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27 章
    最后衣服是怎么脱下来的, 对季舟舟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此刻的她泡在豪华浴缸里,缸里丰富的泡泡也挡不住她爆发的羞耻心。她觉得自己得冷静一下。

    天渐渐黑了下来,外面沙发上坐着的顾倦书,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耳朵却对着浴室的方向。一集电视剧结束,已经是三十五分钟后, 他慢吞吞的站起来, 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饿了。”

    “……你去找叶倾他们。”

    “你呢?”

    还在浴缸里的季舟舟:“我不饿。”说完,她无视肚子咕噜咕噜的抗议, 关了浴缸的保温功能,出来开始冲水。

    顾倦书顿了一下, 给叶倾发了条短信:这边的特色菜都有什么。

    叶倾的短信发回来时, 季舟舟正裹了浴巾擦头发, 就听到外面男人温吞的声音没有感情的报菜名:“我们今天吃海鲜,有蒜蓉生蚝、酸菜龙利鱼、黑胡椒烤龙虾……”

    季舟舟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打断他凶残的攻击:“说了我不饿,你赶紧去吧。”

    为了表示她不去吃饭的决心, 立刻开了吹风机, 让风声盖住顾倦书的诱惑声。顾倦书等了半晌, 见她不肯出来, 一个人垂眸离开了。

    顾倦书一走,季舟舟才松了口气,赶紧关了吹风机从屋里出来, 看到原本该在地上丢着的衣服,被顾倦书放进了洗衣筐里,她的脸又开始红了——

    她!季舟舟!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

    饶是淡定如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跟顾倦书一起出去吃饭……但是她真的好饿!

    季舟舟哀叹一声,看着窗外的大海灵机一动,意识到这是不可多得的单独行动的机会,立刻跑去找了条长裙换上,对着镜子化了个妆,一甩头发出门了。

    老子自己去吃!

    为了避免遇见顾倦书他们,季舟舟戴了帽子口罩,偷偷摸摸的出门了。到大厅时还不忘左右看,确定周围没人后,立刻撒丫子往外跑,要不是她一身名牌高奢,门口的保安差点将她当成不法分子抓起来。

    这边顾倦书和叶倾褚湛到了餐厅,懒洋洋的坐在角落,叶倾点了一堆东西后,把菜单递给褚湛:“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蔬菜沙拉谢谢,我减肥。”褚湛相当淡定。

    叶倾嗤了一声,把菜单交给服务员:“你说你不好好继承千万家产,没事非当什么演员,把家里老头子气个半死不说,还天天不能吃这不能吃那的,累不累。”

    “在我入行快十年后跟我说这些建议,是不是太晚了点?”褚湛斜他一眼,“再说我不吃,旁边这位不也要吃,你怎么问都不问他一句,胆子肥了?”

    “他哪有心情啊,从进来就心不在焉的,我估计是舟舟没来他没胃口,”叶倾刚说完就被顾倦书盯着,他咳了一声心虚,“我就要叫舟舟,叫季小姐别扭死了。”

    顾倦书这回没说他什么,慢吞吞的将杯子端起来,尝了一下饮料。味道不错,顾倦书神情一动。

    褚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待会儿让人给你房间送一壶。”

    顾倦书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叶倾咋舌:“啧,咱家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也有这么顾家的时候?出来喝个水都能想到老婆?”

    “你羡慕?”褚湛挑眉。

    叶倾摆手:“算了吧,我还是投身影视事业比较好。”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当海鲜陆续上来时,叶倾的筷子刚指向一盘菜,就会听到顾倦书在一旁幽幽开口:“这个好像味道不错。”

    叶倾:“……我叫餐厅再做一份给舟舟送去。”

    “不用,这份就好。”顾倦书眼睛不动。

    叶倾嘴角抽了抽:“服务员呢?我叫他们给舟舟送去。”

    顾倦书这才点了点头。

    前期叶倾想到那么多吃的,很大方的叫人打包了,可慢慢的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每当他要吃点什么,都会被顾倦书凝视,导致他后期不用这位开口,直接叫人打包。

    眼看桌上的菜越来越少,叶倾护住最后一盆大虾:“倦书,给我留一口吧!”

