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23 章
    耗时三天, 终于从顾家老宅走了出来, 回到了自己的老破小房间。

    季舟舟一到家就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喝口水后趴到床上,这才不慌不忙的开机。一开机就是短信轰炸, 除去几条李柔柔的, 其他全是叶倾发来的,她顿了一下, 这才想起她和叶倾的合同还没谈完。

    季舟舟挨个往上扒拉, 只见叶倾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爆炸,再从爆炸到着急到哀求, 竟然经历了上百条短信,她忍不住笑了一声, 觉得这导演还挺惜才。

    想了一下给他回复, 对方瞬间秒回, 仿佛忘了自己之前各种暴躁的事,催着季舟舟签合同。

    季舟舟提议线上签约,叶倾那边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 但要求后续拍摄的时候, 她要去跟组。这次季舟舟失联三天的事, 给他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 万一拍摄的时候这位再消失一下,耽误了进程怎么办。

    季舟舟有些为难,她现在的主要职业, 是在顾倦书身边当个混吃等死的金丝雀,电视剧拍摄动辄几个月,如果她要去跟组,就势必得离开他一段时间。可是不答应,一来叶倾不一定会同意,二来她也不愿自己的作品让其他跟组编剧修改。

    思来想去,还是咬牙答应了,反正电视剧从立项到拍摄,中间还得经历好一段时间,说不定那个时候她已经从这里离开,到时候乔装打扮一下不让叶倾发现就行了。

    这么想着,季舟舟答应了,敲了一下定价后,叶倾很快发来了初版合同。她看了一遍,把自己不太认同的点圈起来,打算和对方再做探讨,等一切条文都定了,再出去打印寄出。

    一想到合同寄出,她瞬间能有个十来万的定金,再不用担心自己身无分文,季舟舟就兴奋的在床上滚了滚,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站了个人。

    季舟舟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定睛一看才看清是顾倦书,不由得有些无语:“顾先生?你不是回房间休息了?”

    “我忘了件事。”

    “什么事?”

    顾倦书慢吞吞走到她面前,朝她伸出手。季舟舟紧张的看着他,下意识把手机偷偷往身后藏了藏,担心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顾倦书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不动声色的盯着她的眼睛。

    两个人一个坐一个站僵持三秒,季舟舟讨好的笑笑,担心他是不是看到自己拿着手机不放,所以起疑心了。

    顾倦书面无表情:“笑也没用,拿出来。”

    “拿什么啊?”季舟舟无辜的眨了眨眼,坚决不配合他。他刚才离自己那么远,又是背对手机,应该没看到她在干啥吧?

    “支票。”

    ……她竟然把这件事忘了。季舟舟放下心来,探头去找自己的拖鞋,结果只是稍微往地上看一下,就不小心碰了顾倦书两次。

    “顾先生,要不你去门口等我?”季舟舟有些无奈,这房间太小了,她之前跟周长军站在这里,都需要错身才能出去,更别说顾倦书快一米九的大个子,在这里更像个碍事的电线杆子。

    顾倦书扫她一眼,直接坐到了床上,发现床还挺软,被子上渗着淡淡的奶香,比他之前闻过的所有味道都好闻。

    他第一次认真打量这里,小到可怜的房间之前因为用处鸡肋,干脆就空在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来保养,所以这间屋子看起来又破又老,和别墅里其他房间简直天差地别。

    但就这样没人用的房间,在季舟舟住进来后多了很多东西,电子设备、瓶瓶罐罐,还有床边椅子上堆的几件衣服,处处都给人温馨又平凡的感觉。

    “你就不能洗洗衣服?”顾倦书真诚发问。

    季舟舟:“……”他管得还挺多。

    顾倦书下巴点了点地上的一只袜子:“袜子也该洗了。”

    “……”不生气,生气易生病,季舟舟深吸一口气,脸上挂起一个标准假笑,“我这不是想替家里省点水费,所以攒一起洗么。”

    其实家里有专门负责的女佣,但因为她跟她们混得太熟了,就不太想使唤人家,所以还像之前一个人时那样,攒一堆衣服自己丢洗衣机。但这事跟顾倦书说他也不懂,还是不要搭理了。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转身从墙角小到离谱的桌子上取了支票,依依不舍的摸了一下后递给顾倦书:“顾先生,这是支票。”

    “哦。”

    顾倦书接了过来,看也不看的就折好装进口袋。季舟舟一僵,声音尖得要变形了:“你怎么折起来了?支票折了还能兑吗?!”

