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0 章
    果然如季舟舟所料, 顾倦书非但不着急, 反而一派悠闲的带她去选礼服,怎么看都是一副满心愉悦的模样。

    季舟舟对滚刀肉一样的他好气又好笑,干脆也不去想这件事了, 专心挑起衣服来。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就他们这种天塌下来还有心思选裙子的性子,不破产也有钱不到哪去。

    她试了几条裙子, 顾倦书都不太满意, 要么是嫌太短,要么是觉得夸张。季舟舟脾气上来了, 忍了一下假笑:“倦崽崽,我有点渴了。”自从她发现顾倦书还挺享受她给起的各种昵称, 就经常性的胡叫了。

    顾倦书沉默一瞬:“你想喝什么?”

    “奶茶, 双份布丁加冰。”季舟舟立刻回答。

    其实他们出来是带了保镖的, 但顾倦书还是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亲自出去给买了。反正她的目的也是把自己支走,好一个人选衣服,他只能宠着了。

    果然, 顾倦书一走, 季舟舟立刻放开了不少, 不再只在相对保守的区域看了。她把所有店里现有的礼服看了一遍, 目光落在了一条正红色露背长裙上。裙子垂感很好,她只看一眼就喜欢了。

    “我要试这条,麻烦帮我一下。”

    “好的季小姐。”一直围着她的四五个服务员, 立刻去取了裙子,陪她一起去了试衣间。

    衣服布料很舒服,上面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装饰,只是一条纯粹的红裙,所以不算难穿。季舟舟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将长裙穿在了身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艳。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她的身材已经逐渐变得凹凸有致,皮肤也愈发白皙水嫩,不再像刚穿来时那样憔悴干瘪。这条裙子的暴露性感而高级,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膀,同时也露出了大半个后背,将蝴蝶骨完美的呈现出来,生生把季舟舟偏可爱的长相衬出一丝妩媚。

    她本来就比一般的女孩子高出一些,再配上服务员送来的黑色高跟鞋,更显成熟性感,这种性感却不张扬,只是容易叫人心生向往。至少季舟舟看着镜中自己,可耻的向往了。

    就这长相,谈什么恋爱,自恋就行了。季舟舟颇为不要脸的问旁边人:“好看吗?”

    “真是太好看了!这条裙子整个A市就只有一条,是前几天刚出的新款,秀场模特都没您穿着好看!”服务员的彩虹屁不要钱一样大放送,一方面是恭维客人,一方面也是真心这么觉得,这条裙子设计师主打的就是‘不经意间的性感’,骨干的模特根本不能表现出着一点。

    季舟舟本来就喜欢这条裙子,听到她们这么一说,当即决定要这条了。本来打算试完就脱的,但旁边的一个服务员好心提醒:“季小姐,要不要给顾先生看一眼再决定呢?”

    季舟舟不懂自己要穿的衣服,为什么还要问过顾倦书,但看了几个服务员的表情,心里隐隐明白了。在世俗人眼中,她和顾倦书的地位到底悬殊,她始终是个依附的角色,而刚才顾倦书也提了不少意见,她也听了。

    这落在其他人眼中,就以为她事事要以顾倦书为先,哪怕一条裙子的主也没办法自己做。

    对于这个认知,季舟舟也没什么负面感觉——

    这些凡人知道什么,老子还是女主呢!要说优越感,谁有女主角的优越感强哼哼!

    不过季舟舟还是同意了,毕竟这么好看的裙子,她已经迫不及待要给顾倦书看了,根本没那个耐心等到晚上。

    盘算着顾倦书买奶茶该回来了,季舟舟兴冲冲的往外走,刚拧开试衣间的门打算出去,就听到外面一个女人不高兴的声音:“阿野,我想要的那条裙子被人试了,得等她出来我才能试。”

    季舟舟:“……”女主跟男主、跟女配这该死的缘分。

    她默默翻了个白眼,正犹豫是现在出去,还是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就听到沈野温柔的声音响起:“漂亮的裙子多了,我带你去别的店选。”

    “不要,我就要那条,那是SE.K最新款的裙子,整个A市就一条,要不是店里不接受预订,我很早就买下来了,晚上就是订婚宴,你总不想我有遗憾吧。”张雅娟很是执着,她其实早就订好了裙子,不比这条差,但就是喜欢这条红裙。

