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3 章
    “出去。”顾倦书幽幽的看着她。

    季舟舟不敢乱说话了, 急忙点了点头往外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顾倦书瘫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 忽略某个兴致高昂的部位, 看起来竟然有些……可怜。

    顾倦书察觉到季舟舟还在,慢吞吞的看向了门口:“你怎么还不走。”

    “……”她能说有点心疼自己男人了吗?

    季舟舟和他对视片刻, 认命的走了过来。顾倦书眼底泛起一丝亮光:“舟舟……”

    “你想多了, 我不是过来以身饲狼的。”季舟舟红着脸看他一眼,因为太过窘迫, 就连眼睛都蒙上了一层水光。

    顾倦书喉结动了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季舟舟垂眸不去看他, 从地上捡起被子后盖到他身上, 这才抬眼跟他对视, 命令道:“闭上眼睛。”

    顾倦书眼底闪过一丝茫然,但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季舟舟呼了口气,脱了鞋钻进被窝,紧张的抱住了他的腰。顾倦书一顿, 刚要问她在做什么, 就感觉到她又小又肉的手握住了他那里。

    顾倦书倒吸一口冷气, 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没等他开口说话,自己就被带入到极致的欢愉中去了。

    季舟舟第一次帮人做这种事,想着动手搓几下而已, 就算时间长一点,又能累到哪去。所以她虽然窘迫得快要爆炸,但还是硬着头皮帮忙了,只是在这个过程里,她始终不肯让顾倦书睁眼,自己也是只侧身枕在顾倦书胳膊上,没有往下看,只有一只手在被子里摸索。

    只用了五分钟,她这只手就酸了,无奈换了另一只手,红着脸继续搓。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季舟舟脸都红累了,顾倦书却丝毫没有消停的意思,她终于从脸红变成了面无表情。

    “喂,你有完没完?”季舟舟无语的问。

    顾倦书依然闭着眼睛不说话,只有鬓角被汗打湿了,如果不是他眼皮微动,季舟舟还以为他睡着了:“说话!”

    顾倦书这才慢吞吞的睁开眼睛,半晌回答:“不爽,怎么完。”虽然被她抚摸是件让他浑身颤栗的事,可小姑娘跟完成任务一样,一直保持一个动作,时间久了他就习惯了。

    嗯,习惯了,听起来略惨。

    “……”合着她这半天钻木取火呢?!季舟舟直接气笑了,“不爽你不早说,自己解决吧。”

    她说完就气冲冲的要走,被顾倦书一把抱在怀里,就听到头顶上顾倦书轻笑一声,胸腔发出的震动好像把她的脸都震麻了。季舟舟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对准他的胸口咬了一口,顾倦书发出了‘嘶’的一声,季舟舟以为咬疼他了,这才赶紧松口。

    “我都忙活半天了,结果你还不满意。”本来就是件小事,季舟舟突然平生一股小委屈,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无语,后来转念一想,老子谈恋爱呢,撒个娇怎么了,于是毫无心里负担的开始闹人了。

    顾倦书亲了亲她的额头,半晌也说不出夸她的话,憋了半天只有一句:“不然我教教你?”

    “……”并不想学,谢谢。

    然而不等季舟舟拒绝,顾倦书已经抓住她的手按了上来,带着她动作起来。虽然顾倦书已经逐渐在学着该怎么样当好一个民主的人,然而霸道是刻在骨子里的,这种时候不可能让季舟舟拒绝。

    季舟舟也知道这位什么脾气,轻哼一声乖巧的贴在了他胸膛上,听着他激烈的心跳声,突然很有成就感。这位如古井一样总是没什么波澜的顾先生,此刻可是因为她才会有这些鲜活的情绪。

    季舟舟是个好学生,不用多教就掌握了其间技巧,两个人在床上厮磨许久,顾倦书总算缴械投降,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发呆。季舟舟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手,不顾他的反对去浴室洗澡了,洗完出来就看到了顾倦书幽怨的眼神。

    “干嘛?”季舟舟一脸不解。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半晌:“呵,渣女。”

    “……?”

