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4 章
    《痴痴情深》是几年前的古早文, 也就是说, 这本书流行的时候,正是非主流盛行时期。那个时候的人不就喜欢大眼小脸尖下巴的大头照吗?为什么说她拍的还不如顾倦书?!

    季舟舟觉得自己生气了。顾倦书扫了她一眼,努力压下自己上扬的嘴角, 搂着她躺下安慰:“他们没什么鉴赏能力, 不跟他们计较了。”

    “他们夸你拍的比我好,是不是很得意啊?”季舟舟斜他一眼。

    顾倦书闭上眼睛, 终于控制不住了, 略带得意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我说了吧,用我那张多好。”

    “……算了吧, 睡觉。”季舟舟相当糟心。

    顾倦书闷哼一声,撩起来被子把两个人裹在了里面。还有幕后黑手没找到, 不过不着急, 只要找到第一个传播谣言的人, 顺藤摸瓜总会把人揪出来。

    现在网上的留言大逆转,顾倦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

    午后时光总是悠长而缓慢,身边躺着的是喜欢的人,睡眠就变成了让人欢喜的一件事。一个多小时后, 顾倦书缓缓醒来, 看到小姑娘睡得还沉, 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后, 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这才缓缓将自己的胳膊从她脖子下抽出来。

    季舟舟被他的动静影响得翻了个身,顾倦书因此顿了一下, 再不敢动了,等她抱着被子再次睡熟,才轻手轻脚的出去。

    走到外面把房门关好,这才关掉手机的飞行模式,立刻显示了几条周长军的未接来电短信。如果是真的要紧事,周长军会直接敲门叫醒他,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顾倦书一边下楼一边拨了回去,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周长军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先生,您看一下热搜。”

    “又有人泼脏水了?”顾倦书的脸色冷了下来。

    “没有,舟舟的事几个公司下去控场,根本没什么事,是张雅娟,她出事了。”

    顾倦书一顿,这种时候张雅娟突然出事,时机也未免太巧合了点。他挂了电话,点开社交APP,第一条热搜便带了张雅娟的名字,点进去一看,全是她在国外混乱的私生活照片,有几张照片中衣着接近半裸,跟几个男人抱在一起嘻嘻哈哈。

    他们这个圈子中的年轻人,很少有顾倦书这种异类,大多数都是张雅娟这样,平时端庄大方精英范,私下的生活却极其混乱。只是私生活很少摆在明面上,所以大家都好像没发生过,现在突然被爆出来,肯定有人故意搞她。

    这个人会是谁?跟舟舟的事有没有关系?

    顾倦书面无表情的看了几条博文,看到下面不堪入目的评论后关掉了APP,刚要把手机放下,周长军又打了过来:“先生,那个最先爆料的狗仔被我们在机场抓住了,我让人审讯了一下,他现在已经承认,照片的事跟张雅娟有关。”

    顾倦书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知道了。”

    “……先生,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张雅娟凌晨才诬陷了舟舟,下午就被反爆料了?我刚才问过了褚先生,不是他们的人做的,当然也不是我们,那会是谁?”难道有人在故意帮他们?可是为什么啊?周长军真心不懂。

    顾倦书心情不太好:“别管了。”从周长军说舟舟的事是张雅娟做的后,他就瞬间明白张雅娟私生活被爆一事是谁做的了,所以他瞬间怒气就起来了,有种自己的宝贝一直在被觊觎的愤怒。

    不用沈野多管闲事,他也会把幕后之人揪出来,沈野有什么资格来掺和?

    “好的先生。”周长军听出顾倦书似乎动怒了,立刻点头答应。

    顾倦书沉默一瞬,再开口声音仿佛掺杂了冰霜:“尽快把计划提上日程。”

    “是。”

    挂了电话,顾倦书在客厅坐了许久,直到听到楼上的门响,他才微微回神,抬头就看到季舟舟睡眼惺忪的倚着栏杆而站,和他对视后还轻笑一声:“下午好啊顾先生。”

    “下来,给我抱抱。”顾倦书声音有些沙哑。

    季舟舟顿了一下,有些茫然的下楼去了,刚到他身边就被他捞到怀里,她索性调整一下坐好,抱住了他的脖子:“怎么啦?”

