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4 章
    季舟舟怕顾倦书追踪她, 出了酒店大门后直接去了机场, 虚晃一枪后偷偷去了一个小汽车站。

    汽车站里买票不用实名制,她随手买了张票后上车,又在车即将开走时避开摄像头, 偷偷的下了车。确定自己做的一切不会被顾倦书顺藤摸瓜后, 她这才换上周四季的装备回酒店,打算等今天结束就离开A市。

    她回到酒店时, 叶倾正急匆匆的往外走, 看到她后立刻跑了过来,一脸急切的问:“见舟舟了吗?”

    季舟舟心虚的停顿一瞬, 才缓缓摇了摇头,随后用手机打字:怎么了?

    “她辞职了, 都最后一天了, 还辞什么职啊, 我觉得不对劲,就回来找她了,结果只见到了倦书,没看到她, ”叶倾连连叹气, “倦书知道今天是拍摄的最后一天, 还特意过来陪她完成收尾工作, 没想到她人却不见了。”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干巴巴的回复:我今天没见到她,昨天晚上见她的时候, 她也没提起这件事。

    叶倾顿了一下,颇为担忧的看了酒店窗户一眼,不住的喃喃自语:“她能去哪呢,倦书已经在楼上待了半天了,怎么也不去找人,难道是吵架了?”

    季舟舟咬了咬唇,忍住掀了帽子口罩的冲动,犹豫一瞬后打字:我有点不舒服,先上楼,等一下我给舟舟打电话试试。

    “没用的,她手机一直打不通。”叶倾皱眉。

    当然打不通,因为那张卡已经被她掰断。季舟舟镇定的点了点头,佯装不知道这一切:我回去试试,打不通再说。

    叶倾看了她一眼,心烦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她向来听周老师的话,说不定就接你电话了。”

    季舟舟松了口气,赶紧往楼上去,快要经过之前住的房间时,她的脚步慢了一拍。当初为了方便,把自己两个房间要得相邻,现在想回周四季那间,就必须从之前住的地方经过,而听叶倾刚才的话,顾倦书还在里面。

    季舟舟不敢去想顾倦书的表情,低着头就要从他门前经过,却在注意到房门没关时,鬼使神差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顾倦书坐在沙发上,腰背挺得笔直,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一封书信。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低着头匆匆走过,进到房间后猛地把门关上,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激烈的心跳逐渐平复后,她才开始失神的发呆。

    这次她给顾倦书留的信,没有像上次那样为了留后路,所以说了些半真半假的话,而是真心实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选择大大方方的告诉顾倦书,她从未对他有过那种喜欢,所以从一开始到他身边,就做好了要走的准备,只是相处这么久,她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离开的心情也不再迫切。

    之所以选择突然离开,是因为总算迟钝的发现了他对自己的心思,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喜欢是男女之情。她可以骗一个陌生人,但不能骗朋友,所以选择离开,上一次只是自私的为了留余地,所以没说实话,这一次她选择坦白,希望他不要再执着于此。

    当然,在这封信里,她多少也是撒了点谎的,比如这回离开的突然,她说是在帮周四季整理文稿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策划书,所以才赶紧走的,而没有直接告诉他实话。

    季舟舟呆呆的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来的勇气,把之前所有退路全部堵死,除去隐瞒周四季这个马甲之外,没有再对他藏掖半分。

    许久之后,季舟舟叹了声气,疲累的捂住了脸,祈祷她偶尔的善心,不会给自己引来滔天的麻烦。

    那边叶倾一直没找到人,片场又等着收尾,他无奈只能先去工作,等一切都结束后,不忍破坏大家心情,就让助理带大家去吃饭庆祝。等人快走光时,叶倾想了一下,发短信问周四季要不要一起去。

    季舟舟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哭笑不得,她哪还有心情吃东西,于是果断以急着回家见儿子为由拒绝了。叶倾也没有勉强,只是叮嘱她走的时候叫他一声,他送她回去。

    季舟舟看着叶倾关心的话,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无论是作为导演对编剧的关心,还是叶倾本人对季舟舟,他的态度都是无可挑剔的,所以她希望自己的身份能隐瞒一辈子,不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骗子。

    季舟舟在地上坐了很久,突然开始犯困,正当她的脑袋不受控制的一点一点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接着便是顾倦书的声音:“周老师,在吗?”

