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6 章
    顾倦书以为季舟舟把他轰出来, 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可没想到的是,一连三五天,她都不让自己进屋了, 不仅不让进屋, 连亲亲抱抱的常规亲昵都没了,顾总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

    周五晚上, 顾倦书照例去季舟舟门前碰个运气, 她这次连门都不开了。顾倦书一脸严肃:“开门,我们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 你回去睡觉吧。”季舟舟一脸无奈,她何尝不想多抱抱他, 然而只要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挂个魂儿, 而自己用的还是人家的身体, 她就有种对不起小白花的愧疚感。

    平心而论,她不想让小白花一直待在自己身上,心理负担太重,可也不想让小白花消失。

    她之前跟厨房阿姨介绍的高人聊了聊, 确定那是个神棍后就没再联系了, 之后就开始满世界搜索, 总算是找了几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她这两天去见了俩, 感觉很一般,明天要去见最后一个,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总之你赶紧回去睡吧, 这都几点了,明天还得上班呢。”季舟舟虽然没听到外面的动静,可也知道顾倦书还没走,一脑补到他固执的守在门口的模样,她就一阵心软。

    “明天周六,不上班,”顾倦书沉默一瞬,缓缓问,“我最近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是说,你后悔了。”顾倦书眉头微蹙。

    季舟舟顿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刚要问自己后悔什么了,猛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想什么呢,我现在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后悔。”

    “那你为什么突然变了。”前几天还好好的,说要算结婚的日子,现在连门都不给他进了,没问题才怪。

    顾倦书的眉头越皱越紧,他们发展到今天,他当然不会觉得季舟舟是后悔了,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发生,他现在只想知道是什么。

    季舟舟见他是不打算轻易走了,叹了声气把门打开,抬头就看到了他眼底的委屈。

    ……虽然没什么表情,轮廓也是偏俊朗那一挂的,可季舟舟看到他的瞬间,还是感觉自己好像听到有狗狗可怜兮兮的‘唔汪’一声。叫人招架不住啊,季舟舟扶额,抓着他的手揉了揉:“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担心你。”顾倦书相当坦然。

    坦然得让季舟舟想立刻跟他说实话了,然而身上挂着个女鬼的真相太过惊悚,她忍了忍还是选择圆谎:“我这几天出门的事,你也是清楚的吧。”

    “……嗯。”现在局势紧张,他不可能真的让季舟舟一个人出去,所以一直有派人跟着,但也没有让保镖报告她的行程,只是保护她的安全,所以他知道她最近经常出去,却不知道去哪了。

    季舟舟斟酌片刻,露出一个假笑:“那什么,我其实……是去找高人算咱们的生辰八字了,高人说咱俩八字不合,要想结婚后过得好,就得婚前分居。”

    “……”顾倦书表情瞬间古怪,见季舟舟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立刻严肃的教育,“封建迷信要不得。”

    “可我看到过自己未来的事怎么说?”季舟舟立刻问。

    顾倦书噎了一下,半晌憋出一句:“你找的那个人,肯定是个神棍,算得不准。”

    “我觉得也是,但是一连几个都这么说了,不得不防啊,”季舟舟见他信了,默默松了口气,“我也想枕着你的胳膊睡觉,但也想以后能和你平平安安的,所以我又找了一个,明天去算。”

    顾倦书一听,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万一也是神棍呢?”

    ……反正让分居的就都是神棍是吧,季舟舟哭笑不得,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胳膊:“不会的,这个是赵导介绍给我的,他说了很灵的。”

    “那如果他也要我们分居,是不是结婚之前我就不能来你屋里了?”顾倦书沉声问。

    季舟舟想说当然不是,但这种时候最好是点点头。于是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顾倦书沉默了,许久之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那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陪你去。”说完他干脆的转身离开了。

    季舟舟吓了一跳,忙在他身后喊:“我自己去就行,你好不容易双休,在家里休息吧!”

