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9 章
    感觉到季舟舟的杀意, 顾倦书默默把被子拉到胸口, 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手疼。”

    “……少说话就不疼了。”一听他说疼,季舟舟就懒得跟他计较了,虽然不是自己让他冒雨回来的, 但总归是为了她才受的伤, 她还是能忍则忍吧。

    顾倦书顿了一下,见季舟舟雷声大雨点小, 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季舟舟警惕:“又想干嘛?”

    “疼。”

    “……”

    见她瞬间没了言语, 顾倦书心中有了计较,表情更加可怜:“我身上还有淤青, 刚才医生没给我处理。”

    “那些等过段时间,自己就消了。”季舟舟声音放缓了些。

    顾倦书顿了一下, 垂眸抿唇低声道:“但是我疼。”

    他的睫毛本就密, 这样将眼睛垂下来, 就更显得像小扇子一样,在眼底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看不真切还以为他要哭了。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半晌无奈的开口:“那我去买瓶红花油, 帮你搓一下?”

    “都可以, 只要能尽快好就行。”顾倦书似乎无欲无求, 连回答问题都比平时慢了半拍, 但他心里其实在以非常速疯狂点头。

    季舟舟:“但是如果搓的话,可以会更疼,你确定吗?”

    “我能忍的。”顾倦书直勾勾的看向她。

    搓油的疼痛都能忍, 现在的疼就忍不了了?季舟舟腹诽,却还是开口‘唔’了一声。他现在就是个刚劫后余生的伤号,她跟他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这么想着,季舟舟就咬牙撑着床准备起来,顾倦书看她还很虚弱,就要让她躺下,刚好季舟舟还没下地,门就从外面打开了,他干脆就闭上了嘴。

    “来输液了哦。”小护士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季舟舟觉得耳熟,下一秒就看到她吐了人家一身的小护士,忙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啊护士小姐,我刚才弄脏你的衣服了,因为不舒服就没能及时道歉,你的衣服多少钱,我这就赔给你。”

    小护士看到她躺在顾倦书旁边的床上,咬了咬牙轻笑:“没关系的,一件衣服而已,你也是生病了克制不住,我不怪你的。”顾倦书前脚住院,这女人后脚就肠胃不适跟着住院,看来也是个有心机的。

    “我还是把衣服钱赔给你吧,真的不好意思。”季舟舟面露愧疚。

    小护士还想推拒,顾倦书就缓缓开了口:“多少钱,我等下给你。”

    小护士一听到他说话,眼睛瞬间一亮:“真的不用,您要是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个饭就好,当然不请也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打算要。”

    季舟舟一顿,古怪的看了顾倦书一眼,再看看小护士期待的表情,面上露出意味深长的一个笑。

    顾倦书反应倒是冷淡,扫了小护士一眼后淡淡开口:“我会让助理给你。”“……哦,那也可以。”小护士讪讪一笑,“输液吧,您躺好。”

    顾倦书心想着女人话多且废,他早就躺好了,难道她看不见?

    小护士检查了一下药瓶,确定上面的患者信息能对上后,就将药瓶挂在了杆子上,一边导液一边说话:“这个药是消炎的,不算太疼,所以不用紧张,我给你下得慢点,时间可能会久,但是不会难受,要是觉得凉的话,我给你去拿个加热器。”

    小护士说完,顾倦书没有答话,气氛稍微有些尴尬,季舟舟立刻接道:“知道了,谢谢护士小姐。”

    小护士没有理会季舟舟,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顾倦书的手腕上了。他的手腕骨节分明、青筋微凸,漂亮又紧实,一看就是个经常锻炼的。小护士咽了下口水,咬着唇拿起酒精棉,在他胳膊上擦了擦。

    她的动作仿佛被放了慢速,微凉的酒精棉在顾倦书腕间停留过久,惹得他眉头轻蹙:“有完没完?”