    季舟舟:“……”全市唯一的一条裙子,最新款……嗯,这些形容词听起来有些熟悉。季舟舟再次看向一墙高的试衣镜,里面的红裙大美人相当打眼。

    ……这女主跟女配该死的缘分。

    “那就等一下吧,等里面的人出来了,我们协商一下,只要能买下来,给她些好处也行。”沈野妥协,将温柔人设维持得滴水不漏。

    张雅娟这才高兴:“我就知道阿野最好了。”

    季舟舟冷笑一声,老子男人还没破产呢,轮得到你们装大款?看样子这个门是不出不行了,季舟舟昂起脖子,从容的开门出去。

    试衣间的门一开,张雅娟和沈野就听到了高跟鞋声,同时朝这边看过来后,张雅娟的眼睛瞬间瞪大。而沈野表现得倒是镇定,只是瞳孔也微微一缩,看着明艳妩媚的季舟舟,只觉得脑子都空白了一瞬。

    太久没见了,他太久没看到她了。当初她离开时威胁家政,他明白她从头到尾就没打算跟自己走,可他却对这小人精恨不起来,只是觉得愧疚,要不是他,她也不会从天真善良变得处处小心谨慎。

    后来他一直在找人,可季舟舟却仿佛从世间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找不到。起初他日夜睡不好觉,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后来才隐隐明白,她的去向是被人刻意隐瞒了,而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顾倦书。

    所以她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出现在A市,还这样漂亮的朝他走来,让他的心口越来越疼,疼到连呼吸都不能顺畅,她回来了吗?

    “哟,这不是季小姐吗?”张雅娟看到昔日仇人,立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其他人或许还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的很,这女人已经很久没有跟顾倦书一起出现了,估计已经被厌弃搁置了。

    沈野微微回神,想起自己和张雅娟如今的关系,心脏如被一个大手握住,整个人都僵硬了。

    “我突然不舒服,我们走吧。”所有的运筹帷幄,都变成了惶恐担忧,什么事业什么财富都不重要,他只不希望季舟舟误会。

    张雅娟却不愿走:“这条裙子我先看上的,你给我脱下来。”既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她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雅娟。”沈野脸色沉了下来。

    张雅娟现在只想报当初被送到美国的仇,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不悦,轻蔑的扫了季舟舟一眼:“还不快脱?”

    “我要是不呢?”季舟舟挑眉。

    张雅娟冷笑:“那我就把你赶出A市,季舟舟,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想靠男人上位,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我奉劝你……”

    “张雅娟!”沈野心里升腾起一股杀意。

    张雅娟被他吓了一跳,看到他黑了的脸后愣了愣,委屈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她很早就知道季舟舟跟沈野处过一段的事了,只是那些事还在顾倦书之前,她以为沈野早就不在意这女人了,怎么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她想耍脾气,想大闹,想拒绝订婚,可她不舍得。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彻底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她怕自己闹得厉害了,他会真的不要自己。

    沈野不去看张雅娟的脸,一双星目中只有季舟舟,欲言又止了许久,却不能说出一句解释的话,半晌只沉声开口:“你别介意……”

    季舟舟冷笑一声,本来想嘲讽回去的,但想到张雅娟这个蠢蛋被炮灰而不自知,还觉得自己找了一等一的好男人,殊不知越迷人的男人就越危险,等到被吃得骨头不剩了,有她哭的时候。

    “我真可怜你。”喜欢的全是不可能会爱上她的男人,季舟舟怜悯的看了张雅娟一眼。

    张雅娟顿时要炸,被沈野拉到了身后。季舟舟挑眉,这是要护着了?

    沈野被她的眼神刺痛,半晌才苦涩一笑:“你知道,不会的。”他说完这句含糊不清的话,很快又转移了话题,“这条裙子很适合你,你喜欢的话……”

    他话说到一半,季舟舟就不耐烦的转身了,沈野总算看到了这条裙子的全貌,当看到露出大半的后背后,他眼神猛然暗了下来。

    季舟舟穿高跟鞋穿得脚酸,刚转身坐下,就听到沈野继续说:“本来是该让给你的,但是雅娟也喜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把店里所有裙子都送给你,你把这条换下来好不好?”

    季舟舟顿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向他:“沈野,你说的是人话吗?”老子的裙子,老子的!