    “没有心情!”

    “……”

    季舟舟见他不听劝,感觉脑仁子都疼了,只得先回屋,盘算明天该怎么甩掉他。盘算着盘算着,没想出个办法来,倒是很快就睡着了,等她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在床头摆的东西,见还是维持昨晚的样子后松了口气。虽然她对小白花是比较信任的,但也不是一点防人……防鬼之心都没有的,小白花是个绝世好姑娘,可她在面对沈野的事时,底线往往低得吓人,季舟舟还真怕她会擅自动用身体。

    现在每天在不同的地方摆点东西,已经成了季舟舟的习惯,她看一眼时间,见还不到七点,料想顾倦书还没醒,就赶紧收拾一下起来,起床时顺手把东西塞到床头柜里。

    等快速的洗漱之后,她擦了把脸就要出门,一开门就看到了顾倦书举起的手,她登时吓了一跳:“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倦书默默收回准备敲门的手,解释:“我昨天晚上查了一下,算命要早点去才行,所以怕你起晚了,就提前来叫你……你这么匆忙,不会是准备背着我偷跑吧?”

    “……怎么可能呢,我也是要早点去,只是忘记定闹钟了,现在已经晚了,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出发。”季舟舟怕被他看出端倪,心虚的推着他往外跑。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急匆匆出发的结果,是他们一起在车上吃的早餐。季舟舟吃了一大碗酸奶麦片,仍然觉得不够饱,她这次要去见的高人住在山上,想见面还得爬上一段路,要是吃不饱的话,那以她的体力估计得死在半路。

    顾倦书见季舟舟一脸意犹未尽,默默把自己的麦片分给她一半,季舟舟摆摆手拒绝了,扒着车窗往外看,看到路边的早餐店后赶紧开口:“司机大哥,麻烦停一下,我买俩包子。”

    司机开车靠边停下,季舟舟买了几个肉包子,又要了些油条和豆腐脑,最后打包了回到车上,把早餐递给司机一份:“大哥也吃点吧,我们没吃早饭,估计你更没吃了。”

    司机看向顾倦书,见他点头后才接过来,下车到路边蹲下开始吃饭。顾倦书拿了一个包子吃,看着季舟舟满足的表情疑惑:“不是要着急赶路吗?”

    “那也得我们先吃饱才行。”季舟舟相当淡定。

    顾倦书有些不认同:“这样不够心诚。”

    “我心超诚的,只是再诚也得先填饱肚子再说,赶紧吃吧,吃完再出发。”季舟舟啊呜一口咬掉半根油条。

    顾倦书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干脆就随她去了。他向来不信鬼神一说,但季舟舟却能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全部的未来,加上总有事实不断证明她是对的,所以哪怕他还是不信,但多少也会注意些。

    如果这一次去见的那个人,还是说他们婚前不能同居,那就这么做吧,事关舟舟总要谨慎些才好。

    一行三个人吃饱了,立刻又整装出发,因为季舟舟要去的那座山在郊区之外,所以路上的车越来越少,两边的房子也越来越稀。

    季舟舟心里有些犯嘀咕:“倦书,保镖带了吗?”

    “在后面跟着,放心。”顾倦书见她安全意识这么高,隐隐有些欣慰。

    季舟舟这才松了口气,她心里也明白,现在是非常时期,张家的出身又不那么干净,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如果不是这次的高人一直在山里住,明确要求了她亲自前往,她也不会在没有亲自试探一下的时候去见他。

    车子又行驶一段时间,终于开始上山,季舟舟从刚才远远往这边看的时候,心里就有些莫名的紧张,在车子驶入山道后打开窗户,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心情才算放松。

    “不用担心,如果一定要分居,那就分吧,大不了我们早点领证。”顾倦书以为她在紧张这件事,缓言出声安慰,心里又隐隐愧疚,自己让她一个人承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压力。