    顾倦书揉了揉耳朵:“不能兑了吗?”

    “我哪知道!我又没收过!”季舟舟没忍住瞪他一眼,“我之前听人家说是不能的,万一真兑不了怎么办?!”

    那可是一百五十万啊!虽然不是她的,但也是她亲自捧回来的好吗?!

    “不能就算了。”顾倦书相当淡定。

    季舟舟被他的淡定气得肝疼,但顾忌他的身份最终没敢揍他,焦躁的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咬牙送客:“顾先生,天色不早了,不如你赶紧休息吧。”

    走!赶紧走!她现在不能看见这败家玩意。

    顾倦书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躺了下去。

    季舟舟被他的操作惊呆了:“顾先生,您这是干嘛呢?”

    “休息。”顾倦书回答得理所当然。

    季舟舟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尽量用温柔的声音,像哄孩子一样说话:“我房间太小了,您还是回去睡吧。”

    顾倦书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在季舟舟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时,他幽幽开口:“头疼。”

    “……”

    “肚子也疼。”

    “……”

    “我站不起来了,怀疑是肠胃炎引起的暂时性瘫痪。”

    “……得,您就在这睡,我去客房。”季舟舟举双手投降,连瘫痪都出来了,她再赶他,说不定要怎么碰瓷。

    季舟舟说完就转身走了,三秒钟后门被从外面关上了,顾倦书舒服的闭上眼睛,刚要入睡耳边就响起一声提示音,睁开眼睛就看到被季舟舟丢下的手机,手机屏突然亮了,显示出一条来自‘娃娃脸’的消息——

    “好的,期待能尽快见到你。”

    顾倦书眨了眨眼,就要伸手去拿,下一秒季舟舟从外面冲进来,看到手机后倒吸一口冷气,以猛虎扑食的姿态冲了过来,在顾倦书手伸过来之前抢到手机,干笑着藏到身后。

    “娃娃脸是谁?”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一个无聊网友,我这就删了他。”说完不给顾倦书追问的机会,拿着手机就跑了。

    顾倦书沉默片刻,掏出手机看着通讯录,在褚湛和叶倾之间选了一下,最后选择了叶倾。

    电话拨通后,叶倾那边乱糟糟的,一听就是在拍戏,而叶导依然像每次工作时一样,脾气火爆的骂完这个骂那个。

    “喂,倦书,怎么了?”叶倾那边安静了些,似乎找了个封闭的空间接电话。

    顾倦书斟酌一下他和季舟舟的关系,似乎有些不足为外人道,于是改了条件询问:“如果你有女朋友……”

    “我没有,谢谢。”叶倾的脸黑了下来,熟悉的人都知道他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这人大半夜的是故意找事吗?

    顾倦书被他打断也不生气,从善如流的改了开场白:“假如你有男朋友……”

    “OK假如我有女朋友,”叶倾‘好脾气’的再次打断,“然后呢?你想问什么?”

