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7 章
    春末夏初的A市,正是阴雨连绵的时候,季舟舟此刻的心情,就如现在的天气一般。

    上次出门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三天了,她只要出了卧室门,随时都有可能对上顾倦书幽幽的目光,好像在提醒她商场门前发生的事一样。

    季舟舟也很无奈,早知道自己嘴炮一下会被逮住,她肯定不乱说话。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季舟舟只能尽量找补,免得这件事被他记住了,成为以后杀她的理由之一。

    于是只要他在家,季舟舟每天下午都会去书房给他送小蛋糕,以表示自己真诚的歉意,也希望甜甜的零食能弥补他随时变态的心灵。

    除去每天必须要面对顾倦书的时候,季舟舟其余时间都在房间里写大纲,她总结了几个热门题材后,开始构建剧本。

    又是一日,季舟舟放下笔记本,走到窗户旁深吸一口气,刚下过雨的空气很是清冽,伴随着泥土的气息和落叶的青气,让她因为工作昏昏沉沉的脑子瞬间清明起来。

    叮咚叮。

    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音,季舟舟顿了一下,回到床上趴下,翻出被窝里的手机点开,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舟舟姐,我是柔柔,我们能见一面吗?

    季舟舟不悦的皱起眉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这群人还阴魂不散了,她的新手机里总不能还有追踪器吧。

    对方晚了一分钟才回复:我那天看到你拿着手机袋子,就去柜台碰了一下运气,没想到你真的在那里留了号码,姐姐你生气了吗?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这小绿茶的心思可真够细的。

    她嗤了一声,回复过去:我没空见你。

    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一边,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滚。她相信以小绿茶对沈野的占有欲,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号告诉他,即使告诉了也没关系,她重新换个手机号就是。

    正在她边思考边犯困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电话铃声。季舟舟不耐烦的想要挂断,却在挂之前看清来电显示‘杀人犯’三个字,她手指动了一下,忙把电话接起来。

    “顾先生,有什么事吗?”季舟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甜一点。

    顾倦书慢吞吞道:“蛋糕呢?”

    “……”

    得嘞,她刚才写得太嗨,一时间没注意,竟然已经下午三点了,比平时她去送蛋糕的时间晚了十分钟左右。

    季舟舟假笑JPG:“稍等,很快就送到。”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咬牙,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WiFi不给她用,她肯定不会办手机卡,看找上门的都是什么物种。

    像前几天一样,她去了厨房后,先是搓搓手去找阿姨:“今天烤了什么好吃的呀?”

    “披萨和蛋挞,知道你要吃,就多做了点。”厨房阿姨笑呵呵的看着她,每次看着季舟舟吃,自己就会很有成就感。

    这座宅子里,像她这么能吃的人真的不多了。

    不知道自己被阿姨当猪养的季舟舟,看到披萨后眼睛一亮,拿起一块就开始咬。在最近刻意的训练下,她已经比之前能吃了许多,身上也总算隐隐有了点肉。

    季舟舟像之前每一次一样,吃饱喝足后才端着盘子往书房去。

    书房中顾倦书正在低头处理文件,听到敲门声后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季舟舟一进门就看到他社会精英的样子,虽然之前看过几次,但也不是很习惯。

    工作时的顾倦书少了一分慵懒气息,绷紧的下颌线和透着凉意的眼神,无一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季舟舟毫不怀疑,他随时可能说出那句霸总名言: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季舟舟刚胡思乱想一瞬,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她和顾倦书同时看了过去。

    顾倦书垂眸拿起听筒:“喂。”

    季舟舟眨了眨眼睛,期待的等着他下面的话,果然——

    “天凉了。”

    顾倦书另一只手轻轻的敲着桌面,面上多出几分肃杀之意,季舟舟肃然起敬。

    “那就吃火锅吧。”

    “……?”

    直到顾倦书挂了电话,季舟舟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周叔叔?”也就只有周长军才会每天问吃什么了。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嗯。”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虽然吃火锅这件事一点也不霸总,可一听是眼前这位说的,她竟然毫无违和感。

    顾倦书把面前的文件看了一遍后,用钢笔在最后一页签上了大名,然后把文件合上推开了。季舟舟知道他这是不打算继续了,立刻把小蛋糕端上桌。

    顾倦书看了眼小蛋糕,往她面前推了推:“你吃。”

    ……疯球了哇,顾倦书还有不护食的一天?季舟舟瞬间怀疑这里面是不是下了毒药。

    顾倦书见她不动,想了一下勉强解释:“晚上有火锅。”

    哦。

    季舟舟干笑一声:“先留着吧,等晚上你追剧的时候再吃。”

    “会不新鲜。”顾倦书皱眉,俨然一个不浪费粮食的好孩子。

    季舟舟脸上笑容不变:“怎么会呢,也就几个小时而已,等晚上再用烤箱热一下,又是新鲜出炉的了。”

    顾倦书平静的等她说完,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你是不是……”

    “嗯?”季舟舟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

    “已经吃过了?”

