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37 章
    这是什么鬼问题, 顾倦书挑眉:“我不能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舟舟笑嘻嘻的跑到他身边,仔细的打量他一遍,“瘦了点, 看来最近是真的很忙了, 都没以前帅了。”

    事实上顾先生还是那么好看,甚至因为脸颊消瘦了些, 五官更加俊朗帅气, 然而季舟舟心态很不平衡,凭什么大家看起来都挺忙的, 他瘦了这么多,自己却胖了。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 慢吞吞的给出自己的评价:“看来剧组伙食不错。”

    “……OK你不用说了, 我不想听。”季舟舟警惕。

    顾倦书不紧不慢的把剩下的话说出来:“晒黑了, 也结实了,以前是又白又胖,现在是又黑又壮。”

    “……我不就是说你两句,至于这么锱铢必较吗?”季舟舟冷哼一声, 随后笑了起来, “你吃饭没, 我知道这边有家小龙虾做得特别好, 要不要一起去吃?”

    “又是吃?”顾倦书意味深长的打量她。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不吃是吧,那咱减肥吧。”

    她说完就要往酒店走,结果被顾倦书拉住了袖子:“狗脾气越来越大了, 谁说不吃了?”

    “这还差不多。”季舟舟斜他一眼,立刻转身朝另一个方向带路,一蹦一跳的样子很是轻盈,顾倦书唇角勾起,觉得从会议上偷跑出来还不错。

    另一边公司里,一会议室的人都在等中途去厕所的大老板回来,最后等得实在太久了,周长军只好偷偷去叫人,结果发现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刚才开飞行模式的手机上多了一条短信:我跑路了,勿念。

    周长军:“……”先生不愧是先生,就连跑路都这么理直气壮。

    昧着良心夸完,周长军又昧着良心去敷衍会议室里的那些高层了。

    这边季舟舟领着顾倦书往外走,怕跟剧组的人撞上,还特意问叶倾他们在哪,得知他们在别处后才彻底放心。顾倦书见她一直盯着手机,默默捂住了她的眼睛。

    季舟舟:“?”

    “除了我,你谁都不准看。”

    “……”几天不见,顾先生的占有欲有增无减呢。

    季舟舟无奈的把他的手拉下来,前方一辆自行车冲了过来,顾倦书反手抓住她的手指,十指相扣后将她拉到怀里:“小心。”

    隔了一个星期才抱到小姑娘,香香软软的感觉和记忆里不差分毫,却又更加真实了些,顾倦书愉悦的看着她,有些不舍得放开了。

    季舟舟默默看了眼从自己身边三尺远的地方经过的单车少年,无语的回头看向顾倦书:“顾先生,您这安全意识是不是……也太强了些?”

    “一般吧。”顾倦书放开了她。

    季舟舟啧了一声,觉得今天的他好像格外黏人。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很快到了夜市摊上,天还没暗下来,来这里用餐的人不算多,两个人挑了个靠墙的桌子坐下,季舟舟拿来菜单递到顾倦书面前。

    “顾先生,您看看要吃什么。”季舟舟殷勤的问,她之前虽然也经常跟组,但还从来没有人探过她的班,没想到第一次被探班竟然是顾倦书,因此很有些后知后觉的新鲜感。

    顾倦书扫她一眼:“你觉得什么好吃?”

    “当然是小龙虾啊,这个炭烤牛蛙也好吃,顾先生你吃牛蛙吗?还有鸡爪,我都很喜欢。”季舟舟把自己觉得好吃的都推荐一遍,以供顾先生选择。

    顾倦书沉默片刻,大手一挥:“全要。”

    “……咱们就两个人,吃不完吧?”季舟舟无语。

    顾倦书:“没关系,可以打包。”

    “那行吧,我问问有些菜能不能要半份的。”季舟舟颠颠的去交菜单了,回来的时候拿了几罐菠萝啤,顺便要了碗筷和杯子。

    等把冰镇的菠萝啤倒好,季舟舟便忙着涮碗筷,一边涮一边说:“你别看这里乱,其实一点都不脏,而且做得很地道,咱来的正是时候,再晚一点就没位置了。”

    顾倦书看她忙前忙后的照顾自己,虽然只是帮自己倒个饮料涮个碗,但颇有一种闺女长大了的感觉,心想怪不得那么多人一定要把孩子送去外地上学,回来就是能懂事不少。

    “顾先生,你有听我说话吗?”季舟舟怀疑的看向他,这一脸慈父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顾倦书抬头看向她:“嗯?”

