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7 章
    顾倦书压在她身上不动如山, 而某个地方也因为两个人的紧密贴合, 此刻有了点少儿不宜的反应。

    季舟舟先是一愣,意识到那是什么后脸噌的红了,猛地推了他一下, 却没有推动他分毫, 顾倦书的脸反而离她越来越近。

    在两个人的唇要碰上的时候,她吓得闭上了眼睛, 等了很久却没有吻落下, 季舟舟这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顾倦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底似乎清明了些, 季舟舟松了口气,再次跟他商量:“能松开我吗?”

    “为什么不喜欢我?”顾倦书的声音和她的声音同时响起。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 第一次发现顾倦书有做复读机的天赋。她表情有些无奈:“那就是不喜欢怎么办?”人很奇怪, 让她跟顾倦书当一辈子的朋友, 她觉得没什么难的,可要她跟顾倦书谈恋爱,只一天她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不能试试吗?”

    “不能。”季舟舟回答的很干脆,这位已经把得寸进尺写在脸上了, 她要是不坚定点, 肯定要被他糊弄, “赶紧起来, 不然我不理你了。”

    顾倦书闻言眸光微闪,半晌从她身上翻滚下来,倒在地上后不动了。季舟舟身上少了座大山, 心里松了口气,爬起来后去看顾倦书,见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犹豫一下用脚尖踢了踢他。

    顾倦书翻了个身,哼唧一声含糊道:“别闹……”

    “……是谁在闹啊,回你自己房间去。”

    顾倦书彻底不动了,季舟舟犹豫一下,蹲下探了探他的鼻息。嗯,睡着了。季舟舟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试着拖他一下后彻底放弃,找了个夏凉被给他盖在身上,自己转身去了别的房间睡觉。

    如愿躺在了又大又软的床上,季舟舟却没有半点睡意,躺了将近半个小时后,认命的回到自己房间,确定了顾倦书没有呕吐后,才躺在自己床上睡觉,临睡前还不忘跟自己说,她就是怕顾倦书喝多了会窒息致死,所以才回来的。

    季舟舟听着顾倦书有些沉重但很平稳的呼吸声,很快就陷入黑甜的梦境。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季舟舟才隐隐有醒来的趋势,挣扎了很久才睁开眼睛,看到素色的天花板,怔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就已经离开小镇,被顾倦书抓到以后就被关在了这里。

    想到不算炎热的小镇,田间地头刚摘下来的西瓜,还有无忧无虑的小伙伴,季舟舟叹了声气,一扭头忍不住鬼叫一声:“啊!!!”

    顾倦书还没睡醒,被她这一嗓子叫得猛地睁开眼,看到她眼底的惊恐后有些不耐烦,重新闭上眼睛沉声问:“叫什么?”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季舟舟不淡定的坐了起来。

    顾倦书皱眉盖好被子,翻个身背对她:“以前又不是没睡过。”

    季舟舟瞪眼:“不一样好吗?!”

    顾倦书拉起被子把头蒙了起来,似乎不打算搭理她。季舟舟被他这德行气到了,拍了他两下不悦开口:“闹够了没有,可以放我走了吧?”

    顾倦书听到这句话微微一顿,总算有了点反应:“再说话,就把你丢到海里喂鲨鱼。”

    “……”季舟舟脑子里浮现沈野说的那些话,瞬间不敢跟顾倦书杠了。

    顾倦书听不到她的动静,从被子里钻出来睡眼朦胧的看着她,许久之后恍然:“你觉得我真会那么做?”

