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35 章
    “放心, 导演的工作她做不来, 不会抢你饭碗。”顾倦书慢悠悠的顺毛。

    然而叶倾并不领情:“你这话的意思,要是她做得来,我还得给她让位了?”

    顾倦书给了他一个眼神, 让他自己体会。

    叶倾嘴角抽了抽:“……我就不该来。”

    “总之你给她找一个, 会让她觉得有社会认同感的职位,同时不能太累, 也不能受气, 如果让我知道她在你那里被欺负了,你自己看着办。”顾倦书缓缓说出自己的要求。

    叶倾翻了个白眼:“我这是找员工还是给自己请了个爹?”

    “当然是后者。”

    顾倦书的语气太理所当然, 叶倾噎了一下,愣是半晌没说出话来。顾倦书顿了一下, 慢吞吞的开口:“我会追加投资, 前期先加五百万吧, 不够了再说。”

    “成交!”叶倾立刻答应。

    顾倦书对他的识相还算满意,又叮嘱两句后就把人打发走了。

    季舟舟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昨天晚上叶倾来过的事,她一听到周长军这么说, 立刻跑去找顾倦书了, 书房转了一圈没见到人, 就直接去了他的房间。

    季舟舟心里急切, 只敲了两下门就冲了进去,一进屋就跟刚从浴室出来的男人对视上了,两个人面面相觑, 半晌季舟舟猛地转过身,心虚的咳了一声:“我什么都没看到。”

    她绝对没有看到顾倦书只穿了一条内裤,也没有看到他身上漂亮整齐的肌肉,以及一看就十分有力的大腿,更没看到内裤那块鼓鼓囊囊的……季舟舟的脸红了红,不是说这位小时候营养不良吗,为什么看起来没有一点营养不良的意思?

    顾倦书还在睡眼朦胧的刷牙,看到她来也没有精神多少,目光从她圆润的耳垂一路向下,看到她只穿了短裤、修长笔直的腿后顿了一下,默默往浴室走去。

    直到耳边传来浴室的关门声,季舟舟才松了口气,回头瞄了一眼坐到沙发上,看到桌子上摆的零食随手拿了一包薯片,嘎吱嘎吱的开始吃。

    顾倦书再从浴室出来,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都湿漉漉的垂在眉骨处,发梢上的水滴凝结后掉落在他身上,顺着明显的肌□□壑没入浴巾,场景莫名的……涩情?

    季舟舟镇定的看着他:“你就不能穿上衣服?”

    “身上还没干。”

    “不能擦干了再出来?”季舟舟无语。

    “浴室水汽太大,不想在里面。”

    “就算是不想,那也得稍微注意点影响吧,总不能人人都擦也不擦就跑出来。”

    顾倦书顿了一下,一脸莫名的看着她:“这是我的房间。”

    “……就算是你的房间,平时怎么样我就不说了,但现在我还在呢,能不能在未成年小姑娘面前注意点?”季舟舟哼了一声,见他头发还在滴水,糟心的跑去浴室拿了毛巾,出来后盖在了他头上一顿揉搓。

    顾倦书的脑袋因为她用力太大,跟着她的手来回晃,季舟舟一看没忍住乐出了声,这才动作小一点:“都多大了,不知道这样容易感冒吗?下次就算一个人在屋里,也别这么随意了,知道吗?”

    “哦……”

    擦了脑袋,身上也很快就干了,顾倦书拿着毛巾缓缓起身,慢悠悠往衣帽间去了。季舟舟也跟了过去,在门口停了下来,听着里面的动静,脸上的热度又开始增加,她咳了一声转移注意力:“叶倾昨天来过了?”

    “你大清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顾倦书反问。

    季舟舟点了点头,随后意识到他看不见,就轻轻‘啊’了一声。顾倦书顿了一下,第一次有了女大不中留的心酸感。

    “来过,我已经跟他说了你要工作的事,他这两天帮你安排。”

    季舟舟欢呼一声,要不是顾忌他在里面换衣服,估计就直接冲进去了:“谢谢顾先生,等我发了工资,我给你买好吃的!”

