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2 章
    季舟舟本来打算直接收拾东西走人的, 可是又觉得周四季和她同时消失, 定然会引起怀疑。而且剧组可以少一个季舟舟,但绝对不能少了周四季,所以思来想去的, 最终还是决定让‘季舟舟’单独辞职, 自己则以周四季的身份留下。

    这么计划好了,季舟舟就开始着手准备离开的事宜, 首先是为了降低顾倦书的被欺骗感, 她想了一下后,把他这段时间给自己的东西都打包好放在家里, 到时候不打算带走一件。

    至于他给的那张卡,季舟舟算了一下自己花的钱后, 力所能及的往里面转了些钱, 加上他买的东西自己没拿, 算起来也就差不多了。利益上的事情处理完毕,接下来就是逃跑路线了。

    季舟舟买了张机票,是她之前选定地方的相反方向,虽然不打算坐, 但也算是虚晃一枪。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 季舟舟开始做铺垫了, 先是以周四季的身份去了片场两次, 营造出自己身体逐渐好转的样子,再用季舟舟的身份再三请假,仿佛越来越不适应剧组的生活。

    又是一次请假, 刚好赶上叶倾的拍摄空隙,这次没让她立刻走,而是把她带到了小房间里:“你最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点不舒服。”季舟舟心虚的别开眼。

    叶倾皱眉:“去医院了没?”

    “……去了。”

    “倦书呢?他知道吗?”

    季舟舟咳了一声,尴尬一笑:“他最近太忙,我没敢跟他说。”

    叶倾理解的点了点头:“那你回去休息吧,多休息两天,没必要次次跑过来请假。”

    “好。”季舟舟点了点头,立刻转身跑了。

    她一离开,叶倾就给顾倦书发了短信,告诉他季舟舟不舒服的事,等发完短信叹了声气,感觉自己像帮朋友带孩子的人,孩子没带好虽然心虚,但还是得尽快通知监护人。

    季舟舟不知道叶倾出卖她的事,回到房间就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等这两天‘周四季’身体经历完越来越好的过渡后,自己就让季舟舟这个身份消失在A市。

    等把衣服什么的都收拾好,已经到了中午时间,季舟舟一点胃口也无,干脆躺在床上睡觉,没有要出去吃饭的意思。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时,突然听到了敲门声,她烦躁的翻了个身,无奈之下还是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入眼就是对方的黑色衬衫,季舟舟顿了一下,抬头看到是谁后怔住。

    “是你?”季舟舟面色古怪起来。

    沈野死死掐住手心,才没让疼到发溃的想念流露出半分,他几个不明显的呼吸后,才勉强露出一点笑容:“舟舟,我来看看你。”

    从那天招标结束,他就疯了一样想来见她,可是他却不敢,懦夫一样缩在角落里,只能靠买通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得到她的一点消息。如果不是她一连病了几天,他也不会忍不住来找她。

    季舟舟一脸莫名:“你来看我干嘛?”

    “你不是不舒服吗?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沈野轻声哄着。

    季舟舟却不领情,顿了一下后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我不舒服的事?你一直在偷窥我?”

    “没有没有,只是我一个朋友也在剧组工作,恰好知道你这两天总是请假,所以我才知道的。”怕她厌恶自己,沈野有些着急的解释。

    季舟舟却不怎么相信他的话,斜了他一眼后挑眉:“医院我已经去过了,没什么大毛病,你也看过我了,是不是该走了?”

    沈野抿唇,半晌点了点头,眼底终于有一丝眷恋流露出来:“好,那你记得好好休息。”

    他说完深深的看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季舟舟有些惊讶他这回这么利索,呆在原地站了片刻后才转身回房,回去躺下后半天没睡着,想了半天都没想通沈野是干嘛来了。

    简直有病。季舟舟哼了一声,抱着枕头继续睡,这回快要睡着时,门口再次传来敲门声,她的火气蹭的上来了,跳下床赤着脚朝门口走去,一边开门一边不耐烦:“你有完没完啊,还不赶紧给我……”

    在看清外面站的是谁后,季舟舟不耐烦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点点心虚。

    顾倦书慢吞吞的盯着她:“刚才谁来过?”

