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24 章
    季舟舟觉得自己很无辜, 因为火锅是顾倦书要吃的, 而她只是帮忙达成他的心愿,又不是故意害他肠胃炎严重的,可在顾倦书眼里, 却成了她谋财害命的证据。

    在伺候顾倦书输了两天液后, 她终于忍不住提出抗议:“顾先生,咱总得讲道理吧, 你说我害命也就算了, 我给你吃火锅我活该,谋财是什么意思, 我谋你什么财了?”

    她从来到这倒霉地方开始,就只见过三万块, 还因为买电子设备秒光了, 顾倦书竟然说她意图谋财, 简直不能忍。

    此刻躺在床上的顾倦书清减许多,下颌线更为锋利,本该给人凌厉的感觉,却因为一双像揉碎了湖水的眼睛, 显得愈发脆弱。他今天的点滴还有一瓶没输, 这会儿季舟舟就坐在他的床边, 随时准备端吃端喝伺候月子——

    嗯, 现在的顾倦书,在季舟舟眼里,就像是得了产后忧郁症的孕妇。

    “你谋财害命就算了, 还不承认。”顾倦书幽幽的看着她。

    季舟舟顶住他的死亡凝视,坚决要个说法:“那你说说,我谋什么财了。”

    “你昨天让周长军帮你交了二百块钱的话费。”

    “……”

    “他的钱都是我给的,四舍五入等于我帮你交的,还说没谋我的财?”

    季舟舟被他厚颜无耻的精神惊呆了,半晌才想起来反驳:“我那是借的,借!不是不还!”

    她合同还没给叶倾寄,定金当然没办法下来,这货又扣了她三年工资,她没钱交话费了,只能先跟周长军借,没想到就这点小事还被他揪住不放。

    “你什么经济来源都没有,拿什么还?”顾倦书慢吞吞的问。

    季舟舟:“……”好想把合同砸他脸上,告诉他老子也是能赚钱的人,可惜她不能,于是憋屈的闭嘴了。这情妇她是一天都不想当了!

    顾倦书心情舒畅了,不紧不慢的坐起来,看着离自己的手只有半米远的水果盘开口:“我要吃苹果。”说完就张开了嘴,一副等着投喂的样子。

    “……已经削好了,你不能自己吃?”季舟舟想拿盘子里的叉子戳他。

    顾倦书沉默一瞬:“帮我把周长军叫进来。”

    “干嘛?”季舟舟挑眉,“你想让周叔叔喂你?”

    “我让他来催债。”

    “……”

    “啊——”顾倦书再次张嘴

    季舟舟深吸一口气,克制自己杀人抛尸的冲动,咬牙戳了最大的一块苹果塞到他嘴里:“慢点吃,不够还有。”

    顾倦书的嘴里立刻鼓鼓囊囊的,没有空再给他说话。季舟舟见状立刻开口:“顾先生,您扣我的生活费,我就不跟您讨价还价了,但我这两天辛苦伺候你,你总得给点辛苦钱吧,不多,两百就行。”

    先把手机费还了再说,省得他老拿这件事威胁她。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等把嘴里的东西咽了,才缓缓开口:“盘子里本来切了三个苹果。”

    “?”

    “我才吃一口,其他都被你吃了。”

    “……”

    “这两天的补品,你解决了三分之二,很辛苦?”

    季舟舟咬牙:“……那不是看您胃口不好,吃不完也是浪费,所以我才吃的么,再说哪有你这样的,连口吃的都计较,要是换了其他人……”

    “换了其他人怎么样?”顾倦书直勾勾的看着她。

    没来由的,季舟舟感觉到一阵危险,镇定自若的转移话题:“换了其他人,就是给我吃好喝好,再每个月给我很多钱,我都不会跟着他,谁让顾先生在我眼里是最好的呢。”

    “看来我该反思一下了。”

    季舟舟一愣,反思什么?听了她的话感到愧疚了?

