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8 章
    耳朵里还都是后妈凄厉的哭喊声,季舟舟心情比后妈起伏还大。平心而论,以两个人现在的颜值来说,如果真要有点什么,让谁看都像是季舟舟在占便宜,但——

    这种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吧?!季舟舟瞬间气急败坏:“你自己做事奇怪,还好意思说我,一进门就让上床,是个人都会想歪吧?”

    顾倦书幽幽的看她一眼:“你好像很失望。”

    “对啊,特别失望,毕竟顾先生人帅多金、身高腿长,器大……”季舟舟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后猛地闭嘴。

    男人么,总是对这方面敏感些的。顾倦书眯起眼睛:“器大什么?”

    “什么器大?您听错了,”季舟舟歪了歪头,迅速转移话题,“您不是有话要问我吗?请问什么事呀。”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把电视的声音减小了些,倚着枕头问:“这集的内容是什么?”

    “……我不知道呀。”季舟舟无辜的睁大眼睛。

    顾倦书沉默一瞬,慢吞吞的开口:“现在是在床上。”

    “?”

    “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床上经常不是人,还会把你绑……”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行,能不能把这段忘了啊。”季舟舟有些头疼。

    顾倦书慵懒的看着她:“那就别撒谎。”

    “我再也不撒谎了,以后对顾先生只说实话,”季舟舟双手求饶,盯着电视看了半晌后,回忆起这段的剧情,“接下来应该是后妈怀孕吧,天赐知道了亲子鉴定的事很后悔,就去找他爸对质,然后发现他爸是他杀父仇人,所以……”

    季舟舟正往下说,顾倦书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修长的手掌几乎捂住了她的大半张脸,鼻尖迅速萦绕着男人清爽的沐浴乳味,季舟舟僵在原地不动了。

    “先别说。”

    “……哦。”季舟舟乖巧的应了一声,微弱的呼吸喷洒在顾倦书手上,温热又带些痒意,顾倦书迅速把手挪开了。

    季舟舟重获呼吸,立刻坐得离他远了些,只见他拿出手机:“继续。”

    “哦,”季舟舟咳了一声,“所以他以为后妈和他爸是一伙的,就特别痛苦,知道后妈怀孕后也不相信是自己的孩子,然后……”

    “你怎么会知道?!”突然冒出个男人的声音,季舟舟吓了一跳,目光扫了一圈后落在顾倦书的手机上,“你是谁?是不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倦书你抓着她,我马上就到!”

    嘟嘟……

    季舟舟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是谁?”

    “这部剧的导演。”顾倦书不紧不慢道。

    季舟舟简直要疯:“你为什么认识导演!”

    “因为我是投资方。”

    轰隆!电视里传来一声响雷,男主角天赐对着他的妖娆后妈怒吼:“你就是个骗子!从头到尾都在欺骗我的感情!”

    接下来画面中断,片尾曲起,季舟舟这才看清,投资方的那一栏赫然显示顾卷……所以她当着投资方的面堂而皇之的泄露剧情?

    “我的私人投资,就没用真名。”顾倦书好心解释。

    季舟舟欲哭无泪,她控诉的看着他:“你就是个骗子,从头到尾都在欺骗我的感情。”

    如果知道他和这剧干系那么多,她肯定不会多嘴,现在好了,人家导演要来质问她了,她得尽快想出个理由,好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听着熟悉的台词,顾倦书沉默了。

    正在季舟舟思考时,手腕突然被抓住,她顿了一下,迟疑的举起自己被顾倦书握紧的手:“顾先生?”

    “叶倾让我抓住你。”

    “……不用了吧,我又不跑。”季舟舟颇为无语。

    顾倦书想了一下,缓缓放开了她的手,半晌开口:“走吧。”

    季舟舟抬头:“去哪。”

    “客厅。”

    “……”得嘞,去等这位叶导。

    季舟舟撇着嘴跟顾倦书去了客厅,三十分钟后,一个染了黄毛长着娃娃脸的男人冲了进来,五官精致而生动,虽然满脸的怒气,但因为那双下垂眼,一点气势都没有。

    纵然知道这人是来找她麻烦的,季舟舟看到他的脸后,还是在心里吹了声口哨。不亏是世界,这种路人级男配都眉清目秀的。

    “看什么?”顾倦书突然问。

    季舟舟随口回答:“好看。”

    她话音刚落,两个男人同时顿了一下,顾倦书默默走到她前面,挡住了她大部分视线。

    叶倾怒道:“别以为说点好话我就放过你了,说,你是在哪个环节知道剧情的?!”

    “我自己猜出来的?”季舟舟从顾倦书身后探出圆圆的脑袋。

    叶倾更恼:“胡说!我的剧情那么复杂,你怎么可能猜得出来!”