    他的声音对于季舟舟而言,无异于空中惊雷,炸得季舟舟三魂没了七魄,愣了好久才想起去浴室看一眼自己的脸。确定包得严实后,这才松了口气往门口走。

    门一打开,顾倦书的倒影出现在她的墨镜上,季舟舟舔了一下发干的唇,问:有事吗?

    顾倦书沉默许久,才慢吞吞的开口:“舟舟在剧组与您交好,您知道她去了哪吗?”

    季舟舟心虚的瞄他一眼,很快摇了摇头,故作不知的问:刚才叶导还说,舟舟突然不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留了封信,说无意间从你电脑上知道了求婚的事,她怕到时候闹得大家尴尬,就离开了,”顾倦书眼底泛起苦涩的嘲意,“你当时告诉我,她不愿嫁人,我只当她是玩闹,现在来看,我真是够蠢了。”

    “以前我只当她和我一样,不喜欢将太多事说出口,彼此的默契早就是超过喜欢的东西,可她今天告诉我,她从来没喜欢过我,今天更是因为知道了我的喜欢,才会匆匆离开。”

    “我竟然不知道,她从未喜欢过我。”

    顾倦书不是喜欢跟陌生人说太多的脾性,只是或许周四季身上总有他觉得很熟悉的东西,所以他看到她,便忍不住想多说两句。

    季舟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半晌在备忘录上干巴巴的打字:感情是强求不来的,既然她不喜欢你,你就放弃吧,找个喜欢自己的姑娘,会比一直想着她要来得舒服。

    顾倦书本还只觉得心口处木木的,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看到周四季要他放弃去的话后,突然升起一股怒气,就连眼神也凉了下来:“不要。”

    “……”

    “是她先撩拨我的,从一开始,就是她在撩拨我,”顾倦书双手死死握成拳头,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平静,“我现在才明白,她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活生生的人。”

    季舟舟猛地抬头,指甲死死掐住手心,才没让自己失态。她没想到顾倦书竟然这么敏锐,察觉到了她内心深处最难堪的隐秘。她也的确在某些时候,直接把这些人当成了NPC。

    顾倦书眼睛里似有流光闪过,语气里充满嘲弄:“我就像是她的宠物,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逗弄、撩拨,现在意识到这只宠物有些不受控制,她就不想要了。”

    季舟舟之前说得没错,他和她本来就是宠物与主人的关系,只是他之前以为自己是主人,现在才发现他才是那只宠物。

    季舟舟驯服了他,圈养了他,让他彻底放松了警惕,愿意将一切都奉上,她却转身一走了之,让他之前会错的意像一个个笑话。

    季舟舟看着他的表情越来越阴鸷,心里咯噔一下,急忙低头打字给他看:你不能这么想,她如果真心愚弄你,为什么在知道你的心意后离开?

    “因为她知道我已经臣服,再玩下去也没有成就感,所以才走。”顾倦书似是陷入某种牛角尖,表情越来越冷。

    季舟舟看得心惊胆战,要不是怕他揍自己,恨不得现在就跟他说清楚,但她忍了忍后,还是小心劝导: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才会觉得她这个人很坏,你仔细想想,如果她真的是你口中那种人,你还会喜欢她吗?

    顾倦书沉默了,季舟舟一看有门,就想多劝他两句,免得他对自己怀恨在心。正当她绞尽脑汁想词的时候,头顶上突然传来顾倦书幽幽的声音:“会。”

    “?”季舟舟迷茫的抬头,却撞进他眼底的深泓中去。

    “因为我眼光不好。”

    “……”

    顾倦书留下一句让人无言以对的话,转身便离开了,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季舟舟才赶紧回房间收拾东西。当初为了营造出这间房有人住的信息,她买了好几套老年装,还在洗手台放了不少盥洗用品,现在得一起收拾了。