    沈野别开脸,还是坚持:“换下来吧,不要让太多人看到。”

    ……去你妈的。季舟舟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得意的张雅娟,越过她的肩膀又看到买奶茶回来的顾倦书,当即气愤的迎了上去。顾倦书看到季舟舟后先是惊艳了一下,随后就看到了沈野和张雅娟。

    沈野也刚好看了过去,正好和顾倦书对视,两个人的视线顿时在半空中撞出火来。

    张雅娟没想到还能看到顾倦书,而且看样子,他和季舟舟根本就没有分开。虽然她如今已经不喜欢这男人了,可不代表她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就会舒服,刚才沈野帮她抢裙子的喜悦,顿时消失了大半。

    “顾先生。”沈野轻笑一声,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顾倦书牵住季舟舟的手:“沈先生。”

    看到他们两个自然的动作,沈野心里猛地一疼,哪还不清楚,为什么季舟舟会回到A市。

    “好巧。”沈野死死掐住手心,才能勉强挤出个微笑。

    顾倦书扫了他一眼,牵着季舟舟进了店里,让季舟舟坐下后,自己半蹲在地上,将奶茶扎开递到她唇边:“双份布丁,我又让加了一份红豆。”

    季舟舟吸了一口,评价:“好喝。”

    顾倦书满意了,帮她将脸边的头发别在耳后,慢吞吞的跟她聊天。整个过程中,他都一如既往的忽略沈野,仿佛不管沈野是以前求到他头上的普通人,还是如今A市风头最劲的新贵,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他就像猫,不管你贫穷还是富贵,他都看不起你。季舟舟想起以前看到过的这句话,没忍住笑了出来,差点被红豆呛到,顾倦书抬头揉了一把她的头发:“慢点。”

    两个人相处得十分和谐,这一幕却刺疼了另外两个人的眼睛,张雅娟只是为以前自己的喜欢感到愤愤,可沈野却是疼得眼睛都快红了。

    顾倦书起身坐到季舟舟旁边,慵懒的看了沈野一眼,对他旁边的张雅娟却是半个眼神都欠奉:“二位晚上就要订婚了,怎么还有空在这里闲逛?”

    沈野指尖一颤,下意识的看向季舟舟,却看到她还在认真吸奶茶里的布丁,表情平静得仿佛早就知道。他宁愿她早就知道,也不愿她突然听到也无动于衷。

    既然这件事根本没办法隐瞒,沈野索性上前一步,拼命让自己的声音平静起来:“雅娟看上了这家店的裙子,想买来当晚上的订婚服,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顾倦书沉默一瞬:“你们看上的,是舟舟身上这条?”

    “没错,我喜欢这条裙子,一辈子就订这一次婚,我不想留下遗憾,倦书哥哥能不能割爱?”张雅娟虽然是询问语气,可心里还是笃定他会答应的,毕竟张家跟顾家的关系在,她要裙子也是做正事,她想不出他会拒绝的原因。

    顾倦书在三人的注视下,半晌缓缓开口:“也未必。”

    张雅娟:“?”

    “噗……”季舟舟听懂了他的意思,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俩人还没订婚呢,她家顾先生就觉得人家这辈子不止订一次了?

    张雅娟瞬间懂了,他说的是自己口中一辈子只订一次婚的事,脸蛋立刻涨得通红。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到底忌惮顾倦书,生生把这口老血咽了下去。

    仿佛顾倦书说的不是他一样,沈野面上不见一丝怒气,他拍了拍张雅娟的肩膀:“你先出去,我来沟通。”

    张雅娟不太情愿,但看到沈野的眼神,张了张嘴还是咬牙出去等着了。

    等张雅娟一走,沈野才缓缓开口:“舟舟过来选裙子,是为了今晚陪顾先生来参加沈某的订婚宴吧?”

    顾倦书和季舟舟没有理他,但他还是确定了,无奈的笑了一声,看向季舟舟温柔的劝:“这条裙子太暴露了,今晚宴会上人又多,还是不要穿这样的衣服了,再选一下,看有没有更喜欢的好不好?”

    沈野这副哄自己小女朋友的语气,让顾倦书眼底一冷,他给出的反击就是搂住季舟舟的腰宣示主权。只是这一搂……嗯?

