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章 左右取舍
    许大仙四周看了看后说道:“我去看看那个树是怎么倒的!你让青藤妖帮你们。”说完,径直向那棵大树走去。

    我去!青藤妖!妖!裹在我身上的是妖!我咋突然心跳加快呢!

    张涛快速的拿起自己的青藤拐棍放在地上,并捡起金仙姑用的那根,并排放好后,对着我说道:“你叫他在这编制成个网,我们再抬金仙姑上来!”

    额(我)的神!张涛你嘴里的他是谁?是这个青藤甲?还是许大仙嘴里的青藤妖?我也不是他爹,他能听我的吗?我该咋说?嘿!哥们!你在你以前的胳膊或腿上编个网呗!我们要抬个尸首!你说这青藤妖能勒死我不?

    我硬着头皮,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身上的青藤,低声说道:“有劳你了,许大仙至亲升天,缺个担架,你帮忙在那两根藤条上缠绕几圈,我们好能抬她回去!有劳了!”

    这青藤听懂了我说的话,在我身上扭动几下,就下地了,也看明白怎么过去的,已经在那两根青藤拐杖上缠绕上了。

    青藤担架很快完工了。

    张涛用敬仰的目光看着我。

    我去!头回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我和张涛小心翼翼的把金仙姑的尸体抬上了担架。

    这金仙姑身体里估计没有几块完整的骨头了,整个身体都是软软的。

    许大仙边往我们这边走,边低声说道:“和我想的一样,我杀不杀他!我杀不杀他!”

    许大仙的状态几乎就是精神病发病时的状态,双手不停的乱动着,精神恍惚,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我该杀了他!我杀不杀他?我该杀了他!”

    我和张涛看着许大仙走过来,都不知道怎么劝他,都是一脸哀愁的等着许大仙发号施令!

    许大仙走到我们跟前,血红的眼睛看着我们说道:“你说要是你们亲人朋友被杀了,你知道凶手是谁,你们会怎么办?”

    我想抢答!但我没敢吱声!因为我的答案是:你家亲人和朋友才会被杀呢!我身边的人永远不会发生这事!

    “大仙!要是有人动了我孩子的妈妈!我肯定和他玩命,我不管那个女人是谁,不管我喜欢不喜欢她,我就看她给我生孩子这份情,还有我要是不管,孩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张涛眼睛放着凶光,好像真有人动了他的孩子妈妈一样。

    “孩子!她给我生了个孩子?天呀!金彩蝶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许大仙仰天说道,眼泪顺着脸颊“哗!哗!”的流了下来。

    我去!今天张涛怎么了?干什么都那么到位!这厮不是也被上身了吧!

    许大仙用双手拇指将眼泪刮干后,看着担架上的金仙姑遗体,闭上那双血红的眼睛,低声说道:“走!我们下山!”

    我和张涛互相看了一眼,都默默的将担架抬了起来,慢慢的向山下走去。

    下山一路,鸟鸣兽啼和林间小溪流水声,其它再无他声!

    许大仙陷入了沉思状态中,回到张涛家也没有说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我则坐在自己床上,困的有些东倒西歪!

    时间飞快,我却不知!

    “我想通了!我应该杀了他!”许大仙突然的吼叫声,将我喊醒!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永远是我最大的好奇!

    我快速的坐了起来,看向许大仙。

    我去!这许大仙真乃神人呀!睡觉说梦话都能吼的这么响咧!

    许大仙呼噜声波澜起伏,我确睡意全无!

    我看着许大仙,心里感慨万分,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我是什么角色呢?生、旦、净、末、丑,我是那个角呢?我更适合哪个角呢?迷茫!

    一夜的迷茫!天慢慢的由黑变灰,微微发亮了!我还是没有找到我人生的方向。

    “啊!诶!嘿!”许大仙边用力抻着懒腰,边坐了起来。

    看来许大仙这觉睡的相当不错,精神状态天翻地覆的改变。

    许大仙看了看坐着发呆的我,大声问道:“干什么呢?怎么起来这么早?”

    我犹豫的问道:“师傅!你说我命到底是什么样?你帮我好好算算呗!”

    “还用算?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现在命有算改变,但改的不多,此次除妖完了,我再给你算算,估计你能挣几年寿命或一子半女的。”许大仙边打着哈气,边不屑的说道。

    我去!一子半女的?不是吧!我这还没结婚呢!咋还能扯上子女问题呢?

    想了一夜没想明白的问题,许大仙几句话就给解了。

    解决的很彻底,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许大仙边洗漱边哼着小曲,时不时高声吼两嗓子。

    我则收拾着屋子,翻找些衣裤。

    “今天和我去把凶手除了吧!”许大仙在卫生间边往外走,边低声说道。

    “啥?师傅你说什么?”我有点没有听的太懂,又向擦脸的许大仙问道。

    “我说今天,你和我去把那个害死金仙姑的凶手给除了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许大仙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到。

    额(我)的神!这是要复仇呀!有点快吧?

    “师傅!你能提前告诉我点具体的吗?”我看着许大仙反问到。

    “什么具体的?你想知道什么?”许大仙瞪着我说道。

    “比如,凶手是谁?我们去有没有危险?还有,还有他为什么这么做?等!”我壮着胆说道,但还是把等等二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一个等字,因为我看许大仙脸色有所变化。

    “你的问题好像很多,我现在一一给你解答。你听好了!”许大仙边往我身边走了过来,边笑着说道。

    我怎么感觉不妙呢?

    “啪!”一巴掌拍我头上,给我拍的蒙头转向的。

    “小兔崽子!王八羔子!你这是想造反不成?给我洗漱去!”许大仙怒声吼道!

    我去!我就是想问问,怎么就和“造反”联系上了呢,再说“造反”是谁?我没事想他干什么?

    “师傅!你陪去吗?”我壮着胆,再次发声!

    “自己去!我都设阵了,还让我陪!”许大仙不耐烦的说道。

    我灰溜溜的自己跑去了卫生间!

    但我心里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许大仙能设阵,不早点设这个阵,害我被惊吓多次!这许大仙咋合计的呢!拿我当饵?还是他懒呢?

    我刚刚洗刷一半,”当!当!当!“敲门声响起!

    “谁?”许大仙问道。

    “我!张涛!”张涛在门外面说道。

    “进来吧!”许大仙低声说道。

    张涛开门走了进来,见我正在洗漱,低声随口问道:“才起来呀?”

    我没有好气的回道:“压根也没睡呀!”

    张涛没有理会我,而是径直走了进去,找许大仙去了!

    “大仙!村长一会儿带公安局的过来,金仙姑的尸体就要拉走了,你还过去看看吗?我今天要去公安局录口供去,你还有什么事吗?”张涛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许大仙就用两个字解决了,“看看!”再无他话!

    我还在洗着牙,张涛前,许大仙后,两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我去!我被甩包了?好像是!额(我)的神!我不由自主的慌张起来!

    我快速的漱口,就追了出去,我边用手背擦着嘴角的牙膏沫,边一路小跑的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