    “一个同事,让我去片场呢,我不想去。”季舟舟一边撒谎敷衍,一边转身朝屋里走,到屋里后转身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秒顾倦书的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季舟舟整个都僵住不动了。顾倦书摸了一会儿,眼底闪过淡淡的困惑:“没发烧。”

    “本来就没发烧,谢谢。”季舟舟镇定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微凉的手心。

    顾倦书同她坐下:“叶倾说你不舒服,去医院了吗?”

    “没有,我只是浑身犯懒,不想去片场,所以才找理由请假的。”季舟舟半真半假的解释。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半晌,确定她气色还算可以,这才稍微放下心,看了眼时间开口:“一起去吃饭吧。”

    “我不饿,想睡觉。”季舟舟立刻拒绝。

    顾倦书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那我也不吃了,一起睡吧。”

    “……”

    在跟顾倦书一起吃饭还是跟他睡觉之间,季舟舟选择了一起去吃饭,只是天气太热,她的胃口不太好,吃了一点后就放下了筷子,坐在旁边看着顾倦书吃。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半晌夹了一块凉拌木耳递到她嘴边:“吃一口。”

    “……我吃饱了。”季舟舟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一下,对他的东西避之不及。

    顾倦书看到她眼底的惊恐,指尖微微动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啊,”季舟舟镇定一下,警告自己不要这么没出息,他还没发现什么,自己就先把马脚露出来了。这么想着,她给顾倦书夹了块土豆,“你多吃点,等下还得回公司呢。”

    顾倦书这才继续吃饭,吃了会儿后开口:“我今天不回去。”

    “……嗯?”

    “不回去了,反正也没什么事。”顾倦书不紧不慢的说。

    季舟舟想把他劝走,但可能是做贼心虚,再没有之前把人骗走时那么坦然,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也行,来回跑挺累的,今天就留下吧。”既然他对自己一直没有出格的想法,那想必也不会在这几天做什么。

    顾倦书应了一声,埋头吃自己的饭,季舟舟看着他难得顺毛的样子,忍不住手痒痒给夹菜,于是一个投喂一个吃,速度都快了起来。

    餐厅角落里,沈野死死盯着这和谐的一幕,眼底几乎要恨出血来,但他没有轻举妄动,直到他们两个离开都没做什么。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一个服务员走到沈野面前。

    沈野瞬间收回了情绪,面上挂起得体温和的微笑:“把你们餐厅特色的单人套餐上一份吧。”

    “好的。”

    等服务员离开,沈野脸上的笑才逐渐消失,坐在那里盯着季舟舟的方向失神。现在的他已经确定季舟舟也重生了,他之前觉得季舟舟跟着顾倦书,无非是为了报复他,可是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却彻底慌了——

    她该不会对顾倦书动心了吧?

    吃饭的时候,顾倦书总觉得似乎有人在往这边看,但每次抬头却看不到对方,他眉头皱了皱后干脆平静的吃饭。季舟舟察觉到他一直在看四周,心里隐隐好奇:“你怎么了?”

    “没事,我吃饱了。”顾倦书放下筷子。

    季舟舟站了起来:“那我们回房间吧。”

    “好。”顾倦书说完,朝她伸出手,季舟舟犹豫一下,还是像之前很多次那样,拉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

    等顾倦书站起来,季舟舟就想松开他,却被他反手握住手指,牵着往餐厅外走。季舟舟怕自己挣扎会被看出不对,咬咬牙安静的任他牵着,同时脑子里出现很多以前牵手的画面,恨不得给过去的自己一巴掌。

    都这么暧昧的牵手了,她还当顾倦书是小学生做游戏,真是蠢到顶了,难怪一直没有发现顾倦书对她的想法!

    季舟舟走神的时间,已经跟着顾倦书回到了房间,顾倦书把门关上后,她又开始紧张。

    顾倦书只是看了她一眼,目光就落在了她收拾好的行李箱上,眼神瞬间暗了一分:“你要出门?”