    “她有个网友,短信联系,给对方备注娃娃脸,而且不敢让你知道,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叶倾沉默片刻,突然不气了:“你说的那个朋友,该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

    “女朋友是谁?舟舟妹子?”叶倾极力绷住,在迟迟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后,终于忍不住发出噗噗的笑声。

    顾倦书果断挂断。

    三秒钟后,叶倾的电话又拨了回来,顾倦书继续挂,一连拒接几次,叶倾开始发求饶道歉的短信了,顾倦书这才勉为其难接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叶倾的第一句话伴随着惊天笑声:“金主,你这是被绿了啊哈哈哈……”

    顾倦书面无表情的挂断,同时选择把对方拉入黑名单。

    清净了一会儿后,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短信:金主别生气,我开个玩笑而已,舟舟妹子是个好姑娘,怎么可能会绿你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顾倦书见他终于肯说人话了,这才勉强把他从黑名单拉出来,叶倾像是知道他会这样做一样,立刻又打了过来:“你真生气了啊?我真是开玩笑,不值得生气哈,我虽然就见过舟舟妹子一次,但也能看出她不是那种人。”

    “叫季小姐。”

    “嗯?”

    “季小姐。”

    叶倾听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后,见鬼了一样盯着手机看,半晌才开口说话:“不是吧你,占有欲这么强?”

    顾倦书垂眸把玩一个毛茸茸的钥匙链,是他随手从床头拿的。

    叶倾没听到他的回答,脸上的笑意稍敛,舔了一下发干的唇讪笑:“行行行季小姐季小姐,你什么时候发现这种情况的?”

    顾倦书看了眼时间:“十分钟前。”

    “啥?”叶倾傻眼。

    顾倦书:“嗯。”

    “……之前没有这种情况是吗?”

    “嗯。”顾倦书相当肯定。

    “那你的意思是,她这网友是刚认识?十分钟前认识的?”叶倾又是一阵无语,“倦书,你是不是发现的也太及时了?”

    顾倦书轻哼一声。他倒是不信季舟舟在被自己养得愈发肥美的前提下,会想不开再找其他男人,只是‘娃娃脸’这种带有亲密性质的昵称,让他有些介意,于是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你可能就是想多了,网友还分男网友和女网友呢,也不一定是男的,”叶倾说这话有些违心,于是赶紧找补,“当然了,如果让我知道这个娃娃脸是谁,我肯定要收拾他。”

    “怎么收拾?”

    叶倾噎了一下,想了想回答:“你说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把人关起来饿上三天,再在他面前吃火锅怎么样?”

    顾倦书不说话。

    “……或许,你有什么别的想法?”叶倾试探。

    顾倦书沉思片刻,挂了他的电话给周长军打了过去。

    “先生,有什么事吗?”周长军的声音透着困意,但还是打起精神问。

    顾倦书:“想吃火锅了。”

    “……好的,明天中午安排,您早些休息。”

    顾倦书应了一声,见叶倾又打了回来,就直接切了过去。

    “你刚才掉线了吗?”叶倾天真无邪的问。

    顾倦书懒洋洋动了一下:“没有。”

    “那为什么突然挂断了?”

    “不想理你。”

    “……”他是看出来了,这位压根就没怀疑过舟舟妹妹,就是消遣自己来了。

    叶倾默念八百遍‘他是金主,他是爸爸’,才没让翻涌咆哮的脏话从嘴里跑出来。

    被他反复折腾后,叶倾表示比八个壮汉同时在他面前跳脱衣舞还心累,有气无力的表示:“舟舟可能就是觉得无聊了,所以随便找人聊天,这事很正常,你要是不想让她聊,就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带她出去走走什么的,天黑了,我要吃早餐了,再见。”

    说完就果断挂了电话。

    顾倦书听着电话里的忙音顿了一下,虽然想问天黑了和早餐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识趣的没有再打回去。

    事实证明他没打回去是正确的,因为叶倾已经大着胆子把他拉黑,这会儿正趁换场的时间给他新得的小编剧发消息。

    在对方问了他为什么这么久没回后,叶倾叹了声气,和这个还不算熟的朋友诉苦:别提了,我朋友因为女朋友跟网友聊天不高兴,我开解他呢。

    季舟舟躺在宽阔舒适的客房大床上,看着新来的短信嘴角抽了抽。女朋友和网友聊天这剧情,好像有些眼熟啊。

    季舟舟想了一下,回复:你朋友是怎么想的?难道因为女朋友和别人聊天,就觉得女朋友背叛他了?