    “……别老开这种玩笑,有时候可能你自己都会当真。”季舟舟强作不在意。

    顾倦书嗤了一声,眼底满是轻蔑:“放心吧,我没杀人的爱好。”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呢,季舟舟扫他一眼,抿唇去了洗手间,打算一个人冷静一下。顾倦书看着她一言不发离开的背影,沉默了很久烦躁的盖上被子,等季舟舟从洗手间出来时,他已经睡着了。

    季舟舟乐得清闲,自己转身去了客厅看电视,等到中午的时候,顾倦书才从屋里出来。

    “我做饭?”季舟舟问。

    顾倦书扫她一眼,半晌开口:“我做。”

    “啥?”季舟舟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顾倦书就钻进了厨房。季舟舟想到厨房有天然气,怕他把家给炸了,赶紧跟了过去。

    “你在门口看着就行,别过来干涉我。”顾倦书淡淡警告。

    季舟舟看着他从冰箱拿出青菜洗了,之后开始摘芹菜,动作还比她想的要熟练,她微微松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时,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把芹菜杆丢进了垃圾桶,只剩下蔫蔫的芹菜叶。

    季舟舟感觉自己瞳孔都要扩大了:“你干嘛呢?”

    “炒菜。”

    季舟舟无语:“你把杆都扔了,还吃什么?”

    顾倦书沉默一瞬,看着手里少得可怜的芹菜叶,他刚才摘完就觉得不太对,这么少的叶子怎么也炒不够一盘,是不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现在听季舟舟的意思,确实出问题了。

    但顾先生是不会认错的——

    “谁跟你说吃杆,我们都是吃叶。”顾倦书一本正经。

    季舟舟看他笃定的表情,心里有点迟疑了,半晌忍不住问:“天然气会用吗?”

    “废话。”似乎要印证他会,顾倦书捏着开关拧了两次,开和关都相当顺当。

    季舟舟放心了,扭头回了客厅看电视,随便他在厨房作天作地。电视上在重播《豪门老公》,看着上面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季舟舟发现自己还挺想他们的。可惜她离开得太早,连最后一次聚餐都没去,现在有时间了,却没有机会了。

    季舟舟叹了声气,懒散的倚在沙发上看剧,看得自己都要睡着了,厨房里还在噼里啪啦。最后她实在不安,伸长了脖子往厨房看:“需要帮忙吗?”屋里那些黑咕隆咚的烟是哪来的?

    “不用。”顾倦书冷声回答。

    被毫不留情的拒绝后,季舟舟摸了一下鼻子,换了个台看综艺。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饿死时,顾倦书从厨房出来了,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后坐下,季舟舟忙问:“饭做好了?”

    “……快了。”顾倦书拿了本德文书,低头开始翻。

    “那吃饭吧?”

    “再等一下,我在看书。”顾倦书嘴唇抿成一条线,显然心情十分不好。

    季舟舟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她虽然没有文化,看不懂什么高大上的德文书,但图片还是会看的,顾倦书手里那本看封面,应该是拿反了吧?

    顾倦书装模作样了一会儿,手机震动一声,他抬头扫了她一眼:“你房间柜子里有我的资料,过去给我拿过来。”

    “……好。”季舟舟总觉得他想搞什么幺蛾子,但因为没有证据,只能按兵不动。

    她回到房间里转了一圈,看到有四五个柜子,也不知道顾倦书说的是哪个,干脆一个一个的打开看,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她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料定顾倦书耍她,季舟舟冷笑一声出去了,刚到客厅就遇到顾倦书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她看到菜色后愣了一下。

    他端的是一盘油焖大虾,色泽诱人香味扑鼻,上面点缀了香菜,看起来煞为美味。季舟舟没出息的咽了下口水。

    顾倦书斜她一眼:“找到了吗?”

    “没有。”

    “那是我记错了,你过来坐下,我把饭端过来就能吃了。”

    顾倦书一脸坦然,丝毫没有耍了她的心虚感,季舟舟迟疑的看他一眼,开口道:“我去帮你吧。”

    “坐下,我的事我自己会做。”顾倦书冷了脸。

    ……狗脾气,谁还想干活怎么的。季舟舟心里嗤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坐下了,看着顾倦书一盘一盘的往桌子上送菜,心里复杂的同时又有些庆幸。要不是顾倦书喜欢她,她被抓回来后还能有着待遇?