    东西虽然杂乱,但数量却不多,她很快就装满了一个箱子,她躺在床上查大巴班次。没有身份证就是麻烦,连火车和飞机都坐不了,只能坐查得不算严的大巴离开。

    等确定好了班次,又给之前约好的房东打了电话,再三确定房子位置后,才准备拎着箱子离开。

    虽然叶倾说要送她,但她觉得还是自己走得好,不然路上攀谈起来,叶倾问她要去哪,她是说实话还是不说。

    季舟舟叹了声气,休息够了就拉着箱子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声雷响,下一秒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

    雨点又大又密,又有狂风携裹着助势,将玻璃砸得啪啪作响。就这种情况,能走得了才怪,季舟舟哀叹一声,决定等雨停了再说。

    然而雨没有停下的意思,季舟舟心里急也没用,索性咸鱼躺了。

    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接着就是叶倾的声音响起:“周老师,你还在吗?”

    季舟舟迷糊的睁开眼,停顿片刻后才算清醒,赶紧把口罩墨镜帽子都戴上,这才过去开门,结果门一开就闻到了冲天的酒气,她皱眉看向面露尴尬的叶倾,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才看到顾倦书一脸平静的坐在地上,巨大的酒气就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季舟舟顿了一下,比划着问怎么了,叶倾尴尬一笑:“目前来看,好像是失恋了心情不好,周老师你能帮我个忙吧,先扶着他,门卡丢了,我下去叫服务员过来开门。”

    季舟舟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叶倾松了口气,转身朝楼下走去。季舟舟舔了一下唇,盯着地上的顾倦书看了半晌,犹豫要不要把他扶进屋。

    ……但他看着也没醉啊。

    季舟舟看着一脸平静的他,没忍住蹲下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顾倦书一把抓住她的手,在手心里捏了捏。季舟舟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挣扎着想让他松开,却没想到他越握越紧。

    ……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她肯定一榔头敲过去。

    顾倦书握着软软的手,垂眸盯着地毯上的花纹:“我准备了求婚仪式,想给你安全感。”

    季舟舟一顿,全身的力气突然卸了一半。

    顾倦书依然盯着地面上某个点,但事实上他眼底半点东西都无。沉默半晌后,他倚向墙面,目光似是带着雾气,看眼前的人怎么也看不真切:“可你却说从未喜欢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季舟舟抿了抿唇,将手从他掌中抽回来,犹豫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叶倾很快就上来了,季舟舟收回手,回房间拿了手机打字:他好像认错人了。

    叶倾叹了声气,满脸复杂的看着顾倦书:“周老师你别介意,他就是醉糊涂了。”

    季舟舟点了点头。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急,很快外面了恢复了艳阳高照,季舟舟想了一下,对叶倾道:你照顾他吧,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叶倾这会儿也顾不上她了,闻言只是点了点头:“那行,周老师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期待咱们下次合作。”

    季舟舟嘴角挂上浅浅的笑,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心里却清楚,因着顾倦书和叶倾这一层关系,恐怕他们以后再没合作的机会了。

    季舟舟拉着行李箱出来时,顾倦书还没进屋,依然坐在地上盯着地面发呆,因为地上有地毯,季舟舟倒不怕他会生病,抓住行李箱的手把朝电梯走去。

    本来在发呆的顾倦书不知怎么动了一下,哑着嗓子祈求:“别走。”

    季舟舟身影猛地一僵,许久之后咬牙装作没听到,继续往电梯口走。顾倦书生出一股力气,跌跌撞撞的朝她追去,却因为脚下不稳,一连摔了两次。

    那声响听得季舟舟都觉得浑身疼,但还是极力克制自己没有回头,走到电梯口后毫不犹豫的按了一下。

    电梯需要从楼下往上升,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顾倦书已经到了她身后,猛地抱住了她的腰,将脸埋在了她的脖颈处。

    “我想不通……”他的声音有些闷,“之前我们那么好,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幻觉?”

    季舟舟的心快要被愧疚淹没了,很想抓住他的手答应留下,但然后呢?唯有爱意和喷嚏不能假装,如果她一时心软留下,还是不会爱上他,他岂不是比现在还可怜?