    “……完、完了。”小护士猛地回神,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而心猿意马的结果,是她第一针扎偏了。

    顾倦书脸都黑了,但没有搭理她,没想到第二针也是偏的。

    季舟舟:“……”想笑,但是要忍住。

    小护士有些慌了,她的业务能力确实不行,当初也是家里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送进这家医院,但再不行,基本的打针送药的能力还是有的。只是现在被顾倦书盯的,手都要抖了。

    “没关系的,你冷静一下,下一针肯定会扎进去。”季舟舟安慰两句。

    猫哭耗子,小护士心里冷笑一声,手头反而准了,这回一次性就扎针成功,她彻底松了口气。其实她冤枉了季舟舟,因为季舟舟连猫哭耗子都懒得哭,刚才那句话是对顾倦书说的,毕竟被一连扎了两次都没扎好,季舟舟怕顾倦书会气到不肯输液。

    小护士帮顾倦书扎完,回头就开始准备季舟舟的药瓶,季舟舟一看瞬间就不淡定了,求救的看向顾倦书。顾倦书轻哼一声假装没看到,毕竟刚才自己白挨几针时,他可亲眼看到她憋笑了。

    季舟舟见顾倦书装死,暗骂一声躺好,尽量在小护士给她扎针的时候报以微笑,让对方尽可能的放松下来。小护士现在视她为自己找对象路上的绊脚石,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干净利落的扎完针扭头就走了。

    门一被关上,季舟舟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一扭头看到顾倦书正盯着自己,她想了一下玩笑:“顾先生魅力就是大,连刚见面的小姑娘都能这么迷你。”

    “呵。”

    顾倦书闭上眼睛拒绝交流,季舟舟顿了一下,还是开口提醒:“但是魅力大归魅力大,那个小姑娘你还是少交流的好。”

    顾倦书指尖一颤,平静的开口问:“你吃醋了?”

    “我闲着没事干啊还吃醋,”季舟舟笑了一声,很快脸上的笑就淡了下来,“你之前跟人介绍我的身份,说的是女朋友吧?那姑娘明知道你有对象,还这么眼巴巴的凑过来,能看得出来是个底线低的,这种女孩还是少接触的好。”

    顾倦书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斜了她一眼后唇角扬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我以为你想促成我跟她,以便自己逃走。”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季舟舟苦笑不得,如果自己说出那种话,估计顾倦书真心被践踏的羞辱感,会大过自己给他介绍对象的愤怒吧。

    再说那姑娘确实也不太行,护士是个很伟大的职业,白班夜班来回倒,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的病人,铁打的人也会露出疲惫感,哪有那个闲心想跟病人发展点什么。

    而这位姑娘就不一样了,心思多也就算了,还因为自己的心思影响工作,害顾倦书白挨了两针,可以说违背了基本的职业道德。而季舟舟一直觉得,连职业道德都没有的人,更别说其他的品德了。

    总之就是不过关。

    季舟舟心里对小护士下了定义,却没有跟顾倦书说,反正他们两个也就在这里住几天,很快就会离开了,没必要把事情分析得太透彻。再说以顾倦书现在自作多情的性格来说,她要是真说这么多了,他肯定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了。

    季舟舟想着,无意间叹了声气,顾倦书平静的看了过去:“叹什么气?”

    “……突然想到刚才本来是要去给你买红花油的,结果一打岔就给忘了。”季舟舟随口敷衍。

    顾倦书看了一眼她头顶的吊瓶,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没事,等输完液再说。”

    “嗯。”季舟舟刚点了点头,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顾倦书:“你睡吧。”

    “你呢?”季舟舟下意识的问,问完才想起来他刚才说自己疼得睡不着,不由得抿了抿唇。

    果然,顾倦书幽幽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低声道:“我太疼了,睡不着,不过我可以闭着眼睛陪你休息。”

    “……好,我就稍微睡一下,很快就醒了。”季舟舟实在是困,挣扎一下还是答应了,只是每当闭上眼睛,就容易想到顾倦书痛苦的样子,心里就开始不好受,根本就没办法入睡。

    十分钟后,隔壁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疼得睡不着的顾倦书,已经彻底睡死过去。

    季舟舟:“呵。”

    见他睡了,季舟舟也就很快入睡了,一直到天黑下来,她才因为房间里的动静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周围乌漆嘛黑的,她心里咯噔一下,急忙看向吊瓶,结果本该在上空的瓶子已经没了,自己手上的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拔过了。

    啪。灯突然亮了,季舟舟下意识的眯起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看到顾倦书在床边坐着后,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没睡。”顾倦书相当倔强。

    季舟舟:“呵呵。”

    “周长军来过,刚好吊瓶快完了,是他叫来的护士给拔的,之后我就让他走了,”顾倦书仿佛没看到她眼底的嘲讽,身残志坚的转移话题,“医生刚才来过,说我们住两天消了炎症就行。”

