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0 章
    “解释啊。”顾倦书抱臂, 微微眯起眼睛, 妥妥的一个奸商。

    季舟舟眨了眨眼,半晌无辜的歪头:“什么植入广告?我刚才没有说话啊,对了, 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应该在家吗?”

    顾倦书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不打算就此揭过, 季舟舟尴尬一笑, 迅速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说过, 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顾倦书嗤了一声,朝她伸出手:“拉我起来。”

    季舟舟一顿, 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不算账了?”

    “命都是你的, 还跟你算什么账, ”顾倦书懒洋洋的说完,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就话锋一转,“不过肥水不能流到外人田了,叶倾那一份, 我得让财务过来找他谈谈话。”

    “那你能不能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就说是自己看电视的时候发现的?”季舟舟真诚求问。

    顾倦书斜她一眼, 动了动自己一直伸着的手, 季舟舟忙抓住他的手,起身后使劲往后拉,顾倦书借助她的手才算站了起来。季舟舟等他站好就刷卡进屋, 等他进来后还在殷切的看着他。

    顾倦书这才勉强同意:“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您说。”季舟舟狗腿的请他去沙发上坐下。

    等两个人并排坐好后,顾倦书才缓缓开口:“别给编剧当助理了,来给我当助理,我们一起上下班怎么样?”

    “……我想了一下,是我出卖了叶倾,应该跟他道歉,等待会儿开工我就去说对不起。”季舟舟立刻回答他的问题。

    顾倦书略为不满:“这里太忙了。”都没时间回复他的消息了。

    季舟舟咧嘴一笑:“我喜欢忙一点,比较充实。”

    顾倦书皱眉看向她,两个人对视一瞬,他便知道她还是想留下,最终只能叹了声气:“这里有什么好的?”

    “工资高又自由,很舒服了。”季舟舟知道他这是熄了那份心思,便立刻服软。

    顾倦书不置可否,只是半晌说了一句:“再舒服也只准这一次,等这部剧拍完,就不准再进剧组。”

    “好的。”季舟舟立刻答应,心想等到下一次进组,她也不在A市了,谁能管得了她。

    顾倦书见她听话,表情这才缓和了些,眼底的疲态尽显,他揉了揉眼睛,倚在沙发上休息。

    季舟舟看着他这副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凌晨才出去溜达,那个时候还没看到他,他来得只会更晚些。

    果然,顾倦书闭着眼睛回答:“之前一直在等项目结果,四点左右到的吧,我没仔细看。”

    见她没在酒店,本来想去找她的,可是那一刻突然心情很复杂,有些事想问又不想问,怕问不出答案,怕问出不想要的答案,所以就选择了最逃避的方式,守在门口安静的等。

    没想到这段时间实在太累了,饶是他心事重重,最后也没抵挡过睡意,守在她的门口沉沉睡去,一直到她的脚步声出现在耳边,他才倏然醒来。

    经他这么一提醒,季舟舟这才想起刚才聊天的重点是什么:“你的项目拿到了?”

    “嗯……”如果没有沈野,顾倦书这会儿估计还算开心,但此时提起这件事,他的好心情瞬间少了一半。

    他遮掩得很好,季舟舟并未看出他的情绪,想了一下后又问:“既然拿到了,那就回去休息啊,又大老远的跑过来干嘛?”

    顾倦书睁开眼睛,目光沉沉的看向她:“你觉得,我来找你的理由是什么?”

    “……总不会是要跟我分享喜悦吧,”季舟舟想起了什么,声音都跟着干巴巴的起来,“那什么,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沈野的报价了?”

    “嗯,比我之前的报价高了百分之一,比你建议的报价低了百分之一。”隐瞒这个也没有意义,顾倦书干脆实话实说。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那你是怎么想的?”

