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30 章
    一顿各怀心思的早餐结束, 褚湛提起昨天下午在山上转悠的时候, 看到的一处河流。

    “那条河确实不错,是个钓鱼的好地方,你们要是喜欢的话, 可以去玩玩, 就当是打发时间了。”叔叔笑着提议。

    叶倾立刻点头:“好啊,那咱们去钓鱼吧, 中午可以喝鱼汤, 倦书舟舟,你们觉得呢?”

    顾倦书慢吞吞的看着季舟舟:“想去吗?”

    “想去。”季舟舟眼睛晶晶亮, 她还没试过在山里钓鱼呢。

    顾倦书‘哦’了一声:“那去吧。”

    两个人的一问一答实在太自然,在座的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 就是这狗粮吧, 有点噎人。叶倾嘴角抽了抽, 决定下次再问什么,就直接问舟舟,反正金主大人恋爱脑,不管什么都会跟着。

    “叔叔, 那咱们现在过去吧。”季舟舟期待的看着叔叔。

    叔叔笑了起来:“我叫人带你们去, 我跟沈野还有合同没签, 等签完就过去找你们。”

    合同?季舟舟下意识的看向沈野, 沈野的目光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见她看自己,脸上都亮起一个度。

    “你鞋带开了。”顾倦书慢吞吞的提醒。

    季舟舟忙低下头, 鞋子上的蝴蝶结系得很结实,没有一点散开的迹象。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后,季舟舟斜了他一眼,顾倦书望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这个岔一打,季舟舟一时间也忘了自己在想什么了,等和顾倦书一行人走在山间小路时,才想起刚才自己思考的事。

    叔叔跟沈野有合同要谈?她记得原文中,男主到了这一阶段后,已经不再将注意放在小生意上,但凡合作必能让他更上一步。现在来看,叔叔这个人财力不一般,沈野既然来跟他谈合作,想必也是大项目。

    那么问题来了,男主起初是靠顾倦书的那些资源起来的,之后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认识了其他的商业大佬,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合作。

    而现在的沈野,显然不具备认识其他商业大佬的机会,那么以他普通商业新贵的身份,是如何认识顾倦书的叔叔呢?

    季舟舟越想越疑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超出了原文逻辑的控制。

    “别跟我说,你现在在想沈野。”顾倦书在她旁边沉默了半天,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渐渐有些不满了。

    季舟舟顿了一下,这才发现褚湛和叶倾已经将他们甩在身后,他们一个拿鱼篓一个拎小马扎,慢悠悠的走在只有两个人的小路上。

    看顾倦书占有欲发作,季舟舟操心的叹了声气,这傻子马上就要被搞破产了,还在这里吃些乱七八糟的醋。皇上,大清要亡了啊!

    “叔叔要跟沈野谈什么合作啊?”没办法,想知道现在的情况,只能问这位了,总不能去找沈野吧。

    顾倦书幽幽看她一眼,不说话了。

    “问你话呢。”季舟舟有些着急。

    顾倦书:“脸疼。”

    “……你这是又想起来了是吧。”季舟舟斜了他一眼。

    顾倦书默默往前走,走了几步后突然开口:“据我所知,应该是城西那片地的开发。”

    “城西?!”季舟舟一个激灵,差点惊叫出来,猛地想起沈野称呼叔叔为李先生……

    顾倦书奇怪的看她一眼:“你知道?”

    “我哪知道这个,就是想起网上说,城西有家汉堡很好吃,所以有点心动。”季舟舟随口敷衍,“对了,来这么久,只知道叔叔姓李,他全名叫什么啊?”

    “很重要?”

    季舟舟无语:“当然重要,我总不能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李适山。”

    这就对上了!沈野的势力渐渐超过顾倦书后,终于引起顾倦书的警觉,于是渐渐将签给他的项目收回,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当这时,他无意间结交了李适山,说动李适山跟他合作,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李适山这个人在文里只出现了两次,在文里如扫地僧一般的存在,做生意全凭高兴,欣赏沈野就多合作了两次,没想到就这么两次,使沈野彻底稳固了在A市的势力,也打破了顾家独占市场份额的结果。

    只是季舟舟没想到,李适山竟然是顾倦书的叔叔,而他如果有一天知道,将顾倦书逼至绝境的人,是他亲手培养出的白眼狼,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季舟舟心里的忧虑和焦躁,一时间被逼上了极点。因为她突然想到,不管是她拒绝帮沈野,还是顾倦书拒绝跟他合作,都等于改变剧情了,可不管怎么改变,沈野最终还是遇到该遇到的人,得到该得到的东西。

    那是不是同样代表着,不管她做什么挣扎,剧情最后都会将她推到同一个结局?