    “睡完就跑。”顾倦书对她没多陪自己一下这件事,显然耿耿于怀。

    “……你确定我真的睡了?”季舟舟似笑非笑。

    顾倦书顿了一下,眉眼间渗着些许骄傲:“也不算,否则你就算想起床,也做不到。”

    季舟舟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知道,按照言情的标准设定,这狗男人说的是真的。

    顾倦书见她迟迟不说话,抬眼就看到她一脸担忧,沉默一瞬后慢吞吞的问:“我就是开个玩笑,怕了?”

    “……”不怕才怪,你就是个牲口。

    顾倦书勾起唇角:“放心,我舍不得,过来。”

    季舟舟站着不动。

    顾倦书刚解禁完人生大事,这会儿耐性极好,等了片刻后又朝季舟舟招了招手:“过来。”

    季舟舟犹豫一下,这才慢悠悠走了过去,不慌不忙的样子颇得某人真传。刚走到顾倦书面前,就被他大手一捞抱进怀里,交换了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

    一吻结束,顾倦书又隐隐有了感觉,他顿了一下还是放开了季舟舟,看着她因为呼吸不畅而如桃花殷红的脸,眼睛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他为她抚顺微乱的头发,顺便捏了捏她的脸:“去用早餐吧。”

    “我等你。”季舟舟声音有些低。

    顾倦书亲了亲她的唇角:“好,那去给我拿件衣服。”

    “嗯。”季舟舟听话的离开,顾倦书掀开被子看了眼精神的兄弟,无奈的躺好平复心情,等季舟舟回来后,总算一切恢复正常。

    “给,衣服,我出去等你。”季舟舟把拿来的衣服递到他手里,像是身后有野狼一样急忙离开。

    顾倦书可不就是大野狼么,他现在什么都没穿,要是换衣服的时候再有点什么想法,她还活不活?

    顾倦书被她匆忙的样子逗笑,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等她出去把门关上后,这才将目光移到衣服上。嗯,内裤都有,他的小姑娘果然很贴心。

    季舟舟本来打算在门口等他的,但顾倦书可能去洗澡了,过了五分钟还没出来,折腾了一早上的她已经饿得不行,于是瞬间叛变先去餐厅了,快到餐厅时正好遇到周长军。

    “周叔叔早上好……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季舟舟本来只是打个招呼,但看到周长军阴得快要滴水的表情后愣了一下,有些不懂他到底怎么了。

    周长军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没事没事,舟舟吃早餐了吗?先生呢?”

    “这就准备吃了,倦书在房间,等一下也会过来。”季舟舟乖乖回答,心里更加疑惑。

    周长军点了点头:“你先去吃饭吧,我有点事去找先生,等一下和先生一起过来。”

    “好的。”季舟舟猜测是公司的事,不好对她说,所以虽然心里好奇,但也没有追问。嗯,大不了等一下让顾倦书告诉她。

    季舟舟想好了,就独自一人去了餐厅,一看厨房阿姨今天做了烧麦和豆腐脑,什么事都给忘了,开开心心的吃起今天的第一顿饭。

    周长军等季舟舟一走,脸瞬间拉了下来,大步往楼上去,在楼梯上遇到了刚下来的顾倦书。

    “先生。”

    顾倦书一顿,眉眼淡了些许:“什么事?”

    周长军立刻掏出手机,把流量最大的社交APP打开,直接点进了第一条热搜。看到热搜中褚湛和季舟舟相视而笑的照片、以及对他们的暧昧描写,顾倦书眸色深了几许:“你觉得是真的?”