    季舟舟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决定不跟他计较了,起床去了洗手间一趟,几分钟后出来,病房里已经多了一股粥香,她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皮蛋瘦肉粥,还有白煮蛋跟饼,太素了。”顾倦书眉头直皱,很想把跑腿送饭的人骂一通。

    用大骨汤熬制的粥,里面是大块的肉和皮蛋,泛白的粥点缀了鲜嫩的葱花香菜,季舟舟眼睛都要掉进去了,立刻跑过去坐下,拿了自己那份喝了一口。

    “太好喝了。”季舟舟感恩得几乎要泪流满面。

    顾倦书看她一眼:“就这么好喝?”口中虽然怀疑,但手还是很诚实的拿了勺子,尝了一口之后还是觉得淡,正要开口反驳,一抬头就看到季舟舟开心的喝粥,瞬间觉得这粥的味道好了起来。

    季舟舟将粥喝完,又吃了两个白煮蛋,这才扶着肚子躺到床上,舒服的长叹一声气。顾倦书好笑的将东西收拾了,也跟着躺了下去:“你是不是反应太夸张了点?”

    “被饿了几天的心情,你怎么会懂?”季舟舟斜了他一眼。

    顾倦书沉默一瞬,慢吞吞的开口:“对不起。”

    “别介,你能不再关我就行了。”季舟舟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半晌都没等到他接话,立刻眯起眼睛抬头,“几个意思啊?”

    顾倦书耸肩,表情倒是坦然:“我不能确定你会不会逃,所以把你关起来是最简单的方式。”

    “……顾倦书,你不觉得你的方式很有问题吗?”季舟舟无语。

    顾倦书看着她,非常认真的虚心请教:“那么怎么做,才算没问题呢?”

    季舟舟瞬间闭嘴,因为不管顾倦书怎么做都是有问题的,而这个问题就是她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顾倦书见她再次在两个人之间竖立无形屏障,眼神微微暗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平静,将一个玻璃瓶子扔到了她床上:“周长军刚才买的。”

    季舟舟低头一看,是红花油。她捡了起来,一脸无奈的跟顾倦书对视:“既然让周叔叔买了,怎么不让他帮你涂一下?”

    “我想让你涂。”顾倦书回答。

    “凭什么?”

    顾倦书沉吟片刻,回答:“你没听过那句话吗?谁污染,谁治理,这伤是因为你才受的,你当然要负责。”

    “……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吗?求求你别瞎编乱造了。”季舟舟嘴里抱怨着,还是拿了药油到他床边坐下,往手心里倒了些油后一边搓一边嘱咐,“脱衣服。”

    “哦。”顾倦书得了命令,开始低头脱衣。

    季舟舟油倒得多了,弄到了手腕上一点,眼看着要沾到袖子了,她赶紧用脸把袖子往上蹭,想把袖子捋上去。

    “需要我帮忙吗?”

    “需……我草你大爷,你脱光干什么?!”季舟舟下意识的抬头,然后感觉眼睛都要瞎了。

    顾倦书顿了一下,看向自己的身体,非常认真的反驳:“没有光。”

    “……只穿一条内裤还是三角的,跟光了有什么区别吗?!”季舟舟说着下意识的看向他身上唯一被布料遮挡的位置,看到危险三角区被撑得鼓鼓囊囊的位置后脸彻底红了,“你就不能买大一号的内裤?!”

    顾倦书一脸无辜:“买大了会掉。”再说他穿得挺舒服的,为什么要买大一号?

    季舟舟的目光落在他的窄腰上,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但心里承认是一回事,面上气场还是不能输的:“那我还真是难为你了哦。”

    顾倦书总算明白她在阴阳怪气什么了,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后平静开口:“没办法,家里总要有一个外部性征明显的。”

    季舟舟一愣,明白过来后气笑了:“你的意思是嫌我胸小了?”还外部性征明显,她要不是有点文化,肯定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不要对号入座啊,”顾倦书一脸无辜,“我们现在还没领证,算不上一家人。”

    还领证?下辈子去吧!季舟舟冷笑一声:“还涂药吗?”

    “涂。”

    “那就趴下!”她今天非要教这个流氓做人不行。

    顾倦书看她咬牙切齿的样子,面上微微迟疑:“你下手轻点。”

    “看我心情,”季舟舟懒洋洋的看着他,“当然你要是不想涂,我现在就去洗手。”

    在有生命危险和心上人擦身之间,顾倦书犹豫三秒钟,果断趴了下去,然后就听到季舟舟在他身后的嗤笑声。

    “……你轻点。”顾倦书底气不足。

    季舟舟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相当的高贵冷艳:“看心情吧。”

    顾倦书咬着牙做好心理准备,却在她的手贴上来的瞬间,发出一声痛哼。季舟舟无语:“我还没用力呢,你叫什么叫?”

