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3 章
    “不天赐你放开我!我是你母亲!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电视中,女人痛苦的挣扎。

    小狼狗一把撕开她的裙子,眼眶通红的怒吼:“我母亲早就死了!你算什么母亲,你是我的女人!”

    说罢,他压了上去,床帐落下,片尾曲起,电视上的光反射到季舟舟脸上,明明灭灭的让她的脸变得十分奇异,她却不怎么在乎,反而猥琐的发出两声怪笑,挂着一脸满足的表情关了电视。

    难怪这部剧当年那么火,节奏利落人设完美剧情又狗血,专业角度来看真的很可以了。这里的选角又比现实中更贴人设,演小狼狗男主的这个演员眼神透着天真的色气,简直时刻在往所有妇女同志心口上开枪。

    既然能多个台联合播出,说明一来这个剧很贵,一个电视台吞不下,需要人来分摊风险,二来则从侧面表示这种剧目很受观众喜爱,所以他们才敢多台联播。

    知道文中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观众喜好差不多后,季舟舟也就放心了,她作为年纪轻轻就出过几部爆款的编剧,不信拿不下这里的影视公司。等她多赚点钱,说不定可以提前摆脱剧情。

    季舟舟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打着哈欠往外走,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影,她一个哈欠吓得打到一半停了,差点把自己噎死。为了观剧体验,她特意没开灯,这会儿靠着门外落进房间的光,才勉强看清对方是顾倦书。

    “……顾先生,您有事吗?”季舟舟一脸胆怯往门口走,心里却因为刚才那个哈欠骂骂咧咧,这个男人处处表现得都像心理有病,他会杀人自己真是一点都不惊讶。

    顾倦书一脸阴沉的盯着电视,半晌冷漠的看了季舟舟一眼,慢吞吞的转身离开。季舟舟默默收起自己受惊的表情,等了一会儿才出去,却没想到他还在站在走廊里,显然是在等自己。

    避无可避,季舟舟一秒挂上胆怯,喏喏的走到他身边:“我擅自去客房看电视,您这是生气了吗?其实是……”周长军让我去的!

    还没给自己脱罪,季舟舟余光看到周长军往这边走来,想说的话立刻在舌尖转了一圈,换成了别的句子:“其实是我自作主张,我就是太久没看电视了,所以才偷偷溜过来,您要罚我就罚吧,和别人没关系的!”

    正往这边走的周长军顿了一下,看到他们后大概明白了什么,心中暗暗叹了声气。多好的姑娘啊,偏偏遇人不淑,被祸害成惊弓之鸟了。不过怕成这样也不出卖他,倒是说明人品还算可以。

    “先生,是我让季小姐来客房看电视的。”周长军歉意的走了过来,不管怎样如果先生因此生气,就是他的失职,不应该让其他人承担。

    季舟舟一脸着急:“周叔叔!”

    她擅自改了称呼,周长军愣了一下,倒也没有太反感,怕她又跳出来承担,立刻警告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大无畏的挡在她面前。

    好人啊。季舟舟眼眶一红,凄婉的低下头。

    顾倦书扫了面前两个人一眼,慢吞吞的伸出手指点了点季舟舟:“过来。”

    ……逃不过啊逃不过,杀人犯最终还是要对她下手了。说不紧张是假的,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看向周长军,周长军一副‘先生说话了,我也爱莫能助’的表情,她只好走到顾倦书面前。

    顾倦书眉头微微凝起,表情也渐渐严肃,季舟舟心里咯噔一下。顾倦书这个人,做什么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可一旦正经些,就带着无限的压迫感。

    季舟舟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十七集讲了什么?”

    大佬不愧是大佬,声音都带着威胁性,叫人忍不住发颤……嗯?季舟舟迷茫的抬头。

    顾倦书嘴角不悦的向下,声音虽然冷冰冰的,可似乎带着一分不易察觉的懊恼:“我屋里的电视坏了。”

    季舟舟福至心灵:“我的妖娆后妈?”

    “你看完了。”顾倦书陈诉,显然是因为听到了片尾曲。

    季舟舟立刻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一丝玄幻感……所以大佬不高兴是因为追剧只追了一半?

    三分钟后,季舟舟重新坐在客房沙发上,只不过这一次开着灯,而对面是顾倦书。周长军给他们倒好茶,鼓励的看了季舟舟一眼就出去了。

    屋里重新安静下来,季舟舟被顾倦书盯得喉咙发干,拿起面前的茶小抿一口:“顾先生您看到哪了?”