    顾倦书嘴角轻撇,心想他才不稀罕她的好吃的,但嘴上还是答应了。本想换好衣服就出去跟她聊天,结果在穿上衣时,她就在外面迫不及待的道了声别,直接就跑了。

    他开门出来就看到空荡荡的房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等过两天季舟舟去剧组住了,他算不算变成孤寡老人了?

    不知道顾先生内心经历了多大冲击的季舟舟,这会儿满心喜悦的跑回屋了,用周四季的身份给了叶倾答复:开机仪式人太多,我就不去了,等开拍了我直接过去。

    等收到叶倾同意的答复,她心情不错的倒在床上。季舟舟已经有了计划,自己突然消失三个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又不得不去跟组,所以她打算用两个身份进组,只要想个办法让‘周四季’不能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些人就不会发现她的异常。

    心里有了计较的季舟舟丝毫不慌,甚至又睡了个回笼觉,醒来才想起自己早餐还没吃,就溜溜达达去了厨房。

    厨房里,周长军也在吃东西,看到她来了赶紧招呼:“厨房刚做的柠檬蛋糕,还是热的,快过来尝尝。”

    “真的吗?给我来一块。”季舟舟开心的跑过去,切了一大块站周长军旁边吃。

    周长军看着她的样子好笑:“没人跟你抢,不过你吃这么多,还减肥吗?”

    季舟舟顿了一下,幽幽的看向他:“周叔叔,在我吃甜品的时候,就不要提减肥这两个字了好吗?”

    “我提了你还能不吃了?”周长军挑眉。

    季舟舟想了一下,笑笑:“我会吃得很有负担,甚至想多吃两口。”

    周长军被她逗得哈哈大笑,笑完又有些不是滋味:“听先生说,你过两天就要去叶先生的剧组工作了,还要在那边住下,你这一走就是两三个月,家里该冷清了。”

    “放心吧,剧组也是有休息时间的,我到时候回来就是了。”季舟舟安慰他,“再说你跟顾先生两个人在家,哪能冷清了。”

    提起顾倦书,周长军叹了声气:“我最近是越来越摸不清先生的想法了。”

    “怎么了?”

    “他今天突然让我搜集各个保险公司的养老保险政策,我本来以为他要并购,谁知道他只是想给自己买保险。”

    季舟舟顿了一下,古怪的看向他:“顾先生?养老保险?他是不是磕到脑袋了?”顾倦书什么人,分分钟几千万上下,她就没听说过哪个有钱人给自己买养老保险的,这篇里的人物一定要这么接地气吗?

    “谁知道啊,反正我下午要帮他整理一下身份资料,帮他买保险。”周长军也是无奈。

    季舟舟一脸莫名,蛋糕都吃完了也没想通那位在抽什么疯,于是颠颠的跑去书房找人了,见到他后开门见山:“顾先生,听说你要买保险?”

    “怎么?”顾倦书抬眼扫她一眼。

    季舟舟笑嘻嘻的跑到他面前:“怎么突然想起来买保险了?”

    “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谁会突然孤寡。”

    季舟舟顿了一下,怀疑的看着他。如果自己刚才没听错的话,这位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幽怨?

