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5 章
    顾倦书见季舟舟不动, 主动往旁边让了让, 露出宽阔的桌洞:“你真的不试试吗?”

    “好啊。”季舟舟眯起眼睛,活动着手腕朝他走去。

    顾倦书沉默一瞬,默默把自己挪了回去, 一本正经的打开文件:“还是算了吧, 我现在要开始工作了。”

    “工什么作,你差那点时间吗?”季舟舟没憋住笑了一声, “赶紧告诉我, 我需要做什么。”

    顾倦书顿了一下,起身牵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关于我跟沈野竞争的那些项目, 时间顺序你还记得吗?”

    “时间记得也没用,现在因为我改变了未来, 很多事都已经变了, 按时间记也作不得准, 我只能记住一些项目出现的前后顺序,其他的也没多少知道的。”季舟舟诚实回答。

    顾倦书想了想,点头:“那你把自己能记得的全写下来好不好。”

    “嗯。”季舟舟回答完,顾倦书就去桌上拿了自己的钢笔和纸给她, 她接过来放到桌子上, 刚要开始写, 突然意识到不对, “如果只是写这些东西的话,我在家写不就行了吗?”

    “……”

    “你昨天说什么做报告什么的,我还以为多高大上的事, 合着就是写点东西啊。”季舟舟挑眉。

    顾倦书沉默半晌,慢吞吞的回答:“我要开始工作了。”说完,他就再次看向自己刚才翻开的那份倒霉文件。

    季舟舟嗤了一声,悠闲的倚在沙发上,假模假样的叹了声气:“某人想让我陪着来上班,就直说好了,还搞一堆的借口出来,明明好好跟我说一下,我就会陪着来了。”

    顾倦书假装没听到,季舟舟玩心大起,把钢笔阖上后连笔带纸送回顾倦书桌上,转身就要走:“我还是回去写给你吧,到时候报告什么的你自己做,反正我在这也没什么事。”

    “回来。”顾倦书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季舟舟忍不住偷笑一声。

    顾倦书沉默一瞬,有些不情愿的开口:“过来,给我抱抱。”

    季舟舟听话的回到他身边,顾倦书把人抱到了自己腿上,抵着她的脖子深吸一口气,等到柔软的香味袭满鼻尖,他才缓缓开口:“我要你留下陪我。”

    “好嘞。”季舟舟立刻答应。

    “以后不忙的时候,每天都要跟我一起来上班。”顾倦书继续提要求。

    “可以。”

    顾倦书狐疑的将头从她脖颈间抬起来,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以前不陪你来,一是因为我懒,二是因为没想到你想让我来的心情竟然这么迫切,现在知道了,当然要满足我的倦崽崽了。”季舟舟咧嘴傻笑。

    顾倦书顿了一下,慢吞吞的问:“那我还有想要的,你能满足我吗?”

    “什么?”季舟舟洗耳恭听。

    “我桌子下面空间很大,空气流通也好,你要不要……唔!”顾倦书话没说完,小腹上就挨了一拳,他幽幽看着季舟舟从怀里跳出去,半晌憋出一句,“来日方长。”

    季舟舟冷笑一声,拿着纸笔回到沙发上,发誓再跟这混蛋说一句话自己就是小狗。

    “楼下有一家不错的奶茶,你喝吗?”

    “……喝。”汪汪。

    顾倦书立刻叫秘书去买了,不一会儿两杯热腾腾的奶茶就送了上来,季舟舟抱着杯子喝了一口,感慨的看向顾倦书:“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当老板,真爽啊。”

    这种想吃什么不用自己去买的感觉,不就是她上辈子一直想要的吗?

    顾倦书轻笑一声:“左侧墙上有自动门,里面是我的个人休息室,洗手间也在里面,想去的话自己去。”

    ……这可恶的资本主义。

    顾倦书把季舟舟安排得明明白白后,就真的开始专心工作了。他认真的样子季舟舟虽然看过很多,但那都是在家中书房里,和此刻的他多少有些不同,她像发现新大陆了一样,不由自主的瞄了好几眼。

    等季舟舟一杯奶茶喝完,上班时间已经过了,顾倦书的办公室开始热闹起来,她有些不自在的想躲起来,但被顾倦书用眼神制止了几次,只好安静的坐在那里写东西。

    因为沙发和茶几几乎持平,她干脆倚着沙发边坐在厚厚的地毯上,拿着笔认真的回忆里的内容,乍一看像极了正在补作业的小学生。

    来往于顾倦书办公室的人职位都不低,除去部分年轻员工,有很大一部分是顾氏多年的股东,跟顾倦书相处起来也没有太多的边界感,看到季舟舟后忍不住打趣:“顾总来上班还带个孩子啊。”

