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68 章
    “……我知道你害羞, 但是为了你好, 先忍忍。”顾倦书哑着嗓子劝说,红色的灯光完全遮掩了他红透的耳根,只有额上一层虚汗暴露了他的紧张。

    季舟舟此刻只想要么暴打他一顿, 要么两眼一翻死过去, 然而这个时候不仅不能动,精神还出奇的好, 丝毫没有要晕的迹象。

    看顾倦书一副被洗脑的德性, 知道劝说也没有用了,只能咬牙威胁:“你要是敢这么做, 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只要你能好好的,生我气也没关系。”顾倦书慢吞吞的回答。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 冷笑一声:“你尽管试试, 敢过来, 我就敢让你变太监。”

    “……”顾倦书立刻停了下来,眼神中总算出现了犹豫。

    还好,看起来没被彻底洗脑,还知道疼。季舟舟深吸一口气, 咬牙切齿的进一步威胁:“你过来啊, 老子废了你。”

    “你不会的, ”顾倦书想了一下, 最后定定的看着她,“你不舍得。”

    季舟舟嗤了一声:“我为什么不舍得?你都当我是孤魂野鬼了,就应该知道你们人的那些道德对我来说没有约束力, 要是敢不顾我的意愿,我就废了你,再找一个男人,反正这世界上好男人多的唔……”

    她下面的话没说完,顾倦书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季舟舟睁大了眼睛,呜呜的说着话,努力表达自己的愤怒,可惜一句也说不清楚。

    “不准拿这种事开玩笑,我不喜欢。”顾倦书的眼神有些淡,他不喜欢她这种假设。

    季舟舟顿了一下,知道自己好像触及了他的底线,但是现在非常情况,她是不会道歉的,不然这人岂不是更放肆。

    两个人就此僵持下来,半晌,顾倦书缓缓开口:“如果你实在不想这样,我可以弄些成品再给你。”

    “……”季舟舟无语一瞬,狠狠咬了他的手心一口,“我不要!”

    顾倦书起身到她旁边坐下,有些头疼的看着她:“你知道,我是为你好。”

    “……好个屁!我看你敢给我吃那些乱七八糟的!”季舟舟比他还头疼,“你也不想想,哪有高人会出这种乌七八糟的主意,你明明就是被骗了,还有,我不是什么孤魂野鬼,我就是季舟舟,听懂了没有?”

    顾倦书一脸‘到了这一步你还想骗我’的表情,显然对她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我不信有人会仅仅因为看到一些东西就性情大变,你和过去的季舟舟,分明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格,”顾倦书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直勾勾的盯着她,“我能感觉得到。”

    季舟舟嘴唇动了动,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明明原男主都没看出的东西,可顾倦书却一眼就看出来了,她一时间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得多喜欢自己,才能有这一份笃定啊。

    季舟舟的心蓦然软了下来,然后在看到此刻连个遮挡物都没有的顾倦书后,又突然硬如磐石。

    “对不起,你感觉错了。”季舟舟残忍的撒谎。

    顾倦书定定的看着她,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季舟舟叹了声气:“我就不该告诉你,我之前看到过未来的事,这样你也不会疑神疑鬼了。”

    顾倦书神情微动:“你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所有事都瞒着我。”

    “我这段时间找高人算命,真的只是为了查今年的好日子,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前几个被我找的,是不是都这么说。”

    季舟舟一脸严肃,她不怕被查,毕竟当初去寻访时,为了不被发现真实目的,哪怕知道对方没有真本事,也和他们聊过,而且只聊了结婚的事,为的就是以后好拿来当借口。

    顾倦书的表情又松动了些,因为这段时间他也确实查过了,那些人的说法和季舟舟的说法是吻合的。

    季舟舟再接再厉:“再说了,我们最后找的那个,谁看都知道是神棍,我如果真是什么妖怪之类的,不去找其他高人帮忙,找个神棍干什么?我当时就是为了等你,闲着无事逗那神棍玩呢,你还当真了不成?”

