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九章 讨价还价
    许大仙这时也没闲着,掐指算了起来,紧皱的眉头慢慢的开了,看着张涛说道:“你有那边的朋友吗?让他们去看看,我算不应该有这事,这个新闻应该是假的!”

    张涛愣了一下,接着说道:“网上传的可多了!”

    “我说了,你或你找的人看看后再告诉我!”许大仙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好吧!我一会问问我那边朋友!”张涛低声说道。

    “没什么事,你就在外面等我们吧!我们要准备准备!”许大仙看着张涛说道。

    这个逐客令,多少让张涛有些心里不舒服!

    张涛尴尬的抿了抿嘴,应了一声:“好吧!”后,无精打采的向门外走去。

    “等下!”许大仙喊住了张涛。

    张涛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许大仙。

    许大仙看着张涛说道:“一会你多带些水,尽量多的水。我有用!”

    张涛点了点头,快速的走了出去!

    许大仙又开始翻箱子了,一捆捆的符文,几个小瓶子和几个小布袋,都装进他那无数口袋的马甲兜里。

    我的敲猪刀也给了我,还是我亲自拿回来的,许大仙还是没有碰那把刀!

    这回又给了我十几张符文,告诉我一堆,我就记住了红的可加快奔跑的速度,又可引来天火,其他的都没怎么记住。

    不是我笨,是这十几张符文里,就红色的多,能有七八张!咒语也比较简单,加快奔跑速度的时候是:“众灵助我,寻,追,巡。”哈哈!简单吧!引天火的时候是:“轰,兵,聚,炎,裂,破,劈!”

    其中有一张七色符文,花里胡哨(颜色过分鲜艳繁杂,但几乎没有美感)的,据许大仙说是他师傅画的,他只有十多张,说能引天兵千万,地鬼无数!需要掰折手指的手印五六套(只是形容手印复杂难结),加上千字的咒文。

    当时我听他说的时候,我就想说:“能给我换张红色的吗?”

    许大仙你这是在告诉我这个符文可以撒豆成兵吗?姜子牙会用这招!你别告诉我,你师父是姜子牙!要不是的话!难道说是三国里的张角不成?爱谁谁(不管是谁。)吧!反正我是不学!

    关键是我真学不会呀!为了学这个不靠谱的符文,再把手指头掰折两根,犯不上(没有必要,不值得。)呀!

    其它几个符文,我也没心事学,万一学多了,再把这个红色的给忘了或记混了,那不更悲催!

    我小心翼翼的将符文分开放好!红色放在一起,其它的放在一起。

    许大仙又拿出一件道袍,黄色绣满金丝图案!

    我去!这是职业装吗?是不是还要有道冠或道巾什么呀?

    许大仙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那道袍,一脸沉闷之色,抬起头看着我说道:“这是我师傅的道袍,道冠给了我师哥,鞋和宝剑给了我师弟,这道袍给了我!

    我开始不懂其用意,现在想想师傅他老人家用心良苦呀!

    道冠裹头,是想告诉我师兄,才华莫要外露!

    鞋和宝剑,是想告诉我师弟,打不过是可以跑的!

    而这身衣服,是告诉我:我这两师兄弟不成气,我们这一派还得靠我来传承呀!”

    我点着头,附和着说:“是!师傅说的对!”

    “你看,你都没见过我那俩师兄弟都知道他俩不争气!关键是他们两个真不争气!”许大仙边说着,边把道袍放在了床上。

    许大仙接着翻找着东西。

    我则想趴会休息休息,便对着许大仙说道:“师傅,我有点累,趴会直直腰,你有事再叫我!”

    “恩!去吧!”许大仙看都没看我,随口说道。

    我快速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时间宝贵呀!这许大仙说不定,一会咋折腾我呢!

    今天出奇了,许大仙翻找完东西,自己也静静的躺在了床上,并没有折腾我!

    少许,“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我坐了起来!

    许大仙躺着喊道:“进来说吧!”

    张涛灰溜溜的进来了,轻声的说道:“大仙你说对了!这个是谣言!据说造谣的被抓起来好几个!上面怕真出这事,药老太那里现在正在重新做防雷工程!”

    “那一定是药老太的主意,看来有时间我还得拜访她一次!”许大仙自言自语的说道。

    张涛接着说道:“大仙,我装车上十箱矿泉水,够用了吧!”

    “也许够用吧!到那里看看再说!你们村长还没有来!”许大仙躺着说道。

    “那个!恩!那个!”张涛好像有难言之隐!

    “说吧!哪个?”许大仙坐了起来,看着张涛说道。

    “我该怎么说呢!我们村村长又找了一个驱魔大师,是别人介绍的,一会和村长一起过来。”张涛眼睛不停的在自己脚尖和许大仙的脸上下交换着。

    “你说什么?你听过驱魔除妖有好几伙人的吗?这妖最后除完,算谁除掉的?他要是个神棍怎么办?算我免费教他?还是你们替他给我教学费呀?徒弟,收拾东西走!”许大仙发火的吼道。

    “大仙,你先息怒,这个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再说我也不希望别人插手,必定我这还供奉着黄大仙呢!我也不想再来外人,再把黄大仙搅进去!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撵走他们!”张涛恳求的说道。

    我去!终于可以回家了!许大仙坚持住,原则问题不能让!

    我麻利的收拾着东西,恨不得现在就能回去!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们花钱请人来的,让我撵走?开什么玩笑!”许大仙怒吼道。

    “大仙,这样你看行吗?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钱我再加!”张涛又拿出了杀手锏:加钱!

    “你加多少?”许大仙怒视着张涛。

    张涛咬着牙,边用手比划着,边使劲的说道:“二百万!我再加二百万!”

    许大仙瞪着张涛说道:“五百万!少一分钱,我都不干!”

    “不是大仙,你这也太黑了!我手里那有那些钱呀!”张涛激恼(怒气冲冲)的说道。

    “徒弟,收拾东西也这么慢!快点,我们好走!”许大仙不再看着张涛,而是盯着我说道。

    “三百万,我真没有那些!你要是非要五百万,我打欠条,过一年后再给你送去。大仙,你就行行好吧!你这也是行善积德呀!”张涛看许大仙真的要走,又哀求的说道。

    “好!北山那事算二百万,这又三百万,加上之前的五百万,这事利索后,你要给我一千万!你有没有?”许大仙一本正经的看着张涛说道。

    “我手里不够那些,之前的五百万,我能出二百万,其它是村长和其它村民答应给的,但没到我手里呢!一会我再和村长碰一碰!他要是不给,我借钱去,也给你凑齐!”张涛见许大仙有意要答应,忙给许大仙吃“安心丸”。

    “好!我一会看看这个你们村长找的人,不过丑话说前头,他们要是捣乱,我这转身就走!”许大仙看着张涛说道。

    “放心!一定不会的!”张涛满口答应着。

    许大仙刚要再说些什么,张涛的电话响了起来!

    许大仙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并示意张涛先接电话。

    “喂!啊村长!你们到哪了?好!好!我们这就出去!”张涛眼睛一直看着许大仙,好像许大仙时刻都能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