    “天赐和后妈冷战,又看到后妈和他爸抱在一起那里。”顾倦书缓缓开口。

    季舟舟点了点头:“那您差不多快看完了,天赐看到他们拥抱后就跑了,去了酒吧买醉,结果被女二下药,差点跟女二发生关系。”

    顾倦书微微坐直了些。

    季舟舟突然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眼熟,想起来后嘴角一抽,一股无语的感觉迅速弥漫。昨天他在跟她强调‘沈野走了’这件事时,就是这个表情,所以……这货是拿她跟沈野当电视剧看了?

    难怪会留下她,又不怎么满意她后来的表现,合着是嫌剧情不够起伏是吧?

    季舟舟第一次被当猴戏看,简直要气笑了,但想到这位狠起来杀人放火的事都敢干,到底不敢表露什么。

    她仿佛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又喝了一口茶,微微放松的倚着沙发:“不过天赐很厉害,发现问题后从女二那里逃了出来,跑去找后妈吵架了,药效发作,就跟后妈……”

    她咳了一声,这种东西跟闺蜜讨论,大尺度开车都没事,但跟一个陌生且英俊的男人,怎么就这么怪呢。

    好在顾倦书对这个情节也不怎么感兴趣:“然后呢?他爸发现了吗?”

    “没有吧,本来是差点发现,后妈把天赐藏到了柜子里,啊……天赐好像在柜子里看到了亲子鉴定,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他爸的亲生儿子,后面就开始查身世了。”季舟舟没忍住,还是打了个哈欠。

    顾倦书沉默的站了起来,在季舟舟的注视下回到了房间,独自坐了一会儿后,掏出手机登录论坛,面无表情的打出一段话:你们这群垃圾,我说过天赐不是他爸的亲生儿子吧?

    下面很快跟了几条帖子,都是骂他神经病的,却没有人跟他讨论这段剧情,他正打算再跟一条,就看到自己被禁言了,禁言理由:妖言惑众,封号处理。

    顾倦书:“……”

    季舟舟回到房间之后,才后知后觉好像多说了一段,她不怎么诚心的懊悔一秒,就跑去洗澡睡觉了。

    一夜安眠,早晨也无人打扰,季舟舟一直睡到八点多才醒,鼻尖都是被子上清新的味道,让她对自己这间老破小又满意了点。

    她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正准备去餐厅找点吃的,就看到周长军往外走,她忙把人叫住:“周叔叔,你干嘛去?”

    周长军本想斥责她的称呼问题,但看到那张营养不良的脸,教训人的话最后也没说出口:“先生要我去办几张手机卡。”

    季舟舟眼睛一亮:“那能帮我带一张吗?”

    “为什么?”周长军皱眉,“你原先的卡呢?”

    季舟舟一顿,脸上露出苦涩的笑意:“沈野昨天给我打电话了,我太害怕,就把卡掰断了,现在垃圾桶里丢着。”

    周长军露出一丝怜悯:“行吧,我到那再给你办一张。”

    “谢谢周叔叔……我没钱,这个你拿着。”季舟舟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对耳环,这是她昨天发现的,应该是原文中男主送给女主唯一的礼物,多少不得值点钱?

    周长军一看耳环笑了:“这耳环我媳妇也有一个,你这是假的啊,是不是被人骗了?”

    季舟舟:“……”沈野这个孙子。

    “行了,几十块钱的事,对了还有一件事,等我回来给你张卡,顾家每个月会给你一笔钱,你拿来买些衣服什么的。”周长军见她脸色不对,于是岔开了话题。

    季舟舟听到每个月有生活费拿,心情再次愉快起来:“那我拿了卡就把钱还你。”

    “好。”见她坚持,周长军也没阻止,只是对这姑娘的好感又再上一层。

    季舟舟这次真是无意刷好感,只是觉得大家打工都不容易,没必要占人家的便宜。当她后来无意中看到周长军工资卡上后面一长串零后,才明白原来只有自己不容易。

    吃了双份早餐后,季舟舟又嘴甜的从厨房阿姨那哄了几块蛋糕,一手端着蛋糕一手拿着牛奶心满意足往屋里走,准备等领了银行卡,就出去买件换洗的衣服,再买点本子和笔准备大纲。

    她做好打算慢慢往房间走,走到一半遇到了顾倦书,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顾先生好。”今天吃好喝好还有钱拿,她的心情相当美丽。

    顾倦书慵懒的看她一眼,从她手上把牛奶蛋糕接了过去,季舟舟的笑猛地一僵。

    顾倦书走了几步才停下,眉头微皱:“你的?”

    “没错,我的。”季舟舟咬牙微笑。

    “哦。”

    顾倦书点了点头,端着牛奶蛋糕头也不回的走了,仿佛东西是他的一般自然。

    季舟舟的心情瞬间不美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季舟舟:男主是渣男,男配杀人犯,一个送假货,一个狗血迷,我这什么运气,摊上俩这种货色?

    今天继续发红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