    顾倦书几乎要被她说服了,毕竟这也是他一直没想通的地方,为什么季舟舟放着别人不问,专门去问一个谁看都知道是骗子的人?她不可能这么拿生命当儿戏的。

    季舟舟见他还坐着不动,挑了挑眉道:“顾倦书。”

    “……嗯?”季舟舟明明没怎么凶过他,可每次听到她连名带姓的叫自己时,顾倦书总是条件反射的一缩。

    “你抱抱我。”

    顾倦书顿了一下,犹豫的伸出手,将小姑娘搂在怀里,怀中人心脏有力的跳动,生命鲜活有力,是真实存在的。

    “你看,我的身体是热的,我的心脏也在工作,真要是借尸还魂,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具活生生的身体呢?”季舟舟看到他的表情,声音也温柔起来,“傻瓜,你就是太关心我,所以被人骗了。”

    顾倦书沉默了,事到如今,他如果再看不出来那老头是骗子,就枉费他受了这么多年的精英教育了。他难得有些窘迫,耳根红得快要滴血,但心总算被装回了肚子里。

    “这么说……你不会有事?”顾倦书慢吞吞的问。

    季舟舟扬起嘴角:“不出意外的话,我能陪你到老。”

    “不会有意外的。”顾倦书相当坚定。自从季舟舟说自己的未来是吃花生噎死后,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任何花生制品了,他会把一切危险,都远远的阻隔掉,不让她承担任何风险。

    季舟舟浅笑着看他,越看越觉得可爱,感觉一辈子好像都看不够一样。两个人深情对视片刻,季舟舟打破沉默:“既然相信我了,能不能松开了?”

    这货已经知道她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了,却还抱着不撒手,真当她没脾气了啊。他肯定没少给那骗子钱,折腾一下事小,钱被骗走了事大,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倦书沉默一瞬,总算察觉到迟来的危险,默默抱紧了她。

    季舟舟:“……”

    顾倦书:“……”

    气氛诡异的尴尬了几秒钟,季舟舟笑眯眯的看着他:“占便宜还没占够是吧,想死呢?”

    “……不想。”顾倦书镇定的把手收回来背到身后,手指轻轻的搓着,仿佛还在留恋刚才的手感。

    “那还不快把我放开!”谈情说爱归谈情说爱,账还是要算的。

    顾倦书盯着她看了许久,默默把浴巾拉过来围在腰间,一本正经的牵着她的手:“这个阵法对身体好,要不你先这样睡一晚?”

    “顾!倦!书唔……”

    季舟舟的怒吼被顾倦书用唇强行堵回肚子,她震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没想到顾倦书居然会这么不要脸。她还要找他算账呢,谁让他亲自己了?!

    季舟舟满心的不情愿和气恼,但由于顾倦书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全靠热情的傻白甜,仅仅靠一点技巧就让她彻底沦陷了。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己手还处在不自由的状态,否则直接就把人打出去了。

    季舟舟气结,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房间里只剩下温暖的灯光散着诡异的红光,让周围的空气仿佛着火了一般。

    顾倦书一开始只是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渐渐的就有些失控了,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把温暖的小姑娘抱在怀里,隔着她一层薄薄的睡衣感受她的体温。

    他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有些肉乎的脸,想到这是自己养出来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季舟舟察觉到他的大手捏了自己的脸一下,惊得彻底回神,一动手手腕就发出一声轻响,她也因为用力一挣,手腕处破了皮。

    季舟舟痛呼一声,顾倦书猛然惊醒,忙去拿了钥匙帮她解开,然后起身将灯上的红纸撕下。一瞬间屋里的灯光就正常了,照得墙上那些黄符更加不伦不类。

    顾倦书半跪在床边,心疼的抓住季舟舟的手看情况,看到上面的一圈红肿后,眼睛仿佛都要跟着红了。

    “没那么疼的。”季舟舟本来还想撒撒娇,一看这货比自己表现得还夸张,就只能赶紧安慰了。

    顾倦书也知道这点伤不算什么,可出现在季舟舟身上时,就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了。季舟舟提心吊胆的看着他,心想这大晚上的,他可别发神经带自己去医院了。丢不起那人啊!

    在季舟舟担心时,顾倦书将她的手指裹在手心,微微直起身在她手腕上轻轻吻了一下。季舟舟看到他虔诚的表情愣住了,他的吻仿佛变成了火焰,让她从手腕开始发烫,渐渐这种灼热蔓延到心脏,再由供血器官席卷全身。

    “你啊……”季舟舟叹了声气,她这次算是彻底栽了。

    顾倦书沉默一瞬,默默起身坐到床上,背对着她不敢对视,就连声音都是紧绷的:“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轻信别人,你罚我吧。”

    看他这副大无畏的样子,季舟舟的眉头动了动,含笑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他的肩膀一下,看到他随之一颤后差点憋不住笑出声。她咳了一声,一脸严肃的看向他:“你先躺下。”

    “嗯?”