    “什么孩子,那是女朋友。”顾倦书勾起唇角,显然季舟舟的存在让他心情很好,就算之前有员工交上来的方案有明显漏洞,他也只是点出来让去改,没有对人发一点火。

    毕竟方案事小,吓到小朋友就不好了。

    高层一听他这么解释,立刻开始起哄,又怕人家女孩子不自在,就小声的问:“顾总上次带的也是这个女孩子吧?不知道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不急,忙完这一段,就会把这件事提上日程,”顾倦书扫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季舟舟一眼,随后看向几位高层,“到时候请各位喝喜酒,还希望能赏光的好。”

    “一定一定。”

    聊了会儿天,顾倦书就把人都打发出去了,只见刚才还认真‘写作业’的季舟舟,立刻挑眉看向他:“提上日程了?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等着嫁给我就好了。”顾倦书早就知道她在偷听,因此被抓包了也相当淡定。

    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会独身到死,可是遇到季舟舟后,只恨不得分分钟就领证,可惜他舍不得这么匆忙,只想给她最好的。

    饶是知道他的霸道,季舟舟也被他这惊人言论给搞得哭笑不得,半晌斜了他一眼:“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等着了,但是先说好,你可是要先求婚的,我想要一个求婚的惊喜。”

    以前没打算结婚,就什么都不在乎,现在要结婚了,她就每一个步骤都想要。倒也不是故意为难他,只是想所有的东西都尝试一遍而已,如果顾倦书一穷二白,她肯定不会提这种要求,说不定婚礼都不办了。

    但现在既然两个人都有时间,金钱上也宽裕,她实在没有理由错过人生每一次新体验。

    “放心,你想要的都会有。”顾倦书保证。

    季舟舟越看他越觉得可爱,忍不住跑过去亲了他一下,刚要走就被顾倦书拦了回来,捧着脸交换了一个深深的吻。周围的空气温度越来越高,季舟舟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条小船,在波涛里晃来晃去。

    最后如果不是自己的内衣一松,季舟舟勉强拉回了理智,才惊觉自己被顾倦书按在了桌子上。此时她的衬衣已经被解开了大半扣子,内衣也只是虚虚的盖在胸口,随时都有被扯下来的危险。

    再这么下去,真的就出事了,季舟舟赶紧顺着桌子滑下去,钻进了桌子下面整理衣服。顾倦书不满的蹲下,眼底满是得不到纾解的欲.色:“出来。”

    “……我不。”现在出去,肯定要被吃干抹净的,季舟舟慌乱的把内衣扣好,开始系扣子。

    顾倦书声音暗哑:“快出来。”

    “我不要,你不是想让我来桌子下面看看吧,我现在就在这里好了。”季舟舟缩在角落,盘算着只要他敢进来,就一脚把人踹出去。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半晌,一本正经的说:“你这么保守不好。”

    “?”

    “如果不在婚前试试,一旦我是个杨伟,那你结婚后才知道,这辈子岂不是都毁了?”

    “……”顾先生真的是为了哄小姑娘上床,无所不用其极啊!季舟舟看着他严肃的自黑,忍不住顶嘴,“算了吧,那天又不是没试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

    “……”顾倦书把这一茬给忘了。

    季舟舟看到他一脸无语,也觉得好笑,想了想小声道:“不是不给你,至少第一次不要在办公室吧……”

    顾倦书眼睛微亮。

    季舟舟咳了一声:“你看你每天都这么忙,我还要陪你来上班,两个人都要累死了,一点情趣都没有,不如等到沈野的事情结束了?”