    季舟舟心里咯噔一声,忙过去把箱子踢到一边:“没有啊,我就是收拾收拾。”

    “为什么收拾?”平时袜子掉地上都懒得捡起来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离开,为什么要把东西都收进行李箱?顾倦书敏锐的追问。

    季舟舟镇定的笑笑,言语中颇有些无奈:“还不是剧组认识的朋友多了,总有那么几个干净的,我邋遢的事他们看不过眼,就帮着我一起收拾了一次,我怕他们再帮我干活,索性都收到行李箱里了。”

    似乎怕他不信,季舟舟还打开箱子给他看:“你看,是不是还是那么乱?”箱子里确实乱糟糟的,仿佛真的只是为了应付检查。

    顾倦书眉头紧锁,隐隐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可是她的理由太过季舟舟风格,他竟然挑不出错处。

    季舟舟没想到他敏锐到这种地步,忙推着他往床边走,一边推一边故意问:“难道你喜欢我之前的风格?那我可就继续乱着了啊。”

    顾倦书慢悠悠的看她一眼,顺从的躺下了,还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一起睡?”

    “我不困,你先睡吧。”季舟舟镇定的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假装看剧。

    顾倦书这段时间很累,因此没再多说,蹭了一下枕头后很快睡着了。季舟舟看电视的过程中一直忍不住往他那边看,等他睡着后看得更多了,最后还是走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的脸发呆。

    半晌,季舟舟叹了声气,小声呢喃一句:“如果你不喜欢我该多好。”这样她在逃走的时候,只当是离开一个没办法相处下去的好朋友,也不会有辜负他的愧疚感。

    可惜这世上没什么如果,季舟舟叹了声气,回到沙发上坐下。说是不困,但在电视机的响声中,还是很快就歪着头睡着了,等她醒来时顾倦书已经醒了很久,两个人又吃了晚餐,一起出去溜达几圈,这才回来休息。

    第二天一早顾倦书就走了,季舟舟坐在桌前半天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感谢顾倦书这段时间的照顾,但思来想去觉得两个人还是不合适,为了避免以后痛苦,所以希望尽早断开。

    她这封信写得委婉又卑微,无非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自己倒霉被追查出来了,也好给自己留个余地。

    季舟舟把写好的字条仔细折成四方形,等翌日凌晨跟着自己的保镖都休息时,偷偷溜出了酒店。失眠的沈野在酒店外看着某个窗台发呆,刚好撞见她偷偷摸摸的身影,顿了一下后跟了过去。

    季舟舟回到顾家后,在门岗处交给了保安大哥:“等明天顾先生起来了,麻烦您交给他一下,当然今天晚上就不要给了。”

    季舟舟再三叮嘱,就怕他现在就给顾倦书送过去。保安虽然奇怪季舟舟的举动,但也点头答应下来,毕竟顾先生早就安排过,季小姐就是家里的女主人,说的话自然要听。

    季舟舟见保安配合,松了口气后又赶回酒店,将辞职邮件发给叶倾后,把箱子扶起来准备离开。最后看一眼酒店房间时,发现有个短袖忘带了,赶紧折好打开箱子,却在看到箱子里的情况后愣住。

    箱子里不同于昨天的乱糟糟,整个都变得整齐了,分门别类的把东西摆放好,还能余出不少空间。季舟舟满眼复杂,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做的,恐怕昨天趁自己午睡的时候,顾倦书已经整理好了吧。

    只是上次去海边还不会收拾行李箱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了。季舟舟发了会儿呆,眼看着时候不早了,赶紧拿着箱子准备离开。

    她本来打算直接把箱子一藏,就去隔壁房间装周四季的,只是担心自己在不见了之后,顾倦书会调监控查,到时候自己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所以这次为了撇清季舟舟和周四季的关联,她提前以周四季的身份请假了几天,等这次以季舟舟的身份离开后,隔两天再用周四季的身份回来,让两个身份之间离开的时间错开,就不怕有人怀疑了。

    她将一切都计划得周全,无非是担心在某个环节出了意外,会导致她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剧情的齿轮不断推动时间往前走,一切都没有如她所想得那般简单,至少在推着箱子开了门后,看到外面四个人高马大、却全然陌生的保镖后,她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季小姐,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带头的保镖礼貌道。

    “……”你看,有时候女主光环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你毫不在意也好,小心防备也好,剧情总不会那么容易让你如愿。

    季舟舟深吸一口气,眼疾手快的就要关门,却被带头那人一把按住门把,冷着脸开口:“季小姐,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们只能动用非常手段了,相信我,你是不会有机会反击的。”

    季舟舟想大叫把人引来,却眼尖的看到后面有人手里拿着的药剂,想来是为自己准备的。是被迷晕了带走,还是老实的跟着走,季舟舟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后者。

    顾倦书的奶奶,总不会吃了她……吧?