    叶倾像是找到发泄口了一般,迅速秒回:那倒没有,就是不太高兴而已,不过要谁想谁也会不高兴,男人么,不就是这样。

    季舟舟无语:他要是不喜欢他女朋友,也会这样?

    顾倦书找人咨询这件事,她倒是真没想到,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以女朋友的身份介绍自己。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是叶倾为了好表达,自己想的身份呢?一想到这点,季舟舟才算舒服点。

    更让她舒服的是叶倾的回复:当然了,这就是男人的占有欲,别说是喜欢的人了,就是已经不喜欢的前女友,有了新的感情照样让他们不舒服。

    ……那看来顾倦书只是因为这种奇怪又恶臭的占有欲,所以才会不高兴,而不是觉得她通敌叛国了。挺好。

    季舟舟悲哀的发现,自己对顾倦书这个薛定谔的杀人犯,真的一点要求都没有了,不管他是有奇怪的占有欲也好,七八岁就能陷害老夫人的得力助手也好,她竟然都觉得十分正常。

    她走了一会儿神,叶倾已经发了很多条消息了,前几条在跟她探讨人性,最后在问她是不是因为他的话不舒服了。

    看来他已经猜到自己是女生了,季舟舟突然想到,如果要签约,到时候肯定要用到身份证,而如果用自己的身份证,他肯定会发现她的身份。季舟舟沉吟片刻,决定去黑市租一张身份证和银行卡。

    打定主意后,季舟舟回复:是女生,但没有不舒服,只是有了更清楚的认知,谢谢。

    叶倾松了口气:那就好。

    季舟舟敷衍:嗯嗯,我要码字了,争取早点把下面的剧情给你。

    叶倾当然求之不得,夸了她两句后立刻不再发消息了,生怕耽误她的创作。

    说了要码字的季舟舟在大床上扑腾两下,正在思考怎么解决‘网友’这件事,目光突然注意到短信的页面上,还有李柔柔的几条未读。她眉头一挑,打开来看。

    果然是关于张成寿宴那天的事。短信里一会儿声泪俱下的打感情牌,说自己那天是一时鬼迷心窍,求她看在这么久姐妹的份上能原谅自己,一会儿又说当时是无心之失,现在因此不能参加各种名流酒会,等于前途尽毁。

    见季舟舟始终不回复,最后干脆使出杀手锏:她现在被各大家族列为黑名单,沈野只能带其他女人当同伴,如果季舟舟不去求顾倦书原谅自己,那沈野很快就会移情别恋。

    不得不说,这三招不管是哪一招,对付之前的小白花女主都绰绰有余,可惜那个天真无邪的姑娘被这些人折磨死了,现在的躯壳里只有一根笔直笔直的老油条。

    季舟舟勾起唇角,既然有送上门的,那她就不客气的用了。

    这么想着,她给李柔柔回复了:你不是想见我吗?约个时间吧,我们好好聊聊。

    李柔柔见她回复了,顿时欣喜如狂,立刻答应了。

    看着李柔柔迫不及待的回复,季舟舟嗤笑一声,关了灯沉沉睡去。失去意识之前,还惦记着明天要跟顾倦书解释的事。

    翌日一大早,季舟舟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顾倦书,但转了一圈没找到人,听佣人说是出去了。季舟舟唉声叹气的到了厨房,觉得没见到他饭都吃不下了。

    “舟舟来啦,豆腐脑喝吗?”

    “……喝。”

    连喝三大碗之后,舟舟扶着肚子回屋,差点把顾倦书这个人都给忘了。

    一直到中午,才听到顾倦书回来的消息,舟舟赶紧出去,听说他在餐厅后,立刻跑了过去。

    还没到餐厅门口,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红油火锅香,她眼睛一亮,忙冲了进去:“今天吃火锅吗?”