    摸到光滑的肌肤后,他这才察觉到这裙子竟然是露背裙。

    季舟舟从刚才就知道顾倦书之所以这么淡定,就是因为没发现是露背裙,现在被发现了,她怕这货会为了不让自己穿,真的就让给沈野,赶紧讨好的笑了笑。

    顾倦书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好笑的掐了她腰间软肉一下,这才淡淡抬头看向沈野,半晌才开口:“我总算明白,舟舟为什么会放弃你了。”

    沈野猛地一僵,他和季舟舟的关系虽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可这还是顾倦书第一次摆到明面上说。

    “不好意思,舟舟既然喜欢,我买定了。”顾倦书斜了沈野一眼,亏他当初还因为这男人有危机感,现在想想根本没有必要。他理解沈野不想舟舟被别人看的心思,但采取把裙子抢走的方式,也不知道是脑子有几个坑才想出来的办法。

    舟舟没当场揍他一顿,真的算是教养极好了。

    沈野看出他对自己的嘲讽,最终还是没忍住动了怒:“你让她穿成这样出现在大庭广众下?”

    顾倦书嘲讽一笑:“不好意思,我们买回去在家里穿。”

    沈野一愣,随后红了眼,为了避免失控,他怒而离去。

    ……一百多万的裙子,在家里穿。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再看顾倦书时惊讶:“你认真的?”

    “嗯呐,他们的定婚宴不配你穿这么好看,我们回家穿,”顾倦书瞄了一眼她的后背,强调,“去我屋里穿。”

    ……去你大爷的。季舟舟最后没搭理他,还是选择穿出去,顾倦书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好答应。好在季舟舟把长发放了下来,乌黑柔顺的头发烫成了大波浪,拢在身后遮住了大半风光。

    顾倦书满意了,和她一起出现在张家迎宾的红毯上。

    “要是今天我不把头发放下来,你是不是还不打算让我穿这条裙子了?”季舟舟小声和他聊天。

    顾倦书瞥了她一眼,发出灵魂的反问:“我敢吗?”早在他先喜欢上时,他就被牵着鼻子走了,哪敢干涉她的决定。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没忍住笑了出来,掐了他手心一下:“真乖。”

    顾倦书心情不错的扬起唇角,抬眼就看到在门口等客人的沈野正往这边看,他顿了一下,在季舟舟头发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干嘛?”

    “气人。”

    季舟舟一怔,接着就看到了沈野,顿时一阵无语,拉着他往会场走。沈野始终面面俱到,却在面对季舟舟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匆匆别开眼,仿佛在逃避一般。

    季舟舟心里叹了一声气,你说这人是何必呢,都重活一世了,却还是放不下执念,为了打压顾倦书宁愿娶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也不知道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季舟舟思绪有些发散,顾倦书不悦的拉了拉她的手指,等她回神后才说:“不要发呆。”

    “……现在你要求这么高了吗?”发呆这种事,谁能控制得了啊摔!

    顾倦书轻哼一声,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胳膊上,让她挽着自己往前走,路上不断有人过来打招呼,顾倦书一一应下,没有一丝不耐烦。

    季舟舟在一旁看得神奇,突然发现他平时人际沟通并不困难,好像也就面对沈野的时候,才会不经意间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刺激得沈野不断想把他踩在脚下。

    ……这算什么?男主和男配躲不开的命运?季舟舟叹了声气,发现活在世界里真不是一般的累。

    张家如今也算是大家族之一了,今晚来了不少大佬祝贺,给足了张成这个当家人面子。这也就代表着,顾倦书认识的那些人几乎都来了,导致他从会场入口到座位,直接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季舟舟在旁边看得都累,看的他鬓角有了些汗,就从手包里掏出纸巾,帮他擦了一下。顾倦书顿了一下,微微弯腰享受她难得的温柔,等她擦完直接把纸巾接过来攥在了手里。

    旁人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都有些心照不宣,只有一些想和顾家联姻的人还不死心,在一旁含笑旁敲侧击:“看样子,倦书的好事也将近啊。”

    “嗯,应该快了,到时候请许伯伯喝喜酒。”顾倦书也微笑回答,面容相当笃定。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哈哈大笑着调侃几句,这件事就没有再提。

    等顾倦书应付完这些人,和季舟舟一起到座位上坐下,季舟舟才斜了他一眼:“好事将近?”

    “嗯。”顾倦书还是点头。

    季舟舟笑了一声,将面前的清茶递到他手里,看着他喝下去后才缓缓开口:“我记得某些人说过,这辈子不打算结婚啊。”

    “我应该负责任,给你一个名分。”顾倦书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季舟舟挑眉:“但是我对名分这种东西不太稀罕诶,你也知道,搞艺术的,思想总是没那么传统。”

    顾倦书沉默一瞬,半晌开口:“你这么想是不对的。”

    “怎么?”