    “躺下。”现在天气渐渐转凉,虽然白天温度不算低,可晚上却是透着凉意,这货就围了条浴巾,现在身上一片冰凉。

    顾倦书不明所以的躺下,全身紧绷成一条直杠杠的线,季舟舟斜了他一眼,撩起被子给他盖好。顾倦书沉默一瞬,无奈的开口:“给我个痛快吧。”

    “好啊。”季舟舟相当好说话,掀起被子躺在了他身边,闭上眼睛轻声道,“睡吧。”这货回来就忙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估计早就累了。

    顾倦书先是一愣,扭头看到她安静的躺在身边,眼底闪过一丝迟疑:“你是想秋后算账?”

    “我就不能大方一回,不跟你算账了?”季舟舟无语的睁开眼睛,看到他还在迟疑后好笑,“赶紧睡觉,哪那么多事。”

    “可是你不罚我,我总觉得不太踏实,好像还有什么事在后面等着我。”顾倦书抿了抿唇,感觉今晚要睡不踏实了。

    季舟舟翻了个白眼,恶狠狠的威胁:“你再不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

    “这就睡。”顾倦书觉得她真可能把自己扔掉,于是果断闭上眼睛。

    季舟舟好笑的看他一眼,哄孩子一样敷衍:“乖啊,早点睡觉,明天让厨房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顾倦书噎了一下,第一次怀念起她没逃走的时候,那时候她自诩是自己的金丝雀,虽然业务不怎么样,但至少表现得很乖,哪像现在,把他当个智障养了。

    “想什么呢?”季舟舟牵住他的手。

    “没什么,我爱你。”顾倦书想也不想的把灯关了,躺好把人抱进怀里。

    折腾了一晚上,季舟舟早就困到不行了,这会儿在他怀里找到舒服的位置躺好,眼皮越来越沉重了。

    临睡前,她迷迷糊糊的说:“明天记得把屋子收拾了,自己收拾。”让别人搞卫生,她丢不起那人。

    “好。”顾倦书把人抱得更紧了些,心想她如果跟自己要星星,恐怕他也是会给的。

    季舟舟听到他的回答,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一夜好眠无梦,等醒来已经是八点多了,季舟舟一睁开眼,顾倦书已经走了,昨夜满屋子的黄符已经没了,房间又恢复成原先的冷淡风格。她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屋找镜子,让小白花回到自己身上休息。

    洗漱完直接去了厨房,在厨房和大家一起吃了早餐,出来就看到周长军往这边走,她有些奇怪:“您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不应该跟顾倦书一起在公司吗?

    “先生文件忘带了,我回来拿一下,有吃的吗,给我点。”今天先生要收拾神棍,还要继续给沈野下套,恐怕没什么时间吃饭,他回来一趟,顺便给先生和自己带些口粮。

    “有有有。”季舟舟忙去厨房帮他们装吃的,因为怕其他东西冷了会不好吃,所以选了些饼干面包之类的。

    周长军拿完文件出来,季舟舟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他道了声谢接过就往外走,季舟舟忍不住跟了过去:“周叔叔,你跟我说实话,现在公司是不是很艰难?”

    “还可以吧,你别太担心。”周长军听她的意思,就知道先生没把事情告诉她,于是也跟着含糊其辞。

    季舟舟听了心都凉了半截,他们越是敷衍,她就越觉得顾倦书要破产了,一想到原文中顾倦书的结局,她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周长军急着走,因此没有看到她逐渐苍白的脸色。

    她独自在原地站了很久,深吸一口气去给大师打电话,心里庆幸之前在山上时,威逼利诱拿到了大师的手机号。

    电话内容无非就是让他尽快帮小白花找身体复活,催了几遍后才挂了电话。她一脸沉重的回到房间,只祈祷小白花能坚强点,争取活到能复活的时候,说不定到时候还得靠小白花求情,沈野才会饶顾倦书一命。

    至于她自己……顾倦书都能怀疑她不是季舟舟,现在沈野之所以没怀疑,无非是两个人每次接触都很短,否则自己早就暴露了。一想到顾倦书破产后,她再被沈野发现了,那她和顾倦书就都别活了。

    这个情况……可真叫人头大啊。

    完全不知道季舟舟在忧国忧民的顾倦书,看着一本正经坐在他对面的老头,面无表情的把他行骗记录甩了出来:“退钱。”

    老头狐疑的看他一眼,把文件拿在手里看了看后脸色变了变,随后还在撒谎:“他们这些,是我的能力不够所以才失败了,但你不能说我是骗子。”