    一想到顾倦书对她的感情,季舟舟忍不住叹了声气。

    不知道顾倦书准备了多少菜,一直在厨房跟餐桌之前往返,很快桌子上摆了一堆硬菜,旁边还有一甜一咸两个汤。顾倦书谨慎的帮她盛了米饭,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吃吧。”顾倦书看着她一脸馋样,眼神温和了些。

    得了顾倦书这句话,季舟舟立刻夹了个大虾,尝了一口后顿住了。顾倦书不经意的看她一眼:“怎么样?”

    “味道很好。”是真的好,只是……季舟舟偷瞄顾倦书一眼,心里啧了一声。

    “那就多吃点,”顾倦书不屑的勾起唇角,“记住这个味道,如果自己做不了这么好,就别轻易给别人做饭,辛苦也就算了,还未必讨好。”

    嗯?季舟舟看向他,总觉得他意有所指。难道是在嫌她做饭难吃?想到昨天他的饭量,季舟舟把这个可能否决了。

    季舟舟想了半天,夹了块奶豆腐吃。顾倦书见她不说话,眼神又凉了下来:“我的话你听到了吗?”

    “嗯?”

    顾倦书忍无可忍,直接挑明了:“以后除了我,不准给其他人做饭。”

    “……哦。”季舟舟有些迷茫,不知道他是怎么从一顿饭延伸到这个方向上去的。

    “吃饭吧。”顾倦书转移她的注意力。

    季舟舟点了点头,开始专注吃自己的饭。两个人早上都没吃饭,这会儿饿得够呛,因此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各自吃自己的饭,只是桌上东西太多,他们吃完还剩下许多。

    吃完饭,季舟舟起身要帮忙收拾,刚把碗端起来,顾倦书就站了起来拦住了她的去路,一本正经的说:“我做的饭,我来收。”

    “不如我帮你?”季舟舟虚情假意,知道他肯不会让她帮忙,因为厨房有一堆没有来得及毁灭的证据。

    “不要。”顾倦书从她手里夺过碗筷,目不斜视的朝厨房走去。

    季舟舟勾起一边的唇角,废了好大的力才憋住笑,绷着脸回到房间关上门,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逗了啊!他竟然订酒店的外卖假装是自己做的,订餐也就订餐吧,还订了他们之前吃过的地方,那边的味道她很喜欢,一口就尝出来了好嘛!

    笑完了她又一阵空虚,觉得自己都被关起来了,还有脸这么没心没肺,也是够气人的。季舟舟叹了声气,打开房间里的电脑开始工作。被抓也不是放弃工作的理由,她得趁热打铁,才能在圈子里站稳脚步。

    季舟舟一投入工作,就是十分专注的状态,专注到顾倦书来了都没有发现。顾倦书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工作的样子,明明坐姿不怎么规范,浑身只有手指在动,电脑的幽光反射到脸上,整个人好像都低沉了,可顾倦书就是觉得好看。

    不同于他之前见到的季舟舟,这个季舟舟独立、自主,有她独特的一方小天地,时刻提醒他,只有用平等的方式对待她,才能得到她的心。

    顾倦书的心跳开始急促,等到季舟舟休息的空隙,他终于开口:“舟舟……”

    “嗯?”对于他时不时从各种地方冒出来这件事,季舟舟已经见怪不怪了。

    顾倦书喉咙发紧,许久之后留下一句‘没什么’,就匆匆离开了。季舟舟莫名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喝了点水继续工作。

    直到进了停车场,顾倦书才稍微冷静些,确认了自己刚冒出的想法有多可笑。他刚才,竟然想放季舟舟走。

    不可能的,如果放了她,她会像渴望天空的鸟一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不会回到他身边。她根本不会给自己平等对待她的机会。

    顾倦书眸光转凉,决心就这样吧,能关一时是一时,到最后总会有一个人妥协,如果那个人是他,那他……

    他也认了。

    哪怕这样决定了,顾倦书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恰好有个项目在临市动工,他需要去一趟,大概是五天的时间,于是他给季舟舟买了五天的零食水果还有食材,就要动身离开。

    季舟舟看到他先是拿回来一堆吃的,又跑到屋里去收拾行李,心里隐隐觉得不妙,于是跟了过去:“你准备去哪?”