    “不吃。”顾倦书扫了她一眼。

    “……”不吃这桌子上的鸳鸯锅是啥?季舟舟心里嫌弃他,但不敢表现出来,咳了一声跑到他旁边坐下,瞄了他几眼后小心开口,“顾先生,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顾倦书盯着锅,等红油汤底一滚就立刻往里面涮毛肚,注意力完全不在季舟舟身上。

    季舟舟也习惯了,心机深沉的霸道总裁什么的,在她面前这副弱智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昨天李柔柔联系我了。”季舟舟仿佛挣扎了很久,终于鼓起了勇气。

    “谁?”

    “李柔柔。”

    顾倦书手一顿,毛肚从筷子中间溜了出去,季舟舟忙帮他捞出来夹到碗里,因为这个动作站了起来,她一低头,正和顾倦书清澈的眼睛对上。

    ……这个人,不吹不黑,真的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了,即便这个世界有一种叫男主的生物,可现在处在瓶颈期的男主,真是半点也比不上她眼前这个头发丝都透着矜贵的男人。

    空气安静了一瞬,顾倦书:“谁?”

    ……就是个二傻子,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季舟舟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解释:“李柔柔,沈野上次带去酒会,跟张雅娟一起嘲讽我的人。”

    “哦……”顾倦书再次夹起毛肚,刚要吃突然想到了什么,“娃娃脸?”

    “你怎么知道?”季舟舟故作惊奇,接着恍然,“你昨天看到她发的信息了吗?我还以为瞒过你了。”

    顾倦书眉头微挑:“她找你干什么?”

    “不知道啊,可能还觉得我对沈野恋恋不舍,所以想策反我吧,我怕你误会,所以昨天撒了谎,说她是我网友。”

    “为什么又说实话了?”

    “这不是良心不安么,顾先生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忍心骗你,”季舟舟嘿嘿一笑,继而压低声音,“放心吧,我是不会背叛你的。”

    虽然按现在的剧情走向来看,她在离开顾倦书之前,确定不会做什么背叛他的事了,但她还是要经常性的说这句话,好帮这二傻子洗脑,让他越来越信任自己的人品。

    二傻子看了她一眼:“ 你有什么好背叛的?”

    “?”

    “书房的文件放在第几个柜子你知道吗?”

    季舟舟本来想说不知道,但看到他随时准备嘲弄自己的表情,决定哪怕这个回答对自己不利,也不要他嘲讽自己:“当然知道,书房不就办公桌后面一个柜子吗?!”

    “呵,文件没放在柜子里,都是在桌子上摆着。”

    “……”火锅汤不错,想浇他脑袋上。

    顾倦书如愿以偿的嘲笑完,心满意足的把毛肚夹起来,还没张开嘴,姗姗来迟的周长军尖叫一声,给他吓回到碗里了。

    “先生,您肠胃炎还没好,怎么能吃这么辣的锅。”周长军着急得直接把碗给抢走了,让人又送了一副碗筷。

    顾倦书沉默一瞬:“不能吃,为什么要端上来?”

    “舟舟能吃啊。”周长军回答得坦然,显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季舟舟在旁边点了点头:“周叔叔,毛肚别浪费,给我吃吧。”

    “哦,好。”周长军忙把毛肚倒给她。

    顾倦书的死亡凝视,他们两个假装没有看到。季舟舟用公筷帮他在清汤锅涮了片白菜:“顾先生你现在胃不好,最好是别吃肉之类的,不好消化,多吃点青菜。”

    火锅只能吃清汤,简直是太惨了,季舟舟乐悠悠的在清汤里下青菜,熟了立刻捞到顾倦书碗里,很快顾倦书的碗里就堆满了,远远看去白里透绿,比和尚吃的还淡。

    “顾先生,吃吧。”季舟舟殷勤的看着他。

    顾倦书和她对视片刻,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把锅撤了,换别的。”