    “怎么可能!舟舟不是那种人,褚先生也是您多年好友,肯定是恶意营销号故意的。”周长军想也不想的回答,而他之所以这么生气,只是不想让舟舟和褚先生受这种不白之冤。

    顾倦书扫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如果周长军说出了‘不信’二字,他可能直接换助理了,忠心的员工是他需要的,可他却不需要只对他忠心的员工,一点判断力都没有的人,迟早会在别的地方捅娄子。

    不知道自己差点被解雇的周长军,还在为季舟舟愤愤不平:“褚先生的粉丝本来就多,对这件事都十分反感,加上营销号刻意带节奏,全网都在骂舟舟,这件事必须得尽快解决才行,不然舟舟看到了肯定会伤心。”

    “叫公关部和法律部准备一下,把所有带节奏的营销号都记录出来,今天之内把他们告上法庭,”顾倦书声音变得极淡,仿佛这件事并没有让他生气,“还有,之前没人敢打褚湛的主意,这一次绝对不是普通的狗仔跟拍这么简单,找出幕后之人。”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周长军收了手机匆匆离去。

    他一走顾倦书眼神瞬间冷了下来,许久之后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缓缓朝楼下走去。

    快到餐厅时,就听到季舟舟在里面活泼的跟佣人聊天,他目光稍霖,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走了进去。

    “倦书,快来吃饭,今天有好多好吃的。”季舟舟笑着招呼。

    顾倦书慢吞吞的走到她旁边坐下,看了眼桌上的烧麦卷饼之类的,嘴角噙上了笑意。这明明也是他的家,可舟舟不在时,他的早餐虽然也是花了心思营养均衡,可远远不如她在时的好,说明家里这些人,是真心疼她的。

    他的舟舟这么好,却还有不长眼的人来招惹,不给点教训怎么行。顾倦书眼神一暗,嘴里被塞了一个烧麦,大魔王瞬间变小狼狗,呜汪呜汪的吃东西。

    “好吃吗?”季舟舟一脸期待。

    顾倦书点了点头,季舟舟立刻笑了起来,好像这是她做的一样那么骄傲,顾倦书心情好了不少,挑了个香肠饼夹给她吃。两个人你喂我我喂你,等早餐结束时生生把自己撑到了。

    “再跟你这么吃下去,估计我也要变胖了。”顾倦书感慨。

    季舟舟一脸惊恐:“不行啊,你腹肌要是没了,我可不要你了。”

    顾倦书一顿:“你现在要我,就是因为腹肌?”

    “不然嘞?”季舟舟斜他一眼。

    顾倦书被她的理直气壮震惊了,半晌夹着她像夹一只公仔一样,抱到客厅去看电视,季舟舟一边挣扎一边问:“你今天不上班吗?”

    “不上。”老婆都被人欺负了,还上什么班。

    季舟舟从他怀里钻出来,头发乱糟糟的,小疯子一样站在他面前:“你今天再不去,可就翘班两天了,大清都要亡了,皇上你能不能长点心啊?”

    “反正就是不上,”顾倦书见她掏手机,立刻从她手里把手机抢走,“你想干嘛?”

    季舟舟没好气的回答:“我要让周叔叔把你绑回公司。”

    “手机没收。”顾倦书正愁她会看到那些消息,见状立刻把她手机给拿走了。

    季舟舟也不太介意,和他对视半晌后突然问:“你真不去啊?”

    “真不去。”

    “可是我刚才看周叔叔找你好像有要紧事。”

    “已经解决了。”顾倦书回答得滴水不漏。

    季舟舟疑惑:“什么事能这么快解决?”

    顾倦书扫她一眼:“再多问一句,我就多旷一天班。”

    “……”你赢了大哥,季舟舟憋屈的闭上嘴,心想自己也算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典范了,这货真的是一点要亡国的危机感都没有,叫人完全拿他没办法。

    顾倦书见她不说话了,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带她去看电视了。

    ……

    张家大宅,张雅娟看着APP上不断出现的季舟舟恶评,心里一阵快意,想必季舟舟已经开始焦头烂额了吧。这张照片拍得这么暧昧,顾倦书就算喜欢她,也不会忍受她给自己戴绿帽,否则怎么会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帮她澄清?