    “我这么爱你,你应该负责任,给我一个名分。”顾倦书原话重复个大半,依然一本正经。

    季舟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好笑的敲了他脑袋一下。她是真对结婚无所谓,以前只觉得麻烦,现在也没有太过期待,不过如果顾倦书真心想要婚姻的话,她也愿意嫁。

    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反正她这个人从小到大,都喜欢让自己开开心心的,相信不管步入哪个人生阶段,都会过得很开心。

    顾倦书见她不说话了,心里反而没底,抠了抠她的手心低声问:“你什么意思?到底要不要跟我结婚?你不准始乱终弃。”

    季舟舟扫了他一眼:“你确定要在这种地方问我这个问题?”沈野跟张雅娟的婚礼现场,呕~

    顾倦书一顿,不知联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笑容:“那我找个最合适的时机再问。”

    季舟舟看到他一脸欠欠的表情,就忍不住想掐他一下,却被他反手在手心,完全无法抽出来。他们两个本来只是小动作,可身份注定顾倦书在这个场合,是除了沈野之外最受关注的人,所以他们的互动尽数落在旁人眼中。

    季舟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倒是顾倦书一早就发现了,但他也没有开口提醒,只是陪她逗趣。

    这一幕落入姗姗来迟的老夫人眼中,让她本来就冷漠的脸更加冷凝一分,在场的人许多都忍不住想看笑话。这位老夫人,可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也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来。

    然而注定让外人失望了,老夫人即便看不上季舟舟,也没有让旁人看热闹的想法,所以她只是优雅的走到顾倦书旁边坐下。季舟舟看到老夫人后,立刻坐直了身体。

    “奶奶。”顾倦书脸上的笑容淡了些。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自从顾氏到你手中,就一连丢了几个项目,这件事不解释一下?”

    “在控制范围内。”顾倦书相当淡定。

    老夫人冷笑一声,没有再和他说话。季舟舟不自在的摸了一下鼻子,默默把自己隐藏起来。这位老夫人气场一如既往的强大,她一点也不想跟她正面对上。

    气氛就这么冷了下去,旁边都在喜气洋洋的聊天,仿佛自己家办喜事一样开心,只有顾家三位自带屏障,生生营造出葬礼的感觉。好在顾老夫人坐了片刻,就被老朋友叫去聊天了,季舟舟猛然放松下来。

    “怕她?”顾倦书捏了捏她的指尖。

    季舟舟坦然:“怕啊,这么厉害的老太太,谁不害怕。”别说生在富贵人家,就算老夫人只是普通老太太,估计也是八十岁能坐公交抢鸡蛋那种。

    顾倦书不悦:“有什么可怕的。”

    季舟舟斜了他一眼,讨好的抱住他的胳膊:“你在的话我就不怕。”

    顾倦书扬起唇角,她从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惯会哄他开心,现在两个人在一起了,这女人就更加得心应手了。愉悦之后他又开始淡淡的发愁,她把自己吃得死死的,这似乎不是件太好的事。

    正当他苦恼的时候,突然有人坐到他们旁边,顾倦书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娃娃脸嘻嘻哈哈的跟他们打招呼:“哈喽金主,嗨金主夫人,好久不见啊。”

    季舟舟看到叶倾惊讶大过高兴:“你怎么来了?”

    叶倾一顿:“我不能来吗?”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你跟张家也认识,”季舟舟恭维,“叶导交际圈真是广。”

    叶倾却不买账:“等一下,你该不会觉得,我身份不能来这里吧?”

    “别这么直白,多伤感情。”季舟舟一脸含蓄的说着一点都不含蓄的话。没办法,这里来的都是商界有地位的人,她如果不是顾倦书,也根本不会来,叶倾是演艺圈的人,跟商界应该八竿子打不着吧。

    叶倾一拍桌子,引来许多人的注意,他发现这一点后立刻压低声音:“季编太看不起人了吧,我本人虽然穷,但家里也是有钱有势那一挂的,不然怎么跟金主交的朋友?”

    “我以为是因为他喜欢狗血剧。”季舟舟嘴角抽了抽。

    顾倦书轻笑一声:“我们从小就认识,刚才打招呼的叶伯伯,是叶倾的亲伯伯,也是叶家的当家人。”叶倾这个伯伯,叶倾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但因为他只有两个女儿,所以也是拿叶倾当接班人培养的,可惜叶倾死活非要做导演,没能实现他的心愿。

    季舟舟懂了,感慨一声:“果然有钱人只跟有钱人玩。”

    “可不就是,要是穷一点,还真不敢跟顾先生交朋友,”身后传来褚湛的声音,季舟舟一回头,就对上一双标准的桃花眼,褚湛看着她挑眉,“你们和好了?”