    “怕你等一下不知道怜惜我,先叫两声热热身。”顾倦书幽幽开口。

    季舟舟没忍住笑了出来,看着他后背的青紫,心想也就这蠢蛋觉得她能对这一身痕迹下手了。

    病房外面,拎着一个饭盒准备过来献殷勤的小护士,听到这些糟糕的对话后脸色变了几变,想起之前自己轮班到肛肠科时,就有这种女攻男受的人来看病,她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之前自己心中顾倦书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彻底变成了一匹马,还是被女人骑的那种。她想起自己对这种男人动过心,还跟科室里其他人吹了牛,就觉得一阵丢脸,咬着牙怒气冲冲的拎着饭盒离开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就解决一个情敌的季舟舟,在手接触到顾倦书微凉的后背后表情就真挚起来,用恰到好处的力道帮他将淤血搓开。

    她手里的红花油是热的,按在顾倦书身上时,顾倦书舒服得想喟叹一声,但怕会吓跑季舟舟,生生给忍了下来。她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所到之处一片灼热,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点燃。

    可偏偏她的小手是肉乎乎的,几乎没有骨头一般游走,动作也极其温柔,让他想责怪都找不到理由。而更糟糕的是,渐渐的不仅她按摩到的地方有了反应,就连她始终没碰到的某个地方,也开始有了反应。

    顾倦书觉得她没用力,而季舟舟却累得汗都出来了,等帮他把后背和小腿上的淤青按摩完,她的手指彻底无力了。

    “你感觉怎么样?”季舟舟按完,用袖子擦了一下汗。

    “嗯。”顾倦书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来。

    季舟舟挑眉:“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舒服了很多。”顾倦书 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心虚。

    季舟舟听到他觉得舒服了,心里松了口气,又倒了些药油在手上搓:“有用就行,翻面吧。”

    “……”

    季舟舟手里药油都搓好了,顾倦书却还迟迟不动,她忍不住催促:“翻过来啊。”

    “……要不还是算了吧,你也累了,剩下的明天再说。”顾倦书婉拒。

    季舟舟嗤了一声:“少来,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今天不按明天可就没有了啊,你按不按?给个准话。”

    顾倦书犹豫一下,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想了半天后提议:“那等我缓缓再按?”

    “缓什么?”季舟舟皱眉。

    顾倦书顿了一下,耳根渐渐红了起来。季舟舟看他磨磨唧唧的样子心生好奇,但也没有问:“你打算缓多久?”

    “……这种事不太确定,”刚说完,就感觉到那里反应又大了,他尴尬一笑,“可能得好一会儿。”

    “那我去洗手了啊,不按了。”季舟舟有些不耐烦。

    “先等一下!”可能是按摩的渴望太强烈,顾倦书终于坐了起来,只是腰间却裹了被子,“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说完,抱着被子把鞋穿上,一路小跑进了洗手间,顺手关门时还发出了巨大的一声响。

    季舟舟怔了一下,明白他是去干什么了之后,又怒又羞的脸都红了,骂骂咧咧的出了病房,去远处的水房洗手了。她要是再帮那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男人按摩,她就是天下第一大蠢蛋!

    一直到水房,季舟舟心气还不顺,气哼哼的冲洗自己的手,决定之后一定要长点记性,再不跟他有肢体接触。

    在她洗手时,身后长长走廊的某个路口,沈野贪恋的看着她的身影,虽然她近在眼前,可心里的思念还是快要将他烧灼。他失神的朝她走去,指尖不停的颤抖,在他快要到她身边时,突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躲到了附近的安全通道里。

    顾倦书从走廊那边走来,快到安全通道时眉头皱了一下,刚才有个男人往这边走了,他总觉得很熟悉。

    顾倦书没有多想,大步走到水房里,看到季舟舟后松了口气,不高兴的开口:“洗个手而已,至于这么长时间吗?”

    季舟舟听到他的声音后一顿,回头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至于啊,太至于了。”

    此刻的顾倦书身上带着些潮气,一看就知道他洗过澡才出来。季舟舟扬眉:“你出来干什么?”

