同,容榕抿唇,顾左右而言他:“我有话要问你。”

    沈渡似乎早就猜到:“邮轮?”

    “对。”容榕捏着他的衣角,语气不解:“为什么?”

    “那艘邮轮归你,但它依旧挂靠在公司名下。”沈渡徐徐说道,语气平缓:“除了你的个人行为,所有的费用都走公司的账目,我依旧可以用它作为项目盈利。”

    这艘船原本就是以沈渡的个人名义买的,挂靠在她半年前刚收购的某家大陆旅游公司名下,合理避进项税。

    只是现在主人成了容榕。

    容榕一时间没消化过来,感觉沈渡根本没有回答到点子上。

    但她自己未必就猜不到:“你是不是想帮我出气?”

    沈渡语气清冽:“有你这个小姑娘就够了,我还不想当爸爸。www。y。z。5a。c o m”

    她下巴绷着,忽然用力的抱住他。

    埋在他的肩膀里,小声喃喃:“你这么做好亏的。”

    沈渡摸摸她的后脑勺:“你以后就是股东之一了,要替我赚钱的。”

    容榕撒娇:“我只会花钱。”

    沈渡风轻云淡的叹了口气:“那我要努力工作了。”

    她蓦地笑了,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沈先生,当霸道总裁是不是很爽?”

    “你指什么?”

    “什么也不怕,因为自己有能力解决一切,不用靠任何人。”

    沈渡掐了掐她的脸:“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就好。”

    无论是画画,还是当美妆博主。

    “我想重新找一件喜欢的事情做。”容榕抱着他的脖子,双腿腾空着,晃悠悠的:“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好。”

    沈渡了然:“那你就慢慢想吧。”

    这笔飞来的横财将容榕的思绪打的七零八落,她按理来说这时候应该对沈渡三跪九叩,跪谢圣恩。

    她坏心一起,眼睛微眯,不怀好意的问他:“你不怕我跑路?”

    沈渡不疾不徐的反问:“你觉得你能跑到哪儿去?”而后用力箍紧她的肩,逼她与自己四目相对,凑近她的耳朵轻轻吹气,“试试看?”

    容榕捂住耳朵,心跳骤快。

    他低低笑了,打横抱起她走出了书房,回到了卧室。

    床灯昏暗的打在帘上,空调风轻轻撩动着透明的薄纱,容榕被抵摁在床角,双目泛泪,用力憋住喉间的低嘤。

    沈渡将手指伸进她的唇间,喘着气笑:“憋着伤身体。”

    容榕红着脸,用舌尖将他的手指推了出来:“走开…”

    沈渡怎么可能听她的。

    他现在也不对容榕做什么要求了,只要她别瞎喊影响自己,她怎么捶打抱怨都无所谓。

    这样忍不住沉溺,舒服而又羞耻的模样就已经足够让他心动。

    ***

    这边容榕刚下邮轮,就接到老爷子的消息,让她直接带着行李箱去容宅找他。

    容榕又不是第一次阳奉阴违,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这边乖巧说好,那边迅速让沈渡送她回家了。

    可爱被她寄放在宠物店,还没来得及去接。

    她猜爷爷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网上这些有关于她的言论,不然老爷子的重点不会只放在邮轮上。

    容青瓷知道,在微信里骂两个人谈恋爱谈的脑子都昏了,骂了两句解了气,但还是帮她暂且和爷爷那边隐瞒下来了。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抄袭传闻 ,老爷子愣是一个字儿都没听到,容青瓷将这事儿完美的与容宅隔绝,没人敢在老爷子面前提,她顾及爷爷的身体,肯定不会到他面前说。

    这种越是不好听的传闻,往往就散播的越快。

    因为是捕风捉影的事儿,没有证据,刚和容榕划清界限的那帮博主都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捏着谣言到处发疯的无非就是些仗着网络未实名,随意吐脏的网友和黑粉。

    很多人都是一开始就看不惯她那股清高劲儿的,正好日本游的时候,大榕榕脱队自己包了船,直播里那不把钱当钱的大小姐模样实在招恨。

    还有一些是别的up主的真爱粉,因为自家宝贝在大榕榕那儿受了委屈,所以怒转黑粉,积极参加每一次黑粉狂欢活动,最好是能一脚将大榕榕踩到地心里,让她赶紧凉。

    总结出来大榕榕的黑点大概能绕地球一圈。

    清高、傲慢、炫富、不合群、虚伪,明明是个low逼网红不过是靠颜红就以为自己多牛逼了。

    在高贵的黑粉面前,大榕榕呼吸都是在破坏生态环境。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网上那么多炫富的,只有大榕榕被传包养,有脑子的粉丝自己好好想想吧】

    【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包船旅行,看来是真的很会伺候金主啊】

    【大榕榕那张脸还是很值得这么被宠爱的,清纯颜现在特别招男人喜欢】

    【我男朋友天天蹲大榕榕直播,我是不相信她清纯呵呵】

    【楼上那个,你男朋友自己猥琐看女主播,这点就别拿出来甩大榕榕身上了吧】

    【找干爹的能清纯到哪里去?跟娱乐圈那帮女明星与一样脏】

    【挺好看的妹妹,找干爹可惜了,不知道床上表现怎么样】

    大榕榕的照片被挂在营销号的引流微博下,各种人都跳出来了。

    “漂亮即原罪”。

    年轻漂亮的女人如果还有钱,那么她一定就是给人当情妇的。

    红眼病加社会蛆的经典脑回路,并且他们还将这条“真理”奉为社会名言。

    她躺在沙发上一遍遍看过那些脏话。

    除了生气,更多的是无奈。

    她的粉丝经过好几轮的虐粉和洗粉,战斗力十足,反黑举报一条龙,硬生生的把包养话题从热搜上撤了下来。

    沈渡要回一趟公司,等处理好公事再来家里找她。

    她上楼前,沈渡只跟她说了“交给我”三个字。

    粉丝和黑在微博上撕的天昏地暗,但硝烟没多久就被一条微博通通平息了。

    星梦社八百年不更新的官方微博今天从棺材里诈尸,忽然就发了条微博。

    【“世界号”所有权于两月前以买卖形式转入门前一颗大榕树小姐的持股企业名下,“世界号”明年暑期将正式启航,为大家提供豪华舒适的海上旅行服务,另我社将于年底重新启航“云间海洋量子号”豪华游轮,欢迎各界朋友关注】