    季舟舟心里发寒,脚步也虚浮起来。顾倦书看她脸色越来越差,顿了一下开口:“你不舒服……”

    “啊!”季舟舟惊恐的往旁边退了一步,迅速反应过来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现一般,先一步告状,“你干嘛吓我?”

    顾倦书沉默片刻:“我就是跟你说话而已。”

    “说话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就咱们两个在这里,谁知道你是不是要吓我,快走吧,没有鱼篓和马扎,叶倾他们肯定不方便。”季舟舟怕顾倦书再问什么,忙大步往前走,将他渐渐甩在身后。

    顾倦书在她身后停顿一会儿,不紧不慢的跟了过去。如果他应该是看错了吧,她眼底的恐惧,怎么可能是因为他才出现的。

    她怎么可能怕他。

    季舟舟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走路也快了不少,自从刚才冒出那个想法,她突然很怕和顾倦书单独相处。杀人犯啊,一意识到自己和他不管怎么要好,最后都可能演变成猎人和猎物的关系,她恐惧的同时又有些无力。

    耳边早已经出现水声,路走着也越来越吃力,尤其是手里拿着小马扎的情况下。顾倦书跟了过来,朝她伸出手:“马扎给我。”

    “干嘛?”季舟舟眨了眨眼。

    顾倦书:“我帮你拿。”

    “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季舟舟忙拒绝,拒绝完还不忘补充一句,“鱼篓很沉吧,我没有太多力气了,不然也可以帮你背一下。”

    顾倦书闻言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季舟舟心虚的别开脸,没办法啊,只要想到他们的关系,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总是招惹他,如果他想计较了,说不定自己明天就要横尸街头了。

    看来她以后得注意点了,不能再这么没规矩,客气着客气着,就能渐渐疏远了,这样少了相处的机会,自己就不用担心总是无意中得罪他。远亲近疏嘛,说不定自己给他的感觉反而会好点。

    等第一部剧打开了市场,她的稿费涨一些,就先去别的城市租房子吧,只要能平平安安的活着,拮据点就拮据点吧。

    季舟舟一边想,一边对眼前的顾倦书笑,笑得脸都僵了,对方还盯着自己一动不动。正当她要撑不下去时,顾倦书微凉的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喃喃一句:“没发烧啊。”

    “……”

    “舟舟!倦书!你们快点!”叶倾在河岸边催促。

    “哦好!来了!”季舟舟忙应一声,急急忙忙抱着马扎过去了。

    顾倦书停在原地,沉思季舟舟为什么没有还嘴,想来想去没有得到个结果,只好默默跟了过去。

    “顾先生,你坐这边。”季舟舟将马扎摆成一字型,拍了拍最左边的位置。

    顾倦书脸色渐缓,坐在她安排的位置上,还没说话,就看到她径直朝最右边的位置走去,由于每个马扎之间都隔了一段距离,两个人瞬间连看到对方都费劲了。

    “……”

    季舟舟怕顾倦书换位置,赶紧将渔具摆到他面前,殷勤的样子叫人挑不出半点错。叶倾看她帮顾倦书又是绑鱼钩又是撒鱼饵,而自己却什么都要做,忍不住酸溜溜:“谈恋爱了不起哦,有女朋友了不起哦。”

    褚湛的目光在那边两个人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的看了叶倾一眼。有女朋友到底是不是了不起,他不是很清楚,但他非常清楚的是,叶倾如果再这么没眼色下去,恐怕就要被自然淘汰了。

    季舟舟笑笑,帮顾倦书都处理妥当,正要回自己位置时,被顾倦书抓住了手腕。她肌肉一僵,随后不动声色的放松下来:“怎么了顾先生?”

    “你到这边坐。”

    “我那边已经撒了鱼饵了,得赶紧过去。”季舟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顾倦书不放手,季舟舟顿了一下,只好席地坐在他旁边,好在他们在大石头上,地上没有什么尘土。

    “你从刚才开始,就很不对劲。”顾倦书随意摆弄鱼竿。

    季舟舟心里一惊,面上不动声色:“哪里不对劲了?”