    只要短短一天,季舟舟的名声就会臭下去,她和顾倦书之间的隔阂也会越来越大,至于褚湛和叶倾,嘲笑过她的人谁也别想好过。

    张雅娟脸上的笑微微扭曲,连沈野进屋了都没发现。

    “你在看什么?”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张雅娟吓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急忙往身后的被子里一放,勉强笑了笑道:“跟小姐妹聊天呢,你怎么突然进来了,吓我一跳。”

    他们只是订婚,沈野又不愿意在婚前碰她,所以只是每天过来吃饭,却没有留宿过,张家的佣人也习惯沈野自由出入的,当然也不会阻止。张雅娟在问出这句话后,才感觉自己问的突兀。

    “怎么,不想我来找你?”沈野温柔的看着她,仿佛并没有在意她藏手机的事。

    沈野这个人本来就相貌极好,加上特有的男主光环,当他温柔而专注的盯着某个人时,那人不想沦陷也不可能。张雅娟被看得羞红了脸,起身抱住沈野的腰:“怎么会,你天天来我才开心呢。”

    “赶紧出去吧,陪爷爷说会儿话,就可以吃饭了。”沈野抓着她的手腕,不动声色的松开了她。

    张雅娟噘了噘嘴:“爷爷爷爷爷爷,你知道爷爷,都不想好好陪我一下吗?”

    “以后结婚了,有的是机会陪你,爷爷岁数大了,又这么疼你,你连他的醋都吃?”沈野调侃一笑。

    张雅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捶了他的胸口一下:“怎么会,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走吧,别让爷爷等急了。”

    说着,就牵着沈野往外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沈野的眼神冰冷。

    热搜一事,爆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第一时间疑心的就是张雅娟,所以今天早早的过来,就是想验证一下,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她拿着手机,上面的一些熟悉字眼瞬间让他确定了。

    他说过的,他说过的,不准动季舟舟,这个蠢女人既然不听,就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在张家吃过早饭,沈野就借口公司有事先走了,回去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给下属打电话:“调查张雅娟在国外期间的私生活,把最混乱最恶心的整理出来,没有的话就想办法让她有,今天中午我要看到结果。”

    他又吩咐了几句,这才把电话挂了,后视镜中他的眼睛,透着阴毒的味道。所有人都不能伤害舟舟,包括他自己,如果有人破了诫,那就别怪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同一时间褚湛给顾倦书打了个电话,两个人沟通之后,决定两家公司的公关部联合澄清,叶倾在听说这件事后,也表示全力配合。

    三个小时后,在顶尖团队的配合下,很快拿出了澄清方案,同时顾氏法律部在影视公司的帮忙下,将所有营销号都揪了出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告上了法庭。

    顾倦书在指挥这一切时,还在陪着季舟舟在沙发上看电视。季舟舟看他一直盯着手机,忍不住吐槽:“你到底在跟哪个小妖精发短信呢,竟然这么敷衍我。”

    “处理公事。”顾倦书用这四个字应付。

    季舟舟嫌弃的看他一眼,拿了包薯片开始吃:“真要是公事,能不能去公司处理啊,坐在这里解决,不嫌效率慢?”

    顾倦书顿了一下,是挺慢的,等彻底解决这件事,至少还要几个小时,他的舟舟又要被骂很多条才行。

    季舟舟见自己说完顾倦书就开始发呆,终于有些担心的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今天怎么了,一直不对劲,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没事,”顾倦书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把她的手从额头上拿下来,握在手机轻轻攥住,“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是不是还没拍过合照?”

    “……这话题拐的也太九曲十八弯了吧,怎么突然想到这件事的?”季舟舟哭笑不得。

    顾倦书扬起唇角,将她搂进怀里,举起手机就拍了一张,季舟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放开了,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在那捣鼓手机。

    “给我看看照片。”季舟舟伸头。

    顾倦书立刻举起手机:“不给。”

    “谁稀罕,我睡觉去!”季舟舟气哼哼的看他一眼,穿上拖鞋就走了,她手机还在顾倦书这里,顾倦书就没有把人拉回来,随她自己去了。

    十分钟后,顾倦书给褚湛发了条短信:我发了条声明,你去转发一下,账号是名字。

    褚湛立刻答应下来,打开社交APP搜到顾倦书刚注册账号,然后就看到唯一的一条信息是一张照片,配文字:我的。

    ……虽然照片看起来很温馨,但因为照相水平不怎么样,画面有些糊了。这些也就不说了,顾倦书把自己照得挺好,怀里那个小疯妞真的是季舟舟?褚湛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红裙舟舟,觉得有些怀疑人生。

    他试探的回了条短信:这样直接澄清也挺好,就是你要不要换张照片?