    季舟舟硬下心肠,冷静的在手机上打字,然后强行从顾倦书怀里挣扎出去,把手机杵到他面前:你认错人了。

    顾倦书的眼神略微迷茫,片刻之后逐渐清醒了些,沉默片刻微微颔首:“抱歉。”

    电梯声响,季舟舟咬着嘴唇拉着行李箱走了进去,回头站好时正好和顾倦书对视,她心虚的想要避开,但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能露出破绽,于是生生忍住了。

    “周老师慢走,”顾倦书说完停顿一瞬,嘲讽的轻笑一声,“你这段时间辛苦了,劳务费会打到卡上。”

    可惜他费尽心思和金钱布置的求婚惊喜,全都用不上了。

    季舟舟最终还是低下头,电梯门在两个人中间彻底关上。她浑浑噩噩的打车去了汽车站,坐上大巴后还在走神,等回过神时,大巴已经远离了市区,奔驰在高速公路上。

    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边是大片大片的火烧云,照得人眼睛都似乎有了光彩,路两旁的村庄里,燃起了袅袅炊烟。

    因为是郊区,比起住宅更多是麦田,已经泛黄成熟的小麦被切割成整齐的四方形,风一吹个个都弯下了腰,形成了一阵阵起伏的麦浪。

    这一刻,季舟舟才清楚的意识到,她真的远离了A市,远离了那个原文剧情发生的地方。

    有点不真实啊……季舟舟叹了声气,闭上眼睛休息。

    傍晚过后是夜晚,夜晚之后是黎明,等到季舟舟醒来时,她已经坐了一天一夜的大巴车,去了距离A市很远的南方小镇。

    这个小镇是她在网上查过很多次的宜居城市,房价、消费都低,实在很适合现在的她。如果不是因为尾款还没到,她可能就直接买一套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租房。

    好在小镇的民风淳朴,她给的租金又比一般人的多出两成,加上是个女孩子,肯定会爱惜东西,房东看到她后立刻答应整租给她,并且帮着跑前跑后的,帮她置办东西。

    只短短两天,季舟舟就把所有东西都置办齐了,搬进了在房租有效期内、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两室一厅。

    自从她搬家后,有不少导演、制片跟她接触,她就尽数交流,准备等下个本子出来后,就从这些人里选一个合作。

    叶倾不是没联系过她,但她一直以作品还没头绪、不急着签约等理由推拒了,一来二去的叶倾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导演有大导演的骄傲,尾款打过来之后,也就不怎么找她了。而这也正是季舟舟想要的。

    在小地方生活的感觉是惬意的,就连脚步也跟着慢了下来,大纲一连做了半个月,都没有做出个头绪,每当她决定要好好努力时,房东家儿子就会找来,带她去吃本地的特色美食。

    那季舟舟怎么好意思拒绝。

    说起房东的儿子,也算她来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少年今年十八岁,跟她差了四岁,六月初刚高考完,一下考场就被房东使唤着来帮她搬东西,她过意不去请了个冰淇淋,这货就直接赖上她了。

    “我本来就没多少朋友,考完试都不知道野哪去了,咱俩当个饭搭子,也省得无聊嘛。”说这话的时候小朋友正啃烤猪蹄,嘴角沾了些花生碎,却一副大丈夫不拘小节的样子。明明其他小镇青年都带着一点憨厚和淳朴,只有这位,整天一副痞里痞气的德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小流氓。

    皮相倒是不错,整天在外面溜达,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浓眉大眼的健气小狼狗形象,等以后上了大学,不知道能迷倒多少小姑娘。季舟舟刚冒出这个想法,就看到他因为吃太多噎得脸通红的样子,瞬间把这个想法敲碎了。

    小姑娘再看脸,那也不会喜欢一个傻子。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拿筷子敲了他一下:“乔西瓜,你能不能斯文点?”