    在她疑惑的目光中,顾倦书悠然解释:“你之前也觉得沈野最好。”

    ……但沈野是个人渣,所以证明她眼光不好、谁在她眼里最好谁就是渣男吗?季舟舟无语的同时,竟然对顾倦书的脑回路觉得佩服。

    “话不是这么说,我现在已经发现他是坏人了,说明我眼光提高了不是么,还是能证明你在我眼里比他好的。”季舟舟假笑。

    顾倦书一想也是,于是点了点头。

    季舟舟突然想起,原文中顾倦书接受原女主后,作为交换给了沈野一个订单,沈野超额完成,让利润直接提高了百分之五,后面顾倦书就开始一步一步的跟他合作,导致沈野借着顾家的光,最终彻底毁了顾家的商业帝国。

    “顾先生……”季舟舟叫完就闭上了嘴。

    因为偏离了剧情,季舟舟现在不能判断沈野已经发展到哪一步了,就想问问顾倦书,可是又担心他会多想,最后自己引火烧身,所以犹豫半天都不知道该不该问。

    顾倦书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缓缓问:“怎么了?”

    “……没事,就想叫叫你,”季舟舟笑弯了眼睛,眼底仿佛有揉碎的星光,“顾先生,顾先生……你不觉得顾先生这个称呼听起来很亲密吗?”

    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要问顾倦书的好,反正过两天她就要见李柔柔了,到时候再套话也一样。就是她现在……胡扯些什么,就这种鬼话能骗得了顾倦书?

    事实证明还真骗住了,顾倦书听到她的话,突然别开了眼睛,表情一切正常,唯有耳朵开始泛红:“给我切个菠萝蜜去。”

    “……”你还挺会吃,什么‘方便’吃什么,不过不追问就已经万分感激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季舟舟刚要答应,眼睛一转提出,“手工费两百。”她还就不信了,从这个铁公鸡手里抠不出钱来。

    本以为还要扯皮,出乎她的意料,顾倦书立刻就答应了。季舟舟屁颠屁颠的找人去买菠萝蜜,回来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剥出一盘,到顾倦书跟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给你钱。”顾倦书拿出两张崭新的一百元。

    季舟舟接过来在灯下照了照,刚要把钱收起来,顾倦书就朝她伸出了手:“还钱。”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季舟舟气哼哼的把没到手十秒钟的钱还给他:“咱俩两清了啊,别再说我谋财害命。”

    “又不是一码事,姑且算你没有谋财。”顾倦书抬眼看着菠萝蜜。

    季舟舟算是看出来了,他不给自己安点罪名,就心里不舒服,于是干脆不跟他杠了,直接往他嘴里塞了块菠萝蜜。

    顾倦书慢吞吞的吃着,刚咽下嘴边就又递过来一块。这两天季舟舟别的技能没什么长进,唯独喂食的本事增长不少,她思考等过个几年,自己稳定下来,可以考虑养几只宠物。

    这么想着,季舟舟看了眼细嚼慢咽、仪态优雅的顾倦书,决定把猫这种生物拉入黑名单。她要养狗,会舔着脸对她傻乐、还不会记仇的那种。

    顾倦书肠胃还没完全好,吃了没多少就没胃口了,在季舟舟的搀扶下躺了下去。菠萝蜜还有大半盘,色泽金黄气味香甜,肥厚圆润的外表让季舟舟有些馋了。

    顾倦书斜她一眼,大发慈悲:“剩下的你都吃了吧。”

    “顾先生的意思是要我帮忙?那给小费吗?”季舟舟打蛇上棍。

    “……”

    “……”

    沉默对视五秒钟,季舟舟从善如流:“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跟顾先生要钱呢,我帮您是应该的,您不用太感谢我。”

    说完就端着盘子陷进沙发里,放松惬意的享受下午茶。她吃到喜欢的东西,会习惯性的眯起眼睛,本来圆圆的眼会变成弯弯的,透着一股无辜少女的娇憨。

    顾倦书默默盯着看了会儿,便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这次的肠胃炎来得凶猛又急切,他的身体始终停留在透支状态,只是说了会儿话,就已经开始累了。