    顾倦书皱了皱眉,点开照片又看了一眼,照片中的季舟舟头发凌乱,因为突然被拍还带了些小惊恐,像一只鼓鼓的河豚,眼睛还眯了起来,看起来甚是可爱。他看一眼,就忍不住设成了屏保。

    顾倦书:不换。

    这么可爱的舟舟,要给所有人都看看才行,这样他们才会知道,她配任何男人,都是那些男人高攀,包括他自己。

    褚湛无奈,只好去转发,只是转发时留了个心眼,想到剧组拍花絮时肯定有拍过不少照片,就问叶倾有没有季舟舟的照片。叶倾那里果然有,很快就发来了几张,褚湛挑了挑,选了一张季舟舟戴着草帽蹲在田埂上吃冰棍的。

    照片中季舟舟啃着一个五毛钱一块的冰棍,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仿佛在吃什么绝世美食一样,草帽田野蓝天和纯真的小姑娘,让人看一眼觉得心灵都要被净化了。

    褚湛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在转发时把这张照片也带上,同时配了文字:他的(为了不让堂堂顾氏总裁被老婆打死,只能去找一张舟舟小朋友还算正常的照片补上)。

    他看了一眼确定没有问题了,这才点击转发。

    这一天几乎是网民的狂欢,褚湛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绯闻,不管是粉丝还是媒体,都时刻盯着他的动静,在他上线的时候都蓄势待发,就等着看他要发什么。没想到却等来他转发一个刚注册的小号的内容。

    不过就算是转发,也是够让人震惊的,因为褚湛的短短一句话,直接点明了几点,一是他所谓的暧昧对象,其实是顾氏总裁的女人,二是他竟然和顾氏总裁是朋友。

    顾氏的总裁顾倦书是什么人,那是国内金字塔最顶尖的大佬,平日里几乎很少露面,鲜有人知他的长相,没想到照片一出,他竟然这么英俊年轻。

    褚湛的转发一出,他的大粉和站子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也开始跟着去各大营销号控评澄清,他的账号下一片鼓励他的,他挑了一条点赞最多的评论:虽然知道大家是为我好,但还是伤害到了我的朋友,希望大家能去道个歉。

    偶像一出口,粉丝哪有不听的,忙去顾倦书账号下道歉,一来是希望偶像高兴,二来是怕他们得罪了这么大一佬,以后褚湛的星路不顺了怎么办。

    除了褚湛的粉丝在忙,大多数路人都在顾倦书账号下‘哈哈哈’,一来是没想到这种大佬也会接地气,感觉到十分猎奇,二来则是因为他独特的拍摄技巧。看褚湛发的照片,谁能想到那么清纯漂亮的小姑娘,竟然被顾倦书拍成这样。

    这边吃瓜群众还没狂欢够,叶倾就上线发文了:刚打开APP就看到有人泼脏水,昨天晚上我和大佬都在,怎么狗仔子拍照的时候没把我们拍进去,是觉得我们不上相吗?

    他的话一出,又引来一阵新的‘哈哈哈’,都知道叶倾是导演中的门面,出了名的英俊,更别说顾倦书了,单看照片也能看出是个多俊朗的人。他这么说,无非是在用幽默的语气澄清这件事。

    叶倾发完觉得还不够解气,想了想又发一条:舟舟是我的御用编剧,周四季是她的笔名,今年收视最高的剧就是她写的。我理解大家吃瓜的心情,但这么好的姑娘,就别把人说得太卑劣了吧,不知所谓的网络暴力真的会毁了一个人的。