    肯定不关她的事,季舟舟迅速撇清关系,但看在他放自己去剧组的份上,还是甜言蜜语的哄他开心:“怎么会突然孤寡呢,您放心吧顾先生,如果你实在不想结婚生子,那等你老了,我养你。”

    顾倦书指尖轻颤一下,缓缓盯住他的眼睛。

    季舟舟诚恳的点了点头,抓住他的手声情并茂:“如果你腿不好用了,我就天天推轮椅带你去散步,要是你瘫痪了,我就帮你擦身体,如果你植物人了,我给你住最好的医院,当然你要是想安乐死,我也可以签字……”

    “我不想,”顾倦书冷静的抽回手,“我只是觉得会孤独,但不认为自己会这么凄凉,倒是某些不运动的人,该操心一下自己的健康。”

    季舟舟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圆圆的眼睛瞬间弯成月牙,黑色的瞳孔仿佛自带星光:“那就最好,你腿脚都好,我就带你去跳广场舞,去超市抢打折鸡蛋,咱俩联手做这条街上最靓的老头老太太。”

    顾倦书想了一下那种场景,眼神也柔和下来,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季舟舟补充:“当然以你的性格,肯定不招其他老头待见,我又这么好看,他们心生嫉妒把你打进ICU,我肯定要让他们赔偿,你要是觉得痛苦,我就用这笔钱帮你安乐……”

    “我对安乐死没有兴趣,”顾倦书幽幽打断她的话,“再让我听到这三个字,后果自负。”

    “好吧,如果你坚持长命百岁的话,”季舟舟颇为遗憾,“那我就不安乐你了,我比你小几岁,可以帮你养老送终。”

    她说完,顾倦书还在等她的后话,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一抬头就落入她有些忧愁的眼神里。顾倦书愣了一下,不明白她的难过从何而来。

    季舟舟忙收拾好情绪,有些感慨的叹了声气:“能长命百岁的话,真的是一种福气了。”尤其是对他们两个原剧情下注定要英年早逝的人来说,后续的时光就更显珍贵,不知道以她一人的能力,能否把结局彻底扭转。

    “我有钱,”顾倦书伸手覆上她的额头,“就算你生了病,我也能买很贵的药,所以你不用担心。”

    “真要是那样就好了,”季舟舟吸了一下鼻子,“我就先谢谢顾先生了,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您一定要保住我这条狗命啊。”其他的不重要,只要你别杀我就行。

    顾倦书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你来就是为了问保险的事?”

    “嗯呐。”

    “问完了就出去吧,我要给你赚救命钱了。”顾倦书慢吞吞的打发她。

    季舟舟点了点头,刚要出去,就瞄到他手里文件的封皮,一看便知是要跟沈野竞争的那个项目,她犹豫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低着头离开了。

    转眼距离开机仪式还有一天,叶倾一大早就跑来顾家,坐下看开蹭早饭:“舟舟,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今天进组吗?”

    季舟舟眼睛一亮:“好……”

    “不是明天才举行仪式?”顾倦书扫了叶倾一眼。

    叶倾摸了摸鼻子:“但是一般都会提前一天过去啊。”

    “她还什么都没准备,我明天一早送她过去。”顾倦书做了决定。

    叶倾和季舟舟无言的对视一眼,只好憋屈的答应下来。没办法,谁让人家是金主大人,决定了他的投资她的工作。

    整个早餐过程中,顾倦书都一直沉着脸,就算桌子上是满汉全席,叶倾也咽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就提前溜了,季舟舟忙叫住要跑的他:“我的工作岗位你还没说呢。”

    “明天再安排!”叶倾撂下这一句,就匆匆跑了。

    季舟舟无奈的看向顾倦书:“你怎么了,看把我家导演吓的。”

    “你家?”顾倦书眼神都要凉了。

    季舟舟讪讪一笑,夹了个小笼包隔空喂到他嘴里:“小心眼,就是个玩笑话,你还当真了。”

    顾倦书轻哼一声,安静的把嘴里的包子吃了:“快点吃,等一下我带你去买买东西。”

    “买什么?”季舟舟疑惑。

    顾倦书扫她一眼:“装备。”

    “?”