    想到那位可是连亲孙子都敢下手的人,季舟舟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还是只能被四个保镖围在中间往外走。

    出了酒店门,就往地下停车场走,季舟舟目光四处瞟,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求救。可惜对方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选择了几乎没有人的凌晨,她连一个熟人都没遇到。

    随着离车库越来越近,季舟舟心里也越来越着急,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逃,估计就更没有适合逃走的时候了。正当她犹豫要不要硬刚一把冲出去时,一个黑影突然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了她身后那个男人脸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自己的手被抓住,猛地朝车库外跑去,保镖们反应过来了,恼怒的追了过来。

    季舟舟拼了命的跟着前面的人跑,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在万分紧急时,她看向拉着她手的男人,认出他是昨天刚见过的沈野。

    顾不上想沈野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喘息着提醒:“我有保镖在酒店,我们回去……”

    “来不及了。”沈野沉声否决。

    季舟舟下意识的看向酒店门口,这才看到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保镖,为的就是防止他们进入酒店。

    身后还有三个训练有素的男人追着,前路似乎又遥遥无期,季舟舟很快没了力气,喉咙因为吸了凉风一直疼到胃里。正当她要绝望放弃时,沈野按下了前方SUV的开锁键,季舟舟眼睛一亮,立刻朝着车冲了过去。

    两个人在快靠近车时默契的松开对方,季舟舟钻进后座的同时,沈野也跳上了副驾驶。同一时间有一个跑得较快的保镖,直接扑过来抓住了后座的门把手,下一秒就拉开了要进来。

    季舟舟惊恐的叫了一声,猛地朝另一边车门躲去,沈野眼神一冷,猛踩油门往前冲去,保镖手一滑,差点被惯性甩开,季舟舟借机一脚踹了过去,保镖终于坚持不住撒开了手。

    季舟舟松了口气,忙伸手去关车门,沈野看到她的动作心里一紧,忙将速度减缓,等她把车门关上后才提速。

    季舟舟关了车门后瘫在座位上,许久都说不出话来,沈野透过后视镜看向她跑得泛红的脸,重生后第一次将内心那个黑洞堵上了点,总算没有那么空虚了。

    “喝水。”沈野将没有拧开过的瓶子递给她。

    “……谢谢。”

    平时没怎么运动过的季舟舟,此刻可以说是跑掉了半条命,因此也不跟他客气,接过水猛灌了几口,总算是舒坦了。

    又休息了会儿,看着周围越来越陌生的环境,季舟舟总算有了点警惕心:“你要带我去哪?”

    “那些人恐怕不会这么快放弃,先去我家躲躲吧,”沈野说完沉默一瞬,想起他们两个在一起时住的那个房子,恐怕对于季舟舟来说没有半点愉快,他张了张嘴,无力的补充一句,“我换了套房子,你应该会喜欢。”

    很久之前她和自己说过,喜欢田园风格,希望家里的装修能够小清新一些,最好还有个院子,可以让她种些花花草草。当时的他觉得她这种想法不够大气,直到她死也没有答应,这一次重生,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寻找这种院子。

    季舟舟古怪的看他一眼,拒绝:“不用了,你在前方放我下去,我还有事要做。”她行李箱还在酒店呢,总得拿着箱子才能走,不然顾倦书以为她被人抓了怎么办。

    “舟舟。”沈野恳求一般看向她。

    季舟舟抿唇:“你放我下去。”

    沈野和她对视半晌,见她丝毫不肯让步,最终还是将车停在了路边,季舟舟立刻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还是锁着的。

    “开门。”见沈野没有动静,季舟舟只好耐着性子开口。

    沈野沉默半晌,终于开口说话:“顾倦书的标书报价,是你让他改的对吗?”

    季舟舟心里一惊,瞬间双手握拳:“什么报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是你,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会清楚的知道我和他两个人的报价,”沈野温柔的看着她,担心她会怕,便缓缓安抚,“别怕,我不会怪你,哪怕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我也不会怪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这种话会是功利性比命还重要的男主说出的话吗,季舟舟连他的标点符号都不信。她心里嗤了一声,抬头看向沈野,却正好和他满是深情的眼神对上,心脏瞬间漏了一拍,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渐渐圆了起来。

    “你……”

    沈野轻轻叹息一声,宠溺的看着她:“你总算明白了,对吗?”