    季舟舟一听谁都没得吃,立刻看向周长军:“……周叔叔,我突然想起顾先生还没吃药,您能去他房间里拿一下么,等他待会儿吃完饭就吃。”

    顾倦书眉头一动,这

    “好的,先生的药在桌子上吗?”周长军问。

    季舟舟苦恼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他最喜欢乱丢了,您去好好找一找。”

    “嗯,我这就去。”

    涉及顾倦书的身体,周长军立刻走了,季舟舟等他一迈出餐厅,眼疾手快的把碗里的肉丸塞到顾倦书嘴里。

    顾倦书配合的叼住,嚼吧嚼吧咽了下去,顺便还不忘点评:“有点凉了。”

    “我给你捞热的。”只要别动不动把锅撤了,什么都好说。

    顾倦书本来还想自己动手,但见她这么热情,只好勉为其难的张嘴等喂。

    时间紧迫,从锅里刚捞出来的肯定烫嘴,季舟舟为了客户体验,一股脑都捞到自己碗里,再像鸟妈妈喂小鸟一样,咻咻飞到顾倦书嘴里。

    看着顾倦书像脖子以下瘫痪一样,整个人除了嘴动什么都不动,季舟舟颇有‘重病老母含辛茹苦伺候瘫痪儿子’的心酸感,不过她不是重病,而是重饿。

    顾倦书的嘴很快变得鼓鼓囊囊,但看又一个肥牛卷飞过来,还是身残志坚的张开了嘴。季舟舟又给他塞了点东西,确保他不能吃更多了,这才往自己嘴里送个墨鱼丸。

    一上午都在忧心忡忡的胃瞬间舒展了呢。季舟舟愉悦的眯起眼睛,完全忘了自己喝过三大碗豆腐脑的事。

    顾倦书扫了她手里的筷子一眼,忙着吃饭没有告诉她,这筷子是给他喂饭的那个。

    尽管两个人一个喂一个吃,效率高得出奇,但时间太短,听到周长军的脚步声时,顾倦书还是没有吃饱。

    季舟舟忙把送出去的筷子拐个弯,放回到自己碗里,正要松口气时,就看到顾倦书嘴上还沾的有红油。眼看周长军要进来,季舟舟急忙伸手帮他擦了。柔柔的指尖稍纵即逝,顾倦书扫了她一眼,低头喝了口水。

    周长军拿着药站到旁边,目光在顾倦书和季舟舟之间转悠一圈,两个人正乖乖的各吃各的,看起来没有一点异常。

    但就是感觉气氛很古怪。

    周长军的目光狐疑的扫来扫去,最后停留在顾倦书唇上:“先生,你吃红油锅底了?”

    顾倦书:“没有。”

    瞧瞧这淡定的气场,这回答的节奏,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但充分体现了他的厚脸皮。就这演技,季舟舟都自愧弗如。

    周长军却不太相信:“那……先生你的嘴为什么这么红?”

    “……”

    “……”

    季舟舟看了过去,真是红了一圈,这货该不会是为了多吃两口,就烫成这样吧?不知为何,二傻子的光辉好像更强大了。

    “先生,不是我要管你,是你真的不能吃辣,你病还没好,怎么能吃这些刺激的东西呢?”周长军很是无奈。

    顾倦书死鸭子嘴硬:“我没吃。”

    “那你这嘴怎么回事?”周长军平时最是尊敬他,向来以他的话马首是瞻,只有他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时候,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劝。

    季舟舟默默缩成一团,怕成为他们相争的炮灰,就连锅里的虾滑都不敢捞了。再不吃就该皮了,两位不能快点吗?

    顾倦书和周长军对视一秒,目光落在了季舟舟身上,季舟舟蠢蠢欲动的筷子立刻定住,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亲的。”

    季舟舟一愣,内心顿时出现一个咆哮小人,大骂顾倦书不是人,为了几口吃的竟然陷害她这个良家情妇!