    左右也不过是一段时间的事,顾倦书看着小姑娘窘迫的脸,嘴角轻轻扬了起来:“好啊。”

    其实这种事情,他虽然一直想和季舟舟试试,但也没有急色到非要发生点什么才行,除去情难自抑的时候,大多数时间他只是很喜欢看到小姑娘害羞的脸。不过如果她做好了准备,自己当然要全力配合。

    反正这辈子注定就只有她一个了,时间太短,如果能及时行乐,当然是好的。

    两个人算是达成了协议,季舟舟把衣服整理好后,顾倦书也冷静了下来,他朝桌下伸出手,季舟舟顿了一下将手覆在上面,正要被他拉起来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吓得她赶紧缩进桌子下。

    顾倦书见她不敢出来,只好坐直了帮她打掩护,等员工进来后就一本正经的跟他们开会。

    季舟舟就在桌子下面,明知道他们不会发现自己,可就是忍不住担心,小心翼翼的爬到顾倦书腿边推了推他,让他赶紧让人出去。

    顾倦书知道她的意思,可她越是紧张,自己越是觉得好玩,哪怕员工要交代的已经交代完了,还是故意把员工留下问话,结果时间越拖越久。季舟舟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工作需要,眼看着顾倦书开始跟人闲话家常后,她才明白这货是故意的。

    盯着他的腿恶从胆边起,季舟舟抱着他的膝盖在他大腿上咬了一口,顾倦书表情古怪一瞬,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顾总?”员工一脸疑惑的提醒。

    顾倦苏耳根泛起淡淡的红,脸上还是一派正经:“没事,你先出去吧。”

    “好的。”被抓着问了半天话的员工如释重负,立刻转身走了。

    他一走,顾倦书就把季舟舟从桌子下面捞了出来,直接放到了腿上,季舟舟瞬间就察觉到有什么戳到自己了。

    她顿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丝嫌弃:“你是牲口吗?我就咬就一下,也值得这种反应?”

    “你就是什么都不做,我可能也是这种反应,”顾倦书声音微哑,“再给我亲一下。”

    “……想的美。”

    季舟舟立刻从他身上跳下来,去左边的墙上按了一下开关,等自动门打开后立刻躲了进去,在里面把门给反锁了。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空间很大,与其说是一间休息室,不如说更像是两室一厅的房子,还配套按摩椅大浴缸和两米宽的大床,简直不要更适合长久居住。

    ……这该死的资本主义。

    季舟舟心里斥责一声,扭头脱了外套去床上滚了两下,心满意足的抱着被子闭上眼睛,半晌又突然睁开,沉默片刻后挑了挑眉,把鞋子摆成一反一正才睡。

    因为沈野的全力攻击,顾倦书确实很忙,在她睡觉期间开了一个又一个的会,最后直接跟众人去了顶层会议室。

    季舟舟醒来时,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坐起来缓了片刻,看到地上的鞋子跟她之前摆的似乎有点不同,眼神顿时暗了下来。不过她什么都没说,镇定的穿上鞋出去了,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顾倦书。

    顾倦书一直没回来,转眼到了中午,秘书送了高级酒店的新鲜饭菜过来:“季小姐,顾总还在开会,他让您先吃。”

    季舟舟看了眼饭菜,全是她喜欢的,估计是顾倦书一早就吩咐好的。她犹豫一下,还是坐下吃饭了。如果她不吃,以顾倦书的脾气,估计会不管不顾会议室那一大帮子人,直接下来陪她吃完饭再走。

    秘书见她用餐,心里也松了口气,微笑示意后就去楼上汇报了。她一离开,季舟舟就放下了筷子,绞尽脑汁的回忆书上的内容,争取把每一次沈野和顾倦书的较量,都一字不差的给写下来。

    顾倦书下楼后,就看到她一本正经努力的样子,欣赏片刻后注意到旁边几乎没动的饭菜,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不好好吃饭?”

    季舟舟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抬起头,笑了笑道:“我刚睡醒,没什么胃口,现在好点了,一起吃吗?”

    “我让人热一下。”顾倦书无奈,知道她是为了等自己,虽然想说她两句,但她满脸的‘我错了,下次还敢’,完全叫人没办法。

    季舟舟笑嘻嘻的放下纸笔,拉着他坐了下来,两个人一起用了午饭,顾倦书开始研究她写下来的那些事,心里渐渐有了新的计划。

    “你看到的未来里,城北的地皮有竞标吗?”顾倦书问。

    季舟舟眨了眨眼:“城北的地皮?没有吧……”她不记得有提起过这件事。

    “那就怪了,那可是投资房产的好地方。”顾倦书眸色深了些。

    季舟舟没懂他是什么意思,顾倦书也没有解释,还是如常带着她来工作,季舟舟想到一点细节就添上,希望能帮到顾倦书。

    转眼就过了半个月,季舟舟和叶倾合作的剧要开拍了,叶倾叫她去剧组,但顾倦书一口回绝:“现在不行,不安全。”