    “嗯,和好了,前段时间麻烦你跟叶导了。”季舟舟镇定的回答。

    褚湛没有去找叶倾,而是在季舟舟旁边坐下,若有似无的说了一句:“既然已经决定和好了,就不要再变来变去了,谁也受不了你们的折腾。”

    季舟舟有些抱歉,愧疚的想说些什么,褚湛勾起唇角:“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喝一杯弟妹的茶?”

    “当然当然。”季舟舟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台阶,急忙给倒了杯茶,叶倾看见了立刻嚷嚷着也要,被顾倦书敲了一下,几个人说说笑笑,前段时间生出的隔阂算是消了。

    他们这边聊得热闹,转眼订婚仪式就开始了,张雅娟穿着一袭白色礼服,挽着沈野的胳膊出现在过道的尽头,缓缓的一起走上了红毯。

    季舟舟本来对他们没兴趣,可大家别管喜不喜欢,都配合的看向他们,自己也只好往那边看。

    只是当看到沈野牵着别的女人出现在红毯时,她的心脏突然如受重击,一时间连呼吸都忘记了。

    “舟舟……舟舟……”

    不知过了多久,季舟舟猛地回神,只见沈野和张雅娟已经到了台上,顾倦书在旁边低声叫她的名字,虽然眼神中有无法掩饰的担忧,可这担忧中却还掺杂着一丝怒气。季舟舟愣了一下,下一秒感觉眼角一湿,一摸竟然有一点水渍。

    “你怎么了?”顾倦书压低了声音问,一只手死死抓住她的手腕。

    季舟舟一脸茫然:“我什么也没干啊。”

    顾倦书深吸一口气,竭力压制怒气:“那你哭什么?”

    季舟舟一愣,这才知道自己眼角的是泪,她不由得失笑,笑完却产生淡淡的惊慌。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顾倦书看她脸色都变了,似乎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怒气总算褪下了些,只留下浓重的担心:“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可能刚才不小心发了会儿呆。”季舟舟揉了揉太阳穴,确定刚才那一瞬间的空白,可能是原女主留在身体里的本能,她记得原文中,女主最恐慌的事就是沈野娶别人,如今这副身体在经历他的订婚,估计是条件反射的出现反应了。

    “我刚才在想咱们以后结婚会是什么样,不小心就失神了,是不是有点丢脸?”季舟舟小声的撒谎。

    顾倦书闻言一怔,先前升起的怒气瞬间消失,他松开她的手腕,却发现那里已经被自己抓红了,不由得心疼的摸了摸:“那为什么哭?”

    “我哪知道,就是想想你求婚的样子,就变成这样了。”季舟舟心虚的别开眼。

    顾倦书长舒一口气,诉说自己的委屈:“你吓到我了。”

    “怎么了?”季舟舟奇怪,她难道发呆的时候还出现了别的症状?

    顾倦书安抚的摸摸她的头,并没有回答她。他还以为,她对沈野余情未了,只是这种感情一直被藏在心里,在看到沈野订婚才忍不住流露出来……但好在不是。

    订婚仪式很快就结束了,所有人移步楼上餐厅,顾倦书两人再次跟老夫人坐在了一起。季舟舟觉得今天可能要消化不良了。

    但事实证明,她多虑了。

    张家人品不怎么样,挑的酒店却一个比一个好吃,饭菜一上她就胃口大开,开餐后就在顾倦书的伺候下开始用餐,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个老夫人。

    老夫人看到顾倦书和季舟舟互相夹菜,更加看不上这种小家子气,季舟舟几次抬头,都跟她的眼神对上,迟疑一下拿起公筷,帮她夹了一筷子香菜牛肉。

    老夫人:“……”

    季舟舟:这老太太一直盯着我,肯定是馋了。

    一桌子的目光都集中过来,老夫人忍了忍,淡定的将牛肉吃了。季舟舟见自己猜对了,心里默默松了口气,继续吃自己的饭,每当老夫人看过来时,就帮忙夹一筷子。

    老夫人被迫第一次在酒席上吃了个饱,等到张成过来招呼时,老夫人优雅起身,张嘴打了个嗝。

    老夫人:“……”

    张成:“……”

    季舟舟:“……”我觉得,我好像要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随这么多份子,肯定要吃饱才行

    老夫人: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