    顾倦书看了一眼旁边的包装盒,确实已经摞起来了,这才同意把虾留下。叶倾怕他半路反悔,赶紧拉到自己面前,动手捡了几条最大的放进自己碗里。

    褚湛见状嗤笑:“看你这点出息。”

    他的声音像提醒了顾倦书,顾倦书的目光落在他的蔬菜沙拉上,褚湛:“……你想都不要想。”

    有这么多海鲜,她未必会碰这种清淡的东西,顾倦书默默将目光移回来。褚湛嘴角直抽抽:“咱家小少爷谈起恋爱,是不是有点太老房子着火了?”

    “所以啊,当初咱们早恋是对的,最起码不会憋到他这种地步。”叶倾颇有感触。

    褚湛的桃花眼斜睨他:“什么叫咱们早恋,好像我们有点什么一样。”

    “操……褚影帝,能不能不要总这么勾引人,就算都是直男,也有被直男勾到的时候好吗?”对于褚湛无时无刻散发魅力这个毛病,叶倾如果是他经纪人,肯定就要怄死了,明明洁身自好,偏偏因此花边绯闻不断。

    “我先回去了。”一口饭没吃的顾倦书,拿着两大袋打包海鲜准备离开,正在聊天的两个人同时看过去,对他这副随时要走的样子很是无语。

    褚湛:“你认真的?”

    “什么?”顾倦书一顿。

    “认真的?”褚湛又问了一遍。

    叶倾拍了他一下:“开什么玩笑,他都这德行了,能不是认真的?”

    顾倦书垂眸,半晌慢吞吞的开口:“我也不知道。”

    叶倾一顿,跟褚湛一起看向他。

    “我只是觉得,最近很好。”

    “你会跟她结婚?”褚湛勾起唇角,季舟舟跟顾倦书是什么关系,那位张家小姐已经宣扬的到处都是,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很好奇,顾倦书会喜欢到愿意排除万难给她一个名分吗?

    “不会。”这一次顾倦书回答的很坚定。

    ……

    季舟舟一个人跑了出来,本来打算去酒吧一条街那边吃东西,但打听路的时候,几个本地人说海滩上有夜市,她当即换了地方,跑去海滩了。

    不知道她出去的顾倦书,拎着两大袋回到房间,客厅里一片漆黑,他开了灯,把吃的放下后去敲了敲卧室门:“出来吃饭。”

    屋里没有动静,他顿了一下,缓缓开口:“你吃吧,我今天要跟叶倾他们打牌,可能不回来了。”

    屋里依然没声音,他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停下,若有所思的看了卧室紧闭的门一眼,最后还是折了回去,手按在了门把上:“我要进去了。”

    提醒给到,他毫不犹豫的开了门,果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顾倦书掏出手机打给她,很快手机铃声在屋里响起。

    因为没有开灯,手机屏幕亮起的瞬间,顾倦书就看到了,开灯大步走了过去,只见上面来电显示‘杀人犯’三个大字。

    “……”

    顾倦书沉默半晌,把自己的手机按了挂断,季舟舟的手机也跟着显示对方已挂断,重复了三次,他终于确定,这个杀人犯就是自己。

    “……”

    顾倦书站了会儿,给经理打了电话:“监控室现在有人吗?”

    叶倾和褚湛吃完饭回来,听说顾倦书在监控室,立刻往那边去了。监控室里顾倦书已经找到季舟舟鬼鬼祟祟从房间出来的画面,正在查她去的方向。

    “她要去哪?”叶倾疑惑。

    顾倦书点着桌面:“应该是去吃饭。”

    “吃饭?”叶倾表情古怪一瞬,既然要吃,那为什么刚刚不跟他们一起,还自己偷偷摸摸的走?