    顾氏这半个月靠着季舟舟的剧透,已经连续从沈野手里抢回了两个项目,顾倦书和沈野的矛盾,现在是整个A市商圈都知道的。而他未来要做的事,足以一举击垮沈野,让他再无翻身之力。

    季舟舟虽然不知道具体发展成什么样了,但也知道现在是非常之秋,更何况她心里某个秘密越来越沉重,让她完全没办法离开顾倦书,所以她几乎没有犹豫,就拒绝了叶倾,表示可以在家中配合。

    叶倾也明白顾氏现在的状况,于是没有强求。顾倦书见季舟舟这回这么听他的,准备的一大堆劝说的措辞没用到,心里反而愧疚,他沉默许久,最后叹了声气:“你不是说想要编剧奖吗?有没有心仪的奖项?”

    “?”季舟舟不太明白。

    “我买给你。”

    “……”

    季舟舟的嘴角狠狠抽了两下,最后哭笑不得的拒绝:“还是不了,我想自己拿奖。”有钱人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顾倦书见她不要,只好从别的方面补偿她,于是季舟舟每天都能看到一堆好吃的,于是她在这些美食中,心满意足的把自己吃胖了几斤。

    顾倦书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几次看到季舟舟在沙发上睡着后,他就不再带她来公司了,季舟舟又恢复了家里蹲状态。

    只是在家里蹲得久了,某些诡异的状况就越来越多,在她又一次发呆超过半小时后,她忍无可忍的到浴室里,看着镜中的自己冷着脸开口:“搞了这么长时间的鬼,也该滚出来了吧。”

    镜中的自己还是那副样子,并没有一丝变化,她冷笑一声:“装什么装,总不是我自己精神异常了,所以才总是出现一些玄幻的事,你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镜子里还是正常。她烦躁的捏了捏眉心,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鬼魂?灵体?虽然我是灵魂穿越,跟你差不多,但现在占据身体的人是我,如果我找高人驱赶你,估计你只有死路一条吧。”

    她其实是随便胡诌,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鬼魂一说,只是自己最近总是不正常断片,偶尔身上还出现一点伤口,她不能不怀疑有什么东西存在。她现在只是诈一下,要是诈不出什么,就赶紧去看心理医生,年纪轻轻的得了精神病算怎么回事。

    季舟舟紧张得手心出汗,心跳如擂鼓一样激烈,但她眼神坚定的看着镜子,没有一丝一毫动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觉得鬼片里一有不干净的东西,往往都跟镜子有关,所以她只是简单的试试。

    盯着镜子看了许久,都没有发生一丝异常,季舟舟失望的同时松了口气,正打算离开,就看到镜中的自己眼角微微下垂,一副欲哭苍白的无辜样。季舟舟刹那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连汗毛也颤巍巍的立起,但是她咬紧了牙关,愣是没表现出一丝畏惧。

    不能怕,怕了就输了。

    “你是季舟舟?”季舟舟叫出自己的名字,却没有混淆半分,因为她和对方心里都清楚,她叫的人是谁。

    镜中人逐渐变得半透明,显然不是季舟舟照出来的镜像,而是一个崭新的、跟她无关的‘人’。

    “是。”小白花怯怯的承认。

    ……很好,原本就是个普通狗血渣贱文的《痴痴情深》,现在变成了集虐恋情深、渣男贱女、重生穿越和志怪灵异为一体的大片了,估计就连晋江都不敢这么写。季舟舟又是一声冷笑:“你跟着我多久了?”

    “我……没多久的,上次阿野订婚……”小白花想到那场订婚宴,又是泫然欲泣的表情,身体也变得更加透明。

    这女人一点攻击力都没有,还一副可怜又悲哀的模样,季舟舟虽然胆小,但对她也是怕不起来。

    季舟舟松了口气,语气没有那么强硬了:“所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你都知道?”