    “诬陷你跟褚湛的幕后黑手已经找到了,是张雅娟。”顾倦书淡淡开口。

    季舟舟一愣:“什么幕后黑手……等一下,你的意思是,这次不是普通的狗仔跟拍?”

    “嗯。”

    季舟舟失笑:“她图什么啊?”

    “可能是因为订婚宴的事,”顾倦书思绪清明,“当时褚湛和叶倾跟我们一起走的,所以她怀恨在心,就想存心恶心我们一下。”

    季舟舟这回真是无语了,张雅娟还真是古早文恶毒女配人设不崩,坏心眼归坏心眼,但一定要蠢,而且蠢得惊天地泣鬼神。她如果只报复自己一人,那可能还没太大影响,可连褚湛也牵扯上,那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吧?

    一次得罪几个大佬,还不能拿人家怎么样,张雅娟也是个人才。

    季舟舟刚睡醒的脑子总算会转弯了,再看顾倦书沉着的脸有些不懂:“既然找到了,那应该是好事啊,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我本来想让她受到教训,但是被沈野捷足先登了。”顾倦书一脸郁卒。他既然不会向季舟舟隐瞒这件事是谁的功劳,那自然也不会掩饰自己的生气。

    季舟舟惊讶:“沈野?”

    顾倦书冷着脸点了点头。季舟舟咋舌,这位也是深情渣男人设不崩,只是这一回是对她深情,对张雅娟渣男。

    顾倦书看她一眼,重新把手机打开,让她看张雅娟那些照片。季舟舟翻着往下看,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这些都是沈野爆料的?”

    他图什么啊,虽然她隐隐猜出沈野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现在张雅娟和他也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还是张雅娟未婚夫的身份,张雅娟私生活混乱,等于绿帽子扣在了他脑袋上,可是要被一起嘲笑。

    “如果被张成知道是他做的,他估计会死吧。”季舟舟啧啧两声,那张成老头虽然人品不行,可对他这个孙女却是疼爱的要命,沈野这回胆子还真大。

    听到她的问题,顾倦书表情立刻就不好了:“你关心他?”

    “我没事关心他干嘛?问问也不行了?”季舟舟对着他的脸亲了一口,“小朋友不要总是这么敏感嘛。”

    她是真的不关心,不管沈野做什么,横竖都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那个因为他受尽屈辱最后惨死的姑娘,她跟男女主的感情线没有半点关系。

    顾倦书这才心情顺畅点,不紧不慢的回答:“他不是张雅娟,不会轻易让人抓住把柄,估计大概率还是会推到我身上。”

    “这怎么行!不能让他把黑锅推到你身上,不然顾家和张家的关系不就更差了?!”季舟舟立刻紧张起来。

    顾倦书喜欢她在意自己的样子,欣赏片刻后安抚:“无所谓的,自从张家跟沈野联姻,他们之间就已经绑定,早就是顾家的对手了。”再说没有沈野,他也会教训张雅娟,所以这个锅注定就是他的。

    季舟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想了半天都没想出反驳的话,最后憋出一句:“沈野那人心黑着呢,总之他要做什么,你尽量破坏他计划就对了,别总是这么无所谓。”

    “放心,我会收拾他的。”他将季舟舟放在他脖子上的手拿下来握住,轻轻的挠了她的手心两下。

    季舟舟的担忧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少一些,想了想问:“公司最近还算顺利吗?”

    “嗯,还不错。”

    季舟舟更进一步的追问:“那项目呢,有没有再流失?”