    他还没问,褚湛就捂住了他的嘴,这场景他熟啊,一般情侣吵架了不就这德行么。

    “别找了,她去的方向就一个海滩夜市,你去那边找就行。”褚湛随口道。

    顾倦书点了点头,正要起身去找,停了一下盯住叶倾,叶倾被他看得一阵心虚:“……干嘛?”

    “她有存你手机号。”

    “是啊。”

    “你打给她。”

    叶倾眼皮一跳,指了指他手里的两个手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其中一个是她的吧?”

    “打。”

    叶倾见顾倦书坚持,只好给打了过去,顾倦书手里的手机很快就响了,有密码锁的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小帅哥’。

    顾倦书:“……”

    叶倾咳了一声挂断:“舟舟真是太客气了。”

    褚湛勾起唇角:“我记得她也有我的手机号?”之前顾倦书手机没电,用她的手机给自己打过,就是不知道她存了没有。

    顾倦书沉默一瞬:“你打。”

    褚湛也正有此意,闻言立刻拨通了电话,只见手机上显示了‘狐狸精’三个字。

    褚湛:“……”

    叶倾:“噗。”

    “唯一一个贴合人设的。”顾倦书评价。

    褚湛憋屈的看着顾倦书:“你在她那里的名字是什么?”

    顾倦书拒绝让他们看,但叶倾趁他不注意从他手里抢过手机,直接拨了通讯录第一个人的手机号,杀人犯三个字顿时熠熠生辉。

    褚湛:“啧。”

    叶倾笑得肚子都疼了,一回头顾倦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顿时笑不出来了,乖乖把手机还给顾倦书:“我什么都没看到。”

    顾倦书斜了他一眼拿着手机走了,监控室安静片刻,叶倾无辜的看向褚湛:“我是不是得找新投资方了?”

    “活该。”褚湛轻飘飘的撂下一句。

    “……”

    海滩上,还不知道死神将至的季舟舟,一手大生蚝一手大螃蟹,吃得很是开心。漂亮的姑娘总是惹人注目,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她周围的桌子就已经坐满了年轻男人。

    季舟舟沉浸在美食里,对身边时不时飘来的目光视而不见,等把桌上螃蟹吃得只剩下一个爪子时,一个年轻人终于按捺不住过来了:“美女,一个人吗?”

    “嗯,老公生病孩子在酒店陪着呢。”季舟舟头也不抬的把蟹钳解决了,这才抬头,仿佛没看到年轻人的尴尬表情,“有什么事吗?”

    “那个……没事,我就是过来问问。”年轻人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默默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季舟舟忍住笑,对老板举起一只手:“老板,麻烦来再来一份花甲、两瓶啤酒。”

    “好嘞,”老板吭哧吭哧炒完,给她送了过来,“姑娘挺能吃啊。”

    “还好吧。”季舟舟含蓄的笑笑。

    刚准备吃,刚才那个年轻人又来了,红着脸看她:“那个,我朋友说,你是因为不想搭理我,所以才谎称自己结婚了,是这样吗?”

    孩子,你都知道了,还过来问个啥?季舟舟笑笑:“真的结婚了,我没事骗你干嘛。”

    “哦……”年轻人犹犹豫豫,半晌鼓起勇气,“那今天这顿饭我能请你吗?”

    好不容易遇见个自己哪哪都喜欢的,他总想为她做点什么。

    季舟舟这下是真的失笑了:“不用,谢谢你的好意了。”

    年轻人见她坚持,只好从桌位旁离开,跟着朋友们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一份花甲没多少,季舟舟很快就吃完了,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准备离开,一摸兜愣住了,她手机呢?她卡呢?

    想到自己出门前做贼心虚,怕被顾倦书发现,一路都是紧紧张张的,竟然丝毫没发现自己啥都没带。

    又来这出?!季舟舟内心哀嚎,想找刚才那个年轻人借钱,结果对方已经走得没影了。正当她以为自己要被押送警局时,一道黑影突然挡住了她的视线,季舟舟抬头一看,激动:“爸爸!”