    “什么?”小白花茫然一瞬,意识到她说的什么意思后,忙摇头,“我只有醒来的时候有意识,其他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处于沉睡状态。”

    还好,自己前段时间一直去顾氏,幸亏这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否则拿到了顾氏的一手资料就危险了。季舟舟不怕她撒谎,因为自己心里清楚,这位向来不会撒谎。

    原文中小白花女主之所以一直那么顺利的窃取顾氏机密,无非是顾倦书知道她这一特质,所以才对她放松警惕。后来查到她头上后,几乎没怎么运用逼问技巧,就把话全套出来了。

    季舟舟沉思片刻:“你现在出现,是想拿回身体了吗?”如果她要的话,自己没理由不给,这具身体虽然和她很像,可到底不是她的,别人拿回自己的东西,她不会拒绝。

    只是身体被占了之后,她该怎么做才能以‘人’的身份留在顾倦书身边,这个问题有些麻烦。但现在这个世界重生穿越妖魔鬼怪都有了,找个大师帮她寄灵,估计也不是难事。

    剧情总是要自圆其说嘛。

    “我没有那个意思,”小白花有些慌张,“我出现本来就是个意外,如果不是我和阿野的执念,我根本不会出现,现在就算出现了,也会很快就消失,根本没有那个力量支配身体,前几次想支配,不过是想偷偷去看看阿野,毕竟我现在离不开你……”

    小白花顿了顿,微微叹了声气:“再说,我的身体已经死了,现在的这具身体,跟我没有关系,如果我占据了,那你以后跟顾总怎么办呢,上辈子我已经害顾总家破人亡,不能再害他了……”

    季舟舟嘴角抽了抽,她知道原文中给女主的人设,第一条就是善良,否则也不会被心甘情愿的虐了那么多字数,只是没想到这位会善良到这种地步,说到底顾倦书也是杀她的人……吧?

    “你不是顾倦书杀的?”季舟舟突然问。

    小白花顿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不是他,是老夫人……”虽然动手的人是顾倦书的,可下命令的却是老夫人,这也是她死后才知道的。

    季舟舟脑子轰隆一声,总算是把之前怀疑的事给确定了,想到自己误会顾倦书这么长时间,她心里又恨又愧,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看看阿野,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小白花胆怯的看她一眼,“我以后不会不经过允许,偷偷用你的身体了,这段时间害你受了不少伤,真是对不起……”

    ……这就是她的身体了?季舟舟哭笑不得:“你确实不能再不经过允许,不过我也会想想办法,看有没有可能把你救下来。”既然人家够客气,那她总要做点什么事才对得起人家大方送的身体。

    “我能再看到阿野,已经很幸福了,什么都不求了。”小白花神情透着糯糯的哀伤,仿佛真的能这么活几天就很幸福了。

    季舟舟盯着她看了片刻,实在不懂这么可爱的姑娘,沈野是瞎了眼吗,先是把人当货物送出去,又勾引她不断犯错,最后走上了绝路。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小白花打个预防针:“既然你出来了,那有些事我也不瞒你,沈野的公司一直在倾轧顾氏,我和倦书在对付他,这场竞争里,总要有一方输个彻底才行,希望你做个心理准备。”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不要再像原文中那样,偷顾氏的机密帮沈野了,但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出口。

    小白花却听出了她的意思,垂眸时一滴眼泪掉落化成白烟,整个人又透明了几分:“有些错事,做一次就够了,上辈子他成了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我也没有见他有多快乐,这辈子,我更希望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娶妻生子,过平凡的人生,舟舟,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说。”被舟舟叫舟舟,嗯,跟她叫她时一样怪怪的。

    小白花轻笑一声:“如果沈野输了,希望你们能放他一马,让他以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

    “好,我答应你。”他们又不是黑.社会,没必要赶尽杀绝。

    小白花已经透明得快要看不见了:“还有,我不会再乱动你的身体,只是希望下次能在见到他的时候,你拿一面镜子让我出来,我只想最后看他一眼,哪怕一眼也好,我想看到他和他的妻子幸福的……”

    小白花话没说完,镜子已经恢复了正常,季舟舟顿了一下举起手,镜中的自己也举起了手。她犹豫一下,试探的叫了声‘舟舟’,但是无人应答,她在镜子前安静的等了一会儿,这才叹了声气回屋。

    确定了身上的不对劲来自哪里后,季舟舟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她本来不打算去见沈野的,但是想来想去,为了原女主,她也要去看看他,而且这件事不能被顾倦书那个醋缸发现。

    她不能把原女主现在在她身上的事说出来,否则就要解释自己是谁,从哪来的,说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肯定不行,哪怕胡编一个路人甲的身份,顾倦书估计也能挖地三尺把真相掘出来。

    季舟舟心里隐隐清楚,自己占了女主的身体无所谓,扰乱剧情也无所谓,可如果让这里的人知道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本,估计会让整个世界崩坏。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的直觉就没错过,所以她不能说。