    等到了商场里,顾倦书扶着她的肩膀送到柜姐面前,她才明白这位要给她买什么,顿时哭笑不得:“剧组又不是办公室,没必要买西装的,平时的衣服带几件就行了。”

    “那怎么行,要去工作了,至少看起来要像点样。”顾倦书虽然喜欢看剧,但还真没去过剧组,所以当季舟舟说这话的时候,他只当她没有工作经验。

    见他坚持要买,季舟舟头都大了:“真的用不着,基本都是露天拍摄,天气又热,穿西装我非中暑不可。”

    顾倦书顿了一下,脸色不大好了:“这么艰苦?”

    “……当然我不会太勉强自己,热了就去凉快会儿,坚决不让自己受苦,”季舟舟赶紧补充,“只是这西装就没必要了吧?”

    顾倦书有些犹豫,适时一旁的服务员站了出来,含笑看着他们两个说:“你哥哥也是为了你好,第一次工作的话还是穿得正式点,才让人觉得你态度好。”

    顾倦书慢吞吞的看向她:“我不是她哥哥。”

    “……啊?”服务员傻眼。

    “我不是。”顾倦书再一次强调。

    服务员有些尴尬,正要缓和一下气氛,顾倦书又要开口说话了,季舟舟嫌他丢人,赶紧把他从店里拉了出来。

    “你也是够了,她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至于这么较真吗?”季舟舟斜了他一眼,随后拉着他往休闲点的服装店去,“走吧,你要是真想给我买,就买几套宽松透气的,再买个好用的遮阳帽,这才是比较实际的。”

    顾倦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把几家符合季舟舟要求的服装店逛了个遍。半个小时后,季舟舟在一家店里的沙发上坐下,头疼的看着一地包装袋:“买这么多干什么啊?”

    “你一去三个月,又没人帮你洗衣服,总要多带一点。”顾倦书慢吞吞的说,仍然觉得不太够。

    季舟舟叹气:“我又不是不会洗,三个月的衣服都攒一起,你也不怕臭了。”

    顾倦书闻言眼神暗了一瞬,季舟舟的身世他之前已经调查清楚,她是季家唯一的孩子,没遇到沈野之前,哪怕命运坎坷些,也没有吃过多少苦,然而跟了沈野之后,倒是什么家务都会了。

    “会洗也不准洗,我会派人隔几天去拿一次衣服,你交给他们就行。”顾倦书冷声道。

    季舟舟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怎么又不开心了,虽然不想□□涉太多,但怕他不让自己走了,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顾倦书见她听话,表情才缓和下来,又带她去买了几双鞋,季舟舟趁服务员打包的时候跑去买了两个冰淇淋,两个人边吃边逛,转眼又是两个小时。

    眼看顾倦书还在不断花钱,季舟舟看着就觉得腰疼,拖着他往四楼电影院走:“别买东西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还有冰袖没买。”顾倦书蹙眉。

    季舟舟才不肯停下:“到时候我在剧组买也一样,我明天就要走了,就别浪费时间了,让我陪你看个电影吧。”

    顾倦书这才不再试图折回去,等坐到电影院里的一瞬间,季舟舟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可以休息两个小时了。

    电影院的灯一灭,大屏幕上开始出字幕,顾倦书安静的看着荧幕,怀里是季舟舟刚才买的大桶爆米花。

    现在是工作日的下午,电影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荧幕上子弹乱飞惨叫连连,却有种别样的清净感。

    这部电影季舟舟现实中看过,当时是大学翘课跟朋友去的,内容就是歌颂友谊地久天长,现在过去这么多年,虽然荧幕上的脸都换了,但台词场景还是那些,她想起小伙伴,忍不住叹了声气。

    看是看不进去了,季舟舟就安心休息,只是休息过后,又开始觉得无聊,一扭头就看到顾倦书认真的表情,光影在他脸上闪过,衬得他俊朗的面孔更是多了几分味道。高挺的鼻子更显突出。

    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一幕,季舟舟脸红的把脸扭回去,心想古人诚不欺我,身高腿长鼻子又高的,那处果然不会小了。

    顾倦书察觉到季舟舟看自己,一回头就看到她专心盯着荧屏,而脸上的红晕是周围的黑暗都遮不住的。他认真思考一秒,还是想不通这种小清新电影哪里值得脸红了。

    电影结束,已经到了晚餐时间,季舟舟干脆跟他找了个餐厅吃了,吃完才一起回家。

    到家之后,周长军看到他们大包小包的样子都震惊了:“你们是搬空了一个店吗?”