    “有一两个,不过都是小鱼小虾,放在顾氏只不过是新员工练手的东西。沈野公司虽然发展迅速,可是根基不稳,也就只能吃这些了,再多的项目他吞不下。”顾倦书耐心和她解释。

    季舟舟却不认同:“只要野心够大,哪有什么吞不下的项目,万一下面的大项目他找别的公司合力去做呢?”

    “谁敢?”

    “张家敢啊,”季舟舟看他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心里顿时急了,“政府想发展旅游,接下来的重心都会放在这里,张家是娱乐业出身,本身经验就足,更别说还有沈野在,顾氏本来就危险,加上沈野又……”

    又对顾氏的所有一手资料都相当了解。季舟舟话到嘴边,声音戛然而止,后背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又怎么样?”顾倦书挑眉。

    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声音变得干巴巴的:“又、又每次都运气那么好,好像天选之子一样,你怎么能赢他?”

    顾倦书沉默了,季舟舟隐隐觉得不妙,刚想从他腿上下来逃走,就听到他缓缓开口:“发展旅游一事,我还没得到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季舟舟一个激灵,下意识就要跑,却被顾倦书拎着后衣领拎了回来。他隐隐叹了声气:“沈野这段时间抢走的项目,几乎都是加价不多,就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顾氏一样……”

    “你怀疑我?”季舟舟表情绷了起来。

    “我怀疑你做什么?”顾倦书斜了她一眼,打消了她的疑虑,“从第一次你叫我加价开始,我就没有怀疑过你,更何况你这次提到的,是我还没有得到消息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他一般是商圈消息最灵通的人,如果他也不知道这件事,只能说政府方面还没决定做这些。那么还没决定的事,舟舟为什么会知道?

    季舟舟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片刻,确定他没有骗自己,心里总算松了口气,重新放松身体抱住他:“我不会害你的。”

    “我知道,我只想确认一点,这些事沈野也知道对吗?他也有类似……未卜先知的能力?”顾倦书眉头微蹙,尽管他让自己别去在意舟舟和沈野之间,那种莫名其妙的相似感,可他却始终不安。

    他太讨厌这种有什么东西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的感觉了,即便知道后也不能改变什么,至少他能踏实些。

    季舟舟被问得沉默了,她总不能说这个世界是一本书,除了她之外都是书里的纸片人吧,别说这些了,就算只是说沈野是重生的她是穿越的,听起来也是够扯淡了。

    不过顾倦书的话倒是给了她新思路,她咬唇思索片刻,试探:“那如果我说的原因有些玄幻,你会相信我吗?”

    “你说什么我都信。”顾倦书目露温柔。

    季舟舟在他的注视下逐渐放松,半晌缓缓开口:“你说的对,我和沈野,其实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顾倦书眉头微动:“一直都有?”

    “不是,我是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的,沈野的话,应该是那次我们刹车失灵时,他受伤之后有的,”季舟舟斟酌着,在心里不断把逻辑圆回来,争取将事实最大程度的说出来,“与其说是预知未来,不如说好像看到了自己未来的人生轨迹。”

    这种事实在是太悬乎了,然而季舟舟一说,顾倦书就全然相信了,毕竟这么一来,之前所有逻辑上说不通的事,就都能解释清楚了。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那你上次帮我,是改变了未来吗?”

    “……算是吧。”季舟舟有些心虚。

    顾倦书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你会遭天谴吗?”

    “啥?”

    “刻意改变人生,你会被惩罚吗?”顾倦书忧心忡忡,既然有能看到自己未来的能力,那应该也会有神仙鬼怪一类的东西吧,他以前虽然不迷信,但也听了很多因果的故事,季舟舟擅自改变因果,会不会被惩罚?

    季舟舟明白他在担忧什么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想什么呢,当然不会。”

    顾倦书还是不太放心,但注意力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所以沈野这么顺利,只是因为已经知道了这些事,那他看到的未来里,其实是我一直在赢?”