    他这条发出去后,反响没有上一条强,但也有不少的人在下面道歉反思,不一会儿赵谦转发了他这一条:御用编剧?不好意思,我跟舟舟合作的剧正在上映,你要点脸吧。

    粉丝显然没想到严肃风格的赵谦会出面帮人澄清,还转发了平时毫无互动的叶倾的消息,加上顾倦书和褚湛这种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都在高呼次元壁破了。

    然而让他们感觉到次元壁破了的,还远远不止这些。褚湛的经济公司和顾氏公关一看顾倦书主动澄清了,急忙让水军下场,又联系许多有名望的人转发,一时间商业大佬、文坛名流、各路明星都开始帮着说话,网民吃瓜都要吃疯了。

    只有真·什么都不知道的陆语辰,睡了一天后打开手机,翻着推送眼睛越睁越大,最后崩溃的在社交账号上发了一条:季舟舟是周四季?那个天天吃我冰棍的季舟舟是周四季老师?难道就只有我最后一个知道吗?她不就是个小助理吗?所以我当时有没有当着她的面说周四季老师的坏话?有吧?好像有吧?

    他向来以高情商人设露面,这一次是真的崩溃了,字里行间都透着一丝绝望,粉丝非但没安慰他,反而跟着‘哈哈哈’,女主角赵雯默默转发了他,配文: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他们算是今年热门的荧幕CP,现在因为季舟舟再次互动,又引起了新一轮的热搜。

    在一片吃瓜‘哈哈哈’中,先前引导撕季舟舟的营销号开始上线,再次暗戳戳的带节奏,只是这一次刚发一条博文,就被顾倦书直接转发了,顺便配一张要告的名单。

    顾倦书:找自己的名字,没有的话我补上,有的话就让你那个破公司准备好律师团和钱,等着跟我们打官司。

    顾倦书此言一出,账号下全都在喊‘爸爸威武’,网民对营销号平时一直有恶感,但又忍不住被牵着走,现在看顾倦书这么刚,人都有慕强心理,这会儿更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风评竟然瞬间就变了。

    顾倦书翻着评论,不由得觉得满意,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自己在刚起床的时候就该注册一下。营销号的事律师团会解决,现在最要紧的,就只剩下幕后之人了。

    给周长军打了个电话,要他从狗仔身上查起,这才把手机放下,想了想季舟舟好像已经回房间很久了,顾倦书起身朝卧室走去。

    以为季舟舟已经睡了,顾倦书放轻了动作,无声的走进了房间,却看到季舟舟对着电脑坐在。他顿了一下:“在工作?”

    “顾倦书……”季舟舟声音有气无力。

    顾倦书目露担忧:“怎么了?”

    “我杀了你!”季舟舟怒喝一声,跳起来朝他冲了过去。

    顾倦书吓了一跳,又怕她伤到了,在她跳到自己身上时急忙把人抱住,然后就被捶了几下。他一脸莫名其妙,把人抱到床上压住:“到底怎么了?”

    “你是不是把刚才拍的照片发网上了?”季舟舟恨恨的问,她刚才本来睡不着,想写点东西,却在电脑上推送的新闻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所以就登上社交号去看,没想到一进去就在热门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么丑的照片!竟然被他发在了网上!

    顾倦书一听,就明白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安慰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别生气,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处理什么啊处理,赶紧把照片给我删了,真的是丑爆了!”季舟舟恼怒。

    顾倦书一听她说照片丑,登时就有些不乐意:“哪丑了,多可爱。”

    “……既然可爱,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拍可爱点?”最可气的是照片不是两个人都丑,顾倦书在旁边那么帅,衬得她更加触目惊心,要不是褚湛在后面补了一张照片,她可能刚才就杀了顾倦书了。

    “因为我本来就不可爱,再拍也没用。”顾倦书理直气壮,只是当季舟舟眼睛一瞪,他就可耻的怂了。

    顾倦书沉默片刻:“手机还在沙发上。”

    “去拿过来。”

    顾倦书见她坚持,知道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只好去拿手机,在季舟舟威胁的目光下把这条博文给删了,然后才把手机关上:“这样可以了吧?”

