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七章 被狐仙请上山
    许大仙嘴里念着咒语,我也听不懂,嘀嘀咕咕的,但见地上五个符文,相互之间有了淡淡的光线,光线在几个符文间来快速闪动着,光线的颜色也在不停的变化着,光线越闪越快,颜色变化也越来越快。一个半球形状的光罩,罩在那五个符文之上。

    “狐黄白柳灰,这五大仙不紧紧是五个灵性修仙的动物,他们也代表着五行,四季和方位:金木水火土,春夏秋冬四季,东西南北中。”许大仙说道。

    我愣一下,眼睛从地上的发光的符文挪到了许大仙的脸上,这什么和什么呀!我疑惑的看着许大仙!

    “柳仙为青,青为木,木为春和东。

    狐仙为红,红为火,火为夏和南。

    白仙为白,白为金,金为秋和西。

    灰仙为黑,黑为水,水为冬和北。

    黄仙为黄,黄为土,土为四季和中央。”许大仙说完,看着我笑了笑。

    闭上眼睛接着说道:“金木水火土,你说那个厉害?东南西北中,你说那个厉害?”

    我蒙圈(迷糊)了,这也没发比谁厉害呀!

    许大仙睁开眼睛,看着我说道:“五行有旺、相、休、囚、死。这五大仙家也是相生相克。但他们的目的都是一个:修仙避劫。”

    我不知道别人听这番话,能不能听明白,反正我是明白的点了点头,但脑子里想的是这馒头真好吃!

    真心听不懂,不如好好的品尝美食,我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大馒头。

    天渐渐的黑了,许大仙看了看天,接着对我说道:“喝点水吧!这馒头咸菜的,一会该渴了。”

    我点了点头,“咕咚!咕咚!”刚喝两口,就见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少女,走到许大仙的阵外面,停住了脚步。

    不见她是从哪过来的,就是凭空出现个人,虽然是美女,但还是吓了我一跳,嘴里的水呛了出来。

    许大仙将地上的五个符文,用手收起,又用嘴吹了吹,放进马甲的兜里。

    我看了看那个少女,又看了看许大仙。

    少女是婀娜多姿,用流氓点话:前凸后翘。反正,看着就十分养眼。

    许大仙笑着说道:“天才黑就来了,来的还真挺早的。”

    那个少女,完全听不见许大仙的话,只是往里望着。

    许大仙看了我一眼说道:“快点喝水,我这阵一会一撤下来,你什么东西都不能进肚了。”

    我点了点头,喝了一大口。

    少女围着这个阵走了几圈后,恭恭敬敬的轻柔说道:“我家老祖宗叫我迎接二位高人上山。”

    许大仙没有说话,看我把水瓶盖后。

    许大仙跟我说道:“你记住了,跟着我,要是没跟住,我再出来,那就有可能不是我了,你就拿着刀,自己挥舞下山,吃喝你都不能碰,山上没有你熟人,见到了也是假的,记住没?”

    我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许大仙挠着头,嘴里念叨着:“还有什么注意的?行!就这些吧!”

    那少女见里面没有动静,用手小心翼翼往阵界里伸。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个少女迷人的脸,一瞬间变成了狐狸脸,接着整个人都变成了狐狸,身上所有的毛都炸开了,动画片里过电或被雷击的样子,在我眼前出现。现实版的,看着很过瘾,但内心无法接受。

    那个炸了毛的狐狸,一个跟头,越到阵外三米多远。

    那狐狸像人一样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受伤的前爪,用舌头舔了舔后,又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二位高人,我家老祖宗请您们上山。小的就是一个迎客的,不要难为小的。”

    当你面对一个说人话的狐狸,你会觉得他的嘴型特别扭。如果你学他的嘴型,你话都说不出来!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许大仙嘴里念着咒语,用手一挥,地上符文石堆之间的五谷线,被一阵怪风吹散了。

    许大仙看着那个狐狸说道:“迎客?还化作媚女?”

    “小的不敢,我本修仙之时,就是这个形态,望高人勿怪!高人这边请!”那狐狸马上说道,并引着路,但也许是对刚才的事有所畏忌,她是躲着地上散落的五谷和符文石堆。

    许大仙跟着狐狸后面,我一瘸一拐的跟着许大仙。

    那狐狸回头看了我一眼,对许大仙说道:“这位高人,有伤在身,用不用我叫两个挑夫,抬他上去。”

    许大仙看着狐狸说道:“上回滚落下山的那个道士,就是被挑夫给摔的吧?”