    季舟舟的表情瞬间微妙了。

    顾倦书眯起眼睛:“不是吗?”

    “那什么,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哈,”季舟舟讪笑一声,“其实上一辈……其实我看到的未来里,也是他一直在赢。”

    “不可能,他现在能处处掣肘我,不过是因为看过未来,可那个未来里的他,却不知道我的底牌,怎么可能一直在赢?”顾倦书想也不想的否决,随后意识到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我?”

    “……”

    对象太不好骗了,只能把穿书重生的事隐瞒一下,将原剧情尽可能的说一遍,最后改了一下结局,没说顾倦书杀了她,而是解释成自己逃走,想明白后跟沈野一刀两断了。

    顾倦书听完脸已经像锅底一样黑了,等她不说话了立刻否认:“不可能的,你说的季舟舟不是你。”

    季舟舟惊了一瞬,讪笑:“怎么不是我了,我还能骗你吗?”

    “你没那么蠢。”顾倦书深深看了她一眼。她口中那个为爱不顾尊严没有原则的女人,听起来如此陌生,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人,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笃定。

    如果她是那种女人,他可能会为了看戏把她留下,但绝对不会爱上她。所以关于那个所谓的未来里,他有没有喜欢上季舟舟这件事,他根本不用去问。

    季舟舟竟无言以对,半晌干巴巴的解释:“我这知道了未来,就等于多活了几年,当然会学聪明点,更何况之前也是被沈野那块猪油蒙了心,看清楚了不就聪明了。”

    “几年?”

    “……对啊,后来在外地死掉了。”季舟舟不敢说自己被他杀了,更不敢说自己多活了几十年,否则他问起更远的事情,她拿什么搪塞,所以只能给自己找个死掉的理由。

    顾倦书本来还在怀疑她说的那个季舟舟不是她,一听她只活了几年就死了,当即整个人都僵硬了。季舟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忙安慰道:“放心吧放心吧,那只是个意外,现在未来已经改变,我不会再发生这种事的。”

    “怎么死的?”顾倦书却没有放松半分。

    季舟舟眼珠一转,一本正经的说:“吃花生噎死的。”

    “……”

    “所以我只要不吃花生就好了。”反正她最讨厌的就是花生,只要顾倦书信了她的话,她一辈子不吃也没事。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半晌,伸手把她紧紧搂住:“辛苦你了。”

    季舟舟顿了一下,有些讪讪:“那些事还没发生呢,有什么可辛苦的。”虽然一直说自己是原女主,可真当顾倦书开始心疼时,她又有种这狗男人在心疼别的女人的感觉。

    这样不好不好,所以就当她说的这些,只是刹那间看到的、一切尚未发生的事情好了。

    两个人抱了会儿,季舟舟叹了声气:“本来这些事我打算烂在肚子里的,可是我怕你真会像我看到的那样,被沈野踩进泥里,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工作啊。”

    顾倦书像端一盘菜一样,把季舟舟端到了沙发上:“这两天你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商业竞争,用报告的形势写给我,我要仔细分析一下。”

    看到他因为自己的话开始重视沈野这个竞争对手,季舟舟十分欣慰,只是……

    “……我已经把事情都说给你听了还不行?我这辈子都没上过班,你让我写什么报告?”季舟舟有些无语。

    顾倦书扫了她一眼:“我会给你指派个秘书辅助你。”

    “……这种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恐怕会不太好吧。”季舟舟有些紧张,毕竟是相当玄学的事,要是被旁人看到了,会不会觉得她是个疯子?