    周长军没想到是这个原因,老脸一红愧疚道:“那是我误会了,两位慢点吃……那什么,我把药放这,舟舟记得提醒先生吃药,不要让他吃红油锅,还有……没有了,你们吃,你们吃。”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退,等最后一个‘吃’字飘过来时,人已经彻底消失在餐厅里。

    顾倦书舒心的叹了声气:“现在可以慢慢吃了。”

    “……你还挺自豪。”

    顾倦书:“不用谢,慢点吃。”

    “……”她要努力!她要赚钱!长期跟顾倦书相处下去,可能会得心梗!季舟舟在心里咆哮完,面无表情的埋头苦吃。

    顾倦书斜她一眼,下一秒一个无骨鸭掌落在她的碗里。季舟舟顿了一下,意识到这是顾倦书给她夹的后,立刻警惕起来:“你掉地上又捡起来的?”

    “……”

    “还是说你下毒了?”

    “……”

    顾倦书给她的回答,是从她碗里夹回去,季舟舟忙用筷子按住,笑嘻嘻的咬了一口:“开玩笑开玩笑,顾先生别生气呀。”不过说实在的,她刚才第一反应真是这两种,可见顾倦书在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狗形象。

    顾倦书看她三下五除二把鸭掌吃了,这才勉强把筷子收了回去,两个人沉默的吃饭。

    顾倦书刚才吃得太急,这会儿就没那么饿了,又恢复成之前慢吞吞的样子。他若有所思的盯着季舟舟一动一动的嘴,想起叶倾之前说的、带她出去走走的话。之前是以为她因为无聊在跟男网友聊天,现在看来不是,那还需要出去吗?

    “一直在家无聊吗?”

    “不会啊。”季舟舟耸肩,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顾倦书蹙眉:“怎么可能。”

    “真的不会,我都习惯了。”

    她没穿过来之前,也是标准的宅女,几乎不怎么出门,也没什么社交,除了跟圈里人打交道,就只有一个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是真心喜欢这种生活状态,每天都很享受生活。

    然而这话落在顾倦书耳中,就成了她之前被沈野半囚禁在家里许久、已经对生活心如死灰了。原本带她出去旅游的想法还不怎么强烈,这下直接确定了。

    “可我想出去玩。”

    “那你去啊。”季舟舟一脸莫名,见顾倦书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去旅游?”

    “不行?”顾倦书懒洋洋的倚着椅子。

    季舟舟当然不能说不行,只是点头后突然觉得不对:“你是突然做的决定对吧?”

    “嗯。”

    “……就是因为听到我说喜欢在家待着,所以就要带我出去?”季舟舟无语之后更是好笑,难得把真心话说了出来,“顾先生,你好幼稚。”

    “……”不想带了,这女人一点都不招人疼。

    “不过出去走走也好,去哪里?”季舟舟很久没旅游了,一听也是很感兴趣,至于剧本,每集的细纲已经出了,到时候晚上加班写就是。

    顾倦书:“你喜欢山还是海?”

    季舟舟想说海,但一想顾倦书的尿性,话到嘴边变成了:“山。”

    “好,那就去山上。”

    “……”怎、怎么不按套路来?

    顾倦书见她一副奇异的表情,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

    “海,海,我最喜欢海了。”季舟舟忙讨好的帮他捶肩。

    顾倦书点了点头:“嗯,那就去山上。”

    “……”龟儿子。

    顾倦书仿佛没感受到她怨念,撂下一句“收拾一下,明天出发”的话,就起身离开了。

    然而他们第二天还是没能出发,因为顾倦书……肠胃炎复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比倦崽惨的吗?!还有吗!

    舟舟:有,未来的娃娃脸叶倾

    叶倾:我,真的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

    舟舟的小金库攒不起来?开玩笑,下章开始,倦崽就要富养闺女了,等着!小金库鼓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