    季舟舟脑子一片空白,沈野竟然重生了!不仅仅是有了上辈子的记忆,而是实打实的重生了!难怪他会认定顾倦书改报价的事跟她有关,因为这个世界只有她一直在做和他记忆里不同的事。

    所以他认定自己也是原女主重生的?季舟舟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被他发现真相,如果他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季舟舟,不一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来。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愿意给你时间,只是不要推开我好吗?”沈野恳求。

    季舟舟掐住手心让自己清醒起来,声音却仍然带了点颤音:“所以你重生了?”

    “嗯。”沈野肯定的点了点头。

    季舟舟绝望了,如果说她之前崩人设不怕被沈野看出来,是因为她笃定这个世界的人不会怀疑她不是真正的季舟舟,那现在沈野自己都是重生的,显然更容易联想到怪力乱神上去,万一哪天对她怀疑了,那一切就彻底没救了。

    沈野朝她伸出手:“舟舟……”

    “你别碰我!”季舟舟退无可退,警惕的盯着他,随后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忍了忍后咬牙,“既然已经开始新的人生了,我们何苦再纠缠下去,好聚好散不行吗?”

    沈野一愣,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舟舟……”

    “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你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这种人我爱不起,我们以后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原女主怎么评价他,不关她的事,但沈野这个人,自己绝对不能再接触了。

    沈野看着她眼底的抗拒,宛如被一一把小刀凌迟处死,心口的伤疤从未凝固,半晌,他还是问了自己最怕的那个问题:“你不肯再原谅我,是因为顾倦书吗?”

    “……跟他无关。”虽然顾倦书和他的关系注定对立,但季舟舟也不想让沈野因为自己对顾倦书产生更多的恨意。

    沈野见她回答得这么干脆,心底反而更疼,眼角都跟着红了起来:“可是他也是个混蛋,他杀了你不是吗?”

    内心隐秘的恐惧被戳中,季舟舟别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叫人杀了你,这件事你不知道?”沈野看着她固执的侧脸,对自己嘲弄一笑,“后面的事,你倒是真的可能不知道,你知道他对你的尸体做了什么吗?”

    季舟舟心头一动,沈野眼底一片暗沉:“你死后我去抢尸体,可是他当着我的面,让人往你身上撒满饵料,把你扔进了海里,亲眼看着你的尸体被闻腥而来的鲨鱼撕咬分断,我单独去的无力护住你,只能看着他这么做,舟舟,你重生一世,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吗?”

    季舟舟心中震动,原文到最后隐隐有些崩了,所以结尾有些虎头蛇尾,女主死后的事只是匆匆交代了一章就结束了,所以期间细节她也不清楚,只知道沈野之后疯狂报复。

    她不太相信沈野的话,但他前面说的那些都是她看过原文的,完全能够对得上,只有尸体的处理不知道。

    ……但那是顾倦书,平时除了喜欢吃喜欢损人,对任何事都很佛系的顾倦书,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舟舟,你是不是被顾倦书蒙蔽了?你要记住,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他……”

    “够了,没事的话就让我下车吧。”季舟舟皱眉,哪怕心里有点犯嘀咕,但她也不愿让沈野这个人渣诋毁顾倦书。

    沈野见她不高兴了,怕她躲起来不再见自己,忙好声哄道:“我送你回酒店,这里打车不太方便。”

    季舟舟迟疑一瞬,最终还是点头了。现在天已经蒙蒙亮了,时间紧迫,她必须趁早离开。

    沈野微微松了口气,开车掉头朝酒店去了。季舟舟心中有事,忍不住催他快一点,沈野看了她几次,默默加快了速度。

    等到了酒店门口,季舟舟立刻从车上下去了,沈野看着她小跑回去的身影,半晌还是开车离开了。日子还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软化她。

    季舟舟刚进酒店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在耳边响起,下一秒她就被抱进了怀里,对方的骨头硌得她生疼,季舟舟心里哀嚎一声,谨慎的反抱住他:“顾、顾先生?”

    “奶奶派的人我已经清理了,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顾倦书的声音有些清冷,显然是带了怒气。

    季舟舟一听不是因为发现她要逃走的事了,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开口确认:“你刚刚出门的时候,门口的保全给你什么东西了吗?”