    “出差,五天。”顾倦书低头回答。

    季舟舟心里咯噔一声:“你想把我自己关在这里五天?”

    “不行吗?所有东西都有,不会饿坏你,”顾倦书说完顿了一下,“你要是不想做饭,我让人上门来送。”

    “不是,就不是饿不饿的事,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关在这里?这几天让我先回顾家。”季舟舟提议。

    顾倦书想也不想的否决:“不行。”他们太喜欢她,万一放走她怎么办。

    季舟舟顿了一下,眼睛泛起亮光:“那你带我一起去?”

    “也不行,我开会顾不上你,你跑了怎么办?”顾倦书不紧不慢的看她一眼,见她还想争论,停顿一下声音低了下来,“不要好像很舍不得我,让我误会很有意思吗?”

    ……她特么吃屎你都会觉得是爱你的表现,到最后还怪到她头上来了,季舟舟虽然心里郁闷,但也不敢再开口了。

    看着顾倦书从家里离开时,季舟舟心里十分遗憾,如果不知道他喜欢自己,她肯定会毫无心理负担的骗他带自己去,到时候说逃就逃了,哪像现在要一个人被关五天,幸亏她宅惯了,五天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季舟舟叹息一声,去他买的零食里扒拉几下,发现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后,拎着袋子直接带回了房间。

    第一天她一个人过的,除了三餐顾倦书会连接防盗系统,过问她的吃饭情况,其他时候都没怎么跟她联系过。

    季舟舟习惯一个人,也没什么感觉,只是第二天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些寂寞,于是顾倦书再跟她通话时,她最后没忍住,问了句他什么时候回来。

    顾倦书沉默许久,声音有些懊恼:“项目不太顺利,否则能提前回去,现在的话我只能保证按时回去。”

    “……”行吧。

    季舟舟唉声叹气的去工作了,以为自己要孤独到底的时候,当晚叶倾和褚湛突然来了,她起初听到动静扛了个衣架准备御敌,听到叶倾的声音后才松了口气,扛着衣架出来了。

    客厅里的灯都开着,将几个人都照得清清楚楚,褚湛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季舟舟,似乎要将她看穿,让季舟舟生出些不自在。叶倾倒是直白得多,就是有点阴阳怪气:“哟,这是谁呀,是我们的编剧小助理季舟舟,还是大编剧周四季啊?”

    “行了叶导,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过吧,我也是想新生活顺利点,被逼无奈才骗了你。”季舟舟一脸苦涩。

    叶倾却并不买账,冷笑一声坐到沙发上:“别叫我叶导,我高攀不起,在你眼里我可比赵谦差远了。”

    季舟舟一愣,这才知道这位是在气什么,当即哭笑不得的表示:“我是怕再跟你合作,容易露出破绽,所以才选了赵导,不过我跟他也说好了要合作,虽然还没签合同,就这么违约了似乎也不太好。”

    “他都把你出卖给倦书了,你还怕违约不太好?”叶倾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季舟舟眨了眨眼,特别的真心实意:“他估计要么被顾先生镇压了,要么拿了好处,或者两者都有,总归是顾先生做了什么,他才把我卖了的,要是叶导……我觉得都不用顾先生出马吧。”

    叶倾一噎,竟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但还是气愤:“你倒是理智,把我们耍得团团转。”

    “我这还有一个剧本,只是刚有大纲,准备等这个写完就动笔,您看……”

    “签!谁让咱们是朋友呢!”叶倾立刻得逞的笑了。

    季舟舟就知道,笑完后跟他道歉:“我真拿您当朋友的,只是生活所迫,我也是没办法,希望你们别跟我一般见识。”