    季舟舟知道他是误会了,不由得讪讪一笑,实则忧心忡忡。等一下先看看那人有没有这个本事,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先支开顾倦书才行。

    车一直驶上了山顶的停车场,后面的车先停了下来,一群穿着便衣的保镖很快就散入人群中,季舟舟和顾倦书下车后,司机就坐在车上守着。自从那次刹车被破坏的事出了之后,他们便开始对这种事严防死守。

    两个人牵手顺着路往外走,远远就看到一个道观,季舟舟的表情瞬间古怪了。

    怎么说呢,远山浓雾环绕,近处钟声轻响,不时有穿着道袍的小朋友走过,端的是一副隐居山林灵气十足的画面……如果这个小道观不是只有四五间瓦房、道观名字不叫‘滚蛋观’,她估计真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高人了。

    “咱们……还过去吗?”季舟舟有些迟疑,这狗逼名字真的有什么高人?

    顾倦书沉默一瞬,慢吞吞的回答:“来都来了。”

    ……行吧,托这个万能答案的福,季舟舟决定还是进去看一眼再说,于是跟在顾倦书身后走了一段路,直接进了主观。

    里面倒还挺像那么回事,虽然供奉的神位跟普通人家里的那种差不多大小,但好在窗明几净,地面一尘不染,角落里一个穿道袍的小朋友正在认真的写些什么。

    孩子不过八九岁,可表情严肃虔诚,仿佛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季舟舟心里微顿,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他在本子上一行一行的重复‘师父对不起,我再也不尿床了’。

    ……这大兄弟最少是小学三年级了吧,还尿床呢?这狗逼地方果然不靠谱。季舟舟顿感白来一趟,正要带顾倦书离开,小朋友就抬起头了:“你们是来找我师父的吗?”

    季舟舟想说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然而顾倦书已经率先回答了:“是。”

    季舟舟:“……”行吧,来都来了。

    小朋友立刻眉开眼笑:“那我去帮你们叫他。”说完就跳下凳子,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顾倦书点了点头:“还挺懂礼貌。”

    “那是因为他不想写检讨。”季舟舟相当冷静。

    顾倦书垂眸看了眼小朋友写的东西,沉默了。他刚才是不是该直接带着舟舟走?这道观连这么大的小孩尿床都治不好,还能给人算卦?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语,季舟舟失笑:“算了算了,等等吧。”说着,她直接到地上的蒲团上坐下,顾倦书看她一眼,安静的走到她旁边守着。

    小朋友很快就回来了,一脸为难的看着他们:“那个……我师父还在忙,你们要不要先等一下?”

    “既然他这么忙,那我们就先回去吧,等过段时间再来。”季舟舟和顾倦书对视一眼,含蓄的出言拒绝。

    小朋友急了:“你们再等等嘛,我师父很快就好了。”

    “算了吧,我们也有急事。”季舟舟一本正经的叹气。

    小朋友歪头:“什么急事?”

    “刚才上山的时候,看到下面有卖烤山泉鱼的,急着下去吃。”季舟舟睁大无辜的眼睛。

    小朋友咕咚咽了一下口水,眼巴巴的看着她:“我现在也没事,你能带我去吃吗?”

    “不太行哦,你不是还有检讨没写完吗?”季舟舟一脸惋惜。

    小朋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还差一点,师父说我明天交也行,我今天下午就能写完!”

    “可我觉得还是不行。”季舟舟挑眉。

    小朋友咬唇:“为什么?”