    “勉强吧。”季舟舟有些心痛,她虽然不混娱乐圈,也不打算靠脸吃饭,可对自己这张脸也是很在意的,现在就算顾倦书删了,大家对她的印象估计也是那个疯婆子了。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片刻,突然问:“生气吗?”

    “啥?”季舟舟斜他一眼。

    “被人追着骂,是不是很生气,”顾倦书有些懊悔,“我忘了你房间还有电脑的事,早知道就不让你回来了。”这样等她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彻底解决,网上恶评也会删个差不多。

    季舟舟轻笑一声,感激的扑到他怀里,被他一把捞住抱在腿上,像哄小朋友一样拍着她的背。

    “在圈子里混习惯了,总会遇到这种事的,我没什么感觉。”小姑娘在他怀里闷闷的说,顾倦书微微松了口气。

    季舟舟是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十分感激顾倦书和那些朋友对她的维护。刚才的转发她都看过了,很多许久没联系的人其实完全没必要帮她说话,但还是帮了,她相信不止是因为顾倦书的影响力,还因为他们之间共同经过过许多事。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说脏很脏,说干净也很干净,有随时背后捅刀的人,也有雪中送炭的,你是个什么人,你的身板就会是什么人。

    “不是说要睡觉吗?现在睡不睡?”顾倦书低声问。

    季舟舟被他抱了一会儿,还真觉得困了,应了一声后想从他怀里出来,却被他抱紧了一同倒在了床上。季舟舟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顾倦书看着她的模样,心里的戾气总算少了些,也跟着闭上眼准备睡觉。

    在顾倦书快要陷入沉睡时,季舟舟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生气的叉着腰:“不行,越想越生气!”

    “……不是说不生气了吗?”顾倦书无言,半晌板起脸,“你想怎么出气,说一下,我让那些人得到教训。”

    季舟舟瞪着他:“我不是气他们,是在气你!”她多好看啊!就被他拍成那副鬼样子,还挂在热搜上公开处刑,本来她都忘了的,可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那张照片,根本就睡不着。

    顾倦书沉默的看了她许久,知道今天如果不把这件事解决,可能自己就要滚回自己房间睡了。他想了很久,试探:“要不重新拍一张?”

    季舟舟顿了一下,虽然不太愿意,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能点头答应。

    顾倦书立刻把手机给她:“你自己来。”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季舟舟轻哼一声,下载了一个可以美颜的相机,这才搂住顾倦书的脖子准备拍照。顾倦书惊讶:“也拍我?”

    “你就是个道具,不然显得我太刻意了,别动。”

    “……”

    顾倦书默默当自己的道具,等季舟舟摆弄半天终于挑好了角度拍了一张后,看着照片沉默许久,还是说不出夸赞的话。真的不太好看,都失真了。

    季舟舟却十分满意:“发吧。”

    顾倦书重新打开社交APP,发现热搜因为他删了博文又换了一波,最上面的一条是:顾倦书突然删文,是不是因为发现季舟舟和褚湛真有其事,自己被打脸了?

    下面则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分析。顾倦书板着脸回复:因为她不喜欢上张照片,所以才重发的。

    回复完也不去看营销号的反应,自己又重发了一条,配文:她拍的。

    这回不用褚湛转发也会有巨大的量,顾倦书就没有再管,只是在下面又开始阴谋论为什么删文时,把回复营销号的话又重复一遍,引来了新一轮‘哈哈哈’。

    他发完不到十分钟,下面就有了上万条评论,数据堪比一线明星,季舟舟好奇的伸头看,看到热评第一后顿时就怒了。

    热评第一:哈哈哈可是大佬,你对象拍的也没好到哪去啊,比上张还丑。

    跟评五千,点赞六万。

    季舟舟:“……”这说的是人话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叶倾:我觉得这俩人,可能对自己的拍照水平有什么误解。

    最近评论少了很多,可是点击都还在,你们是在默默窥屏吗?给我撒个花!(不要脸的求评论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