    “嗯?”顾倦书困极,一时没听清她的问题。

    季舟舟被他的反应吓得一颤,忙叭叭的解释:“我、我跟沈野不是一伙的,你要相信我啊,否则我也不会帮你了。”但是报价上的巧合,她还真没办法解释,总不能说她跟沈野都有他没有的金手指吧。

    顾倦书顿了一下,知道她这会儿在慌什么了,只是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过她,为了套到更多的话,他还是选择不动声色:“可是在正常人眼里,你能这么准确的知道他的报价,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吧,就算现在不是一伙的,那之前肯定也是,至少他能把报价告诉你,证明他很信任你。”

    “他、他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知道的。”季舟舟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当初是自己主动想帮顾倦书的,但被他这么咄咄逼人,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她不该多管闲事的,只要保证自己在这本书里是安全的不就行了嘛,干嘛还要多此一举。

    顾倦书见她松口,眉头微微挑起:“你为什么会知道?”

    “……”季舟舟深吸一口气,勉强笑道,“我之前无意间见过他一次,刚好他在跟自己员工打电话,所以就知道了。”

    顾倦书闻言面色沉了下来,半晌才捏住她的脸,声音里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小混蛋,不想说实话就算了,还编这种蠢到极点的瞎话。”

    “……真的,你要相信我,当然沈野可能为了挑拨咱们,会不承认这件事,你还是别去找他对质了。”哪怕知道这话很瞎,季舟舟还是坚强的说完了,至于顾倦书信不信那是他的事,反正他也找不到任何她跟沈野联系过的证据。

    顾倦书斜了她一眼,沉默许久还是没有再追问,季舟舟松了口气,拉着他的袖子晃了晃:“我都帮你这么大的忙了,你怎么还在审我,一点奖励都没有,那我下次就不帮你了。”

    顾倦书默默盯着她看,盯得她快要松手时,突然缓缓开口:“这次项目顾家拿到的钱,都给你。”

    季舟舟眼皮一跳:“有多少?”

    顾倦书想了一下,在她耳边说了个数字,季舟舟呆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等她反应过来时,顾倦书已经去浴室洗澡了。

    季舟舟盯着浴室的门看了很久,并没有像之前收钱后一样欣喜,反而隐隐觉得不太妙——

    可不就是不妙吗,他之前给的那些钱,基于他的身家来说都是小意思,她只当这个金主大方,可想想这一次的数额,简直是顾倦书的所有家底。

    有人会对一个情妇大方到这种地步吗?最夸张的是这个情妇他并没有男女之情。

    难道是在试探她、或者是想利用她做些什么?毕竟她这次说出的报价实在太悬乎,她给的理由又特别蠢,所以他还在怀疑她跟沈野的关系。

    一想到这种可能,季舟舟就有些要疯,如果顾倦书这么认定了,那沈野以后如果在生意上竞争过他,他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在通风报信?而最重要的是,沈野有男主光环,顾倦书不可能一直赢他,只要输了,账就会记在她身上,日复一日之后,顾倦书爆发,她还是会和原女主一样的下场。

    想到这里,季舟舟才算知道自己有多冒失,而其实还想到了一种可能,但那种可能比顾倦书怀疑她还要可怕,她根本不敢往那个方向想。

    顾倦书湿漉漉的从浴室出来,季舟舟才算勉强拉回思绪,看到他没有擦的头发后,拿了毛巾帮他擦。

    顾倦书弯腰配合,等她擦完吹干后才起身,四下看了一圈,目光定在她的床上,眼神微微迟疑起来。

    季舟舟无语:“去睡吧,刚换的床单被罩。”

    “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顾倦书毫不犹豫的往床边走,拖鞋一脱就躺在了床上,把染了季舟舟香味的被子盖到胸口,乖乖的闭上眼睛,“你也没怎么睡吧,今天请假吧,多休息一下。”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心里很是清楚,顾倦书虽然有心机,可是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把心机用在她身上过,所以她刚才的一切猜忌,都完全是小人之心。