    “退钱。”被这么个老无赖骗已经够丢人了,顾倦书不打算把事情闹大,可也不想让人这么占了便宜。

    老头见他一副毫无商量余地的样子,冷笑一声:“我已经帮了你,也因此折损了阳寿,退钱是不可能退钱的,你要是不满意,大可以报警把我抓进去。”

    老头这么多年不是没失手过,但他料定这些人嫌丢人,不敢把事情说出去,更何况他现在岁数大了,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判刑。

    顾倦书盯着他看了半晌,慵懒的倚向靠背:“虽然不知道你以前骗的都是什么人,但显然没有我这个圈子里的。”否则失手后早就被埋了,还会在这里跟他说话?

    老头当然听出了他在威胁,不屑的笑了笑,显然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你有四个子女,两个国外工作,两个在国内,孙子都好大了对吧,”顾倦书话音刚落,老头脸色大变,顾倦书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不如我们今天先从孙辈下手,账一点一点来算。”

    “你想干什么?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老头不复之前淡定。

    周长军平静的走了进来,和顾倦书对视一眼后,拿出手机播放录音,里面一个年轻人惊恐大叫。

    老头脸都白了:“有话好说!我、我现在就退钱!”

    “三倍。”舟舟被吓那么惨,总要索取点精神损失费才行。

    老头哆嗦着点头,周长军立刻给了他一个银行卡号,他当着顾倦书的面给秘书打电话,叫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给顾倦书转钱。

    等了一会儿,老头小心道:“已经好了。”

    顾倦书看也不看他,等手机响了起来才露出一点笑意,接通后就听到季舟舟疑惑的问:“你给我转钱了?”

    “嗯,拿着花。”顾倦书轻笑一声。

    男朋友给零花钱应该是好事,可一想到前提条件是顾倦书要破产了,这钱就收得……虐心。季舟舟感觉自己手都要颤抖了:“……好。”

    “不高兴?”顾倦书相当敏锐。

    季舟舟赶紧否认,沉默一瞬后目露坚定:“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我也可以养你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刚才还在床上咸鱼的她立刻爬起来,打开电脑开始飚字数。被挂电话的顾倦书莫名的看了眼手机,下一秒思绪被老头打断。

    “顾先生、顾先生!钱我已经给您了,能不能把我孙子给放了啊?”老头瑟缩着哀求,完全没有之前仙风道骨的样子了。

    顾倦书看了一眼,只觉得很糟心,烦躁的让周长军把人轰走。周长军立刻把人拦了出去,出去后老头还在问,周长军斜了他一眼:“你回去就会看到你孙子了。”

    为了威胁一个老头,还不值得他们去玩绑架那一套,他只是按照先生的吩咐,叫人抓了只癞□□丢在那人身上,录了几声惨叫而已。

    老头却不知道这些,听到孙子没事后连连道谢,灰溜溜的走了。周长军让保镖盯着他离开,这才转身回顾倦书办公室。

    “走了?”顾倦书头也不抬。

    周长军点头:“嗯,走了。”他顿了顿,迟疑片刻后问,“先生,您还没有告诉我,之前让找高人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还有这个骗子,他到底骗了您什么?”

    别问,问就是脸红。比如顾倦书此刻,脸上瞬间浮现一丝薄红。

    周长军觉得更加古怪,正要再问,就听到顾倦书镇定的问:“张家和沈野怎么样了?”

    “哦,张成心脏衰竭得厉害,到现在还没从ICU出来,听他的主治医生说,大概熬不过一个月了。”提起正事,周长军收了八卦的心思,“还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家的下一任家主,就是张雅娟。”

    “不会有任何意外。”顾倦书头也不抬的继续看文件。

    周长军想了一下:“也未必吧,毕竟张家不止张雅娟那一系,她还有叔叔婶婶,而且势力要比她更大,就算沈野帮她,也不可能完全把张家握在手里的。”

    “张成是张家的定海神针,他死了必然会引起张氏的股票震动,除非接手的人比他更有能力,才能稳住人心,张家人不会不懂。”

    “可是张家其他人宁愿震动,也不想把公司交给外人呢?”周长军皱眉。

    顾倦书勾起唇角:“那他会鼓动张雅娟把股权卖了,彻底让张家人失去董事长的位置。”

    周长军恍然,这种逼迫手段,还真是沈野的作风,可这样一来,沈野彻底将张家财产占为己有,那他们以后对付他就更难了。他把这种担忧说了出来。

    顾倦书揉了揉眉心:“张成的病来得有蹊跷。”