    顾倦书点了点头:“所以我给你找的秘书就是……”他举起手指,指向自己。

    “……”

    “我明天就要去上班了,你跟我一起去。”顾倦书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

    季舟舟一阵无语:“我看你就是想让我陪你上班吧。”

    “怎么能这么说,还不是为了能一直给你买包买衣服,再给你请几个厨师做好吃的。”顾倦书严肃的教育她。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行行行,我去行了吧。”毕竟包和衣服她喜欢,好吃的她也喜欢,某个总是站在食物链顶端浑身都透着矜贵矫情的狗男人,她更喜欢。

    顾倦书见她答应了,嘴角不小心泄露出一点笑意。

    ……

    不同于顾家‘坦诚’过后的轻松,张家可以说是乌云压顶。家中大堂内本来来了很多亲戚,都被张成赶了出去,现在就只有张成、沈野和已经哭红了眼睛的张雅娟。

    张成的脸色乌云密布,把桌上张雅娟被打印的照片扔了一地。沈野缓缓开口劝导:“爷爷,您别生气,这件事肯定是有人故意要毁了雅娟的名声,不如好好查一查。”

    “肯定是季舟舟!她就是蓄意报复!”张雅娟哭叫,他们圈子里这种玩法并不罕见,家长也不会怎么管,但只要被爆出来,就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你闭嘴!”张成怒喝。

    张雅娟吓傻了,她还是第一次被爷爷这么骂。

    “好了雅娟,爷爷心情不好,你少说两句,”沈野过去拍了拍张成的后背,不动声色的劝慰,“现在事情已经出来了,我们只能尽量把影响压到最低,至于别的事,以后再查也行。”

    “这件事不管别人,是我们张家不厚道,如果你要解除婚约,我们也没意见。”张成重重叹了声气,显然气得不轻。

    张雅娟惊恐:“我不要啊爷爷!我要跟阿野在一起,我不能离开他!”先不说此时的她已经爱上了沈野,就是不爱,也不能轻易解除婚约。现在她的名声已经臭了,如果恢复单身,那以后绝对不会再有同等以上身份的人看上她,她的人生就全毁了。

    “你还有什么脸说这些!”张成嘴唇发白。

    沈野温柔的看向张雅娟:“雅娟那时候年纪还小,被坏人诱惑也是情有可原,如果我连这点小事都介意,还有什么资格和她共度一生。爷爷你放心吧,我会对雅娟好的。”

    “……苦了你了。”张成面露欣慰,从兜里拿出一支喷雾吸了几口,面色才渐渐变得好一些。

    张雅娟也松了口气,几乎瘫在沙发上起不来,只有眼泪不停的掉。沈野安抚的朝她点了点头,转脸看向张成:“那这件事还要不要查下去……”

    “不用了,爆料的这几家公司,个个都跟顾倦书有过合作,雅娟之前又整了季舟舟,一切一目了然,还有什么可查的。”张成的眼底迸出冷意,这一刻恨毒了顾倦书。

    沈野眼底流光闪动,目光落在了张成放在桌上的喷雾上:“这件事我不想就这么算了,顾倦书为他的女人出气,我也想帮雅娟出口恶气。”

    张成微动:“你想怎么做?”

    “把顾氏所有生意都夺过来,让他们再无生意可做。”沈野眼底闪过一丝野心,又轻而易举的遮掩好,“只是我的公司暂时吞不下这些项目,您看……”

    “我也老了,以后张家都是你和雅娟的,现在拿去练练手也行,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负担起两个公司的重担?”张成话里带了些试探。

    沈野仿佛什么都没听出来,笑笑道:“我那个公司已经够我焦头烂额了,您这边我实在无力承担,不如让雅娟去公司学习,以后好接手,您觉得呢?”

    张成自然不打算把张家托付给一个外人,所以也只是试探一下而已,见他不图谋张家家产,对他的满意又多了一分,于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把网上压舆论的事交给沈野后,张成佝偻着背起身了,他最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经常处理一会儿工作就要去床上躺一下,现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也摆了一张床。

    “爷爷,您的喷雾。”沈野提醒一句,把喷雾递到他手里,张成猛吸两口,顿时觉得精神不少,腿脚都有力了,他摆摆手就先回了房间。

    张成一走,张雅娟立刻扑进沈野怀里,哭着说谢谢,沈野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面露厌恶,声音却依然温柔:“这有什么可谢的,我们是即将结婚的人不是吗?你明天开始去爷爷公司主事,少让爷爷操心知道吗?”