    “……”行吧,看来是没听她说话,季舟舟叹了声气,端起菠萝啤喝了一口,舒服的叹了声气。

    顾倦书看她一脸满足的表情,也端起来喝了一口。嗯,一股劣质啤酒兑香料的味道,但不知为何,却觉得很好喝,尤其是配季舟舟这张脸食用的话。

    “好喝吗?”季舟舟期待的看着他。

    顾倦书点了点头,季舟舟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好喝,最近片场超级热,这东西最受欢迎了。”

    “片场很热?”顾倦书抬头。

    季舟舟点了点头:“是啊,很热,全靠陆语辰的冰箱救命了。”

    “陆语辰?”顾倦书敏锐的捕捉到一个名字。

    季舟舟顿了一下,朝他挑了一下眉:“就是演天赐的那个演员,你还没见过他真人吧?”某些人背着她去五星级酒店吃自助,这事真当她忘了?

    “没兴趣见,真人未必有我好看。”顾倦书淡定的回答。

    季舟舟嗤了一声,随后又想到了她的冰沙:“对了,今天我跟陆语辰一起做了好吃不胖的冰沙,剧组很多人都喜欢,待会儿我也给你做一份尝尝啊,虽然味道淡,但是很健康。”

    “我又不会胖,不吃。”顾倦书斜睨她。

    季舟舟目光从他脸上落到他的腰间,想到他那里有多紧实,立刻化身柠檬精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每个说自己吃不胖的人,到三十岁以后都会胖成猪,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就等着吧。”

    “那我就等着,看会不会变成猪。”恰好小龙虾上来,顾倦书夹了一个到碗里,又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剥。

    季舟舟看他笨拙的样子嗤了一声:“照你这种吃法,那还真不会变成猪,看我的。”话说完,她捏起一个虾,利索的去掉虾头,咬住小龙虾身子突出来的那块肉轻轻一拔,虾肉就完整的被她叼在嘴里了。

    “学到没?这都是前人留下的经验。”季舟舟挑眉。

    顾倦书慢吞吞的看她一眼,看到她粉色T恤上多出的两滴油后,不紧不慢的表示:“学不会,太难了。”

    “笨的你哟。”季舟舟无奈的看他一眼,干脆自己下手给他剥,两只手一拉一拽,一个完整的虾肉就出来了。

    顾倦书:“啊。”

    “……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虽然无语,但还是喂到了他嘴里。

    顾倦书吃下,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很好吃。”

    “那可不,这里是我跟陆语辰一起发掘的,后来带剧组的人来过两次,都说喜欢。”季舟舟得意的看着他。

    顾倦书沉默一瞬,总觉得陆语辰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高得有些不正常了。

    “你说的陆语辰,是个什么样的人?”顾倦书不动声色的问。

    季舟舟想了一下:“有点精明,但也还好,性格开朗也不乱发脾气,更没什么□□,只是一心想抓住任何机会,算是他这个咖位里人比较不错的了。”

    听起来评价好像很高的样子,顾倦书不高兴了:“你喜欢他?”天热了,是时候让叶倾的剧组破产了。

    远在半公里之外正吃得热闹的叶倾突然打了个喷嚏,赵雯好奇:“叶导是感冒了吗?最近的热伤风好像很严重,您小心身体。”

    陆语辰默默坐得离叶倾远了点,见叶倾瞪自己后玩笑:“那什么,我必须得时刻注意身体,才能以高度饱满的精神进行下一步的拍摄。”

    “你小子,就算不感冒也没见你精神饱满到哪去,”叶倾笑骂,看到他碗里摞了一堆吃的后,立刻连碗都给端走了,“男主角怎么能白白胖胖的,你别吃了。”

    就是嘴贱耍个机灵的陆语辰:“……”

    这边听到顾倦书问题的季舟舟先是一愣,半晌失笑道:“哪跟哪啊,我对谁评价高点,还就是喜欢他了?放心吧,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季舟舟这会儿胃口总算好了些,正忙着吃东西,闻言也只是随口敷衍:“高的帅的,最好还是有钱的,如果脾气秉性也合那就更好了。”

    顾倦书一想,这说得不就是他吗?他幽幽叹了声气:“没想到你出来工作两天,脸皮倒是厚了。”

    “?”