    “因为你是小孩子,我们想带你下山吃东西的话,必须得跟你师父说一声才行,”季舟舟说完见小朋友还在犹豫,于是慢悠悠的补充,“话说你在这里生活,应该也知道烤鱼有多好吃吧?吃完再来一个冰淇淋,啧,简直完美。”

    “我去跟师父说一声吧。”一听到冰淇淋,小朋友彻底投降。

    季舟舟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这种事得大人去说才行,你带我去见你师父吧,我当面和他说。”

    他们大清早就起来赶路,在路上花了这么长时间,不见那个所谓的高人一眼她是不会死心的。然而那人却说他在忙,看样子还要她继续等,她现在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只想尽快知道他是骡子是马,好决定要不要立刻离开。

    顾倦书显然清楚她的心思,所以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而是含笑看她表演。

    小朋友不知道大人的用心往往有多险恶,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带季舟舟去找师父了。季舟舟跟着他出门前看了顾倦书一眼,顾倦书点点头,示意自己就在这里等她。

    季舟舟松了口气,跟着小朋友往后院去了,刚穿过后院还没等到门口,就听到一个男人怒骂一声,接着就是东西摔落的声音。小朋友好像大人一样叹了声气:“师父太沉不住气了,每次打游戏一输就要摔手机。”

    “……”

    “姐姐,我们进去吧?”

    “……我觉得还是不用了吧,我还有事先下山,等一下买了烤鱼叫人给你送上来好吗?还有冰淇淋。”季舟舟无语的安抚小朋友两句,觉得自己为里面的人浪费这么长时间简直太扯了。

    小朋友点头后,她立刻转身就要离开,刚走两步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大师,既然游戏结束了,就麻烦你去给爷爷挂一盏长明灯吧?”

    “行啊,你给了这么多钱,当然要帮你的忙。”相对年轻些的声音回答。

    屋子里,沈野勾起唇角:“那就麻烦了。”

    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盯着沈野看了半晌,突然出言提醒:“你戾气太重,上辈子眼不明,这辈子心不亮,如果不放下执念,恐怕会是个短命的。”

    沈野一僵,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半晌轻笑一声:“大师说话真有意思,什么上辈子这辈子的,难道还有来世今生吗?”

    “我话尽于此,你爱信不信,走吧,去主观。”年轻人无所谓的喝了口茶。

    沈野垂下眼眸,掩饰住其中的惊讶,张成犯病住进ICU,他为做个样子,就随便找了个山头带张雅娟来祈福,倒没想到遇见个有本事的。

    房间外的季舟舟也处在震惊中,先是惊讶沈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后是震惊那个人说的话。其他人或许会觉得胡扯,可对于清楚知道沈野重生前事宜的季舟舟,可是非常明白那人话里的意思。

    没想到这个垃圾小道观,让她搞到真的高人了!

    正当她发呆时,高人和沈野已经从屋里出来了,于是季舟舟直接跟沈野对视上了。沈野似乎很惊讶她会出现在这里,半晌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季舟舟脑子空白一瞬,也仅仅是一瞬。

    她想到了什么,于是在沈野没说话前截住他的话头:“你在这里等着,先别走。”

    说完就拉着小朋友急匆匆的跑了,高人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片刻,感兴趣的扬起唇角:“没想到今天一天能遇到两个这么有趣的人,只是她好像更有意思点,我竟然有些看不透。”

    “那就闭上你的眼睛,不要乱看。”沈野的声音冷了下来。

    高人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季舟舟拉着小朋友从侧门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问:“你们这里有超市吗?”

    “有啊,就在旁边。”小朋友热心的带她过去。

    季舟舟跟着去了,只是一个简陋的小卖部。她让小朋友自己去选零食,自己则是去生活区找了一圈,在角落里扒拉出一个劣质的圆形小镜子,牵着小朋友去买了单。

    买完镜子,季舟舟领着抱着薯片吃的小朋友回去,快到门口时停了下来:“你先进去,我有点事。”

    “好的。”小朋友乖巧的抱着薯片走了。

    季舟舟四下看了一圈,见没有人就拿出小镜子,对着镜子叫了几声,里面果然出现一个缩小版的影子。影子比之前她看过的颜色深了些,应该是多少恢复了点体力。

    季舟舟松了口气:“沈野就在里面,我带你去看他,你别出声啊。”