    “不知道,别问我。”一想到自己要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了,季舟舟就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顾倦书看了她一眼:“去整理一下行李箱吧,然后早点休息。”

    “好。”季舟舟说着扛了几个大袋子往房间走,几个佣人帮她把剩下的那些也搬了过去,不大的房间瞬间被堆满了。

    季舟舟整理了两个小时,才算把部分衣服装进行李箱,再收拾一下别的生活用品,直接装了五个箱子,比他们上次去旅行加起来还要多。她哀叹一声,决定明天早点去,趁其他人没发现,把这些放进房间。

    等收拾好一切,已经是深夜,她勉强打起精神冲个澡,出来倒在床上就睡了。

    顾倦书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只觉得心情烦躁,但又说不出为什么,最终只好起身出门,下楼时看到季舟舟的房间门,犹豫一下走了过去。

    轻轻敲了两下:“睡了吗?”

    屋里无人应答,他顿了一下,还是转身回房间了,一直到天光即亮,才算勉强睡去。他睡下没多久,季舟舟就醒了,兴冲冲的过来喊他起床,看到他的黑眼圈后吓了一跳。

    “顾先生,你昨天熬夜了吗?”

    顾倦书幽幽的盯着她:“你没熬夜?”

    “没有啊,睡得很好。”昨天逛了一天,累都累掉半条命了,怎么可能还会熬夜。

    “白眼狼。”顾倦书嘟囔一句。

    季舟舟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东西收拾好了?”

    “嗯!”

    “那走吧。”顾倦书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进了浴室洗漱。季舟舟忙趁这个时间让人装行李,等顾倦书收拾好时,她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本来想和你一起出去吃的,但我马上要那么久不在家,今天早饭不在家吃,厨房阿姨会不高兴的。”季舟舟拉着顾倦书到餐厅坐下。

    顾倦书看了桌上的早餐一眼,发现确实比平时要丰富很多,就像他们出去玩几天后的第一顿饭一样。

    “吃吧顾先生,今天要多吃点。”季舟舟第一个烧麦给了他,之后才给自己夹。

    顾倦书心气这才顺了点,坐下跟她一起吃了早餐,之后便上了车。周长军还是在副驾驶,等车驶入公路后,从后视镜里瞄一眼季舟舟忍不住叮嘱:“舟舟啊,外面不比家里,要是受欺负了,一定要跟先生说,千万别自己忍着。”

    “知道了周叔叔。”季舟舟答应得很快。

    周长军想了想:“要是觉得累,就请假回来休息,实在不行也可以辞职,没什么丢脸的,我们都喜欢你在家里。”

    “知道啦,您就放心吧。”季舟舟哭笑不得,她还没开始工作呢,这位就开始撺掇着要她辞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跟她有仇呢。

    顾倦书想起今天的早餐,再看看兴奋的季舟舟,心里轻哼一声。这个家里有那么多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不舍,只有这个白眼狼什么感觉都没有。

    在车开到岔路时,顾倦书突然开口:“去趟西区。”

    “好的,先生。”司机立刻调转了方向。

    季舟舟莫名的看他一眼:“剧组不在西区吧?”