    季舟舟说完看向褚湛,显然是对他们两个说的。叶倾受不了这种正经,尴尬的搓了搓胳膊:“行了,你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就别在这假模假样的道歉了,你又不欠我们的。”

    叶倾刚说完,褚湛就悠悠接了一句:“但是欠倦书的。”

    季舟舟脸上的笑一僵,叶倾推了褚湛一下,褚湛耸耸肩:“虽说你跟倦书的关系更像一场交易,但倦书真心实意对你好,给你机会去工作,这些都不是他必须要做的,可他还是做了,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你不能对他的好视而不见。”

    季舟舟本就对顾倦书心存愧疚,被褚湛这么一说,更加羞愧难当,气氛眼看着僵硬起来,叶倾尬笑两声,试着缓和:“都是大人了,他们之间的事让他们解决就行,舟舟也是难,小姑娘想独立生活总也没错……”

    越说越尬,最后他直接没音了。

    季舟舟深吸一口气:“对不……”

    “她帮我拿下了D市基建的项目,”顾倦书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如果不是她的建议,对家就会以只比我高出百分之一的报价抢走,所以她不算欠我的。”

    屋里的人同时一愣,叶倾没忍住爆了句粗口:“草,你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

    “刚接通,就听到你们在讨伐她。”顾倦书声音有些淡,听不出喜怒,但总归是不高兴。

    叶倾立刻投降叛国:“我没有啊,都是褚湛。”

    “你要了她的剧本约。”顾倦书不肯放过他。

    叶倾暗骂一声,表情很是无奈:“要不要这么护犊子啊,跟我合作很让她为难吗?你很为难吗舟舟?”

    季舟舟尴尬一笑,微微摇了摇头。叶倾这才满意,高声道:“看见没,舟舟可没觉得为难,你少来挑拨我们的关系。”

    顾倦书:“呵。”

    叶倾:“……”金主的冷笑一如既往的叫人紧张。

    “顾大少爷,既然在家里安了监控,就没必要再让我们过来陪她解闷了吧,你不能抽空跟她多聊聊?”褚湛悠闲的倚着沙发,刚被顾倦书怼回来脸色也没有变,他只能敲打两句,要是顾少爷一心想撞南墙,他这个朋友只能帮他往墙上撞了。

    “他只能通话,没有监控的。”季舟舟小声帮顾倦书说话。

    顾倦书轻哼:“我才不会在家里装监控。”

    “你这窃听设备,跟监控有什么区别吗?”叶倾忍不住怼了一句,反正他现在休息期,暂时用不到金主大人。

    顾倦书沉默一瞬,再开口缓慢中带点不服:“我就是看看家里的情况,不用你们说也会关了,之后不会也不会开了。”

    他说完就没了动静,叶倾又嘴欠的说了几句他的坏话,顾倦书也没有回应,说明是彻底挂断了。

    “啧,不管他了,该吃饭了,咱吃点什么吧。”叶倾说着朝厨房走去。

    客厅里只剩下季舟舟和褚湛,季舟舟有些尴尬,想去厨房找叶倾。褚湛倒是自在,悠闲的看了她一眼后笑了:“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意见,毕竟我如果是你,可能跑得更快。”

    季舟舟摸了摸鼻子,觉得他还有话要说。

    果然,褚湛坐直了些:“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季舟舟看着他愣神半晌,突然想到这位可能是个突破口,她斟酌片刻小心开口:“感情这种事,不是勉强就可以的,我当顾先生是朋友,可也只能是朋友了。”

    褚湛眉头挑了起来。

    “我如果留下,他可能会越陷越深,还不如让我早点离开,躲到一个他看不见的地方,他看不到我了,可能就会好一点,”季舟舟说完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盯着褚湛的眼睛,“你们等一下走的时候,能让我也走吗?”