    但小人之心就小人之心吧,哪怕这么想,她也不愿意往另外一个方向想,那样就实在太恐怖了。

    季舟舟心神不宁的打了个哈欠,跟叶倾请假后以防万一,也用周四季的身份请了个假,说是去医院了。等叶倾批准,她这才在沙发上躺下,一夜没睡的她瞬间陷入沉沉的睡眠。

    等到她睡熟后,顾倦书睁开眼睛,到沙发前盯着她看了会儿,这才把人抱起来回到床上,从始至终季舟舟就没有醒来过。

    看着小姑娘总算被自己抱在怀里,顾倦书的眉眼才算真正放松,伸手捏住她的嘴,强调一般呢喃一句:“我的。”

    ……

    两个人都已经累极,这一觉直接睡到了黄昏时分,还是饿得受不了了,才算勉强醒来。

    季舟舟睡得头有些疼,哼唧两声后,感觉到一股适当的力量在帮她按摩太阳穴,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半晌才想起来睁眼。

    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英俊的大脸出现在面前,而大脸上那双英气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季舟舟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猛地坐起后惊恐的看着他:“你怎么、我怎么会在床上?”

    “你自己来的,说沙发不舒服。”顾倦书淡定的看她一眼。

    季舟舟下意识否认:“不可能,我又不是没睡过,而且我不梦游。”

    “梦游是睡着了的事,睡着了你还能知道什么?”顾倦书有条理的反驳,见她还是不信,想了一下补充一句,“不然还会是哪种可能,我把你抱上来的?”

    如果是之前,季舟舟肯定说不可能,但一想他连全部家当都要交给她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于是罕见的没有反驳。

    迟迟没等来她跟自己顶嘴,顾倦书顿了一下,这才看向她,见到她眼底的戒备后蹙眉:“你这是什么反应?”难道她不想让自己抱着睡?

    “……我还在怀疑你的人品中,请勿打扰。”季舟舟迅速将自己的真实想法隐藏起来,像平时一样跟他斗嘴。

    顾倦书这才放缓脸色,慢吞吞的从床上下来:“一个跟导演合伙昧投资人钱的人,就不要说人品这两个字了。”

    “……”好烦哦,他怎么还记着。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商量好出去吃后就一起出门了,一出酒店门口正好遇见刚收工的一群人。

    顾倦书走得慢,季舟舟先一步出门,迎面走来的陆语辰没看到顾倦书,一看到季舟舟就忍不住大呼小叫:“你今天怎么没去!仗着自己工作轻松就旷工,也太没品了吧!”

    “得了吧陆大明星,你之前一连休息两天怎么不说。”季舟舟斜他一眼。

    陆语辰不服气:“这怎么能一样,我不休息的时候又是跳水又是大夜戏的,你从头到尾都闲得要死,整个都在剧组养老,还好意思说我?”

    季舟舟得意的挑眉:“那没办法,周四季老师剧本写得太好,叶导哪哪都满意,就是不让我来回传话改本子,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那就要接受来自陆演员的嫉妒,等我接不到戏了我也这么干……顾先生?”陆语辰本来还想打嘴炮,一抬头看到出现在季舟舟身后的顾倦书,忙把嘴给闭上了。通过他前几次的观察,这位顾先生可是有点醋坛子体质啊。

    季舟舟一回头,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一想到自己刚才跟陆语辰说了什么,想死的心都有了。

    顾倦书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工作这么轻松。”

    “……其实也是分时间的,偶尔就特别忙,忙得连手机都没办法玩。”季舟舟坚强的维持自己之前的谎话。

    顾倦书:“呵。”

    “那个,你们聊,我就先回去了,减肥的人得好好休息才行。”陆语辰意识到他们之间的不对劲,立刻朝酒店里面跑,完全不顾季舟舟的死活。

    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后,季舟舟立刻望天:“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去吃红烧肉吧……”