    顾倦书:“……”反应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

    “你带钱了吗?卡也行。”季舟舟期待的看着他。

    顾倦书沉默片刻:“你又吃霸王餐?”

    “……什么叫又,每次咱都付钱了好么。”

    顾倦书和她对视半晌,季舟舟突然明白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眼睛立刻亮晶晶的看着他:“顾先生~”

    “一样的招数,你今天用几遍了?”顾倦书不为所动。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拉着他的袖子撒娇:“你就帮我付钱吧,求求你了,不然我被送到警察局,你还得去领我出来。”

    “凭什么我去领?”

    “谁让你是监护人。”

    顾倦书嘴唇动了动,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爸爸帮闺女付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但他不想这么轻易妥协:“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季舟舟立刻点头。

    顾倦书将她的手机举到她面前:“解锁。”

    “干嘛……”季舟舟警惕的看着他,同时心里飞速思考有没有留什么不该留的短信在手机上。

    “我想看看,你给我的手机号备注是什么?”

    季舟舟一愣,讪讪笑了一声:“……能是什么呀,当然是亲亲顾先生了。”

    顾倦书:(个_个)

    季舟舟咳了咳,声音小了点:“是倦书。”

    顾倦书:(个_个)

    季舟舟终于受不了了,抹了一把脸问:“我都设密码了,你怎么解开看到我通讯录的?”现在他这种反应,肯定是已经知道她备注的是什么了。

    “你手机没拿,我给你打电话看到的。”顾倦书幽幽开口。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再次为自己的大意懊悔,但她面上相当镇定,甚至有些小羞涩:“竟然被你发现了。”

    “……”

    “我给你备注的是杀人犯,杀人犯的意思是……”季舟舟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是偷心贼的意思,顾先生你偷了我的心,我离了你不能活,你可不就是杀人犯了么。”

    说完她低下头,似乎不敢看顾倦书,而顾倦书顿了顿,也知道这句话里肯定有不少水分,可就是她一说出口,自己就懒得跟她计较了。但有一件事还是要问清楚的。

    “叶倾为什么是小帅哥?”

    “他是有点小帅啊,”季舟舟说完及时补充,“不像你,是个大帅哥。”

    顾倦书觉得她说的对。

    三两句解决了他,季舟舟嘿嘿一笑:“那你能帮我付钱吗?”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勉为其难的把手伸进口袋里,然后整个人都不动了。季舟舟沉默一瞬,怀疑的眯起眼睛:“你没带钱?”

    “嗯。”

    “……”那她在这费半天劲!

    最后还是都躺到床上又爬起来的叶倾拿着钱包过来,多给了一百小费不说,还跟老板连连道歉。

    “我说你们都成年人了,能不能……”叶倾不住的念叨,等付完钱声音更是大了起来,可是一回头本该在桌子旁站着的人,此刻已经消失了。

    意识到自己被他们放了鸽子,叶倾翻了个白眼,苦哈哈的回酒店了。

    季舟舟牵着顾倦书的手一直往前跑,灯光和叶倾都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直到跑不动了,她才松开顾倦书的手,弯腰撑着膝盖喘息。顾倦书呼吸都没有乱一丝,站在她身后盯着她的背影慢吞吞的开口:“没必要跑,叶倾不敢说什么。”

    “我知道,”季舟舟斜了大少爷一眼,“只是咱们跑一下,可以让他减少点憋屈感。”

    以叶倾如今的身份地位,实在没有对顾倦书百依百顺的理由,如果有,那就只能是因为关系足够亲厚,只是这位实在太习惯了,所以可能没太多感觉。

    季舟舟站直了,顾倦书已经站到她旁边,她突然想起今天在酒店地板上的一幕,顿时又想钻进地缝了。

    顾倦书慢吞吞的看她一眼,等她气喘匀了慢慢往前走:“今天有星星。”

    季舟舟一抬头,眼睛立刻映入万千星河,她立刻忘记了窘迫,发出一声惊叹。顾倦书本来只是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结果她直接站在原地不动了,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天空,一动也不肯动。