    褚湛微怔,和她清澈的眼睛对视,突然发现这姑娘可能比他想的更单纯,她无意伤害任何人,但也不会妥协,沿着一条路往前走,路边多少风景都不能吸引她。倦书遇到这样的姑娘,不知道运气是好还是不好。

    季舟舟期待的看着褚湛,以褚湛护犊子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答应她。褚湛和她对视许久,缓缓开口:“不。”

    “……”

    “倦书很犟的,当初老夫人差点把人饿死,都没得到一句对不起,你怎么会觉得,他看不见你就不喜欢你了?”褚湛悠悠看她一眼,起身往厨房去了。

    季舟舟竟然无法反驳,坐在沙发上发了很久的呆,最后叹了声气,跟着去了厨房。

    两个大男人在厨房这么久,她以为要把东西搞得乱七八糟的,谁知道竟然做出了一桌子的菜,看起来甚为美味。

    季舟舟惊了:“这是谁做的?”

    “我!”叶倾邀功,“不过褚湛给打了下手,所以勉强算我们俩做的。”

    季舟舟啧啧两声,为两位的厨艺叫好,顺便帮忙往桌子上端,十分钟后,三个人就在餐桌坐下了。叶倾一边吃饭一边开口:“你冰箱太满了,剩饭也多,等会儿我们把剩饭给你带走吧,你做新鲜的吃。”

    “好,谢谢。”季舟舟点头。

    几个人吃完饭,又把厨房收拾了一下,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毕竟关系特殊,不好留人过夜,叶倾和褚湛提出离开,季舟舟就没有挽留,看着他们拎着剩饭走到电梯口。

    “那个,你下面三天一个人可以吗?”叶倾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可能有点事要忙。”

    “我也不能过来了。”褚湛接上。

    季舟舟知道可能是她今天提到一个人在家无聊了,顾倦书才让他们过来的,这两位一个比一个忙,哪能天天让来陪着。她笑了起来:“当然没问题,正好我可以赶一下进度。”

    “那你赶紧写,给赵谦的本子不用那么认真,随便写写就好。”叶倾真心实意的劝导,“当然要给我的不能这样,还是得认真点,你……”

    电梯来了,褚湛似笑非笑的把他拖进去,毫不犹豫的按了关门,季舟舟笑着跟他们招手,等他们离开后就回房间了。

    第三天他们果然没有再来,季舟舟一个人码码字看看剧,倒也不觉得无聊,只是等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几天没人管她,她零食吃得特别快,半夜还在吃夜宵,加上叶倾两人来吃过饭,消耗了很多食材,她好像要断粮了!

    看着冰箱里仅剩的几个鸡蛋,季舟舟欲哭无泪,蒸了个蛋羹勉强果腹。盘算着顾倦书不是明天回就是后天回,这点东西绝对不够吃,她现在只能祈祷顾倦书尽快联系她,就可以叫外卖了。

    然而顾倦书可能是被叶倾和褚湛说得了,这几天竟然真的没有再联系她,季舟舟把最后的鸡蛋也吃完后,躺在床上悔不当初。其实顾倦书给她留的吃的是绝对够的,只是她码字的时候喜欢吃点什么,没控制量就成了这样。

    想到前几天自己每天都处在很撑的状态,她就想穿到过去掐死自己。

    顾倦书,你可快回来吧!

    “阿嚏!”

    顾倦书打了个喷嚏,周长军忙给他拿了件衣裳披上:“天气有点凉了,先生多注意身体。”

    “嗯,”顾倦书声音有点低,像是感冒了,“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吧?”