    她说完扭头就走,却被顾倦书抓住了命运的后脖颈,直接拽回到怀里,贴着他的胸膛站在酒店门口。

    正是晚饭时间,来来往往都是人,两个不是明星却容貌漂亮的年轻人,还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的。季舟舟干咳一声:“顾先生,你听我解释……”

    “哟,倦书来了啊,怪不得舟舟今天要请假。”前方传来叶倾看热闹的声音。

    季舟舟立刻指着他:“都是他,最爱指挥我帮别人做事,虽然我的本职工作很清闲,但是在别的工作上浪费太多时间了,所以才没能及时回你消息的。”

    叶倾被她一指,本来是很懵逼的,但一听到最后一句,瞬间明白她的意思了,忙跑过来解围:“对对对,剧组的人员紧张,所以我偶尔就指挥她做点事,这件事也是我的疏忽,以后尽量不让她做了。”

    季舟舟也跟着附和,顾倦书看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轻哼一声松开季舟舟:“这次算你过关了。”

    季舟舟瞬间松了口气,跟叶倾对视一眼,忙转移话题:“我都快饿死了,赶紧去吃饭吧,叶倾一起去吗?”

    “好啊,我也快饿死了,一起吧。”叶倾立刻答应。

    于是本来的两人行就变成了三人行,季舟舟从顾倦书这次出现开始,就经历了几次内心修罗场,现在能不说话就不想说话,免得再被顾倦书抓住小辫子。

    可叶倾不知道她的想法,见这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不甘寂寞的扯起话头:“倦书今天几点来的?早上我没看见你啊。”

    “凌晨的时候过来的。”

    叶倾挑眉,打趣的问:“专程来看舟舟的?”

    顾倦书看了季舟舟一眼没有说话,但答案显而易见,季舟舟慌了一瞬,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叶倾看着这两个人之间暗流涌动,猥琐的嘿嘿两声:“那你们是现在才出房门?”

    “嗯。”顾倦书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随口敷衍他一句。

    叶倾更兴奋了,啪的拍了顾倦书一下:“可以啊大兄弟,没想到你体力这么好,所以还是得晚点开荤,像褚湛那种很早就带小姑娘开房的,肯定早就不行了。”

    季舟舟这会儿心里本来就在打鼓,听到叶倾开这种暧昧的玩笑,立刻瞪了他一眼制止:“你想什么呢,我跟顾先生是很纯洁的关系。”

    “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吗?”叶倾嘿嘿的笑。

    季舟舟镇定:“纯洁得什么都没有的关系,叶导,请不要开这种低俗的玩笑,对顾先生的名声不太好。”

    叶倾难得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因此被噎了一下,半晌都没反应过来。等到了饭店,季舟舟去点餐、他和顾倦书坐在包厢里等时,他才猛地一拍大腿:“倦书,你跟舟舟现在还什么都没发生吗?”

    “急什么?”顾倦书很淡定。

    叶倾再次被噎,半晌还是不可置信:“不是,你们都是睡一个屋的阶段了,竟然还什么都没发生,你说我急什么……你不是有病吧?”

    顾倦书斜了他一眼,继续帮季舟舟洗碗筷。

    叶倾脑补了一下,顿时一个哆嗦:“难怪你这么多年都没交过女朋友,原来是身体不行,这件事舟舟知道吗?算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难得她没抱怨过什么,你这病还有得治吗?可千万别讳疾忌医啊!”

    “好吵。”顾倦书不紧不慢的吐出两个字。

    叶倾不敢说话了,顾倦书拿了纸巾,垂眸擦桌子:“奶奶那边,我过段时间才要收尾,等一切都结束了,有些事再做也不迟。”

    “……就谈个恋爱上个床,你还想这么远呢?”他这么一说叶倾就明白了,合着是怕顾家那位老夫人给舟舟气受,所以才一直不肯动她……可这也不对啊,“这事跟老夫人没什么关系吧,你们就算该做的都做了,老夫人也不会知道不是?”