    “可、可我什么都不会。”张雅娟心里极其不安,虽然她出国读了几年名校,可那都是用钱砸出来的,她本身是一点东西都没学。

    沈野嘲弄一笑:“还有我呢,你到时候把公章和爷爷私印都交给我,遇到需要处理的文件就直接发给我,我帮你。”

    “谢谢阿野,没有你我怎么办啊……”张雅娟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如果季舟舟在的话,肯定会忍不住翻白眼,张雅娟和原女主虽然一个坏一个好,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被家庭保护得太好,一个坏人都没见过,所以遇到沈野这种大尾巴狼,被卖了还要帮他数钱。

    可惜这一幕发生时季舟舟不在,不仅因为她就算闲着没事也不会去张家,更是因为她忙着应付某个刚尝过荤腥的大野狼。

    “你明天不是要去上班吗?回你自己屋睡去!”季舟舟抵着门,坚决不肯让他进来,然而顾倦书的膝盖已经挤进了屋子。

    顾倦书对她不让自己进屋的事很不满:“上班和睡哪个房间有必然联系吗?”

    “你敢说没有?”季舟舟圆眼一瞪,分分钟看透他的套路。今天早上已经在某种意义上突破了底线,如果晚上再让这人进屋,她怕自己真的要贞操不保。她明天可还要跟他一起去公司呢,一点都不想自己是被抬着进去的。

    顾倦书沉默一瞬,转移话题:“让我进去,我给你讲故事。”

    “……我谢谢你了,就好像我多想听你那烂尾故事一样,赶紧走!”季舟舟毫不留情的驱赶。

    顾倦书不肯走,和她僵持了片刻,季舟舟突然嘴一撇,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倦崽崽,你就先走嘛,人家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什么都不做,你让我进去。”顾倦书一看她这副样子,哪怕心里清楚是装的,可还是忍不住妥协了。

    季舟舟又哼唧了一声,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片刻之后,顾倦书默默把膝盖收了回去,季舟舟赶紧把门关上,甚至还不忘反锁一道。

    顾倦书在门口站了片刻,慢吞吞的说了句:“天凉了,让顾氏也破产算了。”省得总是耽误他谈恋爱。

    季舟舟隔着门板听到这句话,生生被他给逗笑了,很有开门去亲他一口的冲动,但是怕他突然兽性大发,想了想还是算了。她伸了伸懒腰,今天把一些事跟顾倦书说后,她只觉得自己浑身轻松,至于那些不该说的,还是烂在肚子里好了。

    洗个澡之后季舟舟就钻进了衣帽间,找了一套还算职业的服装,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想了想又去找了个头绳,放在了电脑旁边的柜子上,打算明天绑个马尾辫去公司。

    做完这一切后她开电脑码了会儿字,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躺下了。她今天一天虽然没出门,可也没少折腾,这会儿一沾床就睡着了。

    和她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顾倦书也在床上躺着,还在默默消化季舟舟今天说的那些事。她的话里其实有很多漏洞,似乎在隐瞒一些事情,可至少说出来的部分,他很确定是真的。

    所以沈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跟舟舟一样知道点他不知道的事而已,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别的联系了。顾倦书的心里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突然想到明天开始,舟舟就要被他拐进公司了,以后不仅下班后能看到她,就连上班的时候也能见她,可以说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顾倦书对这个认知感到愉悦,他想了想,打开了手机搜索——

    明天带女朋友去自己办公室,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答案第一条:记得带套。

    顾倦书:“?”

    他第一次谈恋爱,也是第一次带着女朋友去工作,只是想查一下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免得怠慢了舟舟……记得带套是什么意思?