    镜中的小白花点了点头,季舟舟这才拿着镜子进去,沈野果然还在原地站着,看到她回来后眼底的笑意深了几许。

    “你怎么来这里了?”他温柔的问。

    季舟舟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我跟倦书来的,你别跟我这么温柔,好像我们很熟一样。”以前以为小白花死了时,她对沈野只是厌烦,现在小白花还在,她再厌恶这具身体的爱人,好像就没什么立场了。

    手里的镜子微微发烫,甚至还有湿润的感觉……湿润?季舟舟一愣,下意识的看向镜子,只见镜面上已经起了一层雾气。

    ……她不会是在哭吧?季舟舟无语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无奈。这女人被沈野这狗男人折磨了这么久,怎么就还这么深情呢,可真对得起《痴痴情深》的书名。

    沈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镜子,怔了一下后脑子突然空白,回过神时眼角已经湿润。他忍着心口涌来的一阵一阵的疼,难得迟钝的看向季舟舟:“这是什么?”

    “镜子啊,还能是什么。”季舟舟看到他的反应不对劲,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好像生怕他会过来抢一样。

    沈野真的想抢,可又觉得自己这么做的话很可笑,那是舟舟的东西,且做工看起来相当劣质,他怎么能去抢舟舟的呢,但——

    “能给我看一眼吗?就一眼。”沈野表情诚恳。

    季舟舟咬住下嘴唇,真有些犹豫不决了,她下意识的看向镜面,只见里面的小白花越来越淡,但还是坚定的朝她摇了摇头。

    ……行吧,不懂你们这些走虐恋情深路线的朋友。季舟舟毫不犹豫的把镜子装进兜里,十分坚定的拒绝:“不要,这是我在小卖部买的,你要是想要,自己买去。”

    镜子一被季舟舟装起来,沈野就恢复了正常,听到她的话失笑:“好,我想要的话自己去买。”

    季舟舟的手揣在兜里抓着镜子,正要说些什么,身后就传来了张雅娟嗲嗲的声音:“阿野,大师要供奉长明灯了,你怎么还不过来?”说着话,她走到沈野面前挽住他的胳膊,一抬头才看到季舟舟也在,脸色当即就变了。

    “哟,张小姐。”季舟舟挑眉。

    张雅娟眼底闪过一丝怨毒,面上却轻笑一声:“真巧啊季小姐,你怎么也在?”

    “跟倦书来山上走走,没想到遇到二位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加上又是老对头,季舟舟不欲与他们多说,摆了摆手就要离开,“我去找倦书了。”

    “季小姐,这段时间没联系,忘了告诉你,我和阿野已经领证了。”张雅娟声音里透出些得意。

    季舟舟察觉到兜里的镜子温度突然变高,皱了皱眉转回身去,略带谴责的看着沈野:“为什么这么快就把证领了?”你还是个人吗?小白花为了你到现在还是孤魂野鬼,你现在就娶别的女人了。

    她还是第一次把对他和别的女人好的不满表现在脸上,沈野心底一热,生出一股现在就解释清楚的冲动,然而抬头就看到顾倦书站在不远处,他顿了一下,抿唇忍了下来。

    “瞧季小姐说的,我们本来就已经订婚了,想什么时候领证不就什么时候领了,还需要你过问?”张雅娟不屑的笑了一声。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正要离开,却被人半抱在怀里。她顿了一下,看向不知道听了多少的顾倦书,思索一下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过分的,于是安心了。

    “恭喜。”顾倦书还是这两个字。

    沈野看着他放在季舟舟肩膀上的手,克制许久才淡定的露出一个笑容:“同喜。”

    “确实是同喜,”顾倦书扬起唇角,“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让大师算一下结婚的好日子,领证嘛,总要慎重些。”

    沈野的眼神猛然锐利,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一瞬之后他就恢复了正常:“那先恭喜了,只是两位可能要稍微等一下,我和雅娟的事做完,大师可能才有空。”

    “请。”顾倦书扶着季舟舟的肩膀往旁边让了让。

    沈野面无表情的带着张雅娟走了。

    他们一离开,季舟舟立刻一脸紧张的看向顾倦书:“沈野又不喜欢张雅娟,为什么愿意这么早跟她结婚,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又是针对你的?”