    “嗯,去买点东西。”顾倦书随口解释。

    季舟舟恨不得在所有人到之前先到,这样就不用当着别人的面搬东西了,这位可好,不仅不着急,还要去别的地方买东西。当然她也就是心里不满,一句抱怨的话都不敢说,万一惹到了顾倦书不让她走了怎么办。

    早上郊区人很少,车子畅通无阻的到了顾倦书要去的地方,车一停顾倦书就下去了,季舟舟趴在车窗上往外看,看到他径直进了一间汉堡店。

    去那里干什么?季舟舟心里嘀咕一句,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随后,顾倦书手里大包小包的吃食证实了她的猜测。

    顾倦书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东西放到两个人中间的车座上:“我问了一下,这些就算是微波炉加热,也不会影响多少味道,你到剧组后如果馋了,就自己热一下。”

    季舟舟怔怔的看着他,没想到自己当初随口的一句话,竟然被他放在心上这么久,心情一时间也是复杂极了。

    顾倦书看她这副表情,微微有些迟疑:“这不是你上次在山上,说喜欢的那家汉堡?”他指的是那时候在叔叔的山上,她听说沈野和叔叔要合作西区的开发时说的,西区有家汉堡店很好吃。

    “是啊,我也是之前无意中尝过,谢谢顾先生。”季舟舟抑制突如其来的情绪,把汉堡袋子稍微整理了一下。

    顾倦书这才放心,闭上眼睛假寐:“送她去剧组。”

    “好的,先生。”

    季舟舟一路都闻着汉堡的香味,等下车时身上也沾染了不少,她却不太介意,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汉堡都拿上。

    叶倾听说他们到了,抽空跑来领着去了酒店:“这边被剧组包下来了,我给舟舟留了个大床房,也就比那些演员的差一点,过来吧。”

    “为什么要比别人差?”顾倦书皱眉。

    叶倾无奈:“枪打出头鸟,低调点的好,那间房也不差的。”

    “没错没错,我不想太高调。”季舟舟赶紧附和。

    顾倦书这才不说话了,但表情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等到了房间后,这种不满意就到达了顶峰。

    “太差了,旁边有没有五星级,给她订间套房去。”顾倦书不悦的开口。

    周长军立刻点头:“好的先生。”

    叶倾:“……”

    季舟舟:“……”

    眼看周长军就要出门,季舟舟赶紧坐下:“我不要五星级,我就要这里,不比我房间好多了,我才不要换!”

    “是啊倦书,还是一个剧组的人住一起比较安全,旁边的酒店可能已经住了演员的私生粉了,舟舟跟那种人住一家酒店你放心?”叶倾赶紧劝。

    顾倦书沉默片刻,才算勉强同意,季舟舟赶紧把行李放好,生怕他再反悔。叶倾还要忙,叮嘱季舟舟在房间等他后就匆匆走了。

    叶倾一走,周长军也欲言又止的看着顾倦书,顾倦书顿了一下,才不太情愿的开口:“我要去公司了。”

    “啊,我送你。”季舟舟忙站起来,顾倦书看了她一眼就往外走。

    两个人出了酒店,才发现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只好站在酒店屋檐下等司机开车过来。

    季舟舟瞄了顾倦书几眼,总觉得他今天心情似乎特别不好,而且这种不好完全是因为她。

    “那个……我只要休息,就会回家的。”季舟舟小声说。

    顾倦书慢吞吞的看她一眼,不说话。季舟舟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男人怎么回事,好像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一样,要不是他有喜欢的人,她真以为他喜欢上自己了。

    一冒出这个想法,季舟舟心里一个激灵,随后想到他对自己喜欢的人的评价,不够好也不够漂亮,她这才松了口气。她这么漂亮,性格能力也都完美,跟他的评价完全不符。

    幸亏没喜欢上自己,不然她可能现在就要收拾东西跑路了。

    司机的车很快开了过来,顾倦书顿了一下,缓缓开口:“不想待在这儿了,就让司机来接你。”

    “……好。”劝退的话,臣妾真的已经听腻了。

    顾倦书又盯着她看了很久,这才慢吞吞的往车边走,雨势有加大的趋势,还没走到车边,顾倦书的肩膀已经湿了。

    季舟舟看着他稍显落寞的背影,突然想到他今天特意给自己买的汉堡,不知哪来一股冲动,让她冲进雨里叫住顾倦书:“顾先生!”