    “我听到酒店出事就着急来了,哪有什么功夫去搭理保全。”顾倦书声音有些闷。

    季舟舟松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你抱得我好疼。”

    顾倦书憋火一般抱得更加用力,季舟舟感觉自己的胸都要被挤变形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顾倦书这才松开她,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后,烦躁的说了一句:“疼死你算了。”

    “……”喂,又不是她让老夫人抓人的,怎么火气还撒到她身上了?

    顾倦书直勾勾的盯着她,没忍住又伸手要抱,季舟舟像弹簧一样跳出去,警惕的摆出叶问要打架的姿势:“你别过来了啊。”

    顾倦书被她气笑了,懒洋洋的朝她招手:“那你过来。”

    “……你别抱我,我就过去。”

    顾倦书顿了一下,勉强点了点头,季舟舟立刻小跑到他身边,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他拧了一下耳朵。她惊悚的捂住耳朵:“干嘛?!”

    “你是怎么逃掉的?”顾倦书问。

    季舟舟沉默一瞬,还是说了实话:“凑巧遇到沈野,他帮了我。”反正顾倦书想查很容易就查到了,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没必要隐瞒。

    “他为什么会遇到你?”顾倦书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这次十分无辜:“我不知道啊。”

    顾倦书忍了忍,才算维持表面的镇定:“你辞职,回家。”

    “不行!”回了家还能逃吗,季舟舟想也不想的拒绝。

    顾倦书深深的看她一眼:“那我给你增加几个保镖,日夜守着你。”

    “……”季舟舟还想拒绝,但和顾倦书对视的一瞬,瞬间没有了勇气抗争,最后还是屈辱的接受了,心里哀叹只能等寻着机会再走了。

    顾倦书见她这么快就答应了,表情更是不好,季舟舟有些疑惑:“你怎么还不高兴?”

    “你答应的太快,我还有很多威胁的话没说出来。”顾倦书相当坦诚。

    季舟舟噎了一下,甩了个白眼往房间走,后面的顾倦书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很久没回家了,家里人都想你,今天跟我回去吧。”

    季舟舟本来想拒绝,但一想自己给的纸条还在门卫手里,必须在顾倦书拿到之前要回来才行,不然人还没走,要逃走的事给暴露了可还行。

    这么想着,季舟舟加快脚步往楼上走,进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看邮件投递状态,看到叶倾未的状态后松了口气,急忙把邮件撤回了。

    做完这件事,季舟舟才下楼跟着顾倦书离开,上车时还强调一句:“先说好,我就回家一天哦。”

    “快上车。”顾倦书隐隐有些不耐烦。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两人一路无话到家,快进院子时季舟舟突然说:“我下去一趟。”

    “干嘛?”顾倦书慢吞吞的盯着她。

    季舟舟尬笑:“想起有快递,我去看看。”

    顾倦书沉默一瞬,把车停了下来,季舟舟风一样跳了下去,找到凌晨见到的那个保安:“那个,我的纸条还在吗?”

    “在呢在呢。”那人赶紧拿过来。

    季舟舟一看,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纸条已经变得皱巴巴的,像是被攥在手里揉过一样,她警惕心大起:“这是怎么回事。”

    “季小姐对不起,我早上睡得迷糊了,拿排班表的时候拿错了,把这纸就握成了这样,希望您别介意。”那人脸色发苦。

    季舟舟心里还是没底:“这张纸条顾先生看过了吗?”

    “绝对没有,他早上走得匆忙,我没来得及给他。”那人立刻回答。

    保安的话跟顾倦书的对上了,虽然季舟舟还是隐隐觉得不对,但也不再多想,把纸条往兜里一塞转身回车上。

    顾倦书面色平静的等她上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等进了院子里,已经收好尾的季舟舟打了个哈欠,跟顾倦书说了声后就去卧室睡觉了,留顾倦书一个人在客厅待了很久。

    时间慢慢溜走,顾倦书回过神时,腿都站得僵硬了,他犹豫一下,给叶倾发了短信:我想求婚,有没有好的方案?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大意了…

    没跑掉这件事,就连我也没想到,因为写着写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伏笔没点出来,现在搞完了,只能让舟舟求婚时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