    顾倦书顿了一下,停下回头等她。她今天穿了长裙,是那天他们一起在商场买的,季舟舟当时不太喜欢,觉得穿着麻烦,但他却觉得,海边穿会很好看。

    他猜对了。海风习习,她的裙子飞起,柔软的纱在身后飘着,在星光下美得太不真实,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入海中化为泡沫。

    “顾先生,你觉得好看吗?”季舟舟盯着星空忍不住问。

    “好看。”顾倦书转回去,默默捂住了心口。

    季舟舟欣赏完夜空,看到他在前面站着一动不动,就走上前戳了戳他的背:“顾先生?”

    顾倦书后背一绷:“嗯?回去吗?”

    “别着急呀,我们走走吧。”夜色和大海都那么美,她舍不得回去这么早,至于之前的尴尬,早就被几次三番的打岔给岔忘了。

    她说着话,跑到顾倦书身边,并排往前走。夜间的沙滩上也有行人,三三两两的在海边玩耍,多数是情侣或者年轻父母带个孩子,再往前面走走,有情侣在拍婚纱照,几个工作人员举着灯光,新人穿着礼服在灯光下,听着摄影师的指示摆出各种造型。

    “真好啊。”季舟舟停下脚步,站在旁边看他们拍照。

    顾倦书扫了那边一眼:“很好吗?”

    “不好吗?”季舟舟奇怪的看他一眼。

    顾倦书四下环顾,捧着她的脸看向另一个方向,那里一对年轻夫妻正在吵架,他们五岁的孩子吓得坐在地上哭,却没一个人注意到他,夫妻吵至激烈处,女人打了男人一巴掌,接着男人一脚踢了过去,周围的人赶紧过去劝架,乱糟糟的混成一片。

    季舟舟:“……”本来就恐婚恐育,这狗逼还给自己看这个。

    “还好吗?”

    “……又不是每对夫妻都会变成那样。”季舟舟无语的从他手里挣脱,她就是觉得人家拍个照看起来挺好,这人怎么这么杠精。

    顾倦书沉默一瞬,缓缓开口:“早晚的事。”

    季舟舟刚要反驳,突然想起他父母的事,顿时不说话了。

    从那天顾倦书跟老夫人的对话、以及年长的佣人聊天中,她得知顾倦书的父亲爱的另有其人,和他母亲结婚完全是被老夫人逼的,但从头到尾,他父亲爱的就只有自己的初恋。

    跟顾母结婚后,顾父依然忘不了自己的初恋,于是在顾母怀孕后,就搬出去跟初恋住了。顾母知道这件事时正在坐月子,当即大病一场,从此落下了病根,没几年就去了。

    而顾父在顾母死后,向老夫人提出要娶初恋进门,老夫人不同意,反而给他安排了另一桩联姻,顾父绝望之下,直接跟初恋一起自杀了。而身为这个故事里最无辜的顾倦书,因此早早的没了父母。

    所以这样的他说不信任婚姻,自己完全没办法反驳。

    季舟舟轻笑一声:“都说不准的,不过也不一定要领证,感情这东西最重要是陪伴,只要两个人能长长久久的陪着对方,就算不结婚,也会很幸福,顾先生你现在还没遇到那个人,等遇到了,自己就明白了。”

    顾倦书安静的站在她的身侧,因为角度只能看到她半张脸,婚纱摄影那边的灯光将她的轮廓照亮,温温柔柔的纯净感,叫人总想靠近。

    “怎么确定自己遇到的,是不是那个人?”顾倦书的声音微微沙哑。

    季舟舟想了一下:“大概是要很合吧,会觉得对方有意思,哪怕什么都不做,跟他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无聊,没事的时候总想看看他在干什么,有事的时候更是第一时间想到他,能相互依靠相互疗伤,当然也要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这样应该就是对的人吧。”

    看着顾倦书若有所思的表情,人生导师季舟舟很有成就感,要是问她其他的,她可能还真不知道,但要问情感问题,那是找对人了。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她经常写啊,理论经验还是足够的。

    顾倦书思考许久,最后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季舟舟跟了过去:“不过你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千万别张嘴就说自己不打算结婚,这样是个小姑娘都被你吓跑了,你要循序渐进,看她能不能接受。”

    “要是不能接受呢?”顾倦书问。

    季舟舟想也不想:“那她肯定跟你分手呗,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没名没分的,虽然只是一张纸,但那也是国家承认的,能让姑娘有个安全感。”

    “安全感不能用其他的代替?”