    顾倦书手上的动作一停,平静的看向季舟舟。季舟舟咽了下口水,有些垂头丧气:“好吧,我承认有一点。”

    顾倦书没有说话,安静等着她的后续。

    果然,季舟舟叹了声气:“我就是这两天老是看到沈野,心情有点复杂。”她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就算不承认跟沈野有关,他也不会相信,干脆半真半假的掺着说。

    顾倦书的眼神迅速凉了下来。

    “但是你放心,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也不会再吃回头草,更不会帮他做什么,”季舟舟保证三连,接着才故作忧伤,“我就是觉得有些复杂,你等我调整一下就好了。”

    “要多久?”

    “嗯?”季舟舟眨了眨眼,才知道他是在问自己,需要调节多久,她想了一下,做下保证,“五分钟就好。”

    再多就好像她很在意沈野一样,万一以后沈野的黑锅再给她背怎么办。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许久,默默扭头看向河面:“那你现在开始吧。”

    “……哦。”这一关总算是过了,季舟舟松了口气。

    没等五分钟,顾倦书的鱼浮突然动了,季舟舟瞬间忘了自己要调节的事,兴奋的站起来:“顾先生!快快拉!”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见她所谓的心情复杂,这么容易被动了的鱼竿就搅碎了,唇角轻轻浮起一点弧度:“急什么,钓鱼不能立刻拉上来的。”

    “那现在要干嘛?”季舟舟钓鱼的经验也有限,一般都是给朋友绑鱼钩的角色,这会儿一听顾倦书经验老道,立刻虚心请教。

    顾倦书扶住鱼竿晃了两下:“要等它游累了,再钓上来,免得它半路挣脱了。”

    “哦,”这个理论她早就听过,还以为有别的道理,但还是顺口夸奖,“顾先生真厉害。”

    旁边的叶倾和褚湛听到他们这边钓到了,也跟着过来看热闹,见顾倦书迟迟不拉鱼钩,叶倾忍不住提醒:“可以钓上来了吧。”

    “不急。”顾倦书俨然一代高人。

    叶倾看向水面:“可是这条鱼应该不大,没必要这么遛吧?”

    “谁说的,肯定很大。”顾倦书相当自信。

    叶倾还想说什么,直接被褚湛捂住了嘴,只好闭嘴跟季舟舟褚湛一起盯着水面,等待顾倦书钓上来的瞬间。

    顾倦书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起身一甩杆,突然觉得重量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不等疑惑,一条只有他食指长的鱼被钓了上来。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就连林间的风都不愿动了。

    “噗……”叶倾笑出声后,忙捂住嘴溜回自己的位置,褚湛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溜达着离开了。

    剩下的季舟舟跑都没法跑,憋了半天后挤出一句安慰的话:“我觉得已经很大了,真的,他们连这样的都没钓到,顾先生已经很棒了。”

    她不夸还好,一夸顾倦书的表情都奇怪了,半晌问:“你在讽刺我?”

    “……没有。”

    “就是在讽刺。”顾倦书斜了她一眼,将这件事下了定论。

    季舟舟反思一下,发现就自己之前的表现而言,难怪顾倦书最后会毫不留情的杀了她。看来以后真不能放肆了啊,季舟舟再一次提醒自己。

    顾倦书重新放饵料,这一次不再夸海口,默默钓自己的鱼,很快就钓了一条大的上来,跟季舟舟合理将鱼抓住了。

    叶倾和褚湛那边也陆续钓了几条,等叔叔和沈野他们出现时,鱼篓里已经满了。

    季舟舟瞄了一眼李适山三人的表情,见他们眼中皆是愉快,尤其是李柔柔,得意几乎要抑制不住,她就知道,他们的合同恐怕已经签了。

    季舟舟心情又低落了,顾倦书顿了一下,默默用身躯挡住她往那边看的视线。

    “你们钓的鱼不错,炖汤肯定好,”叔叔笑道,“这山上也有蘑菇野菜之类的,这样吧,待会儿咱们分头摘一些,等回去一起交给大厨,做顿原滋原味的饭菜怎么样?”