    现在沈顾矛盾越来越大,各大家族也开始站队,正是形势紧张的时候,她不能直接去见沈野,否则被他抓了,真是说也说不清,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远远的偷看一眼了。

    季舟舟打定了主意,心里总算踏实了些,在床上滚了两圈后,拿出手机开始搜索玄学大师,找了一圈要么是小广告,要么是一眼看过去就是神棍的,完全没有收获。

    她刚跟原女主说了会儿话,现在有点累了,想了想干脆先睡觉,于是随手把旁边的东西摆了一下,闭上眼睛很快就入睡了。

    她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天黑下来才清醒,睁开眼睛看到天都黑了,下意识的觉得小白花又占了身体,但是看一眼睡觉前摆的东西,还是跟之前一样的位置,而自己身上也没出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松了口气,又有些不确定小白花到底是死了,还是听话的沉睡了。本来想叫醒她确认一下的,但想到小白花刚才被自己叫出来后,身体就越来越淡,生怕自己这回再叫,把人直接给叫死了。

    反正只要有镜子就能叫醒她,还是再等几天吧。季舟舟伸了伸懒腰,出门觅食去了。

    厨房阿姨今天烤了菠萝包,她一进走廊就闻到了,立刻屁颠颠的跑了过去,拿了个热乎乎的菠萝包,一边吃东西一边跟厨房阿姨聊天。

    “阿姨,你觉得这世界上有鬼吗?”季舟舟状似不经意的问,一般神神鬼鬼的,这些阿姨应该最清楚。

    阿姨看着她笑了起来:“舟舟今天是不是看恐怖片了?不用害怕,这世界上没有鬼,都是人假扮的。”

    ……但她还真没看过哪个人能把自己假扮到镜子里去,还能偶尔性的控制别人身体。对于阿姨哄小孩子一样的说法,季舟舟很是无奈:“我就是好奇,没有看恐怖片,也不觉得害怕,阿姨,你不觉得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解释不了的东西吗?”

    阿姨见她真的不害怕,想了想回答:“肯定是有鬼的,不仅有鬼,还有神仙,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那既然有鬼神这种东西,是不是也有那种那种……就是得道高僧一样的,高人啊?”季舟舟进一步问。

    阿姨忙点头:“肯定有啊,我那个邻居的叔叔的孙女的堂姐,之前就是精神突然失常,结果被高人拿针一扎就好了。”

    “那应该去哪里找这些高人呢?”季舟舟就知道,但凡有封建迷信的事,找这些阿姨就对了!

    阿姨犹豫一下,奇怪的看着她:“你找这些高人干什么?”

    “……我这不是想着算算今年的好日子,看有合适的时间了,就能跟倦书在那天订下来了。”季舟舟略为心虚。

    阿姨一听好事将近,当即高兴起来,忙去给她那个邻居打电话了,问了一圈后把高人的手机号问了过来。季舟舟记下后连连道谢,拿着手机回房间了。

    今天天色已晚,高人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潜心修行,她还是少打扰为妙。季舟舟决定明天再给人打电话询问,如果可以的话就亲自去一趟。

    这么想着,她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一直写到快十一点,才勉强有点困意。刚把电脑关了,就听到了开门声,下一秒就看到顾倦书从外面进来了,第一句话就是:“我还没求婚,你就已经开始算婚期了?”

    “……”中年阿姨们的嘴啊。

    季舟舟叹了声气,有些心虚的应了一声,顾倦书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进屋后刚要脱衣服去洗澡。季舟舟惊叫一声:“你干嘛?!”

    “……有事?”顾倦书被她吼得僵住了。

    季舟舟皱眉把人往外轰:“出去出去,我现在就要睡觉了,你在这里太打扰我。”

    “我洗完澡也睡觉,不闹你。”顾倦书为自己申诉。

    “那也不行!”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小白花女主就在自己身上,虽然她什么都不会察觉,可自己总有种三个人同床共枕的感觉。

    于是可怜的顾倦书就这么被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间收拾一下后躺在床上,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季舟舟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看着窗外的月亮,觉得今夜很冷,很孤单,很寂寞。

    想舟舟。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小白花女主粗线啦,每次看到大家评论真的憋不住我这颗想剧透的心呐

    她好歹也是原文女主,又是傻白风格,不会是坏人啦,毕竟《痴痴情深》集体人设都不会崩

    应该存在不久,而且极其没有存在感,大家不要讨厌她哟(尽可能的安慰不喜欢她的小天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