    “我懂您的意思,可如果真是沈野做的,他肯定不会泄露半分。”

    “无所谓,编些真真假假的料,让他焦头烂额就足够了。”顾倦书提点。

    周长军懂了,恭敬的点了点头:“等一下我就让人去办。”

    “嗯。”

    周长军本来想走,犹豫一下又站定:“还有,沈野最近和我们竞争的项目,前几个我们都拿到了,但是最后一个还是被他抢走了。”

    “嗯,知道了。”

    “还有,他已经发现我们出走的那些员工,是您派过去的了,现在已经解雇了几个,您已经给他设了圈套,现在还这么逼他,就不怕激起他的警惕心吗?到时候如果被他发现端倪……”

    顾倦书扫了他一眼,懒洋洋的闭上眼睛休息:“不逼他,他才有功夫警惕我们,现在这样很好。”

    他当初将计就计,先把员工安抚好,以巨利许之,让他们装出和自己不合,接受了沈野的offer。但他在之后第一次赢沈野时,就知道他会怀疑自己这些员工。

    毕竟在沈野眼中,自己能赢,肯定是因为舟舟,舟舟既然说了项目的细节,肯定也会说他在顾氏挖人的手段,现在他能成功,当然是顾倦书的手笔。所以顾倦书也没想过隐瞒,只让自己那些员工在沈野公司铆足力气作妖,短短几个星期就把沈野那里搞得乌七八糟。

    然而还不够,他趁这段时间,连连从沈野手中抢走生意,现在又在沈野争权的时候掺和,无非是为了让沈野穷途末路下,能饥不择食的吃下自己的诱饵。

    “褚家和叶家准备好了吗?”顾倦书平静的问。

    周长军点头:“万事俱备。”

    只差猎物。

    ……

    高级私人医院,整个顶层只有张家人和医生,张雅娟憔悴的坐在ICU外的长椅上,眼底的黑青粉底也遮不住。几个至亲都坐在她好几米外,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有过来安慰她。

    沈野不在,最疼她的爷爷还在昏迷,往日对她疼爱有加的亲人,却好像突然变了一副面孔,随时都想要撕咬她至粉身碎骨。此时的她就像大海中的孤岛,随时都有淹没的危险,却又对现状无能为力。

    不对,她还有沈野,只要有沈野,就足够了。张雅娟眼底闪过点点泪光,眼神却坚定许久。

    那些所谓的亲人,互相推了几下后,由她的婶婶不太情愿的出面,到她身边后坐下:“雅娟啊,你别太伤心,如果你爷爷知道你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的,他也不会放心啊。”

    张雅娟没有理她。

    婶婶咬咬牙,挤出一个微笑:“我现在过来,是想和你聊聊公司的事,你这段时间为了照顾爸爸,把公司交给沈野照料,其实也能理解,只是他到底不是张家人,一直让他管也不太合适,你看……”

    “我和他已经领证,只是还没有办婚礼,他怎么不是张家人?”张雅娟心里涌出一丝怒气。

    婶婶讪讪一笑:“也不是这么说,只是……”

    “如果按婶婶的说法,那你也不是张家人了?”张雅娟反问。

    婶婶脸一阵红,也有些恼了:“我就是好心来说说你,你还执迷不悟了是吧?不管怎么说,你爸这一辈就剩下你叔叔了,以后公司肯定得他做主,才能让张家兴旺,至于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还没怎么样呢,你就这么是非不分了,以后怎么放心让你管公司?”

    “你放不放心关我什么事?爷爷早就立了遗嘱,这家就是我的!”张雅娟也恼了,爷爷还没死,他们就想遗产的事了,那就干脆掰扯清楚。

    婶婶冷笑一声:“是不是你的还真不一定,我跟你叔叔拿到的股权,加起来虽然没你多,但公司元老有几个服你的?你也不是一定会坐到那个位置上,还不如老实点,以后我跟你叔叔帮你准备一份厚嫁妆。”

    “你!”