    “……”

    “果然……”顾倦书意味深长起来。

    季舟舟当然不可能承认:“怎么会,我只是……想和顾先生一起吃火锅而已。”

    顾倦书:“呵。”

    呵是什么意思?季舟舟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可怜兮兮的走到顾倦书面前,猫一样戳了戳他的肩膀,顾倦书眉头一顿。

    “顾先生,我知道错了,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季舟舟软软的看着他,她没有明说,但傻子也听得出在说那天商场的事。

    顾倦书沉默许久,慢吞吞道:“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让你跟我一起吃火锅。”

    “……我不吃你火锅!”

    三个小时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桌子中间的鸳鸯锅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几片毛肚在红油锅里不断翻滚。

    “顾先生快点吃,待会要老了。”季舟舟一边往碗里捞,一边提醒对面的男人。

    顾倦书不紧不慢的捞了一块,举手投足之间满是悠闲,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能让他快上半分。季舟舟看得心急,只好用漏勺帮他盛。

    顾倦书正低头吃饭,突然碗里多出了一些肥牛卷和毛肚,他顿了一下,继续埋头吃饭。

    于是整个过程中,顾倦书都没有抬头,本该是最耗时间的火锅,吃完竟然比平时的时间要短。

    看到顾倦书吃了比平时多一倍的量,周长军脸上的笑更加真实,等顾倦书起身回屋时,热情的和季舟舟说话:“舟舟这就回房吗?不如去看会儿电视吧,最近有个电视剧特别火。”

    “不看了,剧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没什么意思。”季舟舟随口道。

    刚走到门口的顾倦书立刻停下,半晌回头看向季舟舟:“你,跟我过来。”

    “?”

    季舟舟不明所以的看向周长军,却得到他催促的眼神,无奈之下只好跟了出去。结果一路竟然跟着他进了房间。

    虽然季舟舟来顾家也算有一段时间了,可这还是第一次来顾倦书的房间,一进门就受到了资产阶级的冲击。

    房间很大,主要为灰白色调,几乎全是布艺装饰,虽然是性冷淡风,但处处以舒适为主,所以还算接地气。

    季舟舟若有所思的打量这里,她从刚穿过来时就发现了,这座宅子生活气息很浓,说明这里的主人内心并不坚硬。可如果顾倦书内心柔软,为什么会杀人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可能是因为作者设定上出问题了吧。

    季舟舟正打算深入思考顾倦书是个什么人时,突然想起这里是世界,逻辑缺失是很有可能的事,所以追究也没什么意义。

    “过来。”

    在季舟舟思维发散时,顾倦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季舟舟回神,看到他此刻的样子后,心里猛地一紧。此时的顾倦书坐在他的大床上,后背靠着大软枕,神色慵懒散漫的坐在那里,一只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

    他本来就长得俊美,一张脸漂亮得不似凡人,这会儿解开了上衣的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突出的锁骨,更是像妖精一样。卧室的灯光自带柔色,落在他的唇上,染出一丝亮色,更让气氛暧昧异常。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不是什么正经关系,这会儿男人突然让去床上,怎么看都像是要谈几个亿的项目。

    季舟舟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剧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见她迟迟不动,顾倦书又强调了一遍:“过来。”

    “我……”

    季舟舟刚冒出一个字,剩下的就全部消音了,面对这么个情景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可是知道不会失身才愿意留下的啊!

    她磨蹭得太明显,顾倦书不悦的皱起眉头。他平时就是一个无害贵少爷,可一旦正经不高兴了,没有谁不慑于他的气场的。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欲哭无泪的走到他面前:“顾先生。”

    “坐下。”

    季舟舟犹豫一下,局促的坐在他旁边。床如她想的一样舒服,但她却如坐针毡,脑子里飞速划过很多,却想不到一个应对办法。

    男女力量悬殊,她又是男主送给顾倦书的玩物,恐怕反抗也不会成功,反而可能让事情更糟。

    她艰难的看了顾倦书一眼,这男人的侧脸该死的英俊。算了算了,这么帅的男人,她没什么损失。

    “你轻点……”

    “我有话问你。”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下一秒,顾倦书手里的东西红光一闪,正对着大床的电视瞬间亮了。

    “天赐!不要!”妖娆后妈在电视里撕心裂肺。

    电视外的房间一片沉默。终于,在季舟舟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时,顾倦书眯起眼睛:“我轻点什么?”

    “……”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季舟舟只想把自己埋起来,顾倦书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微微挑眉:“你想得美。”

    季舟舟:“……”给我一枪吧!让我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倦崽崽: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吃的太饱,想的太多

    舟舟:……哦。

    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倦崽很乖的一面,以后会渐渐不乖…但本质上和舟舟相处时,还是这德行

    我打算改个文名:穿成豪门大佬的金丝雀,一听就特别富贵,各位觉得如何嘿嘿嘿……给大家发红包啦,没发到的说一声呀,可能会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