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我冤枉
    我边嚼着嘴里的肉,边略微探头看了眼天上的乌云,淡定的说道:“姐,你这是西游记看多了吧!还妖气?我看就是水气大了些!估计是暴雨!”

    春枝师姐撇嘴说道:“你懂个屁,云分层而不聚,这十多层云聚在一起往一个方向飞,还没有雷声,这分明是有东西在驾云,云的颜色又这么阴重,必是妖孽!”

    我又探头看了看那几团乌云,我狠狠的咬了一口腊肉说道:“姐,这好几团乌云,该不会是好多妖孽吧!”

    “孺子可教!应该不下十个,道行都是千年以上的!”春枝师姐边又看着天上的乌云,边又低声说道。

    “那有没有金属性的呀?要是有,我们就去抓一个,回去好交差!”我边嚼着腊肉,边顺嘴说道。

    “你去吧!我可不想送死去!”春枝师姐开了车门上了车,对着反光镜里的我说道。

    “咋?你还怕那些妖怪不成?你可是我师姐呀!”我嘲讽的说道。

    “我就算是土鳖虫的师姐,我也打不过十多个千年以上道行的妖孽呀!一个两个倒是还可以对付,这太多了太多了!”春枝师姐边埋汰着我,边摇头说道。

    “师姐!你说这么多老家伙,聚一起是想干什么去?给谁拜寿?还是要打劫谁家呀?”我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那我们去看看如何?”春枝师姐看着我说道。

    额(我)的神!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会没事找事去呢!

    我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低头吃肉!咸了吃馒头!

    “我保证你没事,去不去?”春枝师姐表情认真的说道。

    “不去!我吃饭呢!想去!就自己去!我可以在这等你几天,不过被抓当压寨夫人什么的,想着给我托梦!”我边吃着东西,边说道。

    “三粒丹药,去不去?”春枝师姐诱惑的说道。

    丹药现在是两天一粒,无偿供应给我,不够就靠吃东西顶着,这突然说多给我三粒,诱惑对我来说不小的。

    但我还是不加思索的拒绝了,我可不想拿命看热闹,尤其是自己生死都控制不了,完全靠一个不靠谱的师伯的女徒弟,我怎么能同意呢!

    “胆小鬼,那你等着,我去看看!”春枝师姐鄙视的说道。

    “师姐,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还真要去呀?”我吃惊的看着春枝师姐!

    “怕什么!我抓不了他们,但他们也奈何不了我!我看看他们干什么聚一起!”春枝师姐边要下车,边低声说道。

    我去!开什么玩笑!这是真要把我甩包在这呀!一圈荒山野岭的!求援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

    “师姐,亲姐姐!你可别闹了!你说你活一百多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咱消停的等救援车可好!”我劝说道。

    “不好!你给我闭嘴!我最烦别人说我一百多岁了!师傅说我就得了,你个小屁孩也敢提?今天丹药不发了!”春枝师姐发脾气的说道。

    我去!你这是可扣工资呀!我得找劳工局告你去呀!

    “别!姐姐!我永远十八的姐姐!我错了!你去吧!我就在这等,来救援了,我自己处理,我就把车坐报废了,我也不走,就在这等你!你看行不?”我马上认错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帮我护法!回来多给你个丹药!”春枝师姐边在腰包里掏着东西,边傲慢的说道。

    两张黄纸小人,被春枝师姐左右兰花指夹在手里,嘴里咒语不断,猛地将一个贴在额头,另一个则自燃成灰,春枝师姐则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去!这是灵魂出窍吗?

    我叫了几声:“师姐!师姐!”

    完全没有理我,看来我终于有机可乘了!嘿嘿!

    我快速的蹿到前坐,用手在春枝师姐眼前晃动了几下,见没有反应。

    我喜出望外的用手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去拉拉链!

    这拉链任我左右前后,怎么拉就是拉不开,急的我满头是汗!

    我去!这东西一定是上封印了!我说她怎么这么放心的灵魂出窍!

    春枝师姐的腰包拉链,不管我怎么拉都一动不动,看来我的失望了!(你也很失望,是吗?谢谢有你相陪!)

    正在我放弃偷丹药的时候,春枝师姐长吐一口气,醒了过来!脸色十分不好看!额头上的小黄纸人也变成了纸灰!

    我关心的看着她说道:“姐!你没事吧?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春枝师姐被我说话声吓一跳,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怎么跑前面来了!”

    我去!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我怎么跑前排来了!

    春枝师姐一支手臂护胸,另一只手抡圆了,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大耳光,接着骂声大起:“禽兽,畜生,变态色情狂!”等等!你能想到的,几乎都用在了我的身上。

    我则眼冒金星,鼻口蹿血,几乎在春枝师姐的辱骂声中昏死过去!

    几乎昏死!就是没有昏死!因为我要解释一下呀!这个同门师姐的锅,我可背不起呀!

    我边擦着鼻血,边冤枉的说道:“师姐!我错了!”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去!我是想说:我错了!我不该打你腰包的主意!

    看来我这一句:我错了!

    几乎把我是色情狂的锅扛的稳稳的!

    春枝师姐嚎啕大哭起来!

    “我就是想偷两个丹药,我没碰你!”我快速的喊叫着,我可不知道这个杀手奶奶的下个动作,是不是结束我这没活够的生命!

    嚎叫的春枝师姐,快速的停止了哭泣,看着我说道:“你真的没有碰我!”

    我去!我这该怎么解释!

    我边擦着鼻血,边低声说道:“我就是脸有点疼,想偷两个丹药,缓缓我咀嚼肌,我真的没有碰你!”

    “让我怎么相信你?”春枝师姐看着我吼道。

    我去!怎么相信我呢!

    也许是上天故意安排,我看见了油腻的手指!这是我吃腊肉时候留在手上的。

    我将双手抻出,理直气壮的低声说道:“你看我手上都是油,你看看你身上有没有?”

    春枝师姐马上检查全身衣服,在发现确实没有油迹后,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

    我礼貌的回以微笑!

    春枝师姐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快速的拽开衣领,低头看了看雪白的肌肤,和那没有被任何东西包裹的坚挺。

    我鼻血又一次喷了出来。

    再我还没来的急,处理鼻血的时候。

    “啪!”又是一记耳光!比刚才两次打的更响更狠!

    “啊!姑奶奶的姿色,还不如两粒丹药?你给我滚后面坐着去!滚!”春枝师姐发疯的吼叫着!

    我去!我是扶着车门走回后面的!不光是被打的晕头转向,是这女人的心,太难以理解了!让我更晕头转向!

    我边用纸巾擦着鼻血,边在反光镜看着春枝师姐!

    春枝师姐满脸紫红,青筋都爆了出来!

    我去!我该怎么解释?想了一圈办法过后,等死是我的选择!

    也许是我命大,倒霉蛋出现了!