    “不准叫我乔西瓜!”少年哼哼的瞪她一眼,“不然下次我不给你送好吃的。”

    ……谁稀罕哦。季舟舟没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没办法,乔西瓜这名字,真是准确无误的戳在她的笑点上。

    乔西瓜是这孩子以前的名字,他爸觉得好玩,就这么上了户口,结果他一直被嘲笑到小学毕业,最后忍无可忍一哭二闹三上吊,总算是让他爸把名字给改了。嗯,把瓜给去掉了。

    乔西每回想到这事就意难平:“你说我爸也真是的,跑一趟派出所也不容易,就不能给改个好听点的?直接把瓜给去掉倒是省事,一点文化都没有。”

    正是中午,小吃店里很是热闹,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里正播新闻,乱糟糟的一点都听不到声音。季舟舟把手里的鸭肠吃了,签子抓了一大把,闻言认真询问:“那么请问,您觉得什么样的名字才算有文化呢?”

    乔西想不到,目光闪烁间看到了电视,立刻指着上面的名字说:“至少要这种吧。”

    季舟舟跟着看了过去,在‘顾倦书’三个字映入眼帘后愣了一下,随后注意到这条新闻,是在播顾氏跟政府合作的项目已经开始进行,貌似非常顺利。

    顺利啊,那就好,多忙一点,早点把她这个渣女给忘了吧。季舟舟心里一声叹息,不太认同的摇了摇头:“倦书,厌倦书籍,一听就是学渣,哪就显得有文化了?”

    “反正比乔西瓜强……也比乔西强!”乔西越念叨这个名字,越是觉得好听,最后忍不住咨询面前这位,“你说我改名乔倦书怎么样?”

    “……你可滚吧。”

    自己好不容易刚冒出的想法被镇压后,乔西气哼哼的把饭吃完,骑着单车把季舟舟载回家后,郑重的宣布一个决定:“由于季小姐不尊重我作为大人的意愿,我决定三天之内都不会再来找你玩了。”

    “嗯,要去外公家了是吧,记得回来给我带礼物。”季舟舟淡定的看他一眼。

    乔西不满的瞪她一眼,直接跨坐在自行车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说完这句,就起身蹬着车子走了,身体微躬扶着车把,就是不肯乖乖坐下骑。

    季舟舟看着他年轻鲜活的背影消失,才扶着撑坏的肚子往家走,进门后又收到银行短信。看到上面迅速消失的余额,季舟舟愤怒了,肯定是乔西胡吃海塞,才会让她的钱减少的这么快,绝对不是因为她买了太多衣服和包!

    再不写稿就要喝西北风了,季舟舟总算有了一丝迟来的紧迫感,趁没人来骚扰她的三天,火速把大纲拟好开始写第一集,闲暇时间就看看跟自己联系的导演作品,好选择下一个合作对象。

    乔西在外公家遇到了新的伙伴,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三天就回来,季舟舟乐得清闲,很快就写了两集出来,同时也选好了导演,直接连大纲带本子都发了过去。

    她这次选择的导演也是个厉害的,虽然跟叶倾比差点,但好在很稳,每部剧的收视都算可以。她已经爆过一部了,对打响知名度这件事没之前那么迫切,这次就想着稳扎稳打。

    最主要的是,这位喜欢拍摄前就把剧本彻底磨好,然后按照剧本一个字都不带改的拍,这也就代表,她不必去跟组,也可以不用为一个本子费心太久。

    导演看过她的本子后,很快就确定了合作,季舟舟表达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导演大方的决定用邮递的方式签合同。不用踏足A市,这让季舟舟对这位导演的观感又好了点。

    “生活真的步上正轨了啊。”夜里,季舟舟看着窗外的月光,闲适的拿了罐可乐喝。这才是她要的生活,什么豪门什么爱情,她统统都不想要。

    ……

    同一个明月下,A市。

    顾家的大门被敲响,半个小时后,顾倦书出现在客厅,看着在他客厅喝酒的不速之客,冷淡的开口撵人:“你是自己走,还是我让保镖把你扔出去?”

