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解剑池
    但纪墨并不担心,反正在水晶宫方圆一里之内,谁也别想跟他炸刺。y z 5 a . c o m

    更何况他只负责当幕后黑手,真正执行的人是夏弦月和孙富贵,所以纪墨铿锵有力气壮山河的鼓励他们:“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虽然咱们现在才刚刚统一了一座大墟,总人口还不到一万。但只要我们一直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总有一天我们可以统一全世界!”

    夏弦月和孙富贵听得热血沸腾,然后热爱学习的孙富贵忍不住问道:“师父,‘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句能不能请您给我们讲一下?”

    懂得给师父制造装逼的机会,这个弟子有前途!纪墨欣赏的看他一眼:“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全句是‘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意思是合抱的大树,生长于细小的萌芽;九层的高台,筑起于每一堆泥土;千里的远行,是从脚下第一步开始走出来的。所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孙富贵细细品味着纪墨的话,越品越觉得其中蕴含着做人的道理:

    字字珠玑,掷地有声!师父真是太有才了!

    夏弦月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盯着纪墨:师父装逼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

    “叮咚!恭喜宿主为圣人立言,得到宝物抽奖机会一次,是否现在开始抽奖?”

    抽!纪墨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抽奖,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了【青铜级宝物】——【解剑池】!是否现在提取!”

    解剑池?

    纪墨微微一怔,解剑池他自然是耳熟能详的,网络小说里那些千年大派常常会在山门前设解剑池,外来者经过山门时都必须解除兵器暂存解剑池,等下山时才能取回。当然,也有人再也没能取回。

    可以说这是相当有逼格的设计,那么问题来了,这玩意儿怎么提取?

    提取!

    纪墨心念一动,忽听外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纪墨不禁微微皱眉:什么鬼?

    孙富贵察言观色,连忙向纪墨躬身:“弟子管教不严,还请师父恕罪!”

    难道和解剑池有关?纪墨拿着圣人架子淡淡一笑:“走,看看去。”

    孙富贵顿时一脸苦逼,想都不用想外面鬼哭狼嚎的一定是他的人。

    师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别的也就罢了,万一师父再罚写三千字检讨……

    我地个龟龟!

    想到这里孙富贵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愁眉苦脸的跟在纪墨身后出去了。

    纪墨身后左一个夏弦月右一个孙富贵好似哼哈二将,“品”字队形的走出了水晶宫,一眼就看到了山门前围拢了好些人在大呼小叫。

    “师父,您息怒……”孙富贵连忙先跟纪墨点头哈腰的赔笑脸,然后一边跑过去一边压低了声音怒吼:“吵吵什么!全都给老子闭嘴!”

    山门前围拢的那些人不但全都是孙富贵的人,而且还全都是孙富贵直属的亲兵。如今孙富贵已经代水晶宫一统热河墟,联盟一方全都合并到基地去了,孙富贵是特地带了他的一队亲兵来拜纪墨为师的。本想着都是他知心知肺的自己人,不料却给他惹来了大麻烦……

    孙富贵的亲兵们自然是听孙富贵的,霎时间鸦雀无声,孙富贵紧接着又喝道“还不快来拜见教主”,他的亲兵们这才发现纪墨到了,慌忙“稀里哗啦”的跪了一地,上百人异口同声的高呼口号:

    “通天教主!法力无边!唯我明教,一柱擎天!”

    孙富贵嘴角勾起一抹猥琐的笑容,这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先是几千人集思广益的用了两天时间商量出这段口号,然后这一百人最后一天什么都没干就死练这段口号,终于练成了这等山呼海啸般的效果,为的就是博取纪墨的欢心。夏弦月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如此肉麻如此羞耻的口号听得她小脸红扑扑的,狠狠瞪了孙富贵一眼:

    马屁精!

    纪墨虽然也是听得面红耳赤,却又好像大冬天吃了顿火锅般浑身舒爽。明知道孙富贵是想要拍马屁,但纪墨并不觉得拍马屁是错。

    不要小看了一句口号,喊得多了很有洗脑效果的。就好比“今天睡地板,明天当老板”、“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会吃苦吃一阵子苦,不会吃苦吃一辈子苦”等等口号忽悠瘸了多少老实人!

    最后一句就很皮了!纪墨嘴角隐蔽地抽搐了两下:一柱擎天什么鬼?

    不过在这个能把“人之初性本善”读成“人之叨性本盖”的末世,大概一般人儿也不知道“一柱擎天”还有什么其他特殊含义吧。

    讲道理能够生拼硬凑出这么四句还挺押韵的口号,孙富贵和他的小伙伴儿们也算是尽力了,纪墨觉得实在是不能再要求他们更多……

    就这样吧,说多了打击大家积极性,万一大家误会了以后不喊了怎么办?

    “以后别搞这种花里胡哨的,低调,低调。”纪墨的话看似是在批评孙富贵,但语气却是和蔼可亲的,神情也是和颜悦色的,甚至还露出鼓励性的微笑,伸出一只手很赞赏的拍了拍孙富贵的肩膀:

    干得漂亮!

    孙富贵眨巴眨巴小眼睛,心领神会的点头哈腰的:“是是是,弟子明白!”

    纪墨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山门旁凭空多出来了的一片小池子上。

    这小池子里里外外都铺满了青玉,池水清澈见底,在阳光下褶褶生辉。

    和纪墨一起出来的夏弦月和孙富贵见了小池子都很惊讶,明明之前这里还是一片空旷的草地,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座美轮美奂的小池子?

    小池子旁边竖着一块青玉石碑,石碑上刻着三个剑气纵横的大字。

    最近知识水平突飞猛进的孙富贵有意卖弄,指着那三个大字念道:

    “……削,他!

    “师父第一个字念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