    “没关系,我允许你喜欢我。”顾倦书悲悯的看着她。

    季舟舟这才知道这位刚才脑补了什么,不由得气笑了,但又不敢反驳他,毕竟抛开一切来讲,她还是他正经情妇呢,哪能说不喜欢他。

    想来想去,就只有换个话题了,跟沈野竞争项目那事有点糟心,她现在不想跟他讨论,能问的就只有一个了:“顾先生,你之前不是说会尽快搞定老夫人吗?搞定了没有?”

    “还得一段时间,怎么,她找你了?”顾倦书见她唇角染了红油,便伸手帮她擦掉。

    季舟舟点头:“嗯,不过没难为我,我想着她早晚会知道我出来工作的事,就干脆自己告诉了她,她不仅没说我,还夸我做得好。”

    顾倦书手一顿,眼睛眯了起来:“她夸你了?”

    “嗯呐,夸了。”季舟舟笑。

    “说吧,你又怎么编排我了?”顾倦书一脸勘破红尘的表情。

    季舟舟没想到他这次这么敏锐,干笑一声后承认:“我就是说,你跟叶倾好像关系不怎么正当,我在家防不住你,就干脆到叶倾身边来了。”

    顾倦书:“……”

    远在另一个摊子上的叶倾再次打了一个喷嚏,陆语辰哀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凉拌黄瓜:“叶导,你还说自己没病,没病的人会打喷嚏这么频繁吗?”

    叶倾:“你闭嘴。”

    这边季舟舟见顾倦书不说话,咳了一声强行解释:“你看,是你怕老夫人让你联姻,所以才装gay的,那我肯定要配合不是,褚湛跟叶倾两个人本来就跟你要好,老夫人肯定多疑,我再顺嘴一说,她一定不会怀疑你了,我也是为你好。”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不用不用,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季舟舟贱贱的笑了笑,“不过你还是赶紧解决老夫人吧,我太怕哪天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把底子透给她了。”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半晌,垂眸将杯子里的菠萝啤喝干净:“放心吧,很快了。”

    “你打算怎么做?”虽然知道自己不该问他的事,但今天的聊天氛围太好,季舟舟实在忍不住。

    顾倦书看她一眼,倒也不隐瞒:“等这次的项目拿下了,我就会清除她在公司的势力,现在万事俱备,只差项目了。”

    季舟舟:“……”得嘞,看来这位是没希望扳倒老夫人了。

    她同情的给顾倦书把杯子倒满,幽幽叹了声气:“赶紧喝吧,以后也不知道还能这么悠闲几回。”

    顾倦书:“?”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你不相信我?”

    “没有啊,我一直很相信你。”季舟舟随口敷衍。

    顾倦书眯起眼睛:“我到底给了你什么错觉,让你一直觉得我不如沈野,还动不动要因为他破产?你知道顾家在A市已经存在多少年了吗?”

    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家的男主光环啊,季舟舟叹了声气,往他嘴里塞了个圣女果:“吃吧。”

    顾倦书见她回避,喉咙里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哼,正待把圣女果咽下反驳,就听到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舟舟?”

    季舟舟和顾倦书同时看过去,只见陆语辰手里拿了个煎饼果子,正站在炒锅前准备点餐,跟季舟舟对视后,他立刻到旁边坐下,这才看清季舟舟对面的男人是谁。

    “顾先生?您怎么在这?”陆语辰惊讶。

    顾倦书立刻冷淡起来:“陪女朋友吃饭。”

    “哦,原来您女朋友也在这边工作吗?那还真是巧,”陆语辰笑着寒暄完,扭头看向季舟舟,“你光顾着拼桌,还不知道这位是谁吧,他就是叶导的好朋友,顾先生,快认识一下。”

    顾倦书:“……”

    季舟舟:“……”这位不是号称眼力见第一吗?怎么看起来一副完全没脑子的样子?

    已经饿到眼睛泛绿光的陆语辰,脑子确实有点不够用,跟老板要了杯子和冰水,喝了几口后才反应过来:“舟舟你是顾先生女朋友?!”

    季舟舟假笑:“先不管是不是吧,我跟他已经坐着同一张桌子前吃同一顿饭了,你是怎么觉得我们不认识的?”