    季舟舟这次迟疑了,思考许久小心开口:“那就把钱都转给她?金钱有时候也能给人巨大的安全感,不过她也可能不喜欢,还是要商量着来。”比如她,从之前的一无所有到现在身价千万,她觉得自己现在呼吸都敢多吸两口雾霾了。

    顾倦书点了点头,突然问:“一笔巨款跟一纸婚书,你选哪个?”

    “当然是一笔巨款。”季舟舟想也不想的回答。

    顾倦书满意了,加快了往前走的速度。季舟舟觉得今晚的他有些过于奇怪,想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你说呢?”

    什么叫我说,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就当他是有了:“所以你打算听我的,给她很多很多钱?”

    顾倦书耸了一下肩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季舟舟紧张了:“顾先生,你不会真这么纯情吧,像你这种身份地位的人,突然遇到真爱的几率是比普通人大一点,但遇到骗子的概率更大,小心她对你骗身骗心,你还是谨慎些,先别给钱。”

    说完她顿了一下,觉得自己这话听起来有些多管闲事了,可如果这货听自己的,突然给出去巨额资金,对方是个好人还好,万一是个骗子,这事最后很可能会怪到自己身上。

    “我不是说那个女孩子坏话哦,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点经验,就像我之前,也觉得自己找了能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但事实呢,还不是被骗了,我只是不希望你步我的后尘,”季舟舟相当真诚,“毕竟像那些人渣,就喜欢挑咱们这些好人骗。”

    “那被人渣骗过的好人以后会骗人吗?”

    “当然不会,”季舟舟以为他在影射自己,立刻表清白,“像我们这些被人渣骗过的,只会更加心地善良热爱生活,怎么可能会去骗人。”

    顾倦书勾起唇角:“所以啊……”

    “所以什么?”

    “你很吵。”

    “……”哦。

    在顾先生把天聊死后,季舟舟决定闭上嘴,虽然心里还是好奇他喜欢的人是谁,但知道就算自己问,他也不会说的,干脆就不问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要是有了对象,那自己是不是就得从他家里搬出去了,虽然她跟顾倦书没什么,但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暧昧,哪个女人都接受不了。

    一想到自己要给别的女人让位,季舟舟叹了声气,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如果顾倦书主动开口让她走,那她肯定要借机狮子大张口的,至少要个几十万,才把他之前给自己的那张卡还给他。

    一想到自己要因为顾倦书的恋情恢复自由不说,还搞来几十万,她就兴奋得想转圈圈。

    “很高兴?”顾倦书温吞的问。

    季舟舟想点头,但生生忍住了,惆怅的摸摸脸:“顾先生喜欢的人又不是我,我怎么会高兴呢。”

    “谁说的?”

    季舟舟迷茫:“啊?”

    两个人的视线瞬间交汇,季舟舟看着他清明的眼神,心里突然咯噔一声:“顾先生……”他喜欢的人该不是自己吧?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她整个人都要颤抖了。

    “心有多大,梦就有多大,你可以的。”顾倦书鼓励的拍拍她的脑袋。

    季舟舟:“……”他这话的意思,是别让她做梦了对吧?

    季舟舟瞬间将心揣回肚子里,跟着他默默往回走,等快到酒店门口时,顾倦书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和她的手十指相扣交握在一起。

    季舟舟愣了一下想要挣脱,却被他紧紧握住:“顾先生?”

    “嗯。”顾倦书垂眸。

    季舟舟刚要说话,前方就传来一声怯怯的‘舟舟姐’。季舟舟一阵头大,往前一看果然是李柔柔,此时正站在酒店门口,等着服务人员帮她搬行李。

    ……她怎么又出现了?