    顾倦书的手一停,眼底一抹温柔一闪而逝:“我知道,但奶奶只要还惦记着给我塞人,哪怕只是惦记,她到时候也会不高兴,不如把一切障碍都扫清了再说。”

    混迹了这么久的母婴论坛,他也明白很多女性视角的想法,在这种大环境中,很多女孩子很是看重最后一步,一旦他和季舟舟完成了,那季舟舟可能某些事的想法就会变,比如之前并不在意他有没有别的女人,之后就会对他有强烈的占有欲。

    所以他要等奶奶彻底放弃给他塞人的想法后,再完全占有她的人,免得她会觉得委屈。

    叶倾还是不解,顾倦书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跟唯二的好友说了。叶倾听了几次都欲言又止,半晌才吭哧问道:“你说之前老夫人要给你订婚时,舟舟没有不高兴吗?”

    “嗯,”顾倦书目光温热,“我上次跟她聊天,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她还以为是别人,真是够蠢的。”

    嘴上说着蠢,可心里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反而觉得迟钝得可爱。等以后彻底在一起后,就不能开这种玩笑了,因为她肯定会不高兴,而且可能没有安全感。他的人当然什么都要有,包括安全感。

    叶倾顿了顿,想说只要男女双方确定了关系,哪怕连手都没牵过,占有欲也是存在的,根本不可能一点不高兴也没有。而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叶倾也能看得出来,季舟舟不是会把委屈藏在心里的人,她表现得不委屈,那就是真的不委屈。

    ……可这还是正常的恋爱中的人吗?

    正当叶倾想不通的时候,季舟舟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盘凉拌菜:“今天好多人啊,先凑合吃吧,剩下那些估计得很久才好。”

    她说完,就坐到了顾倦书身边,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顾倦书礼尚往来的给她倒饮料。叶倾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三个人一起吃完饭,从饭店出来外面已经天黑了,叶倾慢他们一步走在后面,低头给褚湛发短信: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女朋友很爱你,哪哪都对你特别好,但就是不吃醋,哪怕你说自己喜欢上别人了,她还能很淡定的跟你在一起,而且不吃醋?

    一条短信里,他提了几次不吃醋,显然重点就是这个。

    褚湛似乎在拍戏,他快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才收到回信:你这个朋友,该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叶倾:……少废话,快说。

    褚湛:爱情的一对一模式就是因为占有欲才产生的,可能你做得好了女朋友不会吃醋,但绝对不可能你干什么她都不吃,除非她不爱你。

    叶倾看到最后四个字,心都凉了半截,但想了想还是不死心:那就不能没有例外?

    褚湛:你能给我找个例外出来?还很爱你而且不在意你喜欢别人,这不就是养儿子吗,跟谈恋爱有什么关系,都跟你说少看后宫文了。

    叶倾:关我屁事,关你屁事。

    看一眼前面聊天的两个人,叶倾心烦的关了手机,拒绝再想这件事。反正倦书和舟舟都是好人,两个好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可操心的。这么想着,他彻底不操心了。

    顾倦书跟季舟舟在酒店住了两天,这两天跟着她一起去片场,看到工作状态的季舟舟很是新奇,仿佛认识了一个崭新的人。在一次季舟舟记笔记的时候,他忍不住偷拍一张给周长军发过去,配文:是不是很职业,一直待在家里确实太埋没人才。

    周长军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处理招标后的其他问题,看到这张图后面无表情的拍了一张自己的桌面,然后给顾倦书发过去:先生,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被这堆工作熬死了,到时候记得让舟舟来顶我的位置,千万不要埋没人才。

    这条短信发过来的时候,季舟舟正帮顾倦书的手机贴膜,看到后立刻催促顾倦书赶紧回去,别让周长军英年早逝了。

    顾倦书还想跟她多待几天,只是他在这里待得越久,季舟舟心里就越是不安,之前只是偶尔冒出的想法就出现得越来越多,简直到了让她变成惊弓之鸟的地步。她现在只想把顾倦书送走,然后一天一天的熬日子,等尾款拿到就赶紧撤。