    “没没没,我现在饿昏了头,有点转不过弯了,顾先生您别见怪。”陆语辰尴尬的笑笑。

    顾倦书慢吞吞的盯着他看,见他听到季舟舟是自己的女朋友后,没有半点异样的情绪,才算微微放下戒心。

    陆语辰收拾了一下情绪,被顾倦书看贼一样看着,也没有再流露出半分尴尬,而是吹起了他的彩虹屁:“怪不得舟舟在片场的时候总是发短信,原来是在跟顾先生联系啊,当时我看她总是红着脸偷笑,就应该猜到她有男朋友的。”

    幸亏自己当初没有追问生活助理离开一事,更没有因此疏远季舟舟,否则就这么得罪这部剧最大的金主,实在是太不划算。也难怪陈盈的戏被减得稀碎,她那个剧组男人更是直接成了坟,敢欺负他们舟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得不说陆语辰混迹娱乐圈许久,已经深谙说话的艺术,只两句话就吸引了顾倦书的注意:“你说她总是偷笑?”

    “是啊顾先生,一看就是特别喜欢您了。”陆语辰感慨。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跟个白痴一样偷笑了?就算偶尔会这样,那也是因为自己在斗嘴中赢了顾倦书,怎么被他一描述就怪怪的了。季舟舟有一万句想要吐槽,但瞄了一眼顾倦书满意的表情后决定闭嘴。

    算了吧,谁让人家是金主呢。季舟舟颇为忧愁。

    “您不知道,舟舟特别乖,平时都不跟男生单独相处,一看就属于您教的好。”陆语辰见顾倦书喜欢这个力道的马屁,立刻多拍了两下,怕季舟舟揭穿他,还特意把她也夸上了。

    顾倦书果然很满意,甚至把小龙虾往他面前推了推:“点的多,吃点吧。”

    “谢谢顾先生,您这么人好心善,怪不得舟舟喜欢您喜欢到不可自拔……”“差不多了啊,再说下去我可就要动手了。”季舟舟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陆语辰给了顾倦书一个‘看吧,我说对了,不然她干嘛害羞’的眼神,顾倦书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怕被季舟舟揍,陆语辰不说话了,专心吃自己的小龙虾,尤其是后面的牛蛙、羊肉串等一系列肉食上来后,更是顾不上跟他们说话了。

    顾倦书看着吃相凶猛的陆语辰,迟疑片刻看向季舟舟:“你们剧组的饭菜很差?”

    “没有,”怕他给自己请个厨子,季舟舟赶紧否认,“他是易胖体质,叶倾怕他形象出问题,就不准他多吃,没想到今天……喂,你这一顿下去,前几天的肥可就白减了啊。”

    “白减就白减,凭什么他们都大吃大喝,就我一个人吃拍黄瓜,”陆语辰颇为委屈,“我要不是为了蹭两口好吃的,何必这么热的天跟他们一起出去。”

    “行行行,你吃吧,但是如果胖了,不准说是跟我一起吃的。”季舟舟提前警告。

    陆语辰本来想跟她纠缠两句,但感觉到旁边那道幽幽的视线,立刻点头答应了,顺便向顾倦书虚心求教:“我是不是太打扰你们了,要不要端着盘子去门口蹲着吃?”

    顾倦书刚要点头,季舟舟就打断了他:“够了啊,陆语辰你现在大小也是常驻热搜,能不能有点大明星的意识?”

    “我刚杀青就来这个剧组了,连生日会都没办,你让我怎么有大明星的意识?”陆语辰苦着脸看手里的小龙虾,“我现在连小龙虾都不敢多吃,算什么大明星。”

    “大明星都不会敞开肚皮吃的谢谢。”季舟舟无语。

    陆语辰斜了她一眼:“你真扫兴。”说完就一手端着羊肉串,一手端着小龙虾,跑到另一边的角落里蹲下吃了。

    季舟舟没想到他还真这么干了,刚要去阻止他,就被顾倦书拦了下来。

    “我得告诉他一声,不能让他破坏人设。”季舟舟叹气,她怕剧还没出来,男主就成了谐星,到时候可就不大好了。

    顾倦书不慌不忙的开口:“放心吧,他现在看起来像个饿了八天的乞丐,不会有人来拍他的。”

    季舟舟:“……”盯着陆语辰的吃相看了半天,竟然被顾倦书说服了。

    季舟舟本来还想吃完饭带顾倦书在影视城溜达溜达,但看到他眼底的黑青后,知道他最近都没能好好休息,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回酒店,正好陆语辰也吃完了,于是三个人一起往酒店走。

    陆语辰怕顾倦书觉得自己是电灯泡,于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花式拍马屁,偏偏顾倦书还挺受用,渐渐两个人走在了前面,季舟舟却落在了后面。

    她看着前方人高马大的两个背影,心里感慨一声,这哪还用自己刻意帮忙造势啊,就他们现在这个姿态,随便拍两张发给老夫人,老夫人都不信不行。

    正在季舟舟脑洞满天飞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有人惊喜的叫了一声:“顾先生?”