    还没等季舟舟哀嚎一声‘阴魂不散’,下一秒沈野就从车里下来,看到季舟舟后愣在原地,眼眶渐渐湿润。

    季舟舟也是怔住,才一段时间不见,沈野怎么变成这么憔悴?他眼底一片黑青,显然是很久没睡好过了,下巴上也冒出胡茬,穿着一件休闲外套,整个人都有些阴郁。

    原文中的沈野,是个野心勃勃且坚强的男人,除了后期女主的死亡,没有任何人能刺激到他,哪怕一遍又一遍的跌倒,他也会一遍又一遍的爬起来,除了对待感情渣之外,其他方面绝对优于常人。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这么颓丧,就因为顾倦书没有跟他合作?季舟舟下意识的否定,哪怕没有顾倦书,沈野也会找到别的人合作,绝对不可能会因此一蹶不振,那为什么?

    顾倦书慢吞吞的挡在季舟舟身前,幽幽问:“很好看?”

    “……没你好看。”季舟舟心中纵然惊讶,但也能淡定应付顾倦书奇怪的占有欲。

    “顾先生。”沈野走上前,声音沙哑的打了声招呼。

    顾倦书扫他一眼,牵着季舟舟离开。身体交错时,季舟舟忍不住看了沈野一眼,视线和他对上,看到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占有欲和悲伤,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冒出一个猜测。

    直到季舟舟和顾倦书的背影消失在酒店里,沈野的目光还停留在他们离开的方向。

    “沈野哥哥,我不知道他们会住在这个酒店,要不我们换一间?”李柔柔面色苍白的挡住他的视线,心里恨得牙痒痒,她几天前就订了酒店,这酒店是顾家的,季舟舟不可能不知道,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故意来这里跟沈野哥哥偶遇的。

    她到底想干什么?现在有了顾倦书还不够,还要把沈野哥哥抢走吗?李柔柔越想心里越恼火,尤其是想到沈野最近对她冷淡许多,更是觉得气愤。

    沈野猛地回神,眼神也逐渐清明,觉得自己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但那种压抑又痛苦的感情,却迟迟不肯退散:“没关系,走吧。”

    ……

    季舟舟失神的回到房间,连桌子上摆放的两大袋海鲜都没看到,走到卧室里坐在床上,久久都没办法回神。

    刚才沈野那个眼神,是爱上她了没错吧?可是不对啊,她这段时间又没跟他见几次面,除了前两次想利用他的同情心等以后干点啥,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最近一次见面更是直接拒绝了他,他当时也不怎么难过,怎么突然就走深情路线了?

    难道是他还不死心,想卖惨让自己回心转意,好帮他跟顾倦书说和说和?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但季舟舟下意识的更相信,他是真的爱上自己了。

    ……这该死的男女主之间的羁绊!这该死的毫无道理的感情线!

    顾倦书倚门而站,手里端着一杯清水,看着她脸上时而悲愤、时而失神的表情,眼神渐渐暗了下来。

    正当季舟舟生出一股去找李柔柔问问情况的冲动时,门口突然传来顾倦书凉凉的提醒:“与其这个时候想别的男人,还不如多想想自己今晚怎么睡。”

    季舟舟顿了一下,驱散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笑笑说:“我睡沙发。”

    话音刚落,顾倦书走到沙发前,一杯水就浇在了沙发上。

    “……”

    “啊,手滑。”

    季舟舟:“……我看你是真当我是瞎的。”

    作者有话要说:  倦崽:沙发不能睡了,好遗憾

    舟舟:…所以它为什么变得不能睡了呢?

    倦崽:望天

    今天母亲节了,但我不会祝各位母亲节快乐,因为我知道,你们只想当我的爸爸(伤敌八毛自损一万式暴露真心),今天也抽一些评论回复,今天大家要不要有点深度,别人家的小天使什么都会,你们就会哈哈哈,臣妾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