    顾倦书拉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回头时眼睛微亮:“要跟我回家?”

    “没、没有,我就是想告诉你,路上注意安全。”季舟舟擦了一下湿润的脸。

    顾倦书垂眸:“哦。”

    “还有,还有就是,你一定要拿到这次的项目,一定要,”季舟舟嘴唇发干,但还是将纠结很久的真心话说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请将你现在的报价提高百分之二,这样的话就稳妥了。”

    顾倦书闻言一顿,眉头微微蹙起:“为什么?你知道百分之二是多少钱吗?”

    “……我不知道,顾先生,你愿意相信我吗?”季舟舟抓住他的手,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迫切,“你一定要提高百分之二,否则就不算十拿九稳,你相信我!”

    沈野既然可以梦到跟李适山合作的事,那必然也能梦到原文中顾倦书的报价,原文中沈野是以高出顾倦书百分之一的报价夺标,那只要顾倦书提高百分之二,就可以赢他了。

    如果这次再让沈野拿到项目,那他的地位又会进一步提高,等他能跟顾倦书平起平坐了,依靠特殊的未卜先知能力,恐怕顾倦书会很快落败。

    人都是有私心的,她不想顾倦书输,所以纠结很久,哪怕顾倦书会怀疑她,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顾倦书闻言沉默很久,才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项目的事你不用担心,安心留在这里就好。”

    季舟舟心里有些绝望,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没有被顾倦书信任,虽然知道这件事没什么根据,他不相信自己才是正常的,但她还是有些不太开心。她可是冒着被他怀疑、同时又跟沈野结仇的风险说出来的啊!

    “反正你多考虑一下吧。”季舟舟叹了声气,这些纸片人跟她不一样,出生就注定了结局,很少有人能挣脱吧。

    顾倦书‘唔’了一声:“回去吧,当心感冒。”

    季舟舟恹恹的应了一声,转身往酒店走去,因为她没有回头,所以并没有看到顾倦书在她身后若有所思的眼神。

    顾倦书上车后,周长军给他递了一条毛巾:“先生,擦擦吧。”

    顾倦书捏着毛巾没有动,半晌突然问:“政府的新项目,如果将报价提高百分之二,代价是什么?”

    “……先生,我们现在这个报价应该已经不存在竞争者了,没必要再提高了。”周长军皱眉回答。

    顾倦书盯着手里的毛巾:“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除了钱之外,并不会损失什么。”周长军无奈,可是那也是接近一个亿的钱了,自然不能算是什么小损失。

    “如果拿不到这个项目呢?”

    周长军愣了一下:“那……那就损失大了,整个集团下半年计划都要延后,说不定还要裁员缩减支出。”

    “那就提高吧,”顾倦书勾起唇角,既能让项目更加稳妥,又能哄小姑娘开心,“值了。”

    作者有话要说:  倦崽:我不知道她什么毛病,就是想花钱买她开心

    舟舟:…谢谢,但最后开心的肯定是你

    有朋友说沈野的金手指太大,倦崽有点委屈,开玩笑,最大的金手指在倦崽这呢,而且倦崽的金手指还会说话会闹人

    给wuli基友友推个文~文名《穿成死对头未婚妻后他拒不退婚》

    笔名:以珩

    文案:苏殷死后穿进了一本名叫《傅总的千亿狂妻》的里。

    然而跟“狂妻”无关,她只是一个亲爹不疼后妈陷害闺蜜背叛朋友瞧不起,连挂名未婚夫都要跟她退婚的废物千金,一个戏份不超三百字的炮灰。

    武力值max的女将军表示无所畏惧,该怼怼,该打脸打脸,正面杠就是了。

    而对于那个长了一张前世死对头脸的未婚夫,不退婚留着过年吗?

    戚·死对头兼暗恋者·楚砚:退婚是不可能退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