    季舟舟脑壳立刻痛了起来,这位前段时间还在诬赖自己偷东西,自己就是想不认出她的声音都不行。

    顾倦书和陆语辰并排走,把后面的季舟舟挡了个严严实实,因此陈盈没有看到她。此时的陈盈看到顾倦书很是惊喜,她的戏份被砍得一塌糊涂,老头子又完全无能为力,她需要一个更大的靠山。

    而眼前的顾先生,出身神秘且多金,相貌还是一等一的好,最关键的是,他还是这部剧的投资人,自己想要把原先的戏份拿回来,就只能靠他了。

    “顾先生,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好久不见啊,上次都没能好好跟你打招呼,这次可要给我机会好好招待您。”陈盈热情的挺了挺胸。

    旁边的陆语辰仿佛没看出她的暗示,玩笑一般说道:“陈盈妹妹对顾先生这么热情,却把我当空气,我可是会伤心的啊。”

    “看你说的,我请顾先生吃饭的时候,当然也不能少了你啊。”陈盈捂嘴娇笑,看顾倦书和陆语辰刚才说话的样子,他们两个应该很熟悉,叫上陆语辰,说不定还能帮自己美言两句。

    陆语辰虽然也是为了资源费心钻营,但也至少是有底线的,对于这种为了上位就傍这个傍那个的很是不屑,但也从未在脸上表现出来过。比如此刻,虽然他很想翻白眼,但还是配合的笑了起来。

    陈盈见他不接话,心里有些着急,正要再说什么,顾倦书身后传来懒洋洋的声音:“陈小姐如果很想请吃饭的话,那顾先生说什么也得给几分薄面才是,只是我家顾先生脸皮薄,向来不和其他女人单独吃饭,您要是想请他,我也只能凑合着跟过去了,您觉得呢?”

    陈盈听到季舟舟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后瞬间想起她和顾倦书的关系,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两声,面上却不显山露水:“当然欢迎了,舟舟再能吃,也吃不垮我不是?”

    季舟舟默默嗤了一声,心想我和你有那么熟吗?就连舟舟都叫上了,为了傍上顾倦书真是做什么都可以了。正当她要开口回绝时,顾倦书突然开口了:“我不要。”

    季舟舟:“嗯?”

    顾倦书沉默片刻,抓住了季舟舟的手指:“她就是上次要占我便宜的肥婆。”

    季舟舟:“……”

    肥婆?陆语辰默默看向陈盈,不得不说这位的身材特别好,腰细腿长的,唯一多出几两肉的位置就是……嗯,原来顾先生把这种丰满称为肥,看来有钱人的审美还真是苛刻呢。

    陈盈听到肥婆两个字,脸都要绿了,偏偏碍于顾倦书的身份,不敢对他破口大骂。正当气氛趋于紧绷时,叶倾的声音突然插进来:“陆语辰!你是不是又吃东西了?!”

    “我没有!”陆语辰吓一跳,第一时间否认。

    叶倾恼怒的冲过来抓住他的衣领:“一身的油,还说自己没吃?!”

    陆语辰低头一看,自己的短袖上全是油斑,真是……不打自招啊!

    趁他们鸡飞狗跳时,季舟舟趁机拉着顾倦书溜了,叶倾教训完陆语辰,本来想去找顾倦书玩,被陆语辰一把拉住:“叶导,人家小两口刚见面,正是干柴烈火老房子的时候,你现在跑去找顾先生不太合适吧?”

    叶倾一想也是,但自己回去也没什么事,干脆重新揪着陆语辰再骂一顿。

    陆语辰:“……”还不如让他去破坏小两口的约会呢。

    季舟舟把顾倦书拉到房间后把门关上:“不是说肥婆是跑到家里占便宜吗?难道陈盈去咱家了?”

    “没有,我那天撒谎了,”顾倦书被她的‘咱家’两个字取悦,决定实话实说,“我当时去跟你们剧组吃自助餐了,早知道你会来这里工作,肯定要带着你。”

    他回答得太真诚,季舟舟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咳了一声才想起来问:“你今天还回去吗?”