    剩下的都是小辈,自然都同意了,叔叔刚要继续说,管家就匆匆跑来了,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等在一边。

    叔叔叹了声气:“我一个朋友来了,等我去见一下,我看这鱼还不够,倦倦你们再钓一些,蘑菇的话去林子里就能摘了,你们先玩着,咱们午饭的时候再见吧。”

    “嗯。”顾倦书点头答应。

    叔叔又看向沈野:“小沈,你看……”

    “顾先生都留下钓鱼了,我哪敢什么都不做,我和柔柔去找野菜吧,也算是出份劳力。”沈野玩笑的说。

    叔叔点了点头,带着管家走了,本就不热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顾倦书垂眸盯着水面,像之前一样,将沈野视作无物。沈野笑笑,仿佛没有看出他的冷淡,转头对季舟舟道:“舟舟,你留在这里也没意思,要不要跟我和柔柔一起去找野菜?”

    “我不认识野菜,去了也帮不上忙。”季舟舟推脱。

    沈野顿了一下:“我可以教你。”

    “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干活。”别说本来就不愿意跟他牵扯,就算是愿意,也不可能当着顾倦书的面跟他走,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沈野强忍住内心再次涌现的痛苦,勉强笑了一下:“好,那你留下休息,我跟柔柔去。”

    旁边的李柔柔死死掐住手心,闷不做声的跟着沈野往林子走去。等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后,顾倦书突然抬手摸了摸季舟舟的头发。

    “干嘛?”季舟舟往后仰了一下,避开他的手。

    顾倦书看了她一眼:“很乖。”

    “?”

    季舟舟想了半天,才明白‘很乖’两个字是对她拒绝沈野的评价,无语的感觉再次翻涌。她算是看出来了,原女主恐怕就是被他这种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害死的。

    林子里,李柔柔看着心不在焉的沈野,终于控制不住了:“沈野哥哥,你最近是怎么了?”

    “嗯?”沈野微微回神。

    李柔柔眼眶红了起来,咬唇站在他面前:“你为什么这么反常?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忽视了那么多,却对舟舟姐……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你也觉得我很反常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沈野再次失神,显然只听了她前半句话。

    李柔柔眼泪掉了下来:“为什么不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季舟舟了?”

    沈野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说完,他就往前走去,山上的蘑菇是野生的,味道应该很鲜,他想多摘一些,让舟舟尝尝。

    李柔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忽略自己,这段时间积攒的委屈终于爆发,她猛地转身,对着沈野的背影哭叫:“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喜欢你那么久,你怎么可以喜欢上别的女人?”

    沈野一顿,眼底闪过一丝迷茫。

    “我喜欢你啊沈野哥哥,你不要喜欢季舟舟好不好,”李柔柔哭着靠近,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哪怕喜欢别人,也不要喜欢她好不好,你之前不是说过吗?对她只是利用,不可能喜欢上她的,她只是我们过好日子的踏脚石不是吗?”

    沈野猛地一颤,一把甩开了她的手,眼底染上一层薄怒:“你胡说什么,舟舟才不是踏脚石,我只当你是妹妹,没想到你竟然对我有这种心思!”

    他说完又停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对她的真实想法并不惊讶,好像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一般,可他在今天之前,确实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这段时间我会帮你联系留学机构,你出去一段时间吧,什么时候调整好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至于别的,我不希望你再想不该想的。”沈野的声音泛着冷意,想到舟舟之前对她掏心掏肺,她却有这种龌龊的心思,心里就一阵恶心。

    李柔柔第一次见到他对自己露出恶意,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反应,怔愣半晌后,她突然爆发:“然后呢?你把我送走了,是不是就要把季舟舟接回去了?”

    沈野阴鸷的看她一眼,但没有否认,显然是这么想的。

    李柔柔心里恨到极致,眼泪也掉得更加厉害,颤抖的走到沈野面前卑微请求:“她不会跟你走了,她现在移情别恋了,她早就不干净了,从里到外都被顾倦书……”

    “闭嘴!”

    “他们肯定什么都做过了,沈野哥哥你不要骗自己了,那个女人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不管是谁,只要有人养着她,她就愿意……”

    啪!