    倦崽崽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本着认真求学的心理,他一脸严肃的开始往下划拉,不断的看到各种他没想过的新知识。

    窗外的夜色很黑,屋子里不知道主人出于什么心理关了灯,所以同样很黑,只有小小的一块手机屏发着微弱的光,照得顾倦书的眼睛也跟着发出幽幽的光。

    在季舟舟睡得很香的时候,某个人在恶补关于女朋友、办公室这些关键词的新知识,一直到后半夜才满怀期待的睡去。

    季舟舟睡得早醒的也早,她醒来后坐了一会儿,刚一动就感觉腰有点疼,她勉强睁了一下眼,就看到自己腰上青了一块……顾倦书个王八蛋半夜偷跑来作妖了?

    她立刻跑去门口看,见房门还是反锁状态,这才洗清了顾倦书的冤屈,回头就拿着衣服往身上套,穿好后去拿皮筋,结果手一摸,却摸到了一个空。

    她顿了一下,揉了揉眼看了过去,昨天放皮筋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再看桌子好像也有些移位。季舟舟眉头皱了一下,随后看到皮筋在地上掉着,她吸了一下鼻子,捡起来给自己扎了个马尾,然后去浴室化妆了。

    等她化完妆出来,顾倦书刚走到她门口,她看到顾倦书眼底的黑青吓了一跳:“你昨天干嘛了,没睡觉吗?”

    “睡了啊。”顾倦书看向她的眼神中似乎藏着某种暗流。她今天穿了职业套装,紧俏圆润的屁.股被包臀裙裹得很性感,可偏偏整体又偏冷淡风,矛盾的感觉让他食指大动。

    季舟舟察觉到危险,挑了挑眉:“你好像很兴奋啊。”

    “……没有啊,赶紧去吃饭,我们要去公司了。”顾倦书催促。

    季舟舟怀疑的看他一眼,总觉得他夜里偷偷干啥了,否则为什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顾倦书确实做贼心虚,他昨天晚上看的不健康东西太多,现在看到季舟舟就忍不住代入一下。

    “没有就最好,要是让我知道你打什么歪主意,我就嘶……”季舟舟一举手牵扯到腰间的青紫,忍不住痛呼一声。

    顾倦书的眉头皱起:“怎么了?”

    “没事,腰有点疼,吃饭吧。”季舟舟催促。

    顾倦书不放心的看她一眼,见她没什么事,这才陪她去吃早餐。

    吃完饭已经才七点多,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早,顾倦书却催促季舟舟赶紧去公司,季舟舟只当他在自己的鼓励下有了上进心,十分配合的跟着去了。

    他们到的早,公司里还没有多少人,顾倦书直接把她带进了办公室。季舟舟上次来心里还想着逃走,并没有仔细观察这里,这回一来就四处看,转了一圈后感慨:“你这办公室太大了,我终于有点你是大霸总的感觉……你干嘛?”

    她一回头,就看到顾倦书锁门的动作。

    顾倦书被发现了也不慌,把自己西装外套脱下来随手丢在沙发上,径直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沉默一瞬后慢吞吞的问:“你觉得我的桌子好看吗?”

    “……好看。”季舟舟不太懂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顾倦书看向她,饶是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眼睛里的光亮也泄露了他此刻一点都不正经的情绪:“那你要不要钻进来感受一下。”

    “……”我他妈就不该相信,这货有认真工作的觉悟。

    作者有话要说:  当在办公室时,两位主角在想什么

    舟舟:打倒沈野,成为首富!

    倦崽:先这样,然后那样,再把人翻一下面

    那个…大家如果看了文案的话,发现做了一些改动,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文名七个字有四个被卡掉了,总不能直接叫求放过,所以可能要改一下,不行就叫‘穿成小白花女主之后’吧,封面不变,大家别找错地方了,别提金丝猴了,现在金丝俩字都不行,现在恰口饭真的好难哦,我是哭泣的玫瑰,迎着风儿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