    看到她一脸担忧,顾倦书嘴角微扬:“张成病重,最属意的继承人是张雅娟,他可能看上张家的财产了。”

    “这个人真是……死性不改啊,”季舟舟掩饰不住的厌恶,“不过张成之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重病?”原文中张成是个小到能忽略不计的角色,她还真不知道这人后续的发展。

    顾倦书隐隐猜到了原因,但不愿意把这些污糟事说给她听,所以懒洋洋的随口敷衍:“年纪大了,偶尔这样也正常。”

    “……他这都重病到被人图谋财产了,应该也不是太正常吧,张家家产,那得多少钱啊。”可惜注定要被沈野给骗走了,再有权有势,也架不住这文作者是男主亲妈,季舟舟唏嘘。

    顾倦书想起她和沈野那段,沉默一瞬后问:“你想拿回季家的财产吗?”

    “我?”季舟舟愣了一下,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后摇头,“我没兴趣。”那些是小白花的,她愿意给沈野,那就是沈野的了。

    顾倦书点了点头,季家对他而言,也只是小富小贵,不要就不要了。反正沈野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两个人在后院找个地方坐下,准备等沈野他们走了再出去。

    主观内沈野和张雅娟跪在蒲团上,等大师把长明灯燃起。张雅娟眼眶泛红,张家只有爷爷对她最好,她只希望爷爷能平平安安的,能够长命百岁。

    沈野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张雅娟的眼泪因此掉了下来,低声哽咽:“阿野,你说爷爷会不会……”

    “不会的,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沈野温柔而坚定。

    张雅娟啜泣两声,在大师供完灯后被沈野搀了起来,大师走过来扫他们一眼:“回去吧,这种事最好是顺应天命,谁也说不准的。”

    “谢谢大师。”张雅娟擦了擦眼角,挽住沈野的胳膊就要离开。

    沈野若有所思的看了大师一眼,让张雅娟先去门外等,张雅娟本来有些迟疑,但在沈野安抚的目光下还是点了点头,一个人先到外面去了。

    “你有话要跟我说?”大师挑眉。

    沈野轻笑一声,走到写有张成名字的长明灯前,看了片刻语气平静的开口:“我向来不信鬼神,但这世界上有太多没办法解释的事,所以……”

    他直接伸手掐断了烛心,蜡烛登时就灭了。沈野嘲弄的勾起唇角:“所以我选择以防万一。”

    大师看着他的背影,许久之后缓缓叹了声气:“可惜了,这蜡烛是你自己掐灭的,所以如果想再供一盏,麻烦再付一份钱。”

    沈野嗤了一声,扭头深深看了眼后院的方向,转身朝大门外走去。大师啧啧两声,让小徒弟把一直在等的那两人叫了过来。

    季舟舟倚着顾倦书都快睡着了,听到叫他们后赶紧催促顾倦书过去,生怕让大师久等。顾倦书不解的看她一眼:“刚才不还对他不屑于顾的吗?”

    ……那是因为之前不知道这位神通那么大。季舟舟不好解释,只能用万金油敷衍:“来都来了,赶紧吧。”

    顾倦书轻笑一声,陪她去见了所谓的大师。

    大师坐在主观打着瞌睡等候,听他们说完来意后,只觉得是在胡扯,八字合就是合,不合就是不合,哪有结婚前不合结婚后合的?他睁开眼睛斜了季舟舟一眼,看到她一脸的心虚后了然,睡眼朦胧的给他们一张黄纸,要他们把生辰八字写上。

    顾倦书拿笔认真写下交给他,大师拿在手里看了一遍后,随手放在了桌子上:“不用想了,你们没有夫妻缘。”

    顾倦书的脸猛地黑了,盯着大师看了片刻后,缓缓说出两个字:“神棍。”

    季舟舟:“……”大哥你清醒一点,这是真正的大师啊!