    季舟舟把一盘菠萝蜜吃完,抬头看到顾倦书已经睡了,她放下盘子,跑去帮顾倦书把被子盖好。顾倦书被子下的手一动,抓住了她的手腕,下一秒迟钝的睁开眼睛。

    “顾先生,您睡吧。”季舟舟把他的手塞回被窝里。

    顾倦书睡眼朦胧的看了她一眼,缓缓闭上了眼睛。季舟舟怕他又整幺蛾子,就坐在旁边守着,等到他的呼吸平稳之后才悄声离开。

    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先看手机,果然叶倾又在催她,再看李柔柔的短信,也是愈发急着想见她。季舟舟想了一下,决定等顾倦书去公司后出门一趟,把合同寄了,再把李柔柔解决了。

    做好了打算,季舟舟给叶倾和李柔柔同时发了短信,把事情敲定了。

    只是顾倦书的病好得比想象中要慢很多,等到他能正常去公司时,已经是五天之后了。这几天叶倾没少催她,李柔柔也越来越着急,着急得有些不正常。

    如果说李柔柔前一段时间的短信,像是憋着坏想要对自己做什么,那她这段时间的急迫,更像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助的事。季舟舟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沈野出事了。

    等顾倦书精神饱满、中气十足的去公司后,季舟舟立刻去找厨房阿姨借了一百块钱,打个车出门去了。

    先是去了之前约好的交易场所,拿到了一张全新身份证,再去打印合同和复印件给叶倾,之后才慢悠悠看手机,见李柔柔已经把见面的地址发过来了,本来还想先吃个午饭再走的季舟舟,干脆直接去见她了。

    等到了约定的咖啡厅,季舟舟嘴角抽了抽,觉得很是无语。李柔柔什么地方不好选,偏偏选在顾倦书公司旁边的商场里,就不怕会被顾倦书发现吗,还是说这就是她的策略?

    季舟舟打量周围的环境,虽然这次来的不是上次那个商场,但看起来这里好像更贵,商场门口进出的都是人均大几万奢侈品,想来是个高奢商场。

    隔着咖啡厅的玻璃窗,李柔柔不住的朝她挥手,动静引起季舟舟的注意,两个人对视上了。李柔柔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身西装套裙加细跟高跟鞋,手里的包是某品牌的最新款,就她这一套装备,至少三十万打底。

    ……季舟舟酸了,都是女的,她还跟着堂堂顾大佬混,结果就穿个几百块的卫衣和裤子,脚上的鞋还是厨房阿姨送的,全身加起来不超过一千块。

    输人不能再输阵,季舟舟深吸一口气,昂着头准备进去,结果被一个发传单的拦住:“小姐姐游泳健身了解一下,收传单送气球哦。”

    季舟舟一顿,从横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传单,默默看向发传单的小肥崽,再看他手里几乎没送出去的、印了‘某某健身房’字样的氢气球,发善心收了一张:“气球就不用……”

    “呜呜小姐姐你真好,你是今天第一个愿意收我传单的人,这个气球送给你呜呜……”小肥崽塞给她一张传单和一个气球,感动的跑开了。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把那句‘你发健身房传单之前能不能先减个肥’给咽下去了。看着手里寒酸的气球,再瞄了眼角落里还在感动的小肥崽,季舟舟叹了声气,觉得自己这次阵势也输了。

    牵着气球绳出现在咖啡厅里时,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里是商业区,在这儿消费的大多是白领,所以目光所及之处,几乎都是正装,季舟舟卫衣休闲裤牵着气球进来,的确让人觉得很特别,只是看清她衣服的品牌后,眼底多少有些鄙夷。

    季舟舟相当淡定,抹了一把脸朝李柔柔走去。李柔柔看着丝毫不觉难堪的季舟舟,暗暗咬住了嘴唇。

    她记得季舟舟很久之前就想出来工作,只是当时沈野哥哥拒绝了,才一直留在家里和社会断了联系,当时的季舟舟最羡慕的,就是自己可以跟着沈野哥哥一起工作。

    她这次特意把人约在这里,无非是想秀一下优越感,让季舟舟认识到她们之间的差距。

    却没想到这女人离开沈野哥哥后,却好像自信从容了许多,对她也不再有那种羡慕的眼神,这让她很是恼火。季舟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顾倦书?