    你可得了吧,这个世界没设定到的地方,都是直接照搬的现实世界,这剧本是好,但也是现实中的人写的,跟你一个纸片人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又不是什么悬疑剧,都是按套路走的,有什么难猜的。

    季舟舟无辜的看着他:“我真的是猜到的。”

    “就算能猜出走向,细节总不会猜到,”叶倾冷笑,“快说,是谁把剧情泄露给你的!”

    “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再说细节什么的,你们镜头不都提前暗示了么,遵循剪辑规律,也能大致猜到下个镜头会转向什么,再结合剧情发展,不难猜吧。”

    仗着自己做过几年编剧,季舟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你想让我相信是吧。”叶倾瞪了她一眼,掏出手机划了几下,在视频网站翻出一部正在播出的剧,接着把手机递到她面前,“既然能猜出我的,那是不是也能猜出别人的?如果猜不出,那就是你撒谎!”

    他挑的剧是某个制片人给他看过的,所以后续的剧情他都知道,但是眼前这女人肯定是不知道的。

    季舟舟眨了眨眼,看着熟悉的剧情心里感叹,幸亏《痴痴情深》是古早渣贱文,里面的剧也都是几年前的,如果是她同时期的,她还真不一定看过。

    不过话说回来幸亏是前几年的,那时候她还没开始写剧,否则看到自己的剧冠了别人的名,她估计能郁闷得吐血。

    季舟舟思绪忍不住发散了一下,叶倾嗤了一声,眼底满是轻蔑:“说不出来了吧,我劝你最好说实……”

    “这个剧里的男主角后来生病了吧,为了不拖累女主,就离家出走了,结果女主当时也得了绝症,等男主治好后回来,女主已经死了。”

    叶倾大惊:“你怎么知道?!”

    “我都说了,前面不是都有设伏笔么,猜的。”季舟舟一脸无辜。

    叶倾狐疑的看她一眼,又找了几个没有结局的剧,结果季舟舟把后续剧情都说了出来。叶倾眼底的疑虑更重:“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季舟舟见都到这地步了,他还在怀疑自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正要继续解释时,一直沉默的顾倦书突然开口了。

    “她从一年前就不再工作,一直待在家里,社交几乎没有,唯一接触的人就是沈野,但沈野也没有涉猎影视这一块,所以不存在从其他渠道知道剧情这种可能。”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我相信你。”

    季舟舟心头一动,感激的朝他笑笑,甜软的样子仿佛夹心糯米糍。顾倦书指尖仿佛触电一般酥麻一瞬,他微微动了一下,这种感觉立刻消失不见了。

    叶倾表情古怪起来:“所以她还真是猜的?那你为什么不在电话里跟我说?”

    顾倦书的本事叶倾还是知道的,既然他说季舟舟没问题,那肯定是没问题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说清楚,害他以为剧情泄露,大半夜的开车跑来。

    季舟舟也看向顾倦书,她刚才没想到这个问题,被叶倾提起才恍然。对啊,既然顾倦书相信她,为什么还故意给叶倾打电话,让他半夜来质问自己。

    吃饱了撑的吗?

    面对他们两个人疑问的眼神,顾倦书安静一瞬,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没什么,想看看。”

    “……”

    “……”

    顾倦书话虽然说得含糊不清,但旁边的两个人却瞬间懂了。就是为了看戏呗,季舟舟和叶倾对视一眼,同时冒出殴打金主的想法,但最终还是慑于黑恶势力,没敢用拳头教他做人。

    “那您还满意吗?”叶倾眼底都冒火了,却还是咬牙微笑。

    顾倦书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季舟舟假笑:“顾先生喊停喊得太早了,如果再晚点,我和叶导说不定已经打起来了。”

    “不晚,”顾倦书幽幽的看她一眼,“最近的剧全被你剧透了。”

    季舟舟:“……”哦,剧透影响您观影体验,还真是抱歉呢。

    气氛诡异的冷冻了,半晌,叶倾默默看向季舟舟:“美女,误会了,对不起了。”

    “叶导客气了,叫我舟舟就好。”季舟舟笑,仿佛刚才一直被针对的不是她。

    《我的妖娆后妈》导演的头衔,加上顾倦书都在做他的投资人,眼前这个娃娃脸在这里的影视圈肯定是个人物,自己要做编剧,将来早晚会遇见他,没必要把关系闹僵。

    叶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事总归是我冲动了,有机会请你吃饭,方便留个手机号吗?”

    “当然”季舟舟见大导演主动结识,忙掏出自己手机。

    她话没说完,顾倦书就默默挡在他们之间,慢吞吞的开口:“不方便,她没手机。”

    “……”

    “……”

    顾倦书以外的两个人同时看向季舟舟手里的手机,刺杀金主的想法再次出现。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我想和导演做朋友

    倦崽:不,你不想

    本来想改名的,结果大部分朋友好像更喜欢现在这个,搞得我好纠结啊啊啊,另外,那个建议我改成《穿成豪门大佬的金丝猴》的,你给我等着,我二龙湖木哥明天就找你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