    李柔柔的脸偏向一边,表情空白一瞬,这才颤着捂住自己的脸,声音都哑了:“沈野哥哥,你打我……”

    “以后别让我听到你再说这种话,不管舟舟跟过几个男人,她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干净的,永远是最重要的女人。”沈野眼睛都红了,话说出口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脑子阵阵的疼痛,好像有什么要冲出来了一样。

    李柔柔脚下一软,差点摔在地上。半晌她轻笑一声,声音里透着疯狂:“可是她不要你了,她现在喜欢的人,不会把她送给别的男人,那个男人不管是家世还是本事,都远胜于你,她不会回来了。”

    “她会的,顾倦书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如果是之前,沈野绝不敢这么说,可现在的他,就是这么坚定的相信。

    他的这份笃定,更是伤害了李柔柔,李柔柔擦了擦眼泪,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刚才情绪有些崩溃,抱歉。”

    沈野深深的看她一眼,李柔柔勉强笑笑,跌跌撞撞的朝另一个方向走了,沈野本来想追,但还是停了下来,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要多摘些蘑菇,因为舟舟爱吃。

    李柔柔跑了很久,到了一处悬崖时脚一滑,差点摔了下去,最后抓住了旁边的树枝才控制住身体。她狼狈的坐下,盯着悬崖下湍急的河流,觉得如果被沈野哥哥送走,还不如就这么跳下去的好。

    时间渐渐到了中午,正当李柔柔越来越绝望、恨不得一死了之时,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她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走吧,该回去了。”沈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李柔柔眼睛一红,还没哭出来,就听到沈野再次开口:“收拾一下自己,不要扫别人的兴,如果你还要闹,那就别怪我以后不准你回国了。”

    李柔柔一颤,扶着树站了起来,沈野看着她红肿的眼,微微心软了,朝她伸出手:“走吧。”

    李柔柔看着他的手,第一次没有悸动的感觉,但还是牵了上去。

    另一边,叶倾看着满满的鱼篓,兴奋的大呼小叫,季舟舟也开心,她还是第一次收获这么多,没事就想去摸摸鱼篓,但被顾倦书拦了下来。

    “腥。”顾倦书给出解释。

    季舟舟闻了一下他身上,想说他更腥,但想到自己要谨言慎行的事,忍了忍没说出来。

    然而她的眼神表现出来了,顾倦书抬起胳膊闻了一下,不说话了。

    “当然我也没嫌弃你的意思,”季舟舟为表自己真心,鼻尖在他胳膊上蹭了一下,“不腥,香的。”

    顾倦书顿了一下,脸别向一边,耳朵渐渐红了起来。他怎么觉得,今天的季舟舟好像很奇怪。

    叶倾做了一个干呕的表情:“还没吃饭呢,怎么就饱了?”

    “可能是你胃出了毛病,摘了就好了。”褚湛一个人搬鱼篓,这会儿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叶倾赶紧去帮忙:“我就是一会儿没来帮忙,也不用这么咒我吧,倦书跟舟舟不也没来吗?”

    “你叫他们过来啊?”褚湛似笑非笑。

    叶倾愣了一下,讪讪笑了起来。让金主干活他可不敢,舟舟就更不用说了,自己刚才只是让她帮忙扶一下鱼竿,就被顾倦书用‘你凉了’的眼神看了半天。

    谁也不敢使唤,只能靠自己了,叶倾唉声叹气的跟褚湛扶好筐,一抬头就看到沈野和李柔柔从林子里出来,手上还拎了满满一袋子的野菜和蘑菇。

    “沈先生,过来帮个忙呗。”叶倾见有免费劳动力来了,立刻招呼他。

    沈野愣了一下,脸上浮起一个笑,过来帮他将鱼篓抬了起来:“你们钓了这么多?”

    “你摘的野菜也不少,今天可以饱餐……李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叶倾看到李柔柔脸上的红印和红肿的眼睛,没忍住问了一句。

    他这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李柔柔忍着所有人的探究,强装无事:“别提了,我刚才在林子里不小心摔倒了,就成了这样。”

    摔一下能在脸上摔出这种痕迹?恐怕是被打了,季舟舟眉头微挑。

    在原文中,男主可是相当疼李柔柔这个‘妹妹’,走到哪里都带着她,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狠话,直到女主死前最后一次见他,他还在因为李柔柔的诬陷,狠狠骂了女主一通。

    要不是后来女主死后,男主的情商突然回归,发现只有女主才是世上唯一的小白兔,自己从头到尾都被李柔柔骗了,恐怕故事结尾李柔柔连报应都不会有。

    正因为对原文情节记得清楚,季舟舟才觉得奇怪,这两个人这个时候又没有什么阻力,不该是感情最好的时候吗?为什么还会发生这么大的争执?