    “……你就不能关心一下你可怜的朋友吗?动不动就要撵人。”叶倾苦闷的看他一眼,又打开一罐啤酒,放到了前面的桌子上。

    顾倦书慢吞吞的走到沙发前坐下,喝了一口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啤酒,冰凉的感觉席卷全身,将睡意驱赶得一点都不剩。

    “有事说事。”赶紧吐槽完,他好把人撵走。

    叶倾见他的好兄弟终于肯倾听他的心声,立刻猛灌几口酒,一脸郁闷的问顾倦书:“我到底哪里不好?她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顾倦书眉头一动。

    “今天我见赵谦了,就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是做导演的。”叶倾怕顾倦书听不明白,还特意解释一下。

    “他跟我说,他要和周四季签约了,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周四季给我工作的时候,我也没难为她吧,虽然她没有代表作,但也整天老师老师的捧着,走的时候还跟我很亲,结果一走就翻脸不认人了,就那么晾着我,死活不肯把新剧签给我。”

    “我今天看赵谦那孙子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的剧本肯定好,至少要比我那个好,周四季她……她太没良心了啊!”

    说到伤心处,叶倾很想男儿有泪就轻弹一次,可惜嚎了两嗓子眼睛还是干巴巴的,他只能作罢。

    顾倦书安静的听完,懒洋洋的看他一眼:“说完了?”

    “嗯呐。”

    “那走吧。”

    叶倾有点傻:“啊?”

    “快点,别耽误我睡觉。”

    “……”这个人比周四季更没良心!叶倾很想反抗一回,但最终因为太怂,决定等下次再说。

    不情不愿的被顾倦书送到门口,他欲言又止的看了顾倦书一眼,想说的话却迟迟说不出口。顾倦书勉强履行完礼节,转身就要回去,却被叶倾抓住了手腕。

    顾倦书眉头一挑,叶倾立刻放开了他,干笑一声小声问:“那个……你还好吧?”

    这个问题问得没头没尾,但顾倦书还是瞬间明白了他在问什么,沉默很久后不紧不慢的看他一眼:“你说呢?”这人大半夜的专程跑来说一件小事,恐怕就是为了过来看看他还好不好吧。

    叶倾仔细打量他一番,觉得根据他的表情来看,暂时还是挺好的。于是他心里又生出一个疑惑,并且真情实感的问了出来:“我没了一个编剧都这么难过,你没了女朋友,真一点事都没有?”

    “……再多说一句,就让保镖把你扔出去。”

    叶倾怕被扔,立刻识相的往外跑了,跑了几步后又回头,大喊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啊金主!别让自己太难过了!”

    顾倦书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卧室。

    今夜却罕见的失眠了。

    其实他这段时间,从未放弃过寻找季舟舟,只是对方像铁了心不让他找到,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露出来。人活在世上,总要取钱坐车吧,但他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季舟舟有做过这些事。

    他的卡早就被她还了回来,她自己的卡也没有过取钱的痕迹,她也不知道有多少现金,不知道能不能够她租房吃饭的。

    意识到自己还在担心她,顾倦书目光一凝,烦躁的闭上眼睛。半晌,他又一次睁开眼睛。

    她该不会是出事了吧,难道有人把她关起来了?可沈野和老夫人那里,自己已经悄悄派人查过,根本没有她的消息。顾倦书一点睡意都没有,于是再次去了季舟舟的房间。

    这间又破又小的屋子,已经没有了季舟舟的味道,就像她这个人,彻底在家中消失了一样。

    顾倦书这次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在她房间里四处走动,每当看到她一个小摆件,就忍不住上手摸一下。

    不知逛了多久,他觉得太没意思,沉下脸就要往外走,却因为地方太小,不小心将她的一个小柜子踢倒,小柜子摔下的时候里面的东西跟着掉了出来。

    看到地板上出现的袋子,顾倦书微微一顿,直觉这个袋子好像在哪见过,他缓缓蹲下,拿袋子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东西,掏出来看清是什么后,手指跟着动了一下。

    是一套衣服。

    这套衣服,他在周四季身上见到过,顾倦书的目光移到袋子上,想起叶倾剧组围读剧本那天,他去蹭饭时,似乎也见到了周四季拿了一样的袋子。

    “周四季……季舟舟……呵。”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见面下章见面下章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