    李柔柔眼神暗了暗,心里的嫉妒难以抑制,凭什么这女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有,就算家破人亡沦落到给人当情妇,也会被那样护着。而自己活得那么辛苦,却对沈野哥哥连喜欢都不敢说?

    “咱要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季舟舟见她迟迟不语,眉头微挑。

    李柔柔顿了一下,脸上绽出一个微笑:“舟舟姐,好久不见。”

    “叫我全名就好,咱们没那么熟。”季舟舟不客气的打断,反正人设早在酒会上就崩了,这姑娘像是完全没联想到借尸还魂这种事上,那她就没什么好装的了。

    李柔柔表情一僵,委屈的咬住嘴唇:“你还在怪我是吗?”

    她的声音不算小,加上这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一开口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皆在猜测两个女孩子之间有什么恩怨。

    季舟舟斜她一眼,不知道她又在玩什么。李柔柔泫然欲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张小姐多嘴,你能原谅我吗?”

    季舟舟认真思考了一下:“你来找我就是说这件事?”

    “……嗯。”

    “哦,不能。”季舟舟见她不说实话,起了逗弄之心。

    李柔柔更加悲伤,直接捂住脸哭了起来。旁边有看不过去的男士,忍不住开口劝说:“两位美女是闹矛盾了吗?我看应该都是小事,这位美女就原谅她吧。”

    好事的男人一开口,旁边又陆续几个人搭话,清一色的都是男人。季舟舟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一个个的倒都是精英脸,不像是好管闲事的,估计是冲着李柔柔这身打扮来的。

    合着是拿自己当成钓富家女的踏板了。

    季舟舟嫌弃的啧了一声:“关你们什么事?”

    “嘿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我好心劝你,你还来劲了是吗?”第一个说话的男人突然走了出来,似乎想在李柔柔面前表现一番。

    李柔柔忙擦了擦眼泪,眼眶红红的拦住那个男人:“谢谢先生,但这是我跟舟舟姐之间的事,就让我们来解决好了。”

    “美女,我这也是看不过去了,两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事,她态度这么差,全是你纵容的。”男人见李柔柔跟他说话,更加不肯走了。

    李柔柔连连摇头,心里却对这男人十分厌恶,自己本来的计划是利用季舟舟不适应人群的特质,先求了她的原谅,再和她单独聊。结果这个男人多嘴的站了出来,直接把自己跟季舟舟摆在了对立面。

    季舟舟也看出李柔柔不想搭理这男人,思索一番明白了,李柔柔这是没控制好火候,所以才搞出男人这个意外。

    季舟舟也烦这种多嘴的男的,跟在闺蜜合照下捧一踩一那种没什么区别。她想了一下看了眼男人放在桌子上的电脑,挑眉开口:“你在顾氏工作?”

    “是啊,怎么了?”男人挺起胸膛,他不到三十就在顾氏坐到了小组长的职位,可以说是年少有为。

    季舟舟点了点头:“那你知道周长军吗?”

    “周总,当然知道。”男人底气不足。

    季舟舟笑:“那就好办了。”说完给周长军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就直说,“周叔叔,你们公司有个员工,一直在咖啡厅逗留,你把他叫回去上班吧。”

    男人:“……”

    十秒钟后,男人匆忙离开,咖啡厅里再无人敢对季舟舟说什么,之前几个蠢蠢欲动的,也彻底老实下来。

    “你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季舟舟对李柔柔这种小心机没有任何耐心,见她一直在迂回,干脆作势要离开。

    李柔柔一看急了:“舟舟姐,我是真的有话要跟你说!”