    “还有一点收尾工作,先生如果着急回去,我留下也是一样的。”周长军含笑回答,他知道舟舟回来了,只是先生没把人带回家,他也就不好问,反正年轻人之间的矛盾,总是会解决的。

    直到现在,他还以为季舟舟是跟顾倦书吵架了才离家出走的。

    顾倦书懒洋洋的‘嗯’了一声,盯着指尖染上的一点墨水出神,今天是之前说好的最后一天,虽然工作还剩一点,但他打算自己先开车回去。

    夏季的天说变就变,上午还十分炎热,下午就突然下起了暴雨,狂风把雨水刮成了一道道雨幕,看起来十分骇人。

    周长军见顾倦书要走,表情有些犹豫:“先生,不如等雨停了吧,高速可能没开……”

    “我走国道回去,你留下吧。”顾倦书说完,拿着伞就去停车场了。

    雨水很急,风也大,停车场在露天的地方,顾倦书走到一半的时候伞就被刮断了,他干脆扔了伞,快步往车前走。

    等到车里坐下时,身上已经湿透了,雨刷器不停的工作,前方还有些看不清。顾倦书眉头微蹙,拿出手机想跟家里联系一下,结果手机进水黑屏,没办法开机。他沉默片刻,拧开钥匙上路了。

    雨实在太大,也没有停止的意思,顾倦书莫名心烦气躁,暗暗后悔不该被叶倾和褚湛激将,真的几天没有联系季舟舟。雨越下越大,前路也不太清楚,等顾倦书看清楚前面有个石桩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子直直的撞了上去。

    季舟舟在家里已经断了一天的粮了,本来可怜巴巴的等着顾倦书,但看到突然的大雨后,就不指望他能回来了。

    “再饿也就是一天的事……”季舟舟深吸一口气,眼泪巴巴的给自己鼓励。

    因为太饿,完全没办法工作,只能躺在床上减少体力支出。季舟舟被饿得精神,也要假装很困,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睡着,失败后干脆到小阳台上看雨。

    大雨下了三个小时,放晴后季舟舟往楼下看,下面的积水已经有人的小腿那么深了,平时很干净的小区,这会儿也因为不知道哪里飘来的垃圾变得污浊起来。季舟舟叹气,希望顾倦书千万别死心眼,这个时候回来。她再饿两顿也OK的。

    刚这么想,耳边就传来了电梯响声,她精神一震,拉开阳台的门就冲了回去,看到顾倦书后眼睛瞬间瞪大。

    此刻的顾倦书浑身湿透,身上的西装破破烂烂的,多了很多擦痕。他的右手无力的垂着,指尖有点点血迹往下落,额头上也有一个很深的口子,此刻正渗着血。

    季舟舟一时间丧失的声音,半晌才猛地回神,冲到他面前又停了下来,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你、你怎么了?”

    “胳膊好像断了。”顾倦书慢吞吞的回答。

    季舟舟心里一颤,强行镇定下来:“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她就往电梯处去,结果被顾倦书用还能动的左手拉住了。顾倦书顿了一下,慢吞吞的开口:“我自己去。”

    “……你怎么去?瘸着一条胳膊开车去吗?”

    季舟舟皱眉和他对视,看到他眼神里的闪躲后瞬间气笑了:“你不会以为我会趁这个时候跑吧?”

    顾倦书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默认了。

    季舟舟气得肝都疼了,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个伤号,才没把脏话骂出来:“我发誓不会跑行了吧,要是跑了,你就全业内封杀我,让我穷死饿死行了吧?”

    顾倦书沉默许久,季舟舟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果然——

    “我怎么舍得封杀你,”顾倦书似是一声叹息,“你可以杀了我,但我却不能让你不开心。”

    这回轮到季舟舟沉默了,她很久都没说话,最后终于憋不住了,一言难尽的看着他:“……都这时候了,还能想出土味情话来?”

    顾倦书露出会心一笑。

    赢了,看她多感动。

    作者有话要说:  倦崽:呵,女人,果然要用情话哄

    舟舟:…他怕不是个傻子吧?

    大家六一节快乐!那个……臣妾这本参加了一个比赛,大家有营养液的话给人家一点啦,我拿红包跟大家换!灌溉后在最新章留言“已灌溉”,就可以等收账啦(此条长期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