    配图是量子号的九张滤镜美图。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甚至还给自己打了个广告。

    官方号出来澄清,原本大榕榕被包养的传闻不攻自破。

    在其他人眼中,这条微博就相当于告诉大众,船是大榕榕买的,而且是买来给自家企业赚钱的。

    星梦社说的两个月前将“世界号”卖掉,其实就是卖给了沈渡,而沈渡将邮轮挂靠在公司名下。

    所以星梦社也没说错,“世界号”确实在两个月前就卖给了大榕榕持股的企业,只不过是在卖了之后,大榕榕才成为了股东。

    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大榕榕的股东身份其实是“先上车后补票”。

    最先传出包养二字的匿名帖已经被版主删掉,另版主在置顶帖上公布,对个别id做出了永久封号的处理。

    美其名曰“净化网络环境,拒绝造谣传谣”。

    微博上之前风风火火的几个营销大号被炸号注销。

    #大榕榕被包养#的话题,还没来得及登上热搜风光几下,就因为违规被管理员屏蔽了。

    这种盛况有个专业名词,叫“资本下场”。

    不过两个小时,整个微博和论坛就像是进行了一次大清扫。

    之前她眼见着沈渡将自己从热搜第二撤了下来,原来他不光擅长撤热搜,还擅长操纵资本。

    【涛了几个月“世界号”是谁买的,结果是大榕榕买的,各位进来说说感想吧】

    【“世界号”是大榕榕买的????卧槽???】

    【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混上流圈的,把买“世界号”的大佬吹的天上地下,还说什么圈内秘闻死都查不到消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回楼上,坐标一线,“世界号”是谁买的这个消息确实在圈里是保密状态,没人知道】

    【非回,所以这个秘密能曝光算起来是黑粉的功劳?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所以之前传的风风火火的“世界号”被某个内陆大佬买了,那个大佬就是大榕榕????这什么魔幻打脸】

    【之前大榕榕就是yinel那个抄袭事件反转才魔幻吧?闹了那么久结果抄袭和被抄袭的是同一个人】

    【在论坛跳的飞起的那些号全被永封了,大榕榕牛逼】

    【感想就是为什么还会有人敢当大榕榕的黑粉啊?之前那个抄袭事件脸还没被打肿?】

    【天天造谣说人家找金主,结果金主就是大榕榕自己,绝了】

    【就我一个人好奇大榕榕持股企业到底是哪家??】

    【同好奇,能买“世界号”的绝对是大陆知名企业了吧】

    【楼上问的放弃吧,除非当事人自己曝,不然你以为查得到?】

    【等明年“世界号”启航了,肯定要挂牌的,到时候工商局一查就知道了,急什么】

    【大榕榕是七彩玛丽苏吧】

    【长得好看,家里有矿,又是知名画家,白富美技能都点满了,谁管她是哪家企业的小公主,反正肯定是玛丽苏本苏】

    【大榕榕持股啊,不止是小公主了吧,以后肯定要继承家业的】

    【这就叫会投胎,柠檬了】

    【之前谁说b站第一白富美是苏安来着?几亿的邮轮说买就买,大榕榕绝对比苏安富】

    【大榕榕的黑酸们出来发表打脸宣言啊哈哈哈哈】

    “你问问沈总,他是怎么做到这么一套操作下来行云流水,又解气又舒爽的?”电话里的狗良感叹着,啧啧道:“狗榕,抱紧大腿吧,这辈子都别松手。”

    容榕语气有些羞涩:“他说待会要来我家找我。”

    “啊啊啊啊啊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了!”狗良尖叫,听上去比她还激动:“妖艳贱货的妆化好了吗!玫瑰蜡烛准备好了吗!”

    容榕看着客厅里燃烧着的心形蜡烛,以及暧昧的暗色灯光下,镜子里精心打扮的自己。

    再简单不过的雪纺白裙,长发微卷,杏眼明亮,红唇精致。

    她紧张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柏林少女浓烈而妩媚的香味钻进她的鼻尖。

    前调刺激的胡椒味已经消失,少女撕下甜美的伪装,熟女浓郁的脂粉味,是被酿泡过后的干玫瑰。

    门铃被摁响,容榕骚包的撩了撩头发,踮着脚尖跑去开门。

    她跟安保说过,让沈渡直接上楼,不用经过门禁和登记。

    房门缓缓被打开,容榕掐着一把温柔似水的嗓子,语气娇俏:“你来了呀。”

    “臭丫头你还知道我会来啊!”

    容榕抬眼,老爷子一身仙风道骨的中山装,正拄着拐站看着她冷笑。

    “……”

    是了,不需要门禁和登记可以直接上来的还有她爷爷。

    老爷子看着她这副样子,嫌弃的撇了撇嘴:“你搞什么?靠着门像什么样子?没长骨头?”

    “……”

    作者有话要说:  肚肚:正在赶来的路上

    榕榕:你可以不用来了,我已经死了

    ***

    柏林少女:我觉得是很成熟的香水味了,不建议年纪小的买,我买它纯碎就是觉得摆在家里特别装逼,有种贵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