    季舟舟不搭理她,继续往外走,李柔柔忙跟上去:“真的,是关于沈野哥哥的,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快走到门边的季舟舟猛地停下,李柔柔看她这副反应,又是泛酸又是快意,但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委屈的抓住她的手:“这里人多口杂,我们去楼上说吧。”

    季舟舟沉默一瞬,甩开了她的手,径直朝楼上走去,被绑在背包上的气球跟着一颤一颤的,像是一个小尾巴。李柔柔松了口气,急忙跟了过去。

    楼上果然清净很多,两个人在角落坐下,很快有服务员走了过来:“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在李柔柔点单的时候,季舟舟低头看手机,果然顾倦书的短信发来了:你在外面?

    季舟舟实话实说:对呀,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嘛,李柔柔约我见面。

    正好巩固一下‘娃娃脸是李柔柔’的谎言,完美。上次之后,她已经警惕的把李柔柔的备注改成了娃娃脸,把叶倾的改成了小帅哥。

    顾倦书那边停顿片刻:在哪?

    季舟舟想了一下,把定位发给了他,可以说毫无保留了,一看就特别向着金主,跟沈野李柔柔划清了界限。

    等顾倦书不回消息了,季舟舟才把手机放下,一抬头就看到面前放了杯咖啡。李柔柔看到她呆了一下,立刻打感情牌:“还记得吗?这是你最喜欢的咖啡。”

    黑咖啡,苦得要死,原文中好像也就男主才喜欢吧,女主之所以说喜欢,不过是想迎合男主而已。

    “今天谁请客?”季舟舟突然问,这件事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李柔柔一愣:“我……”

    “OK服务员!”季舟舟招手,“麻烦给我一杯奶茶,再把你们店里所有特色蛋糕都送来一份。”

    她早上急着出门就没吃东西,这会儿都快饿死了,不吃饱怎么有心情听八卦。

    等东西都上来了,季舟舟优雅而快速的消灭一个蛋糕,这才看李柔柔一眼:“有事快说。”

    “……是沈野哥哥的事,”李柔柔面对胃口这么好的她,第一次有些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摇摇头,坚持把正事说了,“顾氏前段时间有个项目,本来我们已经谈妥了,谁知道顾先生突然反悔,宁愿赔付违约金,也不肯再跟我们合作,是因为我在酒会上惹你生气的原因吗?”

    她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一件事了,把这事跟沈野说了之后,本以为沈野会想办法解决,却没想到他不肯来找季舟舟。眼看着公司因为项目流失出现资金短缺,她只能想办法把季舟舟约出来求情。

    如果不是这件事,那今天就会变成她刺激季舟舟发疯伤害自己,让‘无意间’看到这一幕的沈野彻底对季舟舟失去兴趣。

    季舟舟一听,想起了原文中,似乎也提到了这个项目。男主就是靠着这个项目,得到了巨额的利润,在整个A市都打出了名堂……只是这次的顾倦书拒绝了?为什么?

    “我已经知道错了,舟舟姐你去找顾先生求求情好吗?我们真的需要这个项目,再说我也是为你好,我当时就想着,让顾先生早点娶了张小姐,说不定你就可以回到沈野哥哥身边了。”李柔柔又开始哭。

    季舟舟还在懵逼,完全没听她的话。顾倦书拒绝把项目给沈野,那沈野还能像原文中一样飞速壮大势力吗?后续的剧情还会出现吗?季舟舟越想脑子越乱,干脆决定静观其变。

    “你觉得我可以左右顾先生的想法?”季舟舟打断她的话。

    李柔柔噎了一下,强忍住嫉妒微笑:“顾先生对你有多疼爱,我从酒会上就知道了,只有你能帮沈野哥哥了,舟舟姐,拜托你了。”

    “可是正如你所说,顾先生那么疼我,我为什么还要帮沈野?”

    李柔柔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柔柔妹妹,不是谁都跟你一样,抱个不可回收垃圾就当宝贝的,”季舟舟轻笑,“你觉得,有疼我爱我的顾先生在,我还会对一个渣男念念不忘吗?”