    “我不走。”顾倦书不愿意走的想法很强烈。

    季舟舟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也舍不得你。”

    顾倦书心软了:“那我就留下来。”

    “……还是别了,周叔叔一个人太可怜了,你就回去吧,”季舟舟停顿一下,再接再厉,“等过几天我有时间了,就去公司找你好不好,我给你送冰沙。”

    顾倦书一想到她去探班,就有些心动了,季舟舟忙再三承诺:“我到时候只给你自己带,那么热的天,别人一定很羡慕你。”

    “……好。”顾倦书忽略了写字楼里夏天需要穿长袖才行的中央空调,为了等所有人都羡慕的冰沙,只好乖乖答应回去。

    季舟舟松了口气,面上更是不舍:“那你路上慢点,之后的话没事就别往这边跑了,天气太热,我心疼你,别让我难受好不好?”她在编瞎话时,也忽略了车里有空调的事。

    顾倦书却很是受用,坐上车后还不忘叮嘱:“记得按时回我消息。”

    “好的。”季舟舟笑眯眯的答应,只要他肯走,把距离拉开以后,她有的是让聊天快速终结的方法。

    叶倾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季舟舟顶着大太阳站在顾倦书车门前说话,心想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算爱呢,自己真是多想了。

    季舟舟感觉自己都要被晒成人干了,心里越来越急,只好加重感情的释放,等她眼泪都要出来的时候,顾倦书总算意识到自己该走了,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他一走,季舟舟彻底松了口气,一回头叶倾就递上纸巾,慈父一般看着自己:“你说你们,都这么久了,还好得跟一个人一样,别太难受了,不然倦书也会……”

    “舟舟!不是说好去KTV吗?你快点行不行!这么多人都等着你呢!”远处传来陆语辰的催促声。

    季舟舟开心的朝他跑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家久等了嘿嘿……”

    还拿着纸巾的叶倾风中凌乱,觉得自己有时候过于愚蠢。所以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还是会骗人的老虎!

    在季舟舟跟人去KTV浪的时候,顾倦书突然发现自己手机充电器忘带了,正好有些不放心季舟舟,担心自己走后她会哭,于是立刻掉头回去了。

    他不该在这里陪她这么久的,让她有了依赖心,结果分开的时候总忍不住哭鼻子。顾倦书愉悦的敲着方向盘,决定她这么粘人,自己这段时间还是稍微晾她一下好,不然以后她一直这么粘他,他没办法工作了怎么办。

    思索了一路的顾倦书回到酒店,看到叶倾正往外走,季舟舟已经不见踪影了,他从车上下来问:“舟舟呢?”

    正准备跟着去KTV浪的叶倾,看到顾倦书后吓了一跳,语言都跟着混乱起来:“你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还不能回来?”顾倦书奇怪的看他一眼,“舟舟呢?”

    “去唱……回屋睡觉,不对,去其他片场观摩学习了……我也不知道。”叶倾本能的想帮季舟舟遮掩,遮了一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这个必要,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他不小心就把自己栓成了季舟舟绳上的蚂蚱。

    ……早知道就不接受诱惑、非要去KTV练摊了!

    “说实话。”顾倦书眼睛一眯,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叶倾正在吭吧,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本来想挂断,却听到顾倦书幽幽开口:“记得开免提。”

    叶倾硬着头皮点开,里面立刻传来震耳的伴奏声,而比伴奏更突出的,是季舟舟的激情演唱:“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顾倦书:“……”

    叶倾绝望:“……”一起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偶尔就想有那么一次,能干坏事不被抓住(在线卑微)

    下章舟舟确认倦崽心意,她总算知道倦崽喜欢她了!然后着手跑路(有点怕舟舟被骂渣,所以强调一下,爱情骗子才是渣,舟舟这是真心实意的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