    “婶婶说得对,我本来也有公司,雅娟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沈野含笑走了过来,张雅娟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全心信任的去挽住他的胳膊。

    “婶婶放心,我们对张家没有想法。”沈野补充一句。

    婶婶警惕的看他一眼:“你最好是,否则两个公司,还真怕你撑着了。”

    “你闭嘴!”张雅娟恼怒的看着她。

    婶婶不跟她计较,反而认真的盯着沈野:“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不如今天找个律师签个协议?我们也好安心照顾爸爸。”

    “我爷爷不需要你照顾!”张雅娟眼睛都红了,被沈野拉了回来。

    沈野轻笑:“不需要签协议,如果爷爷有什么意外,我们会立刻公开拍卖股权,从今往后不跟张家有一丝牵连。”

    婶婶猛地愣住,一直在后面听他们谈话的叔叔也绷不住了,猛地起身朝他们走来:“你说什么?什么拍卖股权?”

    “当然,为了不让家里不睦,我们会要求张家人不得参与拍卖,只允许持股的股东参与。”沈野悠悠说完。

    叔叔气得脸都红了:“你这是要把张家的基业拱手让人?”

    “这不是叔叔婶婶想要的吗?”沈野轻笑一声,“如果雅娟没办法继承家业,那这些股权带来的利益,也不足以让她辛苦,我倒是宁愿她留在家里当主妇,相信雅娟也是这么想的。”

    “没错,我就是把张家败了,也不会把家业交给狼心狗肺的人。”张雅娟这段时间备受奚落,早就恨毒了这些人,现在自然沈野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野眼底闪过一丝嘲弄,这女人能这么听话,也不枉他这段时间故意留出空隙,让张家人羞辱逼迫她。

    目前看来火候已够,只需要在张成身上加一把火,张家就是他的了。而他,也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去对付顾倦书。

    ……

    顾倦书打了个喷嚏,周长军担忧的问:“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顾倦书平静的看向车窗外,自从家里有个小姑娘天天等着后,回家就成了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车子飞快的朝家的方向驶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顾倦书下车后直接去找季舟舟,敲门后就听到里面季舟舟气喘吁吁的声音:“进来。”

    顾倦书一推门,就看到满屋子的包包和鞋,床上还堆了一堆衣服。季舟舟在一堆东西中抬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你回来啦?”

    顾倦书沉默一瞬:“你在干嘛?”

    “……哦,这些我都不喜欢了,想卖掉。”季舟舟舔了一下嘴唇,她都想好了,她不想破产后让顾倦书过得拮据,可自己现在的储蓄远远养活不了这么大一只宠物,想来想去只能先想办法筹些钱。

    顾倦书看到她闪躲的眼神,半晌问:“你缺钱了?”

    “没有没有……”是你即将缺钱啊宝贝。

    顾倦书又安静了一会儿,仿佛明白了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我是不是让你担心了?”

    季舟舟咬了咬唇:“其实……我不是一定要你怎么样,所以你不用那么大压力,开开心心的就好。”她对他的要求,真的只有这些了。

    顾倦书点了点头,走到她旁边学着她的样子坐下,伸手把人抱进怀里。季舟舟含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这一刻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跟他一起享受这安静的时刻。

    安静着安静着,季舟舟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了:“你最近很亢奋啊?”

    ……这么温情的时候,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兴奋的?季舟舟感觉自己已经被戳到麻木了。

    顾倦书迟钝的眨了一下眼睛:“这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一直吃素也就算了,最近尝过荤腥之后,就有些不那么受控制了。

    比如现在,明明该感动的事,他却在无WiFi无流量的前提下,脑子里自动播放起了小电影。

    季舟舟瞪了他一眼,刷的一下把外套脱了,倚着床破罐子破摔的看着他:“赶紧的,办完事就不用天天像个变态一样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他不破产谁破产。

    顾倦书顿了一下,沉默的看向她的脚,虽然家里很干净,但因为赤着脚跑来跑去的搬东西,小脚丫已经灰扑扑的了,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短裙,裙子也不太干净的样子。

    目光上移,她的短袖上有些许汗渍,应该是刚才努力工作的原因,一双眼睛黑葡萄一样,亮晶晶的看着他。而漂亮的眼睛之上,是鸡窝一样的头发。

    顾倦书沉默许久,缓缓说了一句:“今天还是不要了。”

    “为什么?”

    “你有点脏。”顾倦书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实话。

    季舟舟:“……”她刚才说错了,她对他的要求不止快乐就好,还有一点,她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再那么狗了。

    这狗男人现在一点都不甜美!

    作者有话要说:  倦崽:我虽然每天都在心动,但也是有底线的

    舟舟:呵

    事业线不好看,天凉了,下一章让沈野破产吧,然后求婚结婚准备起来!(改了四遍,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过,没有看到的小伙伴们看的时候会不会很开心,毕竟马上下一章就快更新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