    “你……”

    “我这次出来就是要跟你说清楚,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你跟沈野两个人,真的好烦啊,跟苍蝇一样,能不打扰我过好日子吗?”仗着沈野不在,季舟舟大肆诋毁,就算有朝一日倒霉落到沈野手里,她死不承认就是。

    李柔柔被她说得脸色越来越差,见她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整个人气得发抖:“沈野哥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跟我家竞争对手合作,搞垮我的公司,让我一无所有,又斩断我的社交,逼我和季家亲戚不再来往,让我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这就是他对我好的方式?”季舟舟懒洋洋的开口,眉眼间竟有些像顾倦书,看似无害,却透着一股危险。

    李柔柔打了一个寒颤,脸上一点血色也无:“但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

    何止自愿,简直沈野一哀求,就瞬间没了所有底线,季舟舟对原女主的做法不置可否,但不代表这些人能随意待她:“所以啊,我就不计较了,但如果你再来找我,我可能会翻旧账哦。”

    李柔柔猛地站起来,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舟舟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话里意思竟然还成了季舟舟的不是。

    季舟舟嗤笑一声,见她强装镇定的离开,还不忘补一句:“我们见面的事最好别让沈野知道,否则他可能会知道,他最疼的小妹妹早就对他有了男女之情。”

    李柔柔僵了一下,步履匆匆的离开了。季舟舟估摸着她知道了自己的态度,之后就不敢对自己抱有奢望了,一想到男主那边算是跟她彻底断了,她就浑身舒畅。

    没了李柔柔这个碍眼的小绿茶,季舟舟心情愉悦,连蛋糕都比之前美味了不少。独自坐着享受了会儿,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等吃到第四块时,她突然知道哪不对了,立刻叫来服务员,仪态万千的问:“刚才那位小姐走的时候,付账了吗?”

    “没有。”

    “……”

    季舟舟讪笑一声,捋了一下碎发:“好的,我知道了。”

    等服务员一走,她立刻拿出手机,点出杀人犯的备注发消息:顾先生,你饿了吗?

    顾倦书似乎这会儿并不忙,很快就回了一句:不饿。回完他盯着自己面前刚送来的订餐,想了一下让周长军拿出去了。

    十秒钟后,他的手机上又收到一条消息:都这个点了,哪能不饿呀,我在的这家咖啡厅东西特别好吃,你要吃吗?

    顾倦书挑眉:有话直说。

    这次季舟舟只回了六个点,顾倦书看着这六个点,心里莫名痒痒,干脆打了过去:“说吧。”

    “顾先生,快救我……”季舟舟低声哀嚎。

    顾倦书猛地站了起来:“怎么了?”

    “……我没钱付账,你快来救我。”

    “……”

    季舟舟迟迟听不到他的回答,咳了一声更加可怜:“那个李柔柔太坏了,说好了她请客,最后却没有付钱,我今天出来的时候就跟厨房阿姨借了一百,现在花得只剩下二十多了。”

    她本来是想直接找周长军借的,但想到这样跟告诉顾倦书没什么区别,还不如直接跟他说了。

    “……”

    顾倦书长这么大,第一次赶去帮人付钱。等服务员把一大袋子打包好的小蛋糕送到他面前,再看旁边鹌鹑一样的季舟舟,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季舟舟怯怯的看他一眼,又飞速低下头:“我、我……我本来以为李柔柔付钱,就多点了些东西……”

    “这么多,吃得完?”

    季舟舟干笑:“我这不是看到你附近了,就想去公司给你送点么。”才怪,她就是单纯的想坑个大户而已,没想到把自己给坑了。

    顾倦书手指一动,慢吞吞扫了她一眼:“出去等我。”这是不跟她计较的意思了。

    “好嘞!”季舟舟松了口气,忙拎着塑料袋跑了。

    顾倦书付完账出去,就看到她拎着袋子在门口走来走去,身上的气球跟着来回飘,上面几个字甚为显眼。

    这会儿是下午,商场旁边的人很少,但出入的每个人,都是光鲜亮丽的,尤其是来逛街的女生,个个打扮精致,只有季舟舟随意得过头,看起来像个灰扑扑的小可怜。

    小可怜看到金主出来了,小鸟一样扑腾到他面前,略微紧张的看着他:“多少钱?”