    直到一行人回到住处,直接去了餐厅等着,餐厅里早已经备了糕点,就等着他们回来后可以先补充一下体力。季舟舟都没想明白,尤其是嘴里被顾倦书塞了一块蛋黄酥后,她更是没了思考的能力。

    真好吃啊。

    季舟舟的腮帮子立刻动了起来,样子像极了仓鼠,一边嚼一边看着顾倦书,思考要不要礼尚往来喂他一个,毕竟这位随时可能因为她对他的疏忽黑化。

    顾倦书看着她把蛋黄酥吃下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没毒。”说完就自己拿了一个,坐到沙发上慢慢吃了起来。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在桌子上的糕点中选了一个,走到他身边坐下:“顾先生,这个看起来也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顾倦书盯着糕点看了三秒:“这个是你没尝过的。”

    “?”

    “你要我替你试毒?”顾倦书直勾勾的盯着她。

    季舟舟脸上挂起一个假笑:“怎么会呢,您真是误会我了呢。”好可惜,小心思被戳破了。

    “那你为什么不先尝尝?”顾倦书不紧不慢的追问。

    季舟舟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拿着糕点咬了一口:“帮您试过毒了,我再去给您拿一个?”

    顾倦书见她这么听话,眼底闪过一丝迟疑,从刚才去钓鱼,就开始有的奇怪感又浮现出来,他面上没什么反应,直接把季舟舟咬了一口的糕点拿了过去:“我吃这个就好。”

    季舟舟心里冷笑一声,走出好远才敢嘀咕一句:“神经。”

    李柔柔回房间了,沈野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季舟舟和顾倦书自然的相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不应该是这样,哪怕事实摆在眼前,他也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季舟舟站在桌前吃了会儿糕点,突然觉得肚子疼,心想该不会是真有毒吧?然而肚子传来的感受,让她没有去质问顾倦书,而是捂着肚子跑洗手间了。

    顾倦书看她匆匆离开顿了一下,想到她去干什么后失笑,觉得自己这下可能要被她在心里骂了。

    坐在他身边的叶倾好奇:“你在笑什么?”

    “要你管。”顾倦书懒洋洋的看他一眼,又变成了万事不经心的大少爷。

    叶倾噎了一下,默默离他远了些,拒绝跟他再交流。几个人等了会儿餐,已经吃个半饱的褚湛抬头巡视一圈,一脸莫名:“怎么就咱们三个了,人呢?”

    顾倦书猛一抬头,角落里的沈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的眼神一凉。

    洗手间里,解决了人生大事的季舟舟洗了洗手,推开门就看到沈野在外面,她愣了一下,跟他点了点头后径直往前走。

    “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能和你聊聊吗?”沈野压急切的抓住了她的胳膊。

    季舟舟皱眉看向沈野抓自己的手,沈野立刻放开,用自己都没发觉的哀求语气说:“只聊两句,我是真的有事要告诉你。”

    远处站在餐厅门口的顾倦书,看到沈野纠缠季舟舟后眼神一凉,身后跟过来的褚湛啧了一声:“你不过去看看吗?”

    顾倦书立刻抬脚往那边去,充满怒气的背影让褚湛毫不怀疑,他到那边会给沈野一拳。

    洗手间门口。

    “我觉得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聊的了,沈先生,就让我们两不相欠好吗?”季舟舟无奈,这人就不能死心吗?

    沈野抿唇:“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怎么可能两不相欠……”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季舟舟立刻打断他的话往前走,不想再搭理他。

    沈野声音猛地提高:“是关于顾倦书的事,你确定不要听吗?”

    季舟舟脚下没有一丝停顿。

    “你必须离开他,否则你可能会死,他会杀了你!”

    季舟舟脑子轰的一下变得空白,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半晌才面无表情的回头,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发颤:“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野抬头,看到朝这边走来的顾倦书,他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这里不方便说,你跟我来。”

    季舟舟迟疑一瞬,还是跟了过去。在她身后的顾倦书猛地停了下来,盯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半晌,他垂下阴郁的眼眸,转身朝餐厅走去。

    心里还在想各种可能的季舟舟跟着沈野去了角落,见他还要往外走,就出声阻止:“就在这里说吧,我还有事,你快点。”不能让顾倦书知道她和沈野私下见面,她得在他发现之前回去。

    沈野看着她的脸,突然平静下来:“我这段时间反复做一个梦。”

    季舟舟眼皮一跳,感觉情况要彻底失去控制了。

    “舟舟,我梦见你了,”沈野轻笑一声,眼眶渐渐湿润,“梦里的你,从来没有变心……”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本章前一百都有红包,赔罪!明天就让李柔柔下线,沈野暂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