    “不回了,明天一早回。”

    季舟舟点了点头:“那行吧,你今天晚上就住我房间,我去隔壁。”

    “隔壁不是你们编剧的房间?”顾倦书表示对她的工作安排一清二楚。

    季舟舟卡了一下壳,半晌才故作无事:“啊,她今天临时出去一趟,晚上那边没人,我去她房间睡就好。”

    “这么巧?”

    顾倦书本是随口一问,季舟舟却心里一惊:“巧什么巧,不算巧了,她前几天就想好今天要出门的,是你来得巧,跟人家没关系。”

    “这么紧张干什么?”顾倦书扫了她一眼。

    季舟舟顿了一下,故作无事的坐在床上:“谁紧张了,我就是……随便说说。”

    “就算人家只回去一天,也不是你跑去睡她床的理由,今晚跟我睡,不准去别的地方。”他从城北跑到城南,不是为了跟她分居两间房的。

    他这句‘跟我睡’,如果是之前的话,季舟舟一定会紧张万分,然而现在只剩下淡定了,没怎么犹豫就点头同意,接着从柜子里拿出备用的被子铺在地上,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顾倦书没有勉强她,去洗个澡后躺在了她的床上,舒服的叹了声气。她离开家的这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她的房间里,导致她的味道越来越淡,最后什么都闻不到了。

    而这里,却是十分清晰的香味。

    季舟舟已经去洗澡了,所以错过了他变态一样的表情,等回来的时候顾倦书已经睡着。季舟舟颇为意外,还以为他在装睡骗自己,于是过去捏了捏他的脸,又拍了拍他的脑门,这才确定他已经睡了。

    季舟舟半趴在床上,看着他眼底劳累的证明,半晌深深叹了声气。逃不过啊,即便他这么努力,最后还是要被沈野抢走项目,而且听他今天话里的意思,没有了这个项目,他连老夫人都没办法扳倒。

    仔细算算,项目开标好像也就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距离沈野上位还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半个月后,顾倦书便不再是唯一的天之骄子,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这位千尊万贵的大少爷即将一步一步的走下坡路。

    一想到这位到时候狼狈的样子,季舟舟心口就跟堵了一块棉花一样,不疼,但却闷得慌。

    季舟舟叹息着关了灯,在地铺上心事重重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顾倦书的闹钟只响了一声就被他按掉,下意识的看向地上的人,见她还是睡得死沉后,这才闭上眼睛假寐,不多会儿再睁开眼睛,眼底已经是一片清明。

    怕打扰季舟舟睡觉,顾倦书从洗漱到穿衣服都是轻手轻脚的,用了比平时多一半的时间才能出门,刚往楼下走了几步就遇见了陈盈。

    “顾先生。”陈盈笑着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大厅里等着。

    顾倦书依然像之前那样无视她,只是这次没有了其他人做掩护,显得额外不留情面。他目不斜视的从身边经过后,陈盈的脸瞬间火辣辣的,不甘心的追了上去:“我到底哪里不好,让顾先生这么无视?”

    顾倦书懒得理她,陈盈咬牙:“顾先生看起来好像很喜欢季舟舟,只是您可能不知道她在剧组干了什么吧,如果知道了,相信是个男人都不会接受。”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顾卷根本看不上她,可她又不甘心那个季舟舟什么都有,还让自己变得这么惨,干脆来个鱼死网破。

    顾倦书闻言脚步顿了一下,陈盈眼睛一亮:“您还不知道吧,她跟导演有一腿,导演可是护她护得很,一看就知道是剧组夫妻那种关系,而且她和陆语辰也不清不楚的,总是钻化妆间,一钻就是一个小时,剧组里的人都知道,您要是不信可以去打听。”

    “我也不是非要傍上您,只是替您感到不值,她季舟舟为人放荡,您却把她当个……”

    “是啊,我把她当宝,”顾倦书打断她的话,“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会包容她。”

    陈盈傻眼:“啊?”

    “不管她外面找多少个男人,我都不会生气,只要她过得开心就好”顾倦书慢吞吞的看她一眼,眼底满是对她的不屑,“哪怕她找很多男人,哪怕践踏我的真心,我也愿意上赶着,给她钱花,你是不是很气?”

    陈盈:“……”

    作者有话要说:  陈盈:卧槽,好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