    “三千多吧。”顾倦书没仔细看。

    季舟舟倒吸一口冷气:“这么贵?抢钱啊!”

    “嗯……”顾倦书因为突然发现某人是个小可怜,一时间有些心不在焉。

    季舟舟瞄了他一眼,没忍住又偷看他一眼,半晌终于憋不住了:“我没钱还你……”

    顾倦书眉头一动。

    “但如果你坚持要我还的话,我可以用劳动力偿还,比如捶腿捏肩之类的。”虽然过几天卖剧本的钱就要到账一部分,但这笔钱是不能让顾倦书知道的,所以只能这样了。

    顾倦书和她对视片刻,慢吞吞道:“我没打算让你还。”

    “?”

    “但如果你一定要的话,也可以。”不是一定要剥削小可怜,只是他恰好这段时间腿和肩膀都不太舒服,很需要捏一下。

    “……”季舟舟沉默片刻,见他往外走了,赶紧跟了上去,“你其实一开始是打算让我还的吧,就是听到我说愿意还了,所以才故意这么气我的。”

    顾倦书慢悠悠的看她一眼,不做任何解释。

    季舟舟哀嚎:“求求你就承认吧!不然我会被自己蠢死的!”

    顾倦书一听,干巴巴的‘哦’了一声,季舟舟瞬间警觉:“哦是什么意思?”

    “我是故意气你的。”

    “……”虽然觉得逼他承认才让自己不显得那么蠢,可听了还是好气哦。

    气成河豚的季舟舟默默跟在顾倦书身后,直到对方说了一句‘到了’才停下。看着眼前的奢侈品店,她疑惑:“干嘛?”

    “买衣服。”

    “……这里是女装吧?”

    顾倦书一顿,认真的打量她,季舟舟被看得浑身发毛:“看什么?”

    “你要穿男装也可以。”顾倦书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脖子以下的某个部位。

    “……哦谢谢不用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倦书拉着她的卫衣帽子,把人拉进了店里,大手一挥挑了十来件让她去换。季舟舟抱着衣服,进试衣间之前先确定:“你付钱?”

    “嗯。”

    “会让我还吗?”

    “……不会。”顾倦书说完,就看到季舟舟猛地松了口气,抱着衣服欢天喜地的进去了,他难得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穷养她了。

    反思的结果,是一个店里花了三十多万,季舟舟看着小票上一串零,激动的手都颤抖了:“我才卖三万一个月,还被扣了三年工资,这衣服凭什么这么贵!”

    “……闭嘴。”

    季舟舟还想说什么,被顾倦书面无表情的捂住了嘴,拿着几个袋子出去了。两个人从一楼到四楼逛个遍,最后由商场经理带着一众服务人员,恭敬的把他们送到了车上。

    周长军在副驾驶上往后看一眼,忍不住称赞:“舟舟可真漂亮,果然女孩子还是得穿裙子。”

    “谢谢。”季舟舟笑得眉眼弯弯。

    此刻的她穿了一条合身的白色连衣裙,配了一双新款小牛皮鞋,露出修长漂亮的腿,像个小公主一样,和之前完全两个状态。顾倦书在旁边打量她一眼,目光最后停留在两个人手腕上情侣款手表上。

    嗯,很合适。

    正当他要移开目光时,突然发现季舟舟正对手腕上的表目露精光。顾倦书顿了一下,威胁:“要是敢卖了,我就把你卖了。”

    “……”他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在想什么的!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对不住,一看到东西就想折现

    倦崽:你试试,信不信我把你卖了

    舟舟:卖给谁?

    倦崽:…(这种祸害卖给谁都是害人家,所以还是算了,完全不是因为不舍得)

    倦崽开始富养闺女了,咦,好像还没给钱,那等回家给张银行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