    狐狸呲牙一笑,柔声说道:“他自己脚滑,和我等无关。”

    许大仙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对狐狸说道:“帮找两个吧!”

    额(我)的神!我心里这个怕怕!我真想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了,我可不想被摔的全身骨折了。

    就见那个狐狸,对着边上漆黑的树林,双手合十,嘴里念着什么叽里咕噜的。

    一阵大风过后,树林里出来两个壮汉,用赛张飞和赛李逵来形容他们俩,在合适不过了。

    身高没有两米,也得一米九八,肌肤黝黑黝黑的,虎背熊腰的,胳膊比我腿都粗,光着膀子(赤膊),身上肌肉疙瘩一块块的,头发和胡须连成一片,加上肌肤的黝黑,整个脑袋就是一个大黑球,除了能看见白眼仁和血红的大嘴。

    我见到这二位,我真想喊救命,这长的也太凶猛点了吧!

    狐狸冲许大仙和我,龇牙一笑说道:“这二位有闲,就这二位帮你们吧!”

    许大仙笑了笑说道:“能修得驱使山魑之法,道行也该不浅吧?不知道修了多少年呀?”

    狐狸看了看许大仙,接着笑着说道:“我一个迎宾小仆,才修的人形百八十年,高人见笑了。”

    那两山魑看着我,呲牙冲我一笑,额(我)的神!我的小心脏呀!我身体不自觉的往后撤,要不是许大仙的手在我后背阻挡着,我估计我能撤退回村子。

    “二位,这两高人是我家老祖宗的客人,麻烦二位了。”狐狸对着这两山魑说道。

    “我不用了,帮我徒弟就好!”许大仙说道。

    其实我也想说,不用了,但,但,但真不敢说,外一这两山魑认为我耍他们,我估计我得比那个滚下山的道士还要惨烈些。

    两山魑看了看狐狸,狐狸点了点头。

    这二位山魑真生猛,小臂粗细的树,一下干折。

    手脚麻利的也太吓人了,一点不笨重,一两分钟的时间,一个粗制的轿子做出来了。

    我还没有能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像抱婴儿般抱起,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轻轻的放在了那个轿子上了。

    说实话,我的心上下翻滚,这二位对我虽然温柔,但我这还是无法接受,你想想这是我迷迷糊糊的就被放轿子上,那他们完全也可以让我迷迷糊糊的碎尸万段。

    我坐在一个我不信任的轿子上,而且这个两个轿夫有能力随时把我碎尸万段。

    这二位山魑抬起轿子,跟在狐狸后面,许大仙看出来我的想法,一直在我边上,用手扶着轿子。

    时间很快,距离很远,(形容速度快。)

    许大仙累的气喘吁吁的。

    狐狸对着抬轿子山魑说道:“马上到了,你们二位慢点!能跟上你们的人,不多。”

    这俩山魑点了点头,脚步略有放慢。

    我心里骂这个死狐狸一万遍,这那是这二位山魑走的快,明明是你在最前面,这二位山魑抬着我,跟着你跑呢。你回头怪山魑走的快,他俩不走的快,能跟上你吗?

    许大仙从马甲兜里掏出两个符文,嘴里嘀咕了一句后,将那两个符文同时放进左右两侧的裤兜里。

    我看着许大仙脚下两团红光一闪,飘了起来。

    “到了!到了!”狐狸说道。

    就见,眼前一道荒草屏障,自己左右打开,一个宫殿显现出来。

    灯火通明,金色琉璃瓦刺眼,我马上低下头,额(我)得神!地上铺着不是青砖,而是玉,还镶嵌着金色花纹。

    两个山魑放下轿子,对着大殿跪下,“当,当,当。”磕了三个响头,站了起来,对着狐狸一齐说道:“我们不打扰老祖宗了,我们就此告退了。”

    狐狸点了点头,这二位山魑,一阵黑风,没有了踪迹。

    我下了轿子,站在许大仙身后。

    许大仙抓着我手,大步向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