    “我就洗一下的功夫,房间里就没人了,你说我出来干嘛?”他一进洗手间就听到她出去了,于是直接冲了凉水匆匆出来找人,饶是顾倦书克制,表情还是有些阴郁,但这点负面情绪很快就消失了。

    季舟舟嫌弃的看他一眼:“这时候又忘了自己受伤了?我都跟你说过了,你伤没好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那伤好之后就走了?”顾倦书立刻问。

    季舟舟闲闲的看着他:“你让我走吗?”

    顾倦书沉默一瞬,突然笑了起来:“不让。”

    他平时做什么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就连笑都懒得笑一下那种,这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还是发自内心毫无负担的笑容,一下子就击中了季舟舟。

    “你看什么呢?”顾倦书慢吞吞的问。

    季舟舟感慨:“看你好看,长这么好看,不被打一顿可惜了。”

    “……”

    顾倦书拒绝再跟她说话,等她洗完手一起往病房走,他们消失后,沈野才阴鸷的从黑暗中出来。

    他派人来的时候,只让盯着季舟舟,所以知道季舟舟肠胃不适住院了,却没想到顾倦书也在。所以顾倦书还是先他一步找到了她吗?沈野颤着吐一口浊气,心里的恼怒感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淹没。

    为什么,舟舟已经离开了,为什么顾倦书就是不肯放过她?为什么一定要颤着她不放,她是他的!

    “你是哪个病房的?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沈野眼底的阴郁一闪而过,温和的回头道歉:“不好意思,来看朋友。”

    女人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目光接着落在他价值不菲的衣服和腕表上,表情更是有些晕眩的激动。沈野活了两辈子,这种眼神怎么看不出来,眼底立刻闪过一丝厌恶,但看她穿了护士服,脸上立刻挂起了一个微笑。

    “你是这里的护士?”

    “是啊,你、你好。”见他主动跟自己搭讪,小护士有些激动。

    沈野轻笑一声:“你能帮我个忙吗?”

    “好、好啊,你是迷路了吗?你朋友在哪住,我可以带你过去。”小护士有些激动。

    沈野脸上的笑淡了些,半晌微微叹了声气:“他们可能不太想见到我,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他们的近况,你能帮帮我吗?”

    “当然!”小护士刚才还沉浸在自己看上的男人竟然是个变态的伤心里,这会儿遇到了跟之前那个男人差不多条件的,自然不肯放过,至于职业道德,已经被她忘在了八百里开外的地方。

    沈野含笑点了点头,小护士四下看了一圈,笑着开口:“你跟我来。”

    “好的。”

    他跟着小护士到了护士站门前,小护士进去拿了几个本子出来,殷勤的问:“你朋友叫什么名字,这边是最近住院部的全部资料,我可以帮你找。”

    “顾倦书,季舟舟,”沈野在说出这两个名字之后,清楚的看到小护士的脸色一变,他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了?”

    “……没事,正好是我负责的病人,我就是感觉有些太巧了而已。”小护士勉强笑笑。

    沈野轻笑:“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都没关系。”

    小护士欲言又止的看他一眼,最终还是说不出口,只是顿了一下后旁敲侧击:“你怎么会认识他们的?”变态的朋友该不会也是变态吧,那她的命可就太苦了。

    “无意间认识的,只是因为有些不方便说的事,我和他们观念不合,就各走各的路了,”她这点套话的本事,在沈野眼里还不够看,隐约猜到她跟他们有什么矛盾,便顺着她的想法说,“这次来也只是想偷偷看看他们,麻烦你帮我保密。”

    “没问题。”一听到他和他们观念不合,小护士就想到了性方面,当即就松了口气。

    沈野:“他们什么时候出院?”

    “过了明天,顾倦书身上有伤,但症状都很轻,那个季舟舟更没事了,也就是吃坏了肚子,需要吊几瓶水而已,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住院,简直是浪费公共资源。”虽然对顾倦书没想法了,但不代表她对季舟舟就没意见。

    沈野听出她对季舟舟的轻视,眼神一冷:“生病了当然要住院,怎么能算浪费公共资源?”