    大师嗤了一声,在黄纸上改了一下,又交到顾倦书手中:“这才是适合你的八字,你是孤星命,只能天来配。”

    季舟舟伸着脑袋看了一下,发现大师在她的出生时间上往前改动了一个小时,登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虽然和小白花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严格来说,她的生日是要早上一个小时的,这个神棍……不是,大师竟然连这都知道?!

    季舟舟激动得不能自已,顾倦书脸色却十分冷淡,在大师还要说什么时,淡淡来了句:“我突然想起来,这座山好像是在顾家名下。”

    大师:“?”

    “再胡说八道一句,我就按违建拆了你的道观。”

    大师:“……”怕了怕了。

    “倦书,别对大师这么不客气,”季舟舟小声的说了顾倦书一句,抬头笑眯眯的看着大师,“没想到您这么厉害,连这都能算得出来。”

    “是啊,我算有点本事,不过你也挺厉害的,竟然一点都不怕被我发现身份。”他其实到现在都没看出季舟舟是什么,只是用这句话诈一下。

    季舟舟无辜的眨了眨眼:“你没听倦书刚才说吗,这里是我家地盘,敢欺负我,我就在道观旁边盖猪圈。”高人再高,那也就是个书里的NPC,思维注定了有局限性,让他无法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连世界的真相都不知道,那怎么可能知道她的身份。

    大师:“……”他今天接待的客人,好像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倦书,我想吃冰淇淋,你能去帮我买一个吗?再挑点别的吃的,我饿坏了。”季舟舟才不管这位高人心里怎么想的,只是自顾自的跟顾倦书撒娇。

    不知不觉已经折腾了一个上午,顾倦书知道她也是真的饿了,于是顺从的点了点头,起身朝外走去,走了几步路想起了什么,于是又折了回来。

    “没带零钱吗?”季舟舟问。

    顾倦书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大师看了许久,看得大师都开始心虚后,才慢吞吞的警告:“敢胡说八道,你知道后果的。”

    大师:“……知道,拆迁盖猪圈嘛。”他还真是惹了瘟神,只想尽快把人送走。

    然而顾倦书站在原地不动,还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你先说几句好听的。”他不放心,要是自己走了,这人蛊惑舟舟怎么办。

    大师咬牙:“两位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结婚后肯定恩恩爱爱绵延子嗣白头偕老……”

    “够了,”顾倦书斜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看向季舟舟,“看到没,他就是个神棍,被吓唬一下随时改口,所以不要信他的,我去给你买零食,你乖乖等我。”

    季舟舟表情有一瞬间十分精彩。

    作者有话要说:  大师:我神通广大,我无所不知,我…

    倦崽:我拆你房子

    大师:大佬你好,大佬再见

    给小基友推个文~

    《穿成猫后我努力对抗主角光环》 BY 楚青晏

    影后盛潇,出身四流,情商和业务水平一流,穿进了一本赔钱剧本。文中女主脑残男主瞎眼,偏偏主角光环浓厚,击杀反派,称霸娱乐圈。

    盛潇穿成了反派大佬钟爱的猫,发现她的铲屎官是为数不多的正常人之一。

    盛潇:我们正常人、和猫,绝不向脑残认输!

    桑以南的抑郁症药石无医,病程中遇到了一只猫和一个人,让他抓住了救命稻草。

    某天他发现,这只猫可以变成那个人。

    苏爽甜 1V1

    万人迷王者段位黑莲花VS阴郁性情只有老婆能救的纯情霸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