    小护士一愣,被他突变的语气吓得不敢说话了,再抬头沈野又是笑意盈盈的模样,仿佛刚才被威胁的感觉只是她的错觉。

    “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吗?”沈野问。

    小护士想了一下,摇头:“一直黏在一起的。”

    沈野的眼神暗了暗。果然,舟舟是被顾倦书□□了。

    “护士小姐,能帮我个忙吗?”黑夜中,沈野的五官被照得更加立体,一双眼睛仿佛有蛊惑人心的魔力,让小护士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

    夏日的夜总是很短,早上五点的时候天就亮了。不知道是晚上睡得太多了,还是病房的窗帘隔光不好,季舟舟难得很早就起来了,昨天输了几瓶药,又休息了一晚上,她的元气恢复得很好,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再去看顾倦书,还睡得正熟,面容沉静得像天使一样,哪有半点平时的样子。季舟舟嗤了一声,目光落在他的右胳膊上,顿了一下后察觉到不对。

    顾倦书适时醒来,看到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右手看,默默用被子给盖住了:“干嘛?”

    “你手不是断了吗?”季舟舟疑惑。

    顾倦书沉默一瞬,点头:“是啊。”

    “那为什么没有夹板?”季舟舟比划两下,“都骨折了,至少得有个东西固定一下吧?”

    顾倦书嘴唇一动,半天没有说话,等季舟舟快起疑时,他镇定的胡说八道:“因为折的地方是软骨,就是肩膀和胳膊之间的关节处,这个地方没办法打夹板,只能自己好好养着。”

    “……这样啊。”没有写过医疗剧,所以对这些一无所知的季舟舟,本来还有些怀疑的,但看到顾倦书一本正经的脸,没来由的就相信了他的说辞。

    新的一天,从编瞎话开始。顾倦书神清气爽,正好周长军订的早餐送到了,便起床洗漱一下开始吃饭。

    两个人吃完饭,小护士也就推着送药的小车进来了,今天的她明显紧张很多,连最喜欢看的顾倦书也不看了。季舟舟察觉到她的不对,心里感觉有些微妙。

    小护士将车子停下,咽了下口水走到顾倦书面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道:“外面有你的朋友来找。”

    “谁?”顾倦书挑眉。

    小护士被他看得一抖,声音更加低了下来:“他说他叫沈野。”

    “谁?”

    “沈野,”小护士重复一句,瞄了季舟舟一眼后,紧张的开口,“他就在外面,想单独见你。”

    顾倦书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目光随后落在季舟舟身上,季舟舟问:“她说啥?”

    “她说沈野在外面,他要见我。”

    小护士:“……”说好的保密呢?

    季舟舟有些惊讶:“他来见你干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为你来的。”顾倦书脸色有些冷,沈野被他教训了两次,却还是不知悔改,总是惦记着他的人,看来还是他太仁慈了。

    季舟舟看了眼他的神色:“那你要去见他吗?”

    “见,为什么不见。”顾倦书嘲讽一笑,起身朝外走去。

    季舟舟皱眉,正要跟过去,小护士突然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牛津纸袋,然后转身跑走了。季舟舟一愣,盯着手中有些分量的纸袋看了半晌,默默将纸袋放到床铺下面,然后跟了出去。

    早一分钟先到门外的顾倦书,冷着脸看向沈野:“你到底想干什么?”

    “听说舟舟生病了,我想来看看她,”沈野顿了一下,“但是觉得顾先生会不高兴,所以想先问过你再说。”

    “没错,我不高兴,你回去吧。”顾倦书嘲弄的看着他。

    沈野和他对视,双手渐渐握成拳,等小护士从屋里出来后,突然泄劲了,苦笑着点头:“如果顾先生坚持的话,那我就不见了。”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顾倦书顿了一下,开口:“等一下。”

    沈野回头:“怎么?”

    “你像只苍蝇一样,太烦人了,”顾倦书直言不讳,“我想趁早把你解决,也省得总是心烦。”

    沈野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忍了忍还是没暴露真实想法,含笑看着顾倦书:“那顾先生想怎么做?”

    顾倦书沉默许久,缓缓开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隔空碰瓷这个词?”

    “?”

    沈野看着顾倦书坐到地上,一脸的莫名其妙,下一秒季舟舟突然出现在目光里,他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刚要解释季舟舟就朝顾倦书冲了过去。

    “你怎么了?”季舟舟一脸紧张,接着怒气冲冲的看向沈野。

    顾倦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理直气壮的用另一只手指着沈野:“他打我。”

    沈野:“……”

    作者有话要说:  沈野:为了争风吃醋,这人老脸都不要了,好